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耳边,要命的钟声或鸣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0 05:43: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占森 于 2016-10-30 06:52 编辑

。。。

    《 我耳边:  要命的鸣笛,或钟声 》




一场雾,或更多的雾,悄来悄去
是温柔的豹子,一条庞大的船
是来带我的。像带走虚弱的渔灯、水花
拿下一只: 死赖着不去的鸟

这阳光,愈加的暗了。路,坑洼且歪斜
我能感到塔尖上,失控、狞狰的风
感到前排曾一致的呼喊声
在它面前,从骄傲,变得臣服

而我身边啊,它们什么都没给我留下
比如走过这木偶涌动的街道、玻璃的城
趟过水漾的村庄,谜一般的女人
只剩下,我的匍行

现在,我试图停留在一小撮野草旁
它半掩的姿势像病重的母亲,就要岔入另一个空间
蟋蟀执念的喉,仿佛是种鸣笛
催促无形的火车奔去。载着那些疑惑的脸

我亦尝试走近一个寺院
向每一位与我兵戎相见的众生忏悔
把头,埋得比所有的低头者还低
将自己插成檀香,等有缘人来点燃、烧灭

是的。我秉记着那钟声,敲钟人震伤的手
而钟内的万物和秘密,哪天才能被倒出?
听———这些火,在发际擦出要命的尖锐
我听腻了远方的雨中人,在伟大却荒唐的跑道上
重装,或拆散了骨节。幸福地哭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