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打包一组。好久没来了,问好老朋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6 21: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车行天下 于 2018-4-14 23:06 编辑

1;《摄氏零度》

龟息。辟谷。面壁而坐
北坡向阴。水储坡上

花开于朔风,愈冷愈张
有纹如褶皱,如老者

其香内敛,如磐石之不动于风
唯匍匐跪拜者,细嗅,可闻涛声


2;《影青执壶》

——宋。湖田窑。其高七寸有余,晶莹剔透。


一截河流的孤本。适合于
珍藏、把玩、透析。适合于七寸之间
品一壶远宋的水光山色

适合在青黛的暗影里,执手相看
于无语凝噎中,听——
一朵白玉之花,惊心动魄地咳出体内的
一场晶莹通透的大雪

“湖田,湖田,今夕何年?”

八百年之后,众灯熄灭
唯你于莽莽中翘首,独自点亮一盏温柔的
遥望——


3;《观复》


且入定
眼观鼻,鼻观心

翻开的经书之上,镇尺只镇春风
山门之外,有荷锄人侧身而过

所谓法器,非法亦非器
紫烟散去,香已落,空余一炉灰烬

自此门可罗雀,青藤蔓蔓
来路,即归途


4;《小雪》


秋风渐紧。一只寒号鸟的
小号,吹响一个季节的奏鸣曲

霜降之白,是最初
也是最后的引子。仿佛一场生死的契约
不见,不散

而我知道:你必终归于大雪
而大雪纷纷
我必终归于一阵急促的“得得”而来
复“得得”而去

之后,空留十里辙印到长亭


5;《梅花的苏醒》

一朵梅花怒放,一把利剑出鞘
剑气与锋芒从此苏醒

大雪三千里
铸剑之人以血喂剑,以雪淬火

莫邪! 莫邪!
那白袍之剑客,名叫西门吹雪


6;《灰色真相》

一生,都在一毫米
一毫米地
削尖自己,抛弃自己
   
一生,都在一毫米
一毫米地
剥开自己,寻找真相
   
而真相是:一支被凌迟的铅笔
体内,唯有一截灰色盲肠
且一生,深爱着一把薄薄的刀片


7; 《暮色漫起》

驼背。弓背的犁弓
老黄牛步履蹒跚
响鞭,一声不响地撩开炊烟
走进村庄
走进昏黄暮色

如一只硕大的犁铧,缓缓划过
——犁开夜的黑土地
背影消逝终不见
万物肃静。星星悄悄生长

——潮水,四合又漫起


8;《菊花以南》

着素装。饮秋火与秋霜
风中,肆无忌惮地笑,露一口
日渐昏黄、日渐稀疏的贝齿
有什么理由悲伤呢?毕竟
尚有一截最后的青春,可供挥霍
而那以后,北风肆掳,烟火俱灭
采菊人于东篱下,只见
天空空阔,而南山苍茫


9;《第三章节》

前有伏笔。精彩的情节渐渐显露
那时,花早已开过
谢过。满树的叶子如逝水之水
真相可以细数,可以掂量
多么寂寥啊,再无迷雾遮眼
再无桃源可望。这以后的夜夜秋风
与秋霜,将是新的引子
引出白茫茫的
第四章节

10;《虚设的句子》

行于大漠深处,顺风或者逆风
又何所谓?黄沙之外,还是黄沙
夕阳惨淡。天际一望无涯
飓风是一个硕大的漏斗。黄沙开口说话
“时间之内,一切都是定式”
“一切陈述,都是虚设的句子”
风暴中心,驼铃黯哑
匍匐的骆驼,取出积存多年的雨水
暂缓一时之渴


11;《木耳》

林间空荡。一截停止摇晃的
树桩,如一截晃眼的森森白骨

坟墓与生俱来。而猎猎风中
他探出柔软而黑亮的耳朵

仿佛他还在倾听
又恍惚是他最后镌刻的墓志铭


12;《墓志铭》

就留一块无字碑吧
只是模仿
她是写不下,我是没得写

仿佛一片风中落叶
叶片里的江山,叶脉里的夕阳
从此,都交给了黑夜

哦,夕阳
当夕阳隐于远山
阳光的金子,也会在黑暗中锈蚀

石碑何用?
墓志铭又何用之有?
不过让一个名字,多扛了数十年风雨


13;《瞎子阿炳》

泪流干之后
那琴弦,却是愈加温润

一弦一泉
瞎子阿炳的心里,比月亮更亮堂

你听,他的琴声里
两泓泉水,正风生水起

拉着,拉着

他把自己拉成了一口深深的井


14;《白月光》

旧柳新芽。桃花待字闺阁
夜静。异乡的公园人影尚稀疏

“一定有什么在绑架,和被绑架”
你低头看见了什么,一只孤鸿迁徙的黑影子?

白月光。黑夜的剑鞘抽出薄薄的
剑刃,那么亮,又那么凉——

恍惚间,你忽然爱上了这夜
爱上了夜火中焦糊的味道


15;《提灯的人》

夜黑三千里
眼前灯火,只照亮脚下三尺
照不亮他自己。而万物
有光——

多年以后
提灯人,早已走失于黑夜
仿佛星星,消失
在黎明


16;《悬崖之上》

若你的坟冢,是搁浅的航船
墓碑,就是曾经挂幔风帆的桅杆
若你的坟冢,是深山
墓碑,就是如今阴阳相隔的悬崖
四月,清明。一个返潮的节日
纵然心中有一万条奔突的河流,眼前
却只有一块冰凉的石头

悬崖之上,一个温暖的姓氏
就是一条秘密的航道
读你青苔湮灭的生卒

如读陡峭的涛声


17;《关于陶》

转盘模仿着小宇宙
制陶人从烈火中,取出自己的骨头

那俯身叩问的人
有黄土的面容,与慈悲

水,是曾经的图腾
而汲水的少女,有易碎的一生



18;《蚯蚓》

一寸一寸地开凿隧道
一步一步,打通大地的任督二脉

渴饮黄泉。
一把尖细的
风镐,不夹带一丝风的动静
自顾埋头,把大地吃掉
用一生丈量

在黑暗的深处吞噬黑暗
也被黑暗釉色

如夜莺的清唱,从来不必有灯光的坦途


19;《酒,或者诗》

须是食物:高粱、稻谷、小麦、葡萄
须沐浴、闭关,内心皈依
须烈火锻造,淬炼出灵魂的舍利
温婉时,须恬淡如玉
如清泉石上
豪情时,须倾泻如瀑
如大江东去
须喝到八分,于意料之外
能敌晚来风急


20;《离歌》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一枚呼啸的太阳,坠于昏黄的
大海。一滴墨,润开夜色无边
那时的月亮,是夜空唯一闪亮的留白
凝眸。仿佛空,才可以寄存更大的空
仿佛一抬头,天涯,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的
三十六万公里谁能掐灭秋天的枫火?
又能阻挡雁阵漏夜远遁的弦歌?都在弦上
低音部。你和我。纵然靶的
是苦海。纵然弓与箭,早已泪流满面
一支鸣镝的箭矢,逐渐减速,逐渐失语
阑珊深处,一个人举杯对影,学会了喝酒
也学会了在缄默的火焰中,慢慢遗忘




发表于 2016-11-13 00: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出来散步吧,车行~~
发表于 2016-11-13 00: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给转到诗歌版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2: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池飞雨 发表于 2016-11-13 00:44
出来散步吧,车行~~

姐姐安好!好久不见。。。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小弟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