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在透明的夜做个透明的人(组章)云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6 17: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6-6-27 10:28 编辑

在透明的夜做个透明的人(组章)
云南/鸽子

夜的帷幕缓缓拉开。光即将进来。奇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失眠也是一种幸福。睁大眼睛,我发现,所谓的黑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黑并不是浓得化不开的黑。黑并不是看不见一切看不见自己的黑。
睁大眼睛,在夜里,我能看见墙、窗、地板、衣柜、书架、书本,和我试图伸出手捕捉住某物的手。
不是因为我有超能力和好眼力,习惯会改变一切,我们以为夜漆黑如铁,除了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而慢慢习惯了黑夜的眼睛,能看清楚黑暗里的事物。突破黑暗和习惯的需要的不仅是口号,需要尝试和努力去实践。
我还能看清浮在天花板上的词,天花板上灯盏曾经发身过的光明,我入睡之前收回内心的诗句,和放飞了一半的意象;白日里我刚刚准备吐露出却又被强压回去的话。它们现在居然还浮在空中,发着诱人的光。像是等着我继续放飞,又像是等着我带它们回家。
阳台上的石斛开花了。花香流淌出的语言,我要用尽心力,才能捉住它们。花开了,我没见佛。但我想,怒放的花看到了我,恍如见到了含笑的佛:善良,慈悲,平静,安详。
而后,我开始看见那些我阅读过或未阅读过的只是作为装饰的书本,零乱地在书架上,像在说话,像是呼唤,像在等着我探出手去,将它们轻轻掀开。哦,因为这个夜晚的失眠,我才重新看到了这些书籍。突然就想起了捷克诗人赫鲁伯的诗歌《玻璃》:“李白是透明的,/康德是透明的。我们互相打量犹如透明的/海葵。我们看见深紫色的心脏在跳动……林奈是透明的,/莫扎特是透明的,/弗兰约瑟夫是透明的。/在透明的肚皮上我们看见/肾小管的宇宙……”
他写的是玻璃。不!何止是玻璃。这个夜晚是透明的,想法是透明的,爱情是透明的,飞翔的耳朵和开花的心是透明。这个夜里的我和万物都是透明的!
在这透明的夜里,我睁大眼睛。如石的沉重、带刺的玫瑰、流血的拼斗、杀气腾腾的追逐……烟消云散了。隐痛、暗疾、沉痾、旧伤……烟消云散了。
夜帷幕被缓缓拉开。夜里的我被缓缓展开。
透明的夜,我是个透明的人。

丢弃的布娃娃

一只布娃娃,在垃圾桶边躺着。坑脏,无助,而又落寞。那大大睁着的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看着晨来昏往,好像有话要说,又似乎无语可说。
不知道什么原因,主人将她丢弃。不知道什么原因,主人对这曾经的心爱之物不再敝者自珍了。
我仿佛还能听到她所带来的笑声,仿佛还能感觉得到她带来的无数欢乐与吉祥。然而,现在,她静静躺在垃圾之中。不久之后,当唱着歌的垃圾车到来时,她将被彻底清除,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也曾这样丢弃过无数陪伴过我的心爱之物啊。作为一个喜新厌旧之人,我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感喟呢?
丢弃了布娃娃,就丢弃了无数美好的时光和时光里美好的回忆。丢弃了自己身心里美的一部分。
这些美好,丢一点少一点,最终,我们将自己完全丢弃。


众声之后

风声。花声。雪声。月声。
风花雪月声。
众声喧嚣之后。
走出风花雪月,其实,我们只是需要:爱的声音。


两块石头

都被称作飞来石。
地上的两块石头。任凭月光的流水和风的流沙日复一日洗涤。总是一动不动,仿佛根深蒂固,仿佛参透了时间里的悲欣。
它们从何处飞来?它们飞翔的翅膀呢?
它们还会飞向何方?什么时候它们会展翅飞走?
面对泥地上两块面无表情的石头,我不得而知。
但显而易见,生活里有沉重的锈和粉身碎骨的雷电,否则,同一块地面上的石头,为何一块光滑圆润,另一块梭角毕露呢?

两块石头,两盏灯,两颗心,两双眼睛。
我只是一个小角色。眨巴着自以为以坚定的有远方的目光。
总有惊叫声无法破嗓而出。这些叫声,永远消逝于途中,或回到出发的起点。
就像偌大一块草地上,仅仅,且仅有两块飞来的石头。
另外的石头,飞向何方了?

在两块石头的意象里,我该向左还是向右。
在两块石头指出的路标中,我该向何去何从?
我又是否能在其间,成为唯一的第三块石头?
都被称作飞来石。
一直都没有风。而我,一直,在动,在动。
不远处,雀鸟啁啾,扭头瞅着我,像是好奇,更多的是挑战,那石头中的第三名,并非唯我独尊,还有无数的候选人和挑战者!


光亮的蚕

光亮的蚕一丝丝、一片片、一叶叶啃食着黑暗和阴冷。
光明的流水缓缓地从远山、田野、小路、门前漫过来,漫过围墙、院子、窗台,屋子里渐渐亮了起来。
这只蚕还在啃食
啃食着我身体上的冷和内心的暗,一丝丝、一片片、一叶叶,从眼睛、肤发、血管到骨头,从体外到心间,我渐渐亮了起来。
这只蚕还在啃食。
这世界,还有无数的阴与冷、黑与暗还需要它清除。
在蚕坚持不懈的啃食里,世界将渐渐亮起来。
——要做一只光亮的蚕,我轻轻对自己说。


开花的石头

风还没吹过来。阳光已照进了内心,体内有一块石头,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
它想说话了。内心的河水平静下来,落了下去,石头露出来。
而温软的风又吹拂进内心。内心里一片大光明。亮闪闪的石头,悄悄就开出了一朵花。
石头也有开花的梦想。
一块开花的石头,看见了蓝天白云,看见大地葱郁,看见高原上春天的马匹奔跑起来。
开花的石头是精美的石头,精美的石头开始歌唱:梦想的大地上,宽阔的道路通向四面八方。
那里,是神的故乡,是人的家园。


作者简介:鸽子,本名杨军。科普工作者,文学爱好者,茶茗痴迷者。70年代生,至今在《飞天》《散文》《中华散文》《散文百家》《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选刊》《中国诗人》《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海鸥》(台)《秋水》(台)《葡萄园》(台)《乾坤诗刊》(台)《常青藤》(美)《珍珠港》(美)《诗天空》(美)《新华文学》(新)《雨花》《西北军事文学》《芳草》《北京文学》《边疆文学》《广西文学》《延河》《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格言》《读者》《香港散文诗》《中国文学》(港)《延安文学》《四川文学》《山东文学》《中华文学》等数报刊发表诗文若干。著有诗集《鸽子的诗》《疯狂的鸽子》《呓语与谵言》《一个人的炼金术》《中年之树》和散文集《坐在秋天的田埂上》。作品入选多种诗歌、散文诗、散文选本。曾参加第12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通联:650021昆明市护国路26号省科协  杨军
发表于 2016-5-17 08: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6-5-17 08:14 编辑

对黑夜的另外一种诠释,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夜,读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滋味,
慈悲,平静,安详。

精华荐读
发表于 2016-5-17 08: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有惊叫声无法破嗓而出。这些叫声,永远消逝于途中,或回到出发的起点。
欣赏
发表于 2016-5-17 08: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块开花的石头,看见了蓝天白云,看见大地葱郁,看见高原上春天的马匹奔跑起来。
发表于 2016-5-17 08: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五期专刊
发表于 2016-7-11 07: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学习了。
发表于 2017-4-18 20: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大气,有深度
发表于 2017-5-30 23: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诗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