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核桃源》第2期同题诗赛评选结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 13: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核桃源》第2期同题诗赛评选结果
本期同题诗赛除去版主作品,共收到54位诗友的作品。通过论坛所有版主认真阅读并投票,结果如下:
09号作品 21票   作者北方雪狐
07号作品 18票   作者林国鹏
20号作品 18票   作者赵永林
01号作品 17票   作者许登彦
42号作品13 票   作者吉尚泉
34号作品 12票   作者蝶小妖
41号作品 11票   作者白象小鱼
18号作品 10票   作者中华民工
祝贺以上诗友,优秀作品备用、入选2015年第二期杂志。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⒁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⒁提现即时到账SO.CC
 楼主| 发表于 2015-2-1 13: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祝贺入选诗友!
附上入选作品:

09号作品
《午夜书》(四首)
文/北方雪狐
《风吹着过去》

风吹着过去
那些忧悒的文字伏在纸上
只是随之翻动了几下,又重新安静下来
那些偏旁没变,部首也没变
就像一颗心,只是在内里多了几道辙痕
把生活爱了这么多年,也恨了这么多年
累了倦了乏了困了
但还是硬生生地穿越了时光这漫漫深长的隧道
方向没变,责任没变,信心没变
只是,这么多年了
我一直背负着光阴这块巨大的背影赶路
腿有时打颤,颈椎偶尔发麻,视力愈加模糊
觉少了,酒量小了,烟瘾却大了
头皮上曾经的乌黑渐渐退守为灰白
我给生活露出的漏洞越来越多
风吹着过去
风,一直吹着过去
站在风中,我默然回首
那条斑驳的来路
穿过我的心
依然,逶迤向前
《午夜书》

独处的寂寞,在午夜是无辜的
用顶门闩逼住屋外的寒气
不放任更深处的那些黑再挤进来
一盏“兹兹”作响的马灯,散发着任性的光线
几行歪七扭八的字,把一个女人的名字
狂草般,飞舞得刮骨疗毒
窗前的接骨木和隐形的女巫热火朝天地聊着
只有壁挂炉里脉脉的水温
还维系着,与这个世界的
逼仄的温差
《仿佛》

麻雀,迎着夕阳的光芒,径直飞远了
它迅疾抖动起两个翅膀
不像一只小鸟
仿佛
那就是一柄脱靶的羽毛令箭
必须赶在天黑之前
一定要,使命般地
楔入仇家那红彤彤的命门
《雪下得多么安静》

整个世界仿佛就要安稳地睡着了
一片簌簌的水声
一只船桨劈开了两行山影
垂柳,悬铃木,紫杜娟,站在远远的岸边
天地之间,此刻的雪,下得多么安静
柴门里的狗,不咬
披着蓑衣的钓客,坐拥冬眠
木屋上的炊烟,隐约成一匹朦胧的蓝缎子
山寺的僧人,随手推开了两扇虚无
虔诚的香客,亦步亦趋
摇在白晃晃的路上

07号作品  
《路过》 (外二首)
文/林国鹏

一场雨后。仿佛万物都装上了
透明的玻璃,往前走
一条将两座山对折的路
高过膝盖的杂草在一点点后退

时而踩到,岁月隆起的伤口
它们潮湿而敏感。只有树
站在那里,像一群冒着雨雪
逆风奔跑的人

在身体里路过,发现心中火热的石头
和灰暗的思想。而我
一生还要吞下多少光阴,才能
让自己亮起来

很多时候,我总在夕阳中
踽踽独行。随身佩戴的钥匙串
碰出一路的乡音

《这一天》

这一天,我逃避了风的抚摸
我不是虚无的孩子,别给我形容词
即便你看到我成熟的一面
只剩围墙和门楣
那就让它们静静打开,不计得失
如果小雪飘了进来
那就让所有的软,都落在我身上
我从来不敢颤抖
至于再长成什么,那是一生注定要去的地方
先把所有的怜悯
都清空吧。或者隐去敏感的部分
让我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
其实,这一天
我不做谁的孩子
如果你看见我,那只是
我丢失的影子

《消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再也看不见,内心鲜嫩的一面
是什么在纵身而逃
是流年和时光,还是一闪而过的鸟鸣
我承认,风一吹
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在消逝
无论是离群索居的高山,抑或
功德圆满的平原、盆地
想起它们的一生
只是从一个动词
慢慢变成了名词

20号作品
《这一天》(外九首)
/赵永林

这一天,我把异乡原封不动地
还给了异乡人
并对开出内心的那列绿皮火车说
谢谢,这些年的关照
并一再嘱咐,我们以后不要再见
这一天,我把一把久违的种子
撒进命定的一亩三分地
这一天,父亲积累了一生的咳嗽声
如一台完成使命的老机器
戛然而止
《在春天》
当我说出这三个字
父亲赶着的羊群已上了云端
而母亲撒出的小鸡仔,如嫩黄的米粒
被燃烧出声响的阳光熬成了一锅
叽叽喳喳的小米粥
小河的手指灵动起来
在村庄这架典雅古朴的琴盘上
弹响一曲
千回百转的高山流水
踏着意味深长的音符,淘金的蜜蜂
和讨生活的蚂蚁一同上路
而我不去追赶它们,我的双脚
已深陷一捧湿热泥土
《消逝》
我相信只有秋风
才能吹醒,发胀发昏的头脑
吹去人眼睛里的沙尘
因此,我喜欢站在秋天的山冈
观望清澈见底的生活
原以为我会得到许多不为人知的答案
却徒染几许秋霜,几许惆怅
——我看到了我和事物们无情的消逝
残阳西倾,代表内心的光焰消逝
渭水东流,暗示属于我的年华消逝
黄叶凋零,青春的消逝让人惨不忍睹
蚂蚁一步步爬出我的视线
一生卑微终于完成……
《路过》

一株桃树路过春天
一群桃花路过桃枝
一只蜜蜂路过花朵,花朵们踮高足尖
抛出一朵又一朵,灼人的媚眼
谁舍得浪费青春年华
她们一起爱上了
腰缠青丝带的阳光少年
一场无所顾及的爱,在春风中绽开
被一首粉红的歌谣撞破
一朵花,对应一枚果
一枚果,是否对应一桩
人生宿命
我路过三月,路过三月
落花流水的自己
《午夜书》
一块热土炕,一艘古老的船
停靠在北方冬夜深处
一个叫家的港湾
听不见江风摧折芦草,头顶一盏渔火
闪闪
诠释着生活的温暖
你在船头织毛衣,织
日子的网
我在船尾煮文字,煮
心灵鸡汤
《春野》
有人挎着竹篮剜野菜
有人赶着羊群啃食新鲜阳光
有人把桃花当情人,依偎肩头照相
而更多的人,则在复苏的空气里
运肥,整地,引水……
撒下一季希冀的种子
这些事,父亲都已经做完了
现在他就坐在地埂上,一锅接一锅
抽他自产的老旱烟
《我愿意》

我把他引以为荣的果子
一枚一枚,摘下来
送给村里的孩子,他点着头
说,我愿意
果子摘光了
我又把新收的玉米棒子
一嘟噜,一嘟噜,挂上他的脖子
手臂晾晒,我明显感到他有些吃力
但他仍极力地挺起腰杆,说
——我愿意
多么可爱的一棵树,一生
只会说一句话
有一阵子,我把他看成是
父亲的替身
《仿佛》
喝酒的,搓麻的,挖坑的,掀九九的
掷骰摇碗的……
那几位据说是嫡亲的人,也在一旁
谈论着有关自己的事
仿佛
躺于灵床的,是一块石头
仿佛
昨天那位逢人就点头的老人
此刻,真的进了天堂
《雪下得多么安静》
滚动的羊群
压向村庄的的云彩,牧羊人告诉我
那几朵大肚子的云朵
要下小羊羔了
而此时,他正在一条岁月
剖开的山沟里
一把把收集干草,并不急于
赶羊入圈
果然一只羊俯下身子,卧在一处
背风又干净的地方
一声不响,它不想惊动它
忙着低头肯草的兄弟姐妹
但一对明亮的眼睛,始终朝着
牧羊人的方向
瓜熟蒂落,当两只,不,是三只
小羊羔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时
牧羊人点着了一堆篝火
《风吹着过去》
风再一次吹来时
它终于放弃了最后一枚叶子
——最鲜艳的那一枚
树一时有些失重,当它扶稳自己时
发现已经站在了昨天
一些零碎的怀想中
——绿过,红过,紫过,香过,甜过
被生活注目过
被柔软的目光抚摸过,采撷过
而今,它落寞如一枚
生僻的词,风还没有止息
风吹着过去……

01号作品
《风吹着过去》
/许登彦

在古尔班通古特大漠以北
风是惟一的骑手
无数个黎明和黄昏
我打马走过大漠
找寻日月一样清澈的眼睛
晨曦和夕光,宛若经幡飘飞
吹动着过去,吹动我的记忆

大漠苍凉的风
被梭梭、红柳和胡杨切割成
冰冷的手指
把凝固的血液
燃烧成大漠的雄浑和壮阔
一滴露珠,让每一粒奔跑的沙子
照见自己的前世与今生
一株骆驼刺
在沙丘顶孤独地眺望
渴望看见,更远的生命的河流
几朵白云,端坐于树梢之上
静静地怀想着
远在天涯的故人
耳畔传来悠悠的驼铃声
古老的情歌沿着丝绸之路
澎湃古老大漠苍凉的胸膛
一只鹰衔来黎明
我看见
被记忆打开的辽阔与苍茫

《消逝》

故人早已随风而逝
那骑红尘之中的马匹
正穿越历史的风尘
凄厉的嘶鸣
在无边的旷野久久回荡
被无情的岁月带走
四野阒静
梦里总被凄冷的风吹醒
墙上的钟表,一次又一次地抛锚
恍如隔世
故土,家园,青鸟的天空……
掩埋心中的赤诚和思念
行走的眼睛日渐模糊
把灵魂和血肉凝结为一体
腐朽的躯体被漆黑的梦境覆盖

今夜 我又落泪了
一只蚂蚁、一枚落叶……
人类其实就是
一艘在肉体和灵魂之间跋涉的航船
在人生的欲望之河漂浮不定
痛苦和欢乐仅一墙之隔
命中注定死亡和生命
是我们最初的也是最后的泪滴
在人生的大海挣扎
我常常觉得身不由己
希望是我们祖先居住的茅屋
当原始的诱惑漫过心灵
飞翔的快乐总是来去匆匆
在漆黑的夜晚
我用理想的光芒
把星空的每一个星辰都擦亮
灵魂开始脱离躯体而飞翔
满天的星辰是人类灵魂的碎片
闪烁着永不磨灭的希望之光

《雪下得多么安静》

在古尔班通古特大漠以北
雪花,是你襁褓中熟睡的婴儿
今夜,风静宿于枝头
十万精灵手臂挥动
十万马匹蹄声行空
十万飞鸟翅膀扇动
十万花朵舞步翩跹
这华美的乐章啊
于无声处,静静地流淌心间
我听见了,自己
十万次频率不齐的心跳
来自天堂的快乐精灵,与纯洁晶莹
举案齐眉的白莲花
沿一段天上人间的相思之路
轻轻飘落于这个静谧的夜晚
一路播洒花香和歌声
为我捧来火焰和滚烫的诗歌
这一泻千里的月光啊
悄悄地蒙上了,你
如梦似幻的明眸
轻轻地覆盖了,你
洁白恬静的梦境
胡杨、梭梭和红柳,这十万阵列
已隐匿于我的字里行间
耳畔回响着林涛阵阵的磅礴之声
今夜花朵绽放,一个冬天的童话
轻轻地摇响了我灿烂的梦
今夜,你的美
美得清澈空灵
让一颗世俗的心,顷刻融化
今夜,我的心
将深入你的躯体内部
点亮黑暗中的灯盏
我最初的泪滴将
收藏你缠绵的追忆
从沙漠中走来的少年和阿妹
独自钟情于幸福洒满头顶的洁白花朵
这些忠贞的花朵,经年辗转红尘
不畏相思之路多么坎坷和悠长
只为了心中山盟海誓的诺言
去赶赴旷古的沙漠之恋
为大地众生万物恒久地
闪耀爱的光芒

42号作品
午夜书(外三首)
文/吉尚泉
这宁静的部分宁静得真实,在午夜
我听见更多葱郁的呼吸,听见远处的雷鸣
奔跑。当大凌河还被冰雪覆盖
呼啸的冷风,让我在午夜辗转
默念一个远方的名字,多少鸟儿温润的鸣唱
在等待突然的花开
最终都将过去,没有人愿意在午夜徘徊
大浪淘沙或峰回路转,沉入思想的峡谷
午夜只留下巨大的虚无,等待一次梦里的重逢
《仿佛》
仿佛刚刚开始,仿佛已经结束
仿佛错过的人,仿佛还在眼前
仿佛已经苍老,脚步开始沉重
仿佛依然年轻,突然的欢呼,突然的
安静
仿佛被一只大手按倒在地:挣扎
喊疼。仿佛春暖花开,生活啊
总在远方,虚设一些美好和葱茏
虚设一次重逢和警醒
仿佛面对无聊的谎言,没有更多的人
愿意戳穿它,只把欺骗
当做一次拥有

《雪下得多么安静》
雪下得多么安静。真实的一场雪
让思恋落地生根。沿着雪的手指
是故乡的坡地,是岁月留下的空白……
等雪的人站在雪里抒情,望雪的人
望着日子纷飞,一个人走远又走回
喧嚣的城市,有着更多喧嚣的理由
当大雪覆盖了山岚、汽笛、足迹
覆盖了飘摇的灯盏,生活
多么需要安静的雪
来得更早一些啊
《在春天》

在春天,我要埋下一首诗
埋下一截钙质的骨头,还要埋下
隐喻,花朵的乳名
在春天,我要向着故乡跑上一会
越来越远的日子,会和陌生的小城一起吐绿
说出一些流水和忧愁。在春天
我和一座山峰重逢,它沉默的部分
桃花正红……
在春天,我寻找着更多的陌生和不同
寻找着泥土深处的车辙,散落的诺言
如果没有什么可以证明我曾经来过,在春天
请允许一个人:用内心深处的荒凉
瞭望温暖的旧时光

34号作品
路过》(外二首)
文/蝶小妖

一条路很窄
奔走的人群将地基划伤
我把身子裹严实,惯性中
还来不及掉头
北风一直高叫
四季断开
雪下得很深,我用酒慢慢喂养伤口
唯有一个路过的孩子
在我的视线里跑来跑去
把落下的雪花,孵化成春天的蝴蝶
《仿佛》
一群突兀的山峰,从我的左侧袭来
脚下的平台,是天子山
山风以另一张面孔
吃掉大地的寂寞
一粒石子抖落蚕丝般的时光
用青出于蓝的气势,对着山顶呐喊
对于过客,天子山
捧出内心的金子
那些青青的枝叶贴在时间的空中
阳光被点燃了
天空转瞬即晴
《消逝》
一片叶子离根已久
飞进黑夜
身体内的一些东西空了,面对春天
它必须长绿有库存
无休止的过程
消逝的潜台词
哦,春天。这个季节没
一把刀
是古老的预言
演绎成戏中的一声叹
生锈的刀刃在岁月的口袋中
被打磨的发亮

41号作品

午夜书(外二首)
文/白象小鱼
终于可以卸下伪装,让鱼尾纹、眼袋、眼角的浊泪
顺其自然。夜深沉,在右心房
点亮火把,打量在内心奔突的河流
是否泥沙俱下,八百里梦境
山峦起伏,荆棘丛生,仗着在尺骨上磨的锃亮的剑
骑白马,随身携带206块骨状暗器
在人间冲锋陷阵,途中马匹倒毙,像中了巴豆的毒
屡遭风险。名利场险象环生,一次次败退
梦中问佛,佛面朝南山,笑而不语
南山有菊可疗伤。今夜灯火闪烁,木鱼声遥远
却如当头棒喝,午夜惊醒,大汗淋漓
寒冬阴冷,沾染人间沧桑的风一吹
中年的梦呓,说散,也就散了
雪下得多么安静》
相信草木各有其土,不像我,居无定所
灵魂漂泊在路上。大寒日,一场雪下得多么安静
让人措手不及,让我的孤独在异乡无处可逃
不知那棵草,能有足够大的客房
让落在尘埃的卑微灵魂,可以寄居
不然,我就像是一只离群的受伤的鸟
在茫茫人间迷失方向,其鸣悲伤
就像多年前就已生锈的琴声,发不出铿锵的龙吟
多想在地底下找出内心的河流,让墨汁已干的
砚台,重新找回湿润,将颠沛流离的生活
一路狂草,直到心力交瘁,昏睡不醒
待惊雷滚过这苍茫尘世后,渴望复苏的草木
能将我唤醒,一起追寻春天
就好像我的前半生,只是在草木的榻边,翻了翻身子
风吹着过去》
风吹着、吹着就过去了,没有一点
停下来的意思,没有注意到我苍白的
脸色和失血的嘴唇,也不打算告诉
前方是否有我所需的桃源
旅途已让我疲于奔命,还毫无头绪
但却在吐出一口带血腥的唾沫后
我分明在风声中嗅到了湿润的气息
和烟火淡淡的焦味,仿佛已看到了前方
潺潺的河流和冒着炊烟的村庄
内心渐渐黯淡下去的火焰
又重新散发光芒。必须赶在我的中年尚有
奔跑的力量时,一鼓作气,奔袭前方
找一块歇脚的地方,咬咬牙
离心中的桃源,也就不到下半辈子的距离   

18号作品
午夜书(外三首)
文 中华民工
梦游的人纷纷起身。他们赤裸着身体
刺青似的疤痕被露水稀释的灰尘着色。他们和人间
隔着霓虹七色的栅栏
他们脚下的路野草荒芜。隐匿在草间绊脚的石头
默记着每个人的脚印。这些石头脸色蜡黄
勉强做出石头的样子。还要小心
被某个莽撞的赤足碾成齑粉的危险
我跟在他们身后,在某个既定的地点拿出笔
在左掌心画下现在的坐标。再起身时被谁伸过的脚绊个趔趄
前面的人突然转身扶住我,顺手抢过我右手紧攥的笔
随意甩出去。这支笔和夜色摩擦出火花
箭矢般的钉进虚幻的栅栏
雪下得多么安静》
一群扛着蛇皮袋的人出现,他们的呼吸
带起这个下午空气轻微的动荡。雪下得多么安静
每一片雪花多像一位安静的女子。她们看向他们
飘向他们。偎在他们怀里
钻进他们宽厚温暖的胸膛
汽笛的长鸣也不能激荡起一丝风。雪依然下得那么安静
绿皮火车带来的春潮,被这场雪无声地消融
他们不再抑制自己的归心,迈着轻快的步子
不在雪地上留下一丝痕迹
最后一批返乡的兄弟安静地走了。愈显空旷的城市
雪下得更加安静。火车逃离似的疾驰而去
铺天盖地的雪适时地掩住铁轨上轻微的裂痕
风吹着过去》
有刀锋般的的凉意,在我的骨头上
刻下代表年轮的句号。中年是一件易碎的瓷器
始终属于游离状态。风吹着过去
拉来一张灰尘编织的网
先我而去的声音,并不一定先于我抵达
我听见浑厚的敲门声,被碰壁的风带回
打个来回之后,又被风吹着过去
我才不管他去哪里
风一遍一遍在我身边,吹着过去
甚至有几次露出尖利的牙齿。
在春天》
和春风一起,扯下城市额头上绢画的伪装
把自己还能想到的,带着土腥味儿乡间俚语
在春天闪动磷火
嚎着“春天里”的兄弟,偷偷盯着马路上飘过的短裙
他忘了自己上身只穿着夏天的背心
在春天。在被叫作异乡的城市
春心随时有坍塌的可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ベ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ベ提现即时到账SO.CC
发表于 2015-2-1 13: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编辑选最好的推荐过来。
发表于 2015-2-1 14: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祝贺。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爫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爫提现即时到账SO.CC
发表于 2015-2-1 14: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学习老师们佳作。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发表于 2015-2-1 14: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修改署名的尽快告知
发表于 2015-2-1 15: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祝贺各位诗友!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ぞ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ぞ提现即时到账SO.CC
发表于 2015-2-1 22: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过河卒 于 2016-9-8 17:48 编辑

祝贺各位!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⑸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⑸提现即时到账SO.CC
发表于 2015-2-2 10: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获奖诗友
发表于 2015-2-2 10: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获奖诗友
发表于 2015-2-2 14: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并学习
发表于 2015-2-2 15: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兄
发表于 2015-2-2 19: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消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再也看不见,内心鲜嫩的一面
是什么在纵身而逃
是流年和时光,还是一闪而过的鸟鸣
我承认,风一吹
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在消逝
无论是离群索居的高山,抑或
功德圆满的平原、盆地
想起它们的一生
只是从一个动词


——编辑老师好,这一首少了一句。

《消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再也看不见,内心鲜嫩的一面
是什么在纵身而逃
是流年和时光,还是一闪而过的鸟鸣
我承认,风一吹
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在消逝
无论是离群索居的高山,抑或
功德圆满的平原、盆地
想起它们的一生
只是从一个动词
慢慢变成了名词
发表于 2015-2-2 22: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朋友。
发表于 2015-2-3 04: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获奖诗友,各位版主辛苦!
发表于 2015-2-3 04: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北风铃 于 2015-2-3 04:36 编辑

论坛同题诗赛是诗友最好的交流平台,一如继往支持!
发表于 2015-2-3 11: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辛苦了,一如既往支持!!!!
发表于 2015-2-3 13: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来祝贺!问好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15-2-3 19: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林国鹏 发表于 2015-2-2 19:13
《消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好的,给补上了!
发表于 2015-2-3 21: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友!
发表于 2015-2-4 11: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友
发表于 2015-2-4 16:26: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友!
 楼主| 发表于 2015-2-4 18: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许登彦 发表于 2015-2-3 11:00
谢谢版主,辛苦了,一如既往支持!!!!

祝贺诗人,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5-2-4 18: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吉尚泉 发表于 2015-2-3 13:17
也来祝贺!问好大家!

祝贺!
发表于 2015-2-5 17: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各位诗友,写作快乐!
发表于 2015-2-5 21: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o哦,祝贺各位
发表于 2015-3-13 19: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好诗   祝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