收起左侧

采风作品展示:赵晓梅作品:漾濞:彩云下的伊甸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7 1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漾濞:彩云下的伊甸园

                                                     赵晓梅

     一
  阿哥,六月芒种这天,我像大地上的庄稼追赶节气一样,从丽江追赶着你的一份邀请,在黄昏之前赶到漾濞时,你正站在一棵缅桂树下等我,在诗意的夕阳中,满树洁白的缅桂花把香气统统袭向我,沁心的芬芳把我醉得迷失方向。
  当我推开宾馆的前窗,看到漾濞城柔美地躺卧在青山绿水的怀里,我便在左中美的《漾濞书》里,读着漾濞小城平淡的美。当我推开后窗时,一壁山崖挂满嫩绿的藤蔓,让我知道了漾濞城寸土寸金的金贵。阿哥,在晚饭后闲闲的时光里,你领着一群诗人、作家,悠然散步在榕树下的林荫道上,走着走着,就遭遇到漾濞河和雪山河的温情,还有河上不宽不长的雪山河大桥的承载。我们就站在桥上,远读漾濞小城四周碧绿的山峦诗行,近阅河两岸新城老城的平仄。你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时,“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我在这样的诗意中,感悟着灯光的暖照下弥漫着无限爱意的漾濞。
  我指着月色中的漾濞对你说,漾濞是被大山捧在手心里被神灵宠爱着的一处幽静福祉,在太阳和月亮的轮回照耀下,高山、河流、盆地、峡谷,都被人们用爱敬重着,在繁茂的理想途中,谁也不会偶然遇见漾濞,也不会在匆忙中与漾濞擦肩而过,你必须是走过千山万水的拜访,或是期盼千载难逢的邀请。你说,漾濞是值得尊敬的地方,这里生活着靠山敬山,靠水敬水的彝家人。我说,我听到漾濞二字时,我在盛夏酷热的正午感觉到了一份清凉,一份润泽,这是一块水乳润养的纯美大地。阿哥,你说,你要打开千年封锁的厚重石门,带我去看朱丹红的千年崖画;你要带我走进岁月沉落的深深小巷,踏上了通往历史的博南古道,去听马帮汉子的爱情故事;你要牵着我的手,颤颤悠悠走过云龙吊桥,巧遇游行四方的徐霞客;你要带我在古城老宅发呆,让我仰望五朵石雕的牡丹花是怎样在屋檐下从清朝一直开放到今天;你还要带我爬上高高的山冈,在漫山遍野的核桃园里疯狂地舞蹈……
  二
  阿哥,野葛根的清香伴我在失眠的黑夜里向往第一天的行程,而黎明前的沉梦,却让我失去一起去看日出的约定。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吵醒的,当我站在高高的阳台,俯视着小小的县城时,街道上已是车水马龙的喧闹。一群黑山羊穿过车辆的缝隙穿行在陌生的水泥大道上,一辆马车满载着一笼笼鸡群,挤在街道的人群中。一条向上延伸的坡街,摆满了各种鲜美的蔬菜水果,山货药材。这些充满了生命元素的食材,让这个群山怀抱的县城,过着我行我素,不知世事的安然、悠然、坦然的恬适生活。
  走过热闹的新城街道,走进一条狭窄的巷子,时光一下子宁静下来,脚步也放慢下来。悠然悠然逛古城老街,满眼低矮的老屋,雕花的窗,青石铺的路,弯弯曲曲的巷。一不小心,我们就走进了古旧的生活场景里,一股久违了的麦香在阳光中向我们飘来,迎着香气,一间手工制作面条的私家作坊里,挂满了新鲜的面条,因为麦香,倍觉亲切,这样的亲切维系着从远古到今朝,从千里成咫尺的接近。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明朝院落清朝的老宅,出出进进中,最让我难忘的是那道古旧的大门上,镌刻的牡丹花,带着灵气的幽雅,仿佛还有一丝一缕的香,精美中透着富丽,经典里藏着古雅。这是怎样的人家啊!那绣花的娇柔姑娘,那吟诗作画的郎君,在旧时的月光下,把爱情经营成屋檐下并蒂连理的永恒。
  站在荫凉的街边,我在手机上写了《漾濞下街》这首诗:
  陈旧的岁月慵懒着漾濞下街的六月
  一条博南古道驮着厚重的历史穿过上街
  停留在下街的中央
  
  清洗麦粒的妇人
  头顶一匹蜡染的土布
  满脸的羞涩,激荡着麦田深处无法叙述的私密
  
  一竿竿青竹,从老屋里伸出
  青竹竿上垂挂着香气弥漫的面条
  像一匹匹祭祀的经幡
  昭示古老的麦香从下街飘来
  
  一座城早已废弃
  一群诗人,痴迷在深深的古巷
  一群紫燕,筑巢在低矮的屋檐下
  几个老人努力用孤寂的身影填满空空的古巷
  眷恋着一片瓦砾
  一块旧砖,一院老屋的恩泽
  而我,却在铺满青苔的石板上
  捡拾一首首唐诗宋词的韵律
  追随一缕麦香的影子
  在祭坛的书页上
  寻找心灵的颤栗
  阿哥,从下街到上街的距离,我用心丈量着尘落在石缝和瓦沟里细细长长的岁月,从博南古道的尽头通向唐朝的星辰,环环相扣的八根巨大铁链紧紧连接漾江两岸,桥面铺设的木板在风雨中更换了一次又一次,而谁也无法更改的是这座始建于唐代的铁索吊桥,却是南方古丝绸之路上惟一一座至今仍在通行的古桥,反照出“溪涧横卧一虹桥,铁锁云龙几折腰”的诗句,而两岸秀美的景致,印鉴着“彩云一道当空舞,铁链锁来景更娇”的美意。
  隔着两千多年发黄的岁月遥望,云龙铁索桥的存在,为博南古道平添了几分诗情画意,那如歌的马铃声摇落了多少个不眠的星辰,那朵朵沉重的马蹄声踏碎了多少厚厚的霜花,一路的疲惫和心酸,让赶马人的脚步落满了轻盈盈晃悠悠的桥梁,隔岸守望的群山在峡谷中被桥牵挂着,成了彼此相恋的亲人。云龙铁索桥,承载了多少岁月的雨雪和历史的风云,在怀古的诗词里,缠绕古榕的歌谣在泪水里唱响,那节短笛,吹浓了搁置在桥亭里的相思,月色揉进江水里,朵朵凉凉的泪花冻结在梦的边缘。铁索桥,那一环一环的铁链,紧紧地扣住了古道苍茫的日子和永恒的记忆。
  阿哥,一队马帮从我身边走过时,吊桥摇荡得非常厉害,我紧紧抓住铁链,戴着棕毛凉帽的赶马女人对着我微笑,轻声说:“不怕,不怕。”正是她的那一声“不怕”,我的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敬意,看到了赶马人用坚韧和执著、汗水和血液凝聚的马帮精神。当我松开紧握铁链的双手时,我的手掌心涂上了一层暗红色的铁锈,我看到了桥面上堆集着存年的马粪,我摇摇晃晃地行走在桥上,透过木板的缝隙,看到了滔滔流淌的江水,还有一朵朵浪花开放和凋零的瞬息变化。想象着千百年前的时光和情景,一队长长的马帮走过云龙桥时是怎样的一种气势啊!赶马人是否也像我一样,站在桥头,摘一朵鲜花,听一声鸟语,观一眼幽幽峡谷中的景致。也许,他们只有用匆忙而坚实的脚步,回答桥的深情厚谊,等待他们的将又是怎样的苦难和艰辛呢。江边的小路从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向山坡延伸,就是这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让我无法看到大山的尽头。
  我不是第一个来拜访云龙桥的人,我也深信,我不是最后一个拜别云龙桥的人,因为一座古桥的存在,会让人在山城水国的清丽中,感召江河的乳养和文化的恩泽,诞生虔诚的崇敬和难舍的拜别。
  三
  走出漾濞古城时,阿哥,你让我们坐上车,去向彝家伊甸园般的核桃源之地——漾江镇。
  盛夏的烈日灼灼照人,我在车里昏昏如睡。一棵高大的核桃树以一个清凉的符号撑着一把巨大的绿伞站在田边,我被核桃树的绿荫惊动、苏醒,用惺忪的双眼看到水田沿着漾江河铺垫出一幅田野乡村的水墨画来,刚刚栽下的秧苗在清澈的水面上泛着青青的嫩绿,洁白的云朵游在水田里。
  这样的景色只是在车窗前掠过,车子进入山谷时,山路越来越窄,窄得紧紧只能容得下一辆车行走的宽度,哪怕是遇到一个人,都要停下来谦让,而且,弯道特别多,最多20米就有一道弯。但让我越来越兴奋的是,所有的山路都被核桃林簇拥着,核桃树以一种感恩的姿态,匍匐着给予生命的大地生长,贴近给予营养的泥土,不争高处,不向往天空,这种谦虚的、怀有感恩情结的枝叶,让绿荫覆盖整座山脉,整条山路,整座山寨。车行路上,常会撞着树枝,撞落青青的核桃果。
  阿哥,从山脚到山顶,在我的视野里,都是核桃林,满目滴翠的绿,让我无法看见村庄和人烟。噢,这寂静的核桃林,是山妖的乐园,还是自由恋爱的伊甸园?是沉默久远的梦,还是一场温情脉脉的等待?我心中的叩问,还没找到答案时,我看到了一树粉红的紫薇花灿然在一片核桃园中,再伸头一望,几院古旧的瓦房掩映在浓荫之中。车子停在了紫薇花树下,一群公鸡披着漂亮的红色羽毛悠然在树下慢步,洁净的水泥路蜿蜒在核桃林里,我举目望去,整座山野,全是核桃园,却只有几家人家零星地撒散在园中。阳光丝丝缕缕地从头顶上的繁盛的枝柯之间漏下来,斑斑点点地落到我的身上,我抬头看天时,蓝蓝的天空高远幽深,如一张巨大的画纸,任凭核桃枝叶的疏密,青青果实的点缀,编织出一幅完美的画,悬挂在漾江的山间。
  阿哥,你走进一院四合院时,我惊叹山里人家的富裕和古朴。高大的瓦房木门木窗全是精美的雕刻,房前屋后一棵棵百年老树守护着安详而恬静的日子。主人家已在院子里摆好了厚实的木桌椅,一盘洁白的核桃仁,一碟飘香的蜂蜜,一个火烧的苦荞粑粑,还有一杯清淡的茶水。一群早感饥饿的诗人作家,安坐下来,品味着大山里原汁原味的生活味道,核桃仁蘸蜂蜜,满口的香脆甜蜜,苦荞粑粑蘸蜂蜜,清香爽口。大山里的饮食,简单味美,带着山谷的纯净,大山的厚爱,雨露的丰润,丰富的营养,让我们个个心满意足,甜美留香。
  四
  阿哥,你牵着我的手奔跑在满坡的核桃林里时,我听到了清脆的鸟鸣,一声,两声,声声悦耳。浓茂的枝叶间,我看到了欢快的鸟群,一只,两只,只只漂亮。你说,核桃林是各种鸟类的乐园,每年春天,众多的鸟类从千里之外,迁徙到这里,把核桃林当作故乡,乐园,回归在核桃园中筑巢、恋爱、繁衍后代。大山里的核桃林也用丰富的食物和温润的气候,安全的生存环境,为鸟类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故园。而青涩的核桃,三四个紧抱成团,胖嘟嘟地坠在枝头,像一群绿色的小鸟,在山风中晃动。核桃树下是一丛丛的艾蒿、青草和不知名的野花,这些小小植物因有高大核桃树的掩护,长的特别密集,踩下去时脚下软绵绵的,如爱情的温床。我想,亚当和夏娃相爱的伊甸园就是这个样子,任你和飞鸟一起奔跑,任你用艳丽的鲜花编织花环戴在头上,如仙女一般披散着长长的黑发,任你采摘成熟的核桃,让自己更加美丽和聪慧,任你在林中歌唱舞蹈,任你把大山里的日子过得深情款款。
  我躺在下午慵懒的时光里打盹,核桃树的荫凉让我在若远若近的梦里追随着一棵核桃果的跌落。一曲动听的葫芦笙吹响了,彝家姑娘的情歌唱起来了。阿哥,你把我从梦里摇醒,要我去看村民的歌舞。
  歌舞就在一院宽敞的农家举行,院子里铺满了一层青松针,跳舞的村民穿戴着美丽的彝族服饰,姑娘们身穿绣花衣裤,头戴绣花帽,腰间系着绣花围裙,脚穿绣花鞋,一串串闪亮的银片在一朵朵精美的花间随步摇响。
  领舞者是一个俊美的彝家小伙,手里举着一枝果实累累的核桃树枝,人们在音乐声中,跟随着领舞者跳起彝族人传统舞蹈。阿哥,你抓紧我的手,跑进了舞蹈的人群,让我的脚步欢快起来,轻盈起来,奔放起来。这种在阳光下的舞蹈,其实是一种祭祀仪式,也是一种收获的庆典,更是一种爱情的表白,生活情绪的裸露。他们祖祖辈辈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种植在大山,把自己的悲欢离合深藏在核桃林中,让远远近近的岁月,从挂满硕果的核桃园中开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村民在核桃挂满枝头的时节跳的核桃舞。
  不一会,我就跳得大汗淋漓了。我走出了打跳的队伍。静静地观赏着彝家汉子粗犷狂放的舞步,彝家姑娘柔美诱人的舞姿。听着一声高一声低的打歌声。阿哥,我记下了那首《踏歌行》:“一人横笛居中吹,和以芦笙声缕缕。四周旋转数十人,顿足踏地如击鼓。男子赤足披酒裆,女挂耳环一尺五。男歌女和余音长,垂手转肩身伛偻。笛笙律吕两脚谐,歌词不解何言语。”听了这首打歌,所有的诗人作家的舞步整齐了,舞姿优美了,舞兴更高了。
  五
  去清凉山的那天早晨,我穿上了粉红的纱裙,我知道,我们要与幽静的森林相遇,要在一片绿色的波涛中穿行。
  在漾濞的大地上,不论你是在田野村庄,还是在高山流水处,或则是峡谷河畔,都要穿越深深的核桃林,核桃树无处不在。就如在清凉山寺,一棵高大的核桃树占据着整个寺门前的地盘,每个人都必须弯腰经过,不然,头就会与核桃果相撞。也许,这是人们到达寺院前的一种虔诚之态。
  到达清凉山时,天空飘起毛毛细雨,昨日的酷热已停留在记忆中,只有全身心的凉爽和洁净,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味和山花的香气。一条用青石板铺成的台阶小径通往玉皇阁,在幽暗的森林里一台一台攀升。古树杆上垂挂着长长的树胡须,路边的野果如佛珠一样显亮,野花则是淡淡的素色,或洁白,或粉红,或淡紫,或淡黄,与佛山的基调悄悄地开放着,像一盏盏酥油照亮朝拜者的心经。厚厚的苔藓覆盖着小径,林中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朵鲜花,都是那么的干净,一尘不染,我不敢用手去触摸,怕凡尘中的欲念,会损坏一叶一花的纯洁。
  阿哥,你告诉我,玉皇阁是在石门关北崖之上的方寸之地,劈山凿崖而建的。我在陡峻的悬崖峭壁上,看到一座寺院高屋危楼,靠山依崖据险而立,背靠陡壁,面临绝壑,蓊郁葱茏的林荫中可见飞檐翘角,楼阁耸峙,耸立在风涛云浪之中。
  “记忆是一个人的神话,神话是一个民族的记忆。”阿哥,神话般的民间传说,让我知道了玉皇阁神奇的由来:明朝初年,永昌府(今保山)的保山寺,赠送大理鸡足山一尊玉皇大帝的金身,由永昌府迎送到金牛村时,当管事僧人和脚夫去吃午饭回来,玉皇大帝的金身不翼而飞。四处寻找,竟无影无踪。数日后,一位猎人发现金身端端正正地安坐于清凉山上的陡崖上。当地村民认为玉皇大帝爱上了这方山水,故自择其地,仙驾于此。大家便筹款,修建了这座寺庙供奉玉皇金身,取名玉皇阁。当一座山水与神灵相通时,这里的所有山石水土,花木草叶,都有了灵气和仙气。
  一路上,同行的欧春荣告诉我,玉皇阁的山顶上有一个幽深神奇的天然洞穴,俗称仙人洞。小时候,母亲就告诉她,“善人易通过,恶人难穿行”,小孩子不说假话,不做坏事就容易通过仙人洞。正是这样贤德信誉的训教,每年春节,欧春荣都要来走一次仙人洞,这次,她还带上几个有探险兴趣的诗人,一起穿行。
  阿哥,山顶上的“千寻塔”,让我情不自禁地朗诵起仓央嘉措的那首情诗《那一世》: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拨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
觐 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是啊!转山转水,千里寻觅佛塔,今日,终于在漾濞的清凉山顶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六
  从清凉山下来。阿哥,你带我们走进了存活着几百年核桃树的古老村落——光明村鸡茨坪自然村。这是一座中国最美的核桃园,一个承载着远古旧梦的地方,所有的时光都堆垒在核桃树的枝杆上,厚厚的绿色苔藓,让我无法看清树的年轮。古树苍天之间,一幢幢青瓦白墙的农家院安祥地被一棵棵高大的核桃树守护着,百年老树枝叶茂盛,青青的核桃果如鸟群一样栖息在枝叶间,朴素的美,向着天空伸展……
  我们就是坐在一棵古老的核桃树下吃的午餐,天光幽暗下来时,雨丝也飘落下来,细雨迷朦中,核桃树茂密的树冠如一把巨大的雨伞高高地撑在我们的头上。缕缕白雾如梦般从林中游荡而来,穿过石头砌成的路径,穿过开满牵牛花的栅栏,穿过木门窗花,穿行在桌上的杯盘碗碟间,缠绵在我的手上。这是一种怎样的仙境啊!我放下碗筷,跑到核桃林里,白雾紧贴着大地弥漫,浓淡相宜之间,我看到雾气在湿润的长满苔藓的核桃树杆之间盘旋,在遮住天空的树冠间妙蔓流溢,在遍地花开的园野上温柔缭绕。牛奶一样纯白的迷雾,把整座山野里的核桃林浸泡着、滋润着、缠绕着、搂抱着、亲吻着。在这样的仙境里,阿哥,我粉红的纱裙诱惑着那些诗人的目光和镜头,我成为奔跑在核桃林里的女妖,让人们追遂的女妖,映照在绿色林中妖魅十足的女人。
  雨越来越大了,我独自一人站在核桃树下,听着雨声“沙沙”地滴落在核桃叶上,变成绿色,哦,这是绿色的雨滴,还有绿色的雨声,绿色的韵律,绿色的心境。阿哥,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被绿色感动过,我被这绿色感动得流泪了,我想,我的泪水也是绿色的。
  瞬间,雨被天空收了回去,清丽的阳光从绿色的核桃叶间流了下来,刚刚清洗过的蓝天上飘浮着几朵白云。左中美说:“在这里,人们看苍山上的云,一如看自家屋顶上的炊烟。”难怪,核桃林中的云雾,像是自家放牧的羊群,赶出来,唤回去,如此自在。
  相约去村里走走,有其说是村庄,不如说是核桃园,东一家,西一院的农舍,如童话里的小屋,安安静静地撒落在核桃林中,有说有笑的我们,走着走着,也就自然而然地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寂静是一种永恒的恪守,是一种淡雅古朴的内涵。安静的村庄,安静的核桃林,安静的阳光,还有安静的岁月,凝固在苍劲的古树上。阿哥,你说满山的核桃绝大多数都是老树,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守望,亲历过来来去去多少生命的诞生和终结,见证过多少婚丧嫁娶的悲欢离合,历练出一种宠辱不惊的傲骨,留给人们泰然、坦然、寂然的生活态度。而那枝,那叶,那果,呈现给我的是一种诗意的语言,一幅画的音符,一段舞蹈的姿态。我记起三毛《说给自己听》里有一段话:“如果有来世,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你看,漾濞的每一棵核桃树,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让远道而来的人隔叶听着鸟鸣,在清幽的时光里,放牧捆绑已久的心灵。
  阿哥,我没赶上漾濞核桃树开花的季节,也没遇到漾濞核桃果成熟的时节,但我在漾濞核桃树最繁盛的时候到达,看到果实累累的核桃林,看到如一群绿色的小鸟一样栖居在枝叶间的核桃果,看到中国大地上最美的核桃园。

  通讯地址:丽江市古城区祥和丽城吉庆路丽江日报社
  邮编:674100
  电话:13988858019
  
  
发表于 2014-6-27 21: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拜读。
发表于 2014-6-27 21: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拜读。
发表于 2014-6-27 22: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写得真好!
发表于 2014-6-28 01: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采风大作!问好常主编,周末愉快!
发表于 2014-6-28 23: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虔睡前欣赏。太好了
发表于 2014-6-29 06: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生动,形象,有生活的记叙,语言朴实。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4-6-29 08: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漾濞,诗意文字。欣赏学习,赞一个!
发表于 2014-6-29 08: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漂亮生动形象向往
唐词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4-6-29 09: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6-30 16: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充满灵韵的感悟
发表于 2014-6-30 17: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的文章。
发表于 2014-7-2 08: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好,支持!
发表于 2014-7-2 08: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做斑竹期间,表现不好,请大家见谅!
发表于 2014-7-3 14: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柔情似水!
发表于 2014-7-5 19: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再次提读,问好。
棉花糖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4-7-29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12-21 18: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拜读,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