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中国好散文诗”(2016年5月)(欢迎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8 1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中国好散文诗”(2016年5月)(欢迎转载)
主持人:程洪飞  潘志远  方文竹  杨昌文  叶枫林

【开卷引言:相互走动】
文人聚会往往自古传为美谈,甚至在文学史或学术史上记下一笔。有些流派或杰作的出世,正是文友们会聚时无意间激发起来的。相比,散文诗作者相聚好像不是太多,偶尔发生弥足珍贵。一线作者一年大多聚不到一次,除非有重大活动如散文诗笔会、年会、颁奖典礼等等。
这也难怪,目前散文诗的次文体地位仍未改变,散文诗基本上仍未受到文坛、学术界和社会尤其是商人的重视。这就为散文诗作者的会聚带来难度。但是,只要对散文诗真诚的热爱,一双脚是锁不起来的。公费不行就自费罢,只要喜欢,谁还在乎几个小钱!愿将散文诗当代事业追求的,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相距较近的,可以多走动走动;相距较远的,可以利用出差或转道相聚,下了决心的甚至不管路途之远近。(我所知道的,自由诗作者不少人还过起了流浪人的生活。)毕竟通讯的交流代替不了面对面零距离的接触,面对面是散文诗话题的白热化碰撞和真诚的对接,可以化解长期以来积压心头的散文诗之疑云,对于转变散文诗观念、提高散文诗写作技艺,甚至打开发表渠道等,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散文诗的发展靠的是散文诗作者,作者相互之间的交流和切磋很重要,其中友谊是桥梁,而友谊让聚会的纽带越系越紧。话又说回来,友谊本身也是美的,也是一篇散文诗。喝酒,观景,晤谈,……不亦乐乎?


【新锐展台】

大河之上
■霜扣儿

1
那么就请呼啸停止。
让我摆开心灵的空隙,迎接你。
   如一个失去无数故土的人,渴望做回花朵。
我要一片一片落下,以你无法命名的颜色,展示隔断了热爱的花期。

我开放了多少年,就凋落了多少年。
我尝过多少繁华,就忍过多少云烟。
整个空间都小了。
我坐着的一滴水,正要漫上心头。
悬挂了千年的一滴泪,就要出声。
但我在转身。
我终究明白,唯有无视般地转身,方能牵引更恢弘的波涛。
我终究相信,大里的那些小,不属于我的命理。
反之,我则没有资本与你共存。 你亦如此。

2

一页流水,又一页流水。
经过的曲折与伤怀,最后我们要用明月拿回来。
沙石组成的省略号要一字排开,在你的波光与我的目光中。
喊船的人隐去姓氏,无缘停伫的人都请离开。

——往复来兮,往复成昔。
天地只余一条大河。
做为你,做为我。
一切相被荡涤,空空如也,复绵绵无绝。 这时候我要抬头,天空成为更深处。
我在醒悟后一无所得。

我将有最后的获得——所谓日月都将重新冠名。
呵,红尘。
也不过一条大河里的点点滴滴。

3

那是不是过于消极。
连内心都不再信仰星子。
大河,我再看你怀中的大鱼小鱼,我再看你携带向前的生机。

活着的过程开始灵动——生灭相间,关关相息。
总要有相对的存在,为虚无装上意义。
梦泽如恩泽,记着它。
寸草里生出旷野。
就这相对无言时,以简笔画一画三万里江山。
大河——我如纵身一跃,唯有你轻声呜咽,能将我的骨架打散。
唯有你两岸如捧,还我魂魄自由,无论飞翔与漂泊。

就不提棱角了吧。
沧沧与汤汤扬出古道,每一次心跳都高过马蹄,送英雄去缝补史册的衣冠冢。
驿站缩回那座遗失了风声的小院落。
世上本无实我相,何来归人与过客。
大河,容我仰头一饮,你断了肝肠,我的世道再无婆娑,阳关上锁。
此后清静。
花团锦簇风霜雪剑,可以闲说,不需研磨。

叶枫林点评:我现在确信一条大河之上盛载着红尘,它是一面光滑的镜子,清澈时能映照行走的棱角,任何飞翔和静坐都留有它们的影子。开放和跌落,曲折和伤怀,人生的曲子不全是美妙的,霜扣儿的《大河之上》以开阔的波动淘出个体从浑浊中觅得的一份晴朗空明之物,它是月光缄默的砚台,又是雪花缝补了沧桑落痕后的安然,无论怎样,一条大河的向前有自己的宽度和深度,在带走什么留下什么的时候,奔涌,沉着,滔滔不绝却又显得异常安静,大河之上,人生之上,我们都是一群被推着行走的人。


向一条枯瘦的河流致敬
■石泽凤

向一条枯瘦的河流致敬,向它孕育的失败和期待致敬。

苔藓和卵石暴露出来,水鸟在低飞,天空无处安放它的投影。
世界不只是以美来示人。
而是它的自然之态:比如此刻的枯索和暗淡。

美适合意淫,——一个失落者的梦呓。
我在河边行走,跟大多数人擦肩而过。
我们无需致意和问候,彼此隔膜。
一个又一个世界因此诞生——寻求同类是徒劳的,如同在期望在石头里长出花。

可是我最大的渴望恰恰如此—— 寻找一个遗失的词语来拯救我虚无的人生。
犹如寻找一个令人心碎的梦。

叶枫林点评:石泽凤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位诗人,这虽然是她第一次触及的散文诗作品,但我仍然感受到对生命一种质朴天然的抵抗,她是真诚的,同当下岁月静美之类的散文诗作品相比,她至少撕开了虚伪,多了些坦荡的自白和发现,原来世界不只是以美来示人的,有时的枯瘦和失败往往在孕育着什么,枯败和繁华是相辅相成的,因为经历过,每一次搜寻会显得格外有意义。

【埙羽眼光】
会开花的白瓷陶罐(选章)
■转角

雪乡

    雪的影子不再美了。
    雪的利器纹丝不动,雪在思乡?迫于阻力雪奋力追赶裂去的黑夜,这灰色大氅铺天盖地倾泻下来,覆盖亿万朵梨花与桃红。
    你的脸是漂浮的,你是荒诞的罂粟,是黄昏里朦胧的下弦月,我的假面的众神的病体悬荡在此刻——
    深藏在我体内的波浪!

    拯救黄昏的雪,使金色无数次解体。
    我的闪光的发芽的子宫正在孕育一个两个三个——
    新的太阳。

妖姬

    你我皆向往绿色。
    暗语臆造了我的主,你是我的主!
    语言和肢体互相挑衅,人们在缔造一切永恒。你是我的事物,我既是你的永恒。我的沉思的法宝,你在我的沉思中一寸寸解体。
    绿色叠复绿色,我的即将到来的纷繁复杂的恐慌,你的锁链正在缠绕——
    我,无数个五颜六色的我——
    孤独的人。
                                               
倍受颂赞的泪水
   
    哭泣是虚构的,我是你临近黄昏的眼泪。
    花朵自言自语,我温暖了你黑暗的温床,我在完全可能的情境里自由出入,深山被洗礼,我被装订在你果实的秋天——
    随时平铺成一座新的海洋。

    然而我又是生命的。
    我是茫茫水域里被你托起的一颗红豆子,你仅有的陆地。
    不践踏,不悲伤!
                                                
希望
   
    此刻我触摸你的两肋,这骨中之谷藏着你最不为人知的部分——
    缝隙里的悲欢。
    我触摸这密不透风的大地,更恰当的措辞已无处安放!我的你与秋天对视,每一个吻都似是在填充空心整体,我只与你一步之遥……
  
    谁给了我们钟磬的碰撞?谁制造了海上翻滚吞噬我们的菩提?
    春天,刚好长出了一捧嫩芽。   

七三世界

     会开花的白瓷陶罐,带着指甲的陶罐,藏起启明星的泥与土。
     裸裎在七三世界!

     火焰一样被照亮:惊奇的,疑问的,彷徨,不忍……
     这动人心魄的电码正在遭受震荡。夜是空的,昼是暗的,你仅掉落一片叶子,风就做了我们生命最深刻的旁观者——
     一个我,一个你。
                                            
程洪飞评:一扇桉树门被风吹开,门内有雪,雪地有歌。歌词大意是:“一只白陶罐埋在雪下,它在雪下盘根错节……“。转角的散文诗,用高浓度的散文言语,拆解司空见惯的旧物象,构建出新鲜的又一个场景。文学是创造,不是重复,捣毁废墟,化废墟为泥土,重新种植新的物种。一个新意象的出世,是写者的勇气和对文学的贡献。比如,开花的陶罐已不是原来的旧陶罐,它在自己的花开中获取了新生。路过转角的风景区,我是误入者,部分身体在白陶罐唱出的歌声中迷路,另部分身体来到转角独自构建新风景的一座岸上。


               
栀子花 茉莉花(二章)
■搞活

栀子
      
     栀子,是年轻的花,她的清香与清白,像青春一样绵绵无绝期。她甚至不懂得什么叫挥霍,一钵清水,就足以让她毫不犹豫的为你倾出所有。你看,马尾短裤的长腿女生,她们一路只管自己走,她随随便便从你身边走过去,就是一鼻子香。而栀子花香的记忆,是一次病重到头目昏沉,不知谁在床头放了一把栀子,花香清凉,透着鲜与甜,我的混沌一下子亮起来,有喝了一大口罐头的快意和滋润。之后继续睡,连绵不绝的梦里,花香不散。感谢那一夜的栀子,和放上栀子的人。

茉莉
      
     带儿子去菜市场,他喜欢花,我便买回一株茉莉。回家洗瓦盆、培土,觉得书房乱,配不上,又用一整天的时间打扫。房间整洁明净了,自己也跟着整洁明净了一样。养了一周左右,茉莉花却一天天萎顿下去,叶子发脆,一碰就掉,花苞蔫,惨兮兮的。听了朋友的话,还是放在屋子外面随它日晒雨淋,剪去一些枝桠,慢慢地,它居然活了过来。它的新叶子嫩嫩地在雨里伸展开,虽然花苞都没有了,我蹲在那里却看不厌,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如果是以前,看见花都枯成那样,肯定扔了。父亲生前很喜欢茉莉花,养了大大小小七八盆的样子,我夜深时回家,门一开,满院子都是幽香。到了冬天,父亲还将茉莉花搬进屋里用大塑料布包扎着,呵护的很仔细。它们落下的小花朵,父亲会收集起来,晾干了泡茶喝。后来二姐将花拿去养,去年问起,说是也死了。

程洪飞评:栀子花 茉莉花,原本是一句皖南地区俗语,通常用来比喻某人办事敷衍不牢靠。搞活先生将她们组合在一起,却有了别样的意味。两个短篇都是从身边日常入手,平静的切入平静的讲述,最后平静的结束,几乎没有修辞的技巧,完全依靠语言和生活自身的力量,非常吃功力。两个短篇就像他们各自的题目,不张扬不炫耀,而淡淡的清香却经久不息,实为隽永佳作。

【5月观察】

清晨 我闻到了清新的麦香(外二章)
■刘向民

清清爽爽的,麦子的馨香飘过来了。
随着初夏轻轻的风,从原野深处飘来,弥漫了整个村庄。
这是不知不觉的事情。麦子昨天还在灌浆,麦叶儿碧绿,发出耀眼的光芒。只是在一声布谷鸟的叫声之后,一夜间麦子就开始成熟了。
麦叶变黄,麦芒变黄,麦粒也悄悄变黄,悄无声息地麦子就成了我们的食粮。
麦香是从原野深处飘来的,是从土地深处飘来的,你仔细闻闻,风儿还带着泥土的湿润和芬芳。


麦子 是一蓬蓬灿烂

耕翻泥土,撒上一粒粒饱满的种子。
麦子,就无可阻挡地蓬勃了。
拔节。扬花。吐穗。麦子在乡村的目光里,拓展成一地青纱帐。
汗水。勤劳。经历 了阳光照耀的麦子,成为一蓬蓬灿灿的烂漫。
美丽如花。禾香如醉。麦子的情润充沛着整个春天。大汗淋漓,夏天激情满怀。
一地浑厚的麦子,使乡村深沉,稳重。


割麦 乡村一道亮丽风景

风吹浪滚。原野一片金黄灿烂。
麦香袭人,整个村庄都陶醉了。
父亲摇了摇头,清醒。清理往年的杂念,摸出来年用过的镰刀,蘸着星光,
磨得发亮。手一试,铁质钢质的味道,弥漫着整个村庄。
其实,麦子正在翘首,看着父亲走出村庄。
镰刀伸进麦子的根部,就那么一划,麦子轻快地叫声,使父亲无比舒心。
那场曾经的大风大雪已经远去,明晃晃的太阳照得父亲心里发慌,弓身向地,感谢麦子的慷慨。
麦子与麦子拥挤在一起,从麦地里
拥挤在打麦场上,叙说去年秋天、去年冬天和今年夏天的事情。
父亲侧耳,听得心里乐乐的。
一甩手,扔掉手中的家什,挤进一堆堆麦子里。
潘志远点评:就传统的素材与手法,我也没有什么首肯的。我看中的是文字中按捺不住的喜悦,沉静微扬的情绪,诗意的眼光和钟情于乡土那一份心怀,长处是传统里见精粹。

王妃散文诗3章

有些冷你是绕不过去的

今日立冬。
立冬就意味着有些冷你是绕不过去的。
“一切,都只是一个无情的闪动。”
有些冷是彻骨的寒。有些冷是刺,有点残忍地、让你隐隐的痛,不断地痛,一直痛下去……
绕不过去的冷,你就必须迎上去。
在迎上去之前,一定要努力让自己暖起来。只有自己暖了,才能抵御所有绕不过去的冷。并且,你在风中递出去的手,才会是暖的。

在秋里

一片鹅掌楸的叶子无声无息地飘落,蜷着的样子,像老人虬筋密布的手。
因为钟摆的行为过于单调,我有意忽略了时间的走失。
   在浓浓的秋意里,哀伤显得单薄无力,我决定向自己低头,这样才看得清自己。
   高山仰止,万壑松声。爱如清泉,滋心怡神。
   把秋的抒情留给诗人,把秋的写意留给画家。
   在秋里,我只想看山水相逢,让丛林尽染山水之间的苍白。

当忧伤与忧伤相遇

猝不及防地,在路的拐弯处,我和你的忧伤迎面相撞。
你我呆立而对。
我掉进你眼神中那口忧伤的深塘里。我的思想在挣扎上浮,我的忧伤在下坠、沉没。
当一种忧伤与另一种忧伤相遇,谁被谁理解?谁被谁同情?
你身材矮小,皮毛纯白干净,你应是谁家吃喝不愁的宠儿。那么,你的忧伤从何而来?你望向我的样子是那么绝望、无助,孤独的影子被阳光拉得很长很长。你横着身子,扭着头瞥向我,你是不是正徘徊在人生的路口,等我给你明示下一个行走的方向?
   我还无法判断你的性别、年龄。
我不知道,在与我相遇之前,你是否和我一样拥有这些:亲情、友情、爱情,事业、家庭、子女……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和我一样的疲累,只想找个安静的角落,让自己从忧伤里脱壳而出,还原那个本真的自己……
   当我的忧伤与你的忧伤相遇,尘世依然如故,而我不再感到孤独。

潘志远点评:敏感、细腻、内敛,兼以突然的喷发,对生活有精准的体验和诗性的提炼,且容易获得认同和共鸣,这是美女诗人王妃留给的印象,而这些在散文诗中也同样得到应证。想想,只能归结于诗人内质的迁移、默化、氤氲和浸染。

汉曲(选章)
■苏扬

前奏曲

我诞生在祖父刘非建立起来的江都王国,她在独尊儒术的思想统治下繁荣昌盛。
祖父死后,王位传给了放荡不羁的父亲刘建,宫中到处都是淫乱的罪证。
我是谁?我对自己已没有了判断。
我的父王和母后都不停地变换面具,而那些面具的后面又藏着若干面具。
我是他们唯一的简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间?我看到无限的光明,又看到无边的黑暗。
光明来自梦幻中一大片芦苇的光芒闪现,为了我的出生,一个新的生命。
而黑暗就是光明的反面。


桥曲

桥是险境吗?
我还没有等到杏花春雨,没有等到月下蛙鸣,就要立刻上路吗?
目光渐行渐远,琴声滑进流水。远方,哪个枝头能承载一朵花羸弱的命运?
走过去,生命连根拔起。莫问归处,莫问结局。
分离的终将分离,谁还呼唤着我的乳名?
桥,悲愤的不是连接,而是隔断。

请问,我的广陵还好吗?我的宫殿还在吗?
千古江山,万里画屏。有多少悠远的钟声撞入梦境?有多少温润的露珠沾湿衣襟?
红颜会当时,薄命换和平。
既然离别是前世注定,今生能有一个乡音惦记也就够了,其他什么都不需求。

天马曲

两匹马以敬礼的姿势站立起来,似乎有太多的激情。
同时站立起来的还有那条先我抵达的小河及河里树木的倒影。
对岸青黄色的草地上矗立着白色毡房。
它们像迎接主人一样欢迎我,发出阔大苍茫的呼啸。
脚下的石块绊住了我的红色长裙,摩挲着塞外草原的心脏。
王①说,到我的大漠来,让天马做你忠诚的伴侣吧。

难道这就是上天指给大汉公主的归宿?琵琶的颤音落满八千九百里的路途。
啊!为了江山社稷,爱,已不是一个女子的全部。
啼血的红飘扬在空中,我乖乖地接受旨意,让娇弱的身躯骑上天马。
流亡的灵魂开始飞腾,我的思想还是决定逃离,去寻找我的故园,我的时代,
——那片沙漠之外的绿。

潘志远点评:这几章散文诗有气场。得益于诗人敢于否定自我,向死而生,在假想的身份中获得更广阔、更多远的视觉,发散开来,纵横驰骋,有拔升,有降落……文字引领画面、细节,情感渗透也颇见力度。

说出一只蝉绝非易事
■西厍

对一只蝉的不可知并不令我沮丧。
对一只蝉的不可知,就是对所有蝉的不可知,也许还是对所有事物的不可知。
但这并不妨碍我说出一只蝉,尤其不妨碍我说出对它的不可知。
我首先要说出一只蝉的鸣叫。整个下午都在一只蝉的统治之下,直至夜晚。一只蝉甚至可能统治整个夏季,直至秋天的一部分。
它是在建设一个只属于它的夏季吗?它那种一根筋的作派几乎是成就事业——如果这个夏季可以算作它的事业——的唯一基础。
它甚至带来更多的副产品: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躁狂幻听和一个隐逸派诗人的心静如水。
我所知道的关于一只蝉的最大秘密,就是它很有可能在地底下呆上十七年,才推开沉重的大地之门。它在夜风中裸露出虚弱的身体和翅翼,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它的所有秘密都已褪去?
它留在夜风中的空壳。
这就是我对一只蝉所知的全部?显然我对它有更多的不可知。我对一只蝉的无知几乎等于对这个世界的无知。
我不知道它的爱情和类风湿关节炎,我不知道它聒噪中的短暂停所为何故,我也不知道它的聒噪竟是一种古老的敌意?
我说出的都是我的猜度。猜度一只蝉,或者一只空壳,仅凭人类在这个夏天的有限经验。

吟啸徐行点评:这章散文诗比较异质,一是它思想的深度,绝对一般对蝉思考的范畴;语言也在一些固定词句上延展、拉伸、扭曲,以一种超越、很多人难以企及的姿态,突兀于众多散文诗之上。


【散文诗说】

有关散文诗“文本”的解答
■黄恩鹏

事实上,散文诗作品的“文本性”很重要。 这个文本性,关乎散文诗所呈现的思想力量的差别。
作品的文本性不强,叫“微文本”。“微”,并不是说作品“小”,如果这样认为,就陷入了浅薄让人笑话了。“微文本”,是作品所呈显的“喻指”范围相对的小些、少些、轻淡些,因此外延的思想也不明显或简捷轻灵。这样的作品,以轻见效,一微知著,一竿见影。很容易为阅读者接受。但是,散文诗或诗的力量在于它呈现的文本力量向度,用借喻或隐喻来加强作品的主题内容,从而提升所要表述主题的力量。
厚重的思想文本,大小喻象繁复多变,创作上不易把握,非有深厚的文学功力不能为之。读者领悟者甚少,也因此接受者少。研读国内外散文诗文本,我们常常会遇到这般的体会。如:贝尔特朗《夜之卡斯帕尔》、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帕斯《鹰或者太阳》《入睡之前》、博尔赫斯《达卡》《鸟类学命题》、塞萨•瓦叶霍《你们是死人》、尼采《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兰波《地狱一季》《彩图集》、洛特莱阿芒《马尔陀罗之歌》、艾伦•金斯伯格《嚎叫》《卡第绪》、泰戈尔《吉檀迦利》、圣-琼•佩斯《远征》《海标》《流亡》《阿纳巴斯》、昌耀《一个青年朝觐鹰巢》《听到响板》《骷髅头串珠项链》、耿林莽《遗忘》《三个穿黑大衣的人》、周庆荣《三人剧》《沉默的砖头》、灵焚《女神》《返源》、唐晋《侏儒纪》、李松璋《尘埃中的水晶》《鼠皮天空》、阳飏《日喀则远眺》《贝叶经》、唐朝晖《通灵者》、爱斐儿《废墟上的抒情》、成路《时间的王朝》、栾承舟《断桥》、语伞《逞能》等等,都是最明显的、有着厚重的思想文本,都是能够“析出”诸多单元意义和思想的文本。

上述作品,我进行了简略(外国作品)或详尽(中国散文诗作品)的细读。当然,还有一些呈现“微文本”的作品,虽说简捷,却短促有力。如王尔碑《木化石》、庞白《这里是大海》、陈劲松《白纸上的雪》、扎西才让《八月》、胡弦《窗外》、赵俊涛《被雷击而亡的树》等等作品,也是相当的精彩。
然而,当代诗人在创作中,并不明晰何为“文本”,更不用说对“思想文本”的掌握了。创作上也因此进入空泛和浅薄。有的纯属风景描写或者是小心情展露,不用事典或不明白如何用典,从而陷入了“糖水作品”的一遍又一遍的“复制”。这种有如复印机复印式的创作,对散文诗创作很有伤害。它不仅对自己的创作是一个桎梏,也对整体散文诗的面貌有着退而不前的影响。一些著名散文诗人出版了多部作品,却不如作品不多但只以一两章见功夫的诗人的作品。在此,作为论者兼创作者,我认为:当代中国散文诗人们最需要训练的,就是要对作品有敏感的价值判断和思想认知,知道自己如何把握隐喻的强大功效,进而创作出有着强大隐喻、批判意识和人文精神厚重的思想文本作品。如此,敏锐的洞察力和深邃于作品内涵的思考,可谓重中之重。如对宏大历史事件、政治态势、现实危机、世界局势走向以及对大生命意义存在的诸多思考,都可纳入“文本”创作内容。我在课题《发现文本——散文诗艺术审美》的第三部分《例举文本细读》,对当下中国散文诗作品“文本性”归纳为七个方面论析:一是捡出“另类”的批判现实主义文本;二是对作品呈显的灵魂剧场与精神颤栗的剖析;三是对作品所展现的颠覆理念的肯定;四是对文本袒陈的灵魂进行审视与救赎;五是发掘生命进程之时间的酷烈与大时间观;六是作品的“历史感”对现实的照映;七是剖析故土对精神的冲撞的作品。
我在2015年4月30日的《文学报》发表一篇题为《把思想文本提高到写作首位》里这样给“文本”定义:何为文本?即作品能析出的关涉社会问题的联类思考,一般是采用事典来借喻,使作品有大的活性,从而带动着整体理念的流动。作品的文本思想是作家关于世界问题本质的深刻洞见,也是展示思考者对事物认知的尺度。对这个尺度精准把握,在于作家是否发现文本存在的隐秘中心。如森林里的一缕光芒,让人能感到神祗的存在。成熟的作家有能力发现这个隐秘中心。不管是海市蜃楼或者梦境,都生发于内心。词语的铸炼,为文本的思想而活。在发现恰当的词语时,也必须要发现恰当的意象。

那么,诗的隐喻,就会让文本的思想表达有了可能。我在《发现文本》研究课题中首先谈到了“文本”的重要。比如王勃的《滕王阁序》中的大量的史实用典,都是对作品主题思考有强大喻指的文本。
这里不妨将《滕王阁序》里的用典(文本)摘取一些,重新“析出”,以便更好地说明。如——
“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徐孺,即徐孺子,名稚,东汉豫章南昌人,隐居不仕。陈蕃作豫章太守时,不接待宾客,只有徐孺来才肯接待,并为他特设一榻,徐去后,榻就悬而不用。(对于个人品才的看重)“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冯唐,汉安陵人,文帝时年老官低,任郎中署长,后任车骑都尉。武帝刘彻时求贤良,有人荐举,但他已经九十多岁了;李广,汉朝名将,陇西成纪人。文帝时因击匈奴有功,为散骑常侍。武帝时任北平太守,击退匈奴,屡建奇功,但终身没有封侯。(大才无人识用的现实)“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贾谊,汉洛阳人,文帝时担任太常博士,后升太中大夫。文帝本想重用他,因听信了弄臣的谗言,疏远他,任他为长沙王太傅。(混淆视听)“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梁鸿,东汉平陵人。曾作《五噫歌》讽刺朝政。章帝刘炟派人找他,他改名换姓,和妻子住在齐、鲁、吴、等地,佣工度日。(人格高洁)“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贪泉,《晋书•吴隐之传》载:广州北二十里的石门有水叫贪泉。据说人喝了这水就会贪得无厌。吴隐之到那里做官,喝了泉水,并吟诗明志,说“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涸辙,水枯了的车辙,小鱼处在涸辙中的寓言比喻人处境困窘。典出于《庄子•外物》。(坚持操守)“北海虽赊,扶摇可接。”典出《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人生志向)“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典出《汉书•冯异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精神情怀)。“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心;阮籍猖狂,凯效穷途之哭?”孟尝,字伯周,汉会稽上虞人,操行高洁。汉顺帝刘保时,曾做过合浦太守,后因病辞职,老死家中;阮籍,竹林七贤之一,他因不满司马氏政权,恐遭迫害,用喝酒来掩护自己。常乘车独游,遇到走不通的地方,就痛哭着回来。(人格力量的高岸与执著)……

以及“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晨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兰亭已矣,梓泽丘墟。”等等密集用典可谓古代骈文用典之最。王勃以事典作为“喻象文本”,是有着极强的“精神性质”的——困艰弥坚的生命品格。中国古代文人著文时很讲究用典。恰当用典增强了文本性,是给文章增色的基石。
当下散文诗文本创作,何不能得以鉴示?
(原载:老勰的新浪博客)
【报刊选目】
徐澄泉(四川) 谁在占卜我的命(组章)(《星星散文诗》2016年第5期)
李王强(甘肃) 用流水的行草写下观音山(组章)(《星星散文诗》2016年第5期)
栾承舟(山东) 梨花意识流(外四章)(《星星散文诗》2016年第5期)
三色堇 灯火阑珊夜长安(五章)(《散文诗世界》2016年第5期)
金指尖 小酒的夜色像胖大海(外一章)(《散文诗世界》2016年第5期)
风 荷 草木素心(组章)(《中国诗人》2016年第3期)
朵 而 黑琴键(组章)(《中国诗人》2016年第3期)
成  路  活时间(《散文诗》2016.5总431期)
董喜阳  致命的飞翔(《散文诗》2016.5总431期)
方文竹  出品人(外五章)(《滑台文学》散文诗专刊)
张首滨  雪没有这夜深(外八章)(《滑台文学》散文诗专刊)
莫独    搓摸(组章)(《中国魂散文诗》2016年第3期)
亚男    音画写意(组章)(《岷江》2016年夏总第14期)
潘志远  大地最深邃的藉口(组章)(《岷江》2016年夏总第14期)
【稿约】

诗歌界有“中国好诗歌”月选(评)活动,中国散文诗岂敢落后?程洪飞、潘志远、方文竹等等群起而攻,云“中国好散文诗” 。不是效法而是自作主张。意在辨别良莠,建立公正法则,推起散文诗新浪潮。
“好”,不是好坏的好,而是尖锐、先锋、谋新谋异,宁要鲜活的稚嫩,不要陈旧的完美。坚持民间立场。欢迎大家多挑刺儿。
对公开出版的散文诗期刊、内刊和网络散文诗进行海选,“一网打尽”。视作品内质,每月选出若干章精品(质先量后),每篇皆作短评。还将考虑年度总选、归纳。名家、新人一张圆桌坐。
以中国第一人气诗歌网站“中国诗歌流派网”及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微信平台、“中国散文诗”、众多博客、有关报刊等等为发布平台,向各类年度选推荐,并求助出版。
为了保证全面公正地展现优质作品,读者推荐的程洪飞、潘志远、方文竹等作品可以适度进入选评之列,但不能自己评述自己。
暂开辟【开卷引言】【新锐展台】【埙羽眼光】【每月观察】【散文诗说】【报刊存目】等栏目。根据情况,适时更换栏目和做法等。对于本期难免遗漏的众多优秀作品,大家可向我们提供,以便下期补上。
欢迎大家推荐或自荐。专用邮箱yhpd2008@sohu.com
印刷品寄“中国好散文诗”秘书处:242300安徽省宁国市竹峰办事处桥头铺村盘龙村民组 程洪飞收     电话:13856315342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