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采风作品:李惠赟《核桃源光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4 10: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核桃源光影

                                                                          漾濞/李惠赟

                                                                          一、古道

    早在公元前四世纪时,便有道路从中国西南地区通向缅甸、印度等国,这就是古代所称的“蜀身毒道”。此道是从四川成都出发,经云南昆明到达大理、保山等地,在转向缅甸到印度的一条古代国际通道,历史上被誉为“南方陆上丝绸之路”和“马背上的国际通道”。其中从大理往西,过漾濞境内,进入永平博南山的一段,又称为“博南古道”。
    这段漾濞县镜内的“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上设有十八个驿站,四十里铺、 合江铺、鸡邑铺、驿前铺、漾濞铺、石窝铺、秀岭铺等古驿站名至今仍在沿用。
    我们今天要踏访的就是下街村、漾濞铺一段。我们从下街古清真寺出发,经过老街到达云龙桥,想要找寻一下当年古道的灿然历史。
    经下街村到“漾濞铺”,过云龙桥到“石窝铺”,再走两里路就到“柏木铺”,从“柏木铺”起身沿老和尚山东麓,走过九转十八弯的山路到达山顶后就是“秀岭铺”。翻越秀岭铺,顺八达河达太平铺,又经“打牛坪”(周家湾),过顺濞河,就进入永平县境内。
    下街村一段还有一部分相对古老的半手工作坊,有做面条的,有榨菜子油的,下街村居民主要以回族为主,所以沿途还有一些各具特色的清真小吃店。
    老街的建筑,有典型的三坊一照壁,有一方正房两方耳房架构的,有分为前中后或上中下三院的,大多建筑都是土木结构,楼阁飞檐,沿着漾濞江,顺山就势、高低错落,院院相连,幽雅静谧,很多院落在院心里就能听涛赏月,充满着神秘浪漫之感,沿着老街蜿蜒逶迤的石板路前行,古道悠悠,思绪悠悠。
   老街住的多半都是一些留守的老人家,串巷走道和他们聊上一阵子,就会发现,每个大院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着传奇般的经历。这里的趣闻掌故、经典传奇,烙下了人们不同社会、不同阶层、不同时代的时光与印记,无不充满着历史的沧桑与厚重。
    周家巷口的一处建筑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两个大院,大院的大门相对而立,左边的是拱形大门,两侧为祥云状浮雕,上方雕了五朵牡丹花,象征五福临门,富贵吉祥;右边的是方形大门,木质的门面,木雕的门框及装饰,顶部为上下两层六角飞檐。两道大门虽然看起来有些沧桑、陈旧,但都做工考究,立体感强,据李老师说,这应该是清朝前后的建筑,距今已经300多年的历史,但依然保存完好,实属难得。相邻的大院里都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当年这里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不禁想象当年文人骚客们把酒赋歌、吟诗作对的潇洒和豪迈……
    走在古老的街道上,循着历史的足迹,浓郁的历史文化在这里凝聚、驻足、积淀。古道文化是通过一代一代马帮人的流转,经过时光筛漏,岁月打磨,文化晕染,名族传承,最后在这里慢慢成型,既不能复制粘贴,更不能随意修改。心里不免为边城小镇漾濞还有这样保存完善,能寻古追踪的老街而感到庆幸。
    在这段古道中,要数漾濞江峡谷地段最为惊险。江边栈道人马难行,江流湍急,舟揖难渡。漾濞是博南古道的必经之地,而云龙桥是古道西出漾濞通往永昌的必经之地。他以险要壮观而成为漾濞县以及博南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和主要名胜古迹之一。
    云龙桥在漾濞县城之西横跨漾濞江上,志书赞为“濞江飞虹”。驻立桥头,心绪远走,当年的马帮带着核桃、茶叶、盐巴等在云龙桥南来北往,他们风餐露宿,啃着荞粑粑,最好的时候也就是吃上一顿赶马鸡了,而谁又会想到当年马帮艰苦生活的见证却成了现在彝家人招待远方客人的美味。或许漾濞核桃也就是这样通过古道而让世人皆晓的。
    从对面山上下来赶集的两个彝族阿哥,背了两背篼棕帽从古桥悠然走来,大家都静了下来,看着他们随着铁索桥的节奏摆过身边,当他们的背影即将消失在我们视线里的时候,大家一下回过神来,拍照的、搭话的,永飞则飞奔过去买下了两顶帽子,开心的戴在头上,久居城市的他们对这些乡村的原汁原味还是比较眷恋。棕帽和蓑衣是当年的马帮人不可或缺的遮风挡雨甚至御寒的必要物件。为了记住这一时刻,快门响起,时光就此定格。
    岁月悠悠、江水如流,当年的茶马古道已成为了历史,而云龙古桥作为对这段历史的见证,依然飞架在漾江之上,我们通过它,可以洞穿千年的岁月,久远的年代依稀就在眼前,马帮的队伍仿佛就在眼前行进,马帮的铃声依稀还在我们的耳边回响。
    想起一句不知在哪儿看过的话:我愿化身为桥,受那五百年风吹雨打,只为等你从桥上走过。在这一水一桥的方寸之间,承载了多少记忆长河里马帮的悲欢,历史的兴衰,父女的叮咛,恋人的别离,生命的起落。
    啊!岁月中的马帮、古老的茶马古道。

                                                                          二、核桃园

    顺黑惠江逆流北上,公路九转十八弯,映入眼帘的都是满上碧翠的核桃园。两岸土地肥沃,核桃林绣镶成片。依村傍寨之处更是垂柳婆娑,竹影摇曳,丘丘梯田依山而开,就势而垦,一派高山田园的景致。
    正是这一江碧水养育了核桃园,养育了核桃园的彝家人。
    今天,我们要去寻访离县城70多公里外的彝族小村:恩龙。
    车过漾江镇政府,公路从河谷向山的深处急弯绕行,有些晕车,一路云里雾里,半道塔塘佐的核桃仁和苦荞粑粑蘸蜂蜜等等一切的美食美景全被我错过。
    到恩龙李灿程家坐下,热情的女主人给调了一杯蜂蜜姜汤水喝下,我便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在小鸟的鸣叫声和文友们的欢笑声中醒来,感觉精神倍增。来到院心,来到门外,我想好好品读一下这个叫做恩龙的小村。
    主人家的小院分为上下两院,下院是旧房,老式的架构,木门、木窗、木柱都刚上过新漆,堂屋门口一把老式躺椅适合晒太阳、看书、打盹,整栋老屋看起来清秀整洁,温馨而怀旧。上院是新房雕梁画栋,青瓦飞檐,木雕的门窗配以洁白的天花板,旁边的厨房里电磁炉、电饭煲一样不少,厨房前面是太阳能。整个院子就是一部小村变迁走向富庶的历史。
    宁静的小村,静静的卧在双涧的大山中,核桃树顺山势一层一层的从低海拔向高海拔次第生长,所有的核桃树都或袭了双涧青山的灵气,或沾了漾江碧水的清纯,清爽碧翠,清秀恬淡,尽展内敛、纯然、淡泊之态。青瓦白墙的农家星星点点缀在林间,水泥路曲径通幽不知尽头,两间藏在核桃树荫下垛木房,看起来应该是老公鸡和小羊羔的宿舍,一山的原汁原味,一山的纯朴自然,一山的纯美灵秀。
  文友们都三两邀约准备到小村里塌访,晕车让我肠胃还是有些不适,只想静静的休憩。这样寂然的小村也让我有些不忍打扰。在核桃树荫下摆一方小桌,沏一壶香茗,捧读一本左老师的《时光素笺》,任光阴慢慢划过指尖,任岁月在茶汤回味中慢慢更迭,这样的一个午后,这样安然世外的小村,这样静幽的时光,不也能让我们世俗的心中增添几许超然的灵气么?
    熟悉的彝族调响起,我带好相机,迅速回到彝家小院,盛装的阿哥阿妹已经在等候我们。
    打歌能手们一色的彝族服饰,女同胞头上是黑色绸布或黑底花布缝制的圆形包头,外加一圈手绣花边、五圈银链;上衣为蓝色斜襟对襟衣、红色领褂搭配围裙,衣服多以手绣花边、手绣图案装饰,并点缀各种式样的银饰;裤子为裤脚镶绣花边的宽筒裤或深色裤子配绣花鞋。整套衣服以红色、蓝色为主调,非常艳丽。男同胞上穿白色衬衣,外加黑布绣花马甲,裤子为深色裤子。  
    芦笙吹起来了,和着叮叮当当的银饰发出的声音,寂静的小村一下热闹了起来。他们以三男一女的阵势很随意的围成一圈,吹芦笙的阿哥在中心位置,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三个男同胞中间的一人举着一支接满核桃果的核桃,其余二人则拿着打核桃用的杆子,每一段节奏他们三人便有一个配合打核桃的动作,很形象,原来这些智慧的彝族同胞是把平时做农活的许多动作都融入了他们这绝美的舞蹈里,他们把劳动当成一种乐趣,一种享受。勤劳与朴实的美德在他们身上由内而外的凸显、浸透、传承。
    阿果,打哥队伍里唯一的少女,其实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暂且这么称呼她。一身彝族盛装,一双澄澈透亮略带羞涩的眼睛,无论我们与她怎样拍照,怎样搭话,她那浅浅的略带娇羞的笑始终在眼角泛着。她如同小村的核桃林,未经雕琢,没被修饰,尽展清雅恬淡之美。
    拍照之余,被阿哥阿姐的热情所感染,邀约文友们加入了打歌的队伍,在漾濞江畔、在双涧的彝山里,舞起来吧!
    情歌热舞,在这里,经久不息。
    晚餐是彝家人历来的待客之道,他们对传统的固守和传承也表现在舌尖上。香橼叶、青花椒、胡辣子、草果、茴香等十几种佐料烹煮出来的带皮羊肉,温暖诱人,本地的火腿,肥瘦相宜,油炸羊排,外焦里嫩,当地特有的白芸豆,凉拌树胡子等……
    “远方的贵宾四方的朋友,我们不常聚难有相见时,彝家有传统待客先用酒,一杯再一杯酒香歌声飞……”又是刚才打歌队伍里是阿姐们用彝家独有的旋律唱起了敬酒歌。举起酒杯的一瞬间,无限的眷恋在心底蔓延。
    鸡茨坪是我们要探访的第二个小村落。鸡茨坪位于漾濞江东岸光明村最东边,这里海拔2200米,沿马光公路一直向东爬坡十余公里后,峰回路转,一个小坝子出现在你眼前。
    鸡茨坪,以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滋养出个大、皮薄、仁白、味美的优质核桃,被誉为漾濞的万亩核桃生态园。
    这里的核桃基本都有几百年的历史。来到这里你不想停下,而是有一种迫切的愿望:沿着曲折幽深的小路一探究竟,核桃园的尽头在哪里呢?
    一路都是苍翠、高大、枝桠密集的核桃林,树龄都上百年,百年之前他们整装落户在这里傲视苍穹,年轮,镌刻光阴,沉积岁月,记录变迁,百年之后他们穹枝遒干在这里俯视大地。我在想百年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出于什么目的种下他们的?风景树?摇钱树?或许都不是,或许只是个无心之举成就了而他们今天的昌盛。
    无论从哪个方向出发,你都身处园中,核桃园里蓝天白云,暖阳清风,地埂上、墙脚下、路沿边,蒲公英、车前草、木通等或开花或长叶,一簇一丛,飞檐角偶尔探出一两枝李子或苹果,青绿的果子挤满枝头,三角梅和向日葵也不甘落后,在拐角处露着笑颜。路上遇见小村的人无论熟不熟识都会招呼你去家里闲。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节气,核桃树从缀缀花开到枝叶繁茂,核桃果从点点青嫩到爬满枝头,苍山的脉络从模糊到清晰,大地的筋骨从紧绷到舒展,一切都像是歌中的旋律,画中的色彩、彝人的舞蹈,点缀着小村的角角落落。
    不知什么时候核桃园里飘起了小雨,山色空濛,青瓦白墙间,袅袅炊烟与一岚清雾同时升起,让这个很有人间烟火味的小村,有了些许神秘。晶莹的雨滴装扮过的核桃林碧翠、清秀,一丝风来,泥土、麦茬、核桃、野花、药草的清香让你沉醉。此景此景,你只想邀一友人,共赴核桃园,看核桃花开,赏白云卷舒,你抚琴,他欢歌,谱一曲高山流水,莫失,莫忘……
    携手守卫家园的核桃林,阡陌纵横的林间小路,家家房前屋后的小菜园,青菜、芫荽、瓜果蔬豆齐全,核桃林下清一色的麦茬,告诉我们庄稼已经丰收,圈里原生态的牛羊和肥猪,还有和我们一样悠然闲逛核桃园的小鸡仔,小村人不用下山,不用进城,日子一样恬然舒适、有滋有味。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
    午餐是一桌家常菜:赶马鸡、干板菜煮豆米、煮火腿、小瓜焖洋芋等。仰视核桃园,敬畏的同时,陡然有种幸福感,想起海子的那首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
    确实,小村人是幸福的。其实这里也有海。
    从漾江东岸双涧深山的恩龙到漾江西岸苍山腹地的光明,从彝族到白族,从小家碧玉的温婉可人到大气磅礴的豪迈奔放,核桃园从山顶到河谷,把黑惠江的双翼浸润得更加丰满与灵动。
    不同的民俗与美食,相同的是核桃源,核桃园,核桃缘。

                                                                             三、石门关

    点苍山西坡植被茂密,物种丰富,花卉繁多,溪瀑密布,和谐的自然生态系统在这里得到完美体现。瀑布、鲜花、原始的森林、清甜的空气形成了苍山西坡优美独特的自然景观,较苍山东坡别具一番风景。尤其是苍山西镇金牛村境内以“雄、险、奇、秀”著称的石门关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这是我们第二天的行程里主要拜访的一个点。
    我童年时,苍山西坡石门关优美的自然风光由于交通滞后,这一大自然的杰作还“待字闺中”。现在回想起来,见证着石门关的变迁,心中便涌起一种火一样的激情……
    关口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依山傍水,触及眼底的依然是翠绿的核桃林,还有叫不出名的各色小花,我们沿着浪漫迷人的小路边说边走。
    石门关峡谷两边的巨石高三百余米,峡谷宽约百米,长千余米,两崖对峙、璧立千仞。远看,实为鬼劈神凿,异境开天,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峡谷两岸,怪石突兀,藤葛攀岩,花奇草异,峡谷内流出的石门关河发源于苍山十九峰,常年清澈,从玉局峰与龙泉峰的峡谷中间奔驰而下,飞瀑层叠,起伏跌宕,穿峡而出,风景幽秀,令人神往。
    滑落潭是进入峡谷口的第一个深潭,她清澈见底,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滑落潭旁边有一平滑巨石叫仙女晾衣石。滑落潭还有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传说天上玉皇大帝的七个女儿,耐不住天宫寂寞生活,三月三这天,偷偷跑到人间游玩,当她们路过石门关,看到滑落潭的水碧波荡漾,便降落潭边,脱下美丽的轻纱,跳入潭水,尽情泼水嬉戏,激起浪花点点,一直玩到黎明日出,才驾祥云返回天宫。从此,每年的这一天,七仙女们都要到滑落潭沐浴。滑落潭上方一块平坦如砥的巨石是当年七仙女们晾衣服的地方,人们称它为“仙女晾衣石”。
    在“仙女晾衣石”上坐下,大家都十分安静,怕话语扰乱了鸟儿的巢垒,怕脚步击碎了甜睡的露珠。一溜绵软的白云,一曲水、石汇就的音乐,犹如天籁,一只鹰划过天际……
    岁月老去,石门依旧,心,一直在这里,那些青葱与鲜活,从来都未曾离开。
    当春风吹皱河水的时候,石门关山崖上的各种植物舒展筋骨、争相返育繁芽;杜鹃花、山茶花、报春花还有各种野花相继吐香。黑白相间的小猪、黄牛、水牛和小羊羔,在附近山上自由放牧。我和小伙伴们则躺在山涧间柔软如毯的草地上,背着童年时自编的三字经,仰视蓝天白云,晴空丽日;卧听百鸟啾啁,溪流淙淙。鸟语花香的春意啊,在许多年后的今天仍不时地拨动我思乡的心弦。
    向峡谷深处行进,一直都有栈道、吊桥、亭子相伴,潺潺的水声,悠悠的清风,清凉一下袭遍全身。一个接一个碧蓝的小潭,一堆接一堆形态各异、奇形怪状的石头,一株接一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同品种的植物,让你目不暇接。想必所有形状的石头都能在这里找到,因为,所有水的曼妙姿态,在这里都可以得到完美呈现!或动、或静,或奔、或跑,或积雪于山顶,或飘雨于河谷,水为石造型,石为水造势,这些具有灵性的石头,最能够听懂水的语言,熟悉水的个性。岁月随水而流,溪水远去,巨石留守。从一直坚守在石门关的石头上的花纹你便可以感悟到苍山水的韵味与个性,品读出那些久远时光与故事。
    再往里走,我们到达第一个小亭子休息,前面拐弯处山体的巨石开始改变,像一本大书的书页,一页一页的垒起来,这是典型的苍山片麻岩,峡谷深处灌丛林、野芭蕉、枫杨、旱冬瓜、樟栎、麻栎等亚热带阔叶林葳蕤生长、郁郁葱葱。
    拐过前面的弯就可以到达大瀑布。
    从关口到大瀑布一共要过七道水、七个深潭,才能到达石门关栈道。从栈道一直往上就到达清凉山玉皇阁、千寻塔。站立于千寻塔旁,石门大峡谷的风貌尽收眼底,悠然的水声依然在耳旁,白云从谷底缓缓升起,苍山顶看起来只有一箭之遥。我曾今翻越过玉局峰,这一路虽然路途遥远而艰辛,但不仅可以观赏壮美的高山草甸风光、变化万千的神奇气象、特有的苍山冷杉,还可以欣赏到姹紫嫣红的各类杜鹃,每年二月至六月,红、白、黄、紫不同颜色,根据不同海拔次第开放,把石门关景区装扮成一片花的海洋。落花顺大瀑布而下飘落潭水里,所以,七道水幽蓝的深潭又叫落花潭。
    这条山道即石门山古道。据民间相传,宋末,元世祖忽必烈率兵翻越点苍山征服大理国,就是从这条古道上去的。《元世祖平云南碑》中也有记载。另外,徐霞客游石门山时,记有元末“沐西平征大理,出点苍山后,立旗帜以乱之,即由此道上也。”。可见石门山古道不仅是自然生态之道,也是历史文化之道。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走了大约三分之二的路便返回了,没有看到大瀑布,也没有到达落花潭。不管哪一次的拜访  或是哪一次的行走,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期待与遗憾留下。石门关,虽然我已来过无数次。
    在石门关口,大家又在“仙女晾衣石”上坐下,谈起很多,从漾濞核桃到苍山崖画,从恩龙到光明,丛千寻塔到石门关,两天的采风匆匆而过,心里虽有许多不舍,而时光标签已经又翻了一页。

                                                                       四、楚米花

    在夕阳里捧读永飞赠与的书《生命归位》,不觉楚米花的标本从书里滑落,这是永飞在去玉皇阁的路边随手采了送给我的。
    楚米花其实不叫楚米花,是同行的诗人晓梅赋予她的美名,意为楚楚动人的小花。楚米花叫黄花白艾,菊科植物,俗称香清,野生于田边、山坡及路边。
    苍山西坡生长的亚热带、温带植物多达6000余种,苍山植物特有种达84种,还有数不尽的药用植物及观赏植物。楚米花只是其中及其平常的一种,她在路边,或核桃林下,在成片的金盏花和银莲花旁,不细心的人是不会发现她的,她或许被路人踩踏过多次,待阳光眷顾,雨露充盈之时,她便挺直腰身,再艰难也会默默吐香。
    摆弄着楚米花,想起生命里的一桩桩过往,觉得人的一生和应该和这楚米花一样,虽然微小但坚强、倔强,虽然平凡但执着、昂扬。高进的歌在耳旁响起: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苍山碧水间的核桃源,悠然的古道,滔滔的江水,耸立雄伟的石门关,久远的记忆已走在想念的路上,核桃飘香的时节,我们还能再聚吗?


发表于 2014-7-14 14: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具有历史的纵深感和现实的厚重感,值得一读的文字。
发表于 2014-7-17 19: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一游漾濞
发表于 2014-7-18 06: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值得一读。拜读,问好。
高山松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4-7-31 08: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4-7-31 19: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殷实的几篇。再次提读,问好。
发表于 2014-9-26 19: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有机会实地游览
发表于 2015-12-10 00: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学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