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仲夏(外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3 22: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特爹 于 2017-8-15 21:29 编辑

仲夏(外四章)

文/特爹


风,隐身。云,逃逸。
群蝉鼓噪,把明晃晃的光芒吹拉弹唱得异常炽烈。
天,煞白。失去了蔚蓝的水色。
惧怕的蚂蚁拉起帘子,摇起风扇......
静坐。消费。把蝉噪和阳光拒之窗外。

好像是一种烘烤,焙烧。
稻谷,莲藕,苹果,面粉,泥土......一切需要定型的物品。
惧怕风险的蚂蚁更不例外。
孕育。繁衍。一种考验。
经得住烘烤和焙烧,方可定型。
方可经得住日后的暴风骤雨。


风言风语


风没有阶级,没有立场。如同多面的人性。
有时候柔情温顺,有时候野蛮暴戾。

小山雀抓住柳条荡秋千。风就像是母亲,轻晃婴儿的摇篮。
月亮在两根电线杆间跳绳。风缓缓舞动电线,就像是殷勤的友伴。
风和日丽的日子,风是一位温柔娴淑的女子。令人亲近,惹人喜爱。

一旦混迹乌风暴雨,风就变成了泼妇或是暴君。咆哮,撕裂,撞击......
对整个世界充满仇恨。试图把一栋栋楼掀翻,抬走,击碎。
令人躲避不及,脱逃不得,恐惧万分......
卷缩于无尽的黑暗里,无助地等候死神的判决。

风可以利用,却不可以调教。
风跟了太阳和月亮,就显得格外柔顺,温情。
要是跟了乌云和雷电,就会变得十分凶残和暴力。
风乘人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棵刺,长在铁栏栅上



这使我想到命的坚硬。
极度缺水,缺生命应有的滋润。除了过路的雨滴,仅有的就是遮阳的树荫。
铁锈,是稀罕的土壤。避不开太阳的偷袭和风的摧残,还有一些不晓甘难的过往。
爆芽。生发。已然家族的摸样。甚至可以预见,不远的灿烂。

我惊叹于生命的奇迹,惊叹于一只鸟的创意。
对宽容的铁,徒生敬意。
一棵刺,长在铁栏栅上。它的锋芒是柔情的。它的根、它的茎、它的叶......
它的命。带钢。经得住烈日的煅烧。

它已然不再是一棵普通的刺。它已成为真正的铁树。
它若开花,定然倾倒豪杰千年。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像一个失控的泼妇。目空。傲慢。肆意。
原本的清丽,柔情,荡然无存。

何故如此霸道,横行?
当初,她与村庄为邻,是多么贤淑温顺,乐于助人。
而今,她浪迹江湖,祸害民生。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我的揣测很多......

我试图装扮成一滴水,潜入水的内心。
与水为伍,从一条娟秀的小溪,行走成涛涛江河......
从隐忍,到分裂。
在漫长的流淌里,体会生存的艰辛。

......我渐渐站在了她的立场。
开始重新看待世界上的存在。



(联系地址:402660 重庆市潼南区梓潼街道建设路18号 中国农业银行重庆潼南支行)

发表于 2016-8-4 11: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很棒,精华荐读
发表于 2016-8-4 11: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言风语   一棵刺,长在铁栏栅上

有新意,有见解
发表于 2016-8-4 11: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没有阶级,没有立场。如同多面的人性。
有时候柔情温顺,有时候野蛮暴戾。
赞一个
发表于 2016-8-4 12: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我的揣测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6-8-5 09: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6-8-4 12:00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我的揣测很多......

多谢鼓励!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6-8-24 10: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0 17: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秋安!
发表于 2017-1-6 18: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言风语


风没有阶级,没有立场。如同多面的人性。
有时候柔情温顺,有时候野蛮暴戾。

小山雀抓住柳条荡秋千。风就像是母亲,轻晃婴儿的摇篮。
月亮在两根电线杆间跳绳。风缓缓舞动电线,就像是殷勤的友伴。
风和日丽的日子,风是一位温柔娴淑的女子。令人亲近,惹人喜爱。

一旦混迹乌风暴雨,风就变成了泼妇或是暴君。咆哮,撕裂,撞击......
对整个世界充满仇恨。试图把一栋栋楼掀翻,抬走,击碎。
令人躲避不及,脱逃不得,恐惧万分......
卷缩于无尽的黑暗里,无助地等候死神的判决。

风可以利用,却不可以调教。
风跟了太阳和月亮,就显得格外柔顺,温情。
要是跟了乌云和雷电,就会变得十分凶残和暴力。
风乘人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棵刺,长在铁栏栅上



这使我想到命的坚硬。
极度缺水,缺生命应有的滋润。除了过路的雨滴,仅有的就是遮阳的树荫。
铁锈,是稀罕的土壤。避不开太阳的偷袭和风的摧残,还有一些不晓甘难的过往。
爆芽。生发。已然家族的摸样。甚至可以预见,不远的灿烂。

我惊叹于生命的奇迹,惊叹于一只鸟的创意。
对宽容的铁,徒生敬意。
一棵刺,长在铁栏栅上。它的锋芒是柔情的。它的根、它的茎、它的叶......
它的命。带钢。经得住烈日的煅烧。

它已然不再是一棵普通的刺。它已成为真正的铁树。
它若开花,定然倾倒豪杰千年。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像一个失控的泼妇。目空。傲慢。肆意。
原本的清丽,柔情,荡然无存。

何故如此霸道,横行?
当初,她与村庄为邻,是多么贤淑温顺,乐于助人。
而今,她浪迹江湖,祸害民生。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我的揣测很多......

我试图装扮成一滴水,潜入水的内心。
与水为伍,从一条娟秀的小溪,行走成涛涛江河......
从隐忍,到分裂。
在漫长的流淌里,体会生存的艰辛。

......我渐渐站在了她的立场。
开始重新看待世界上的存在。




提起
 楼主| 发表于 2017-1-9 11: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访!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9 11: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紧握!
发表于 2017-1-10 15: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散文诗! 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14: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永华 发表于 2017-1-10 15:25
精彩的散文诗! 赞!

谢访!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14: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新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14: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春快乐!
发表于 2017-5-30 23: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23: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1: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7: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17: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敬茶!
发表于 前天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我看见水在撒泼。
我的揣测很多......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