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恋上你的城【中国魂2017.2选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9 08: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7-7-30 20:53 编辑

文|宋小铭

  鹿城

  是鹿的城,还是城中有鹿?这一片繁华海上头,何时唤作小杭州!
  我打马江南,求索的脚步囚于斯。
  四月,瓯江不语。沿堤的桃红柳绿,与春风争渡。
  不约而来,江南的水榭亭长。借我三分明媚,剪下一寸清风明月,舞一出玲珑水袖。谁的城,有白鹿掠过,空留下一曲爱的赞歌?
  我日夜缄默,敲不开江心寺里一纸婀娜。想用一个远方勾住你的过往,无奈深陷其中。是缘,是劫,是我心头燃烧的火焰,是你滨前飞翔的飞鸟。其中牵绊,何为一个情字,一个殇字,一样了得。
  那么,请允许我在你的城里,白鹿放歌,抑或渔舟唱晚。
  
  淡蓝
  比云还轻,比棉还软。
  一生的深情,铸就三尺讲台。教书育人,百尺竿头,等你续上,无限幽蓝,淡紫,深红……
  你不是吐丝春蚕,不是流泪红烛。
  你是掠过我身旁的一缕柔风,一抹细雨。
  润物细无声。
  我想把许多的颜色渲染,可在你的面前,终是黯然。你的蓝,谦虚到极致,骄傲到极致,美丽到极致。
  我的屏声呼吸,只为这一刻的宁静,单白如许,纯粹如许,温暖如许。
  天地广袤,岁月峥嵘,这份尊严为你永恒。
  
  
  日子枯萎或繁荣,始终有一片心情,如落叶般,从青葱到枯黄。
  这些年的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是否终成过去,相忘于江湖?
  我打开这卑微的心结,等你的目光漫过来,等层层的月光漫过来。可是,这无尽的黑暗,却覆我冰冷,恐惧,孤独和绝望。
  我的期待,仍如离离春草。只需那么一粒,星星之火,我的热情足以燃烧整个沙漠。回首,陌上花已开,缓缓可归矣!
  即使背面,也请铺上所有的锦锈,无需一个转身,回眸,或者浅笑。三月如你,七月如你,九月亦如你,这重重叠叠的思念,倾覆的泪水,汪汪似海洋,弥我深陷,沉沦,直到溺亡。
  这样,我们的未来,不是一个黄了的归期,一个无畏的承诺,一段永恒的伤逝。我会把这些黄,归积成点点的希望,连同我自己,一起完整的交付。
  来世,与你成蝶。
  
  残荷
  
  是时候安静了。十一月的白雪,落进骨子里,就成就一处清寒。
  头顶蓝天白云,手抚清风明月,脚下千山万水,曲径通幽。时光清澈,我喜欢寻找你的眼睛,像晨曦里的一抹初阳,深夜里的一粒星辰;岁月清瘦,我是你岸边的一株杨柳,屋脊上一缕轻烟。只有爱情清浅,落雪无痕,然习惯沉醉在一个梦境里,看兰舟催发,月满西楼。
  或许,高处,不胜寒;低处,惹尘埃。珍重这一地纯洁的月光,浸染我的少年白头。孤独和傲气,不是命运的安排,不是时光的重逢,却是生命里的两根坚硬的刺,撑起的头颅,漠然而矜持。
  可以这样老去,也可以这样永恒,不给生活喘息的机会?
  棹发千花动,风传一水香。惊嗤于这些光鲜的时刻,蛰伏于爱与被爱,徒留下片羽,像一尾蝉跌入水中。蝴蝶或蜻蜓,偶尔光顾,只有风,还在额头,回味着它们曾有的浪漫和汹涌。
  日光缄默,叩不开皓月禅心。忧郁如水底的波澜,动即是静,静亦是静。都说可以带走一切,也可以湮灭一切,而我只是等待,等待风从水底吹来,从岸边吹来,从故乡的怀抱和母亲的眼里吹来,吹来浮生如梦,现世安稳。
  如此,不是大漠里行走的骆驼,不是蓝天下飞翔的雄鹰,只是水面上一朵静谧的花,一片枯瘦的叶,一点微澜的水波。些许幻想,些许童真,些许的些许,终是你喜欢的模样,娉婷而婀娜,动是一幅画,静是一首诗。
  如此,波影,满池塘;肠断,水风凉。
发表于 2015-8-19 12: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温馨的文字,给人愉悦的享受,亮起,荐读
发表于 2015-8-19 12: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台讲台是不是三尺讲台的笔误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12: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5-8-19 12:04
三台讲台是不是三尺讲台的笔误

感谢版主的认真,是的。
发表于 2015-8-24 11: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趣之美。语言之美
发表于 2015-8-24 11: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尚需锤炼。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09: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飞非老师鼓励,已修改了一下
发表于 2017-4-28 14: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枯萎或繁荣,始终有一片心情,如落叶般,从青葱到枯黄。
  这些年的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是否终成过去,相忘于江湖?
  我打开这卑微的心结,等你的目光漫过来,等层层的月光漫过来。可是,这无尽的黑暗,却覆我冰冷,恐惧,孤独和绝望。
  我的期待,仍如离离春草。只需那么一粒,星星之火,我的热情足以燃烧整个沙漠。回首,陌上花已开,缓缓可归矣!
  即使背面,也请铺上所有的锦锈,无需一个转身,回眸,或者浅笑。三月如你,七月如你,九月亦如你,这重重叠叠的思念,倾覆的泪水,汪汪似海洋,弥我深陷,沉沦,直到溺亡。
  这样,我们的未来,不是一个黄了的归期,一个无畏的承诺,一段永恒的伤逝。我会把这些黄,归积成点点的希望,连同我自己,一起完整的交付。
  来世,与你成蝶。
  
  残荷
  
  是时候安静了。十一月的白雪,落进骨子里,就成就一处清寒。
  头顶蓝天白云,手抚清风明月,脚下千山万水,曲径通幽。时光清澈,我喜欢寻找你的眼睛,像晨曦里的一抹初阳,深夜里的一粒星辰;岁月清瘦,我是你岸边的一株杨柳,屋脊上一缕轻烟。只有爱情清浅,落雪无痕,然习惯沉醉在一个梦境里,看兰舟催发,月满西楼。
  或许,高处,不胜寒;低处,惹尘埃。珍重这一地纯洁的月光,浸染我的少年白头。孤独和傲气,不是命运的安排,不是时光的重逢,却是生命里的两根坚硬的刺,撑起的头颅,漠然而矜持。
  可以这样老去,也可以这样永恒,不给生活喘息的机会?
  棹发千花动,风传一水香。惊嗤于这些光鲜的时刻,蛰伏于爱与被爱,徒留下片羽,像一尾蝉跌入水中。蝴蝶或蜻蜓,偶尔光顾,只有风,还在额头,回味着它们曾有的浪漫和汹涌。
  日光缄默,叩不开皓月禅心。忧郁如水底的波澜,动即是静,静亦是静。都说可以带走一切,也可以湮灭一切,而我只是等待,等待风从水底吹来,从岸边吹来,从故乡的怀抱和母亲的眼里吹来,吹来浮生如梦,现世安稳。
  如此,不是大漠里行走的骆驼,不是蓝天下飞翔的雄鹰,只是水面上一朵静谧的花,一片枯瘦的叶,一点微澜的水波。些许幻想,些许童真,些许的些许,终是你喜欢的模样,娉婷而婀娜,动是一幅画,静是一首诗。
  如此,波影,满池塘;肠断,水风凉。

还是这2个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08: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飞非老师提读
发表于 2017-5-30 23: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诗人。
发表于 2017-8-11 12: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凝练,文风明静!
发表于 2017-8-24 17: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铭兄,大气深入的一组。特别漂亮。
发表于 2017-8-24 17: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铭兄,大气深入的一组。特别漂亮。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