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微小说二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4 16: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桃花又开放(1340字)
  文/周德富
  年年桃花放,映红了群山环抱的小村庄。星期天我在外公家一边听着《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一边守护着生病的外公。
  “刘友仁在家吗?”一个苍老的声音飘进来。我闻声走出来。一个头戴博士帽,身着笔挺西服,脚穿黑皮鞋,手拄文明棍的矍铄老头站在院门前。
  “老人家,请进!请进!”“这是刘友仁家吗?”“是的,是的!”我忙不迭地回答老人。
  老人随我走到外公的病床前,弯下腰轻声地叫了一声熟睡中的外公:“老同学,我来看您了!”
  这一声呼唤,叫醒了沉睡中的外公,外公睁眼一看,眼眶蓄满泪水,挣扎着强坐起来。两位老人的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外公眼里噙满泪水。
  “五十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在洪家义学私塾的八个同学,还有几个?”
  “他们六个都走了!少年骑竹马,转眼白头翁。时光易逝啊!”
  “那年我被拉壮丁,跟着国军东逃西窜,辗转到了台湾,去年海峡两岸政策解禁,我今年才得回来看看。”老人眼里噙着热泪。
  “怪不得没有你的消息,我以为你殉国捐躯了,每年七月半都写包烧给你呢,没想到还能见到你!”“难为你了,难为你了!”
  “老弟,我这次回来探亲,特意去学校转了转,实在太破烂不堪了,我准备捐点钱盖一栋,十万块够不够?”
  “够了,够了,七八万就够了!这是我大外孙,他就在乡里的学校上课,当校长。”外公指了指我。
  老人拉着我的手说:“我是你外公的发小,从小一起读私塾的同窗好友王锡柱,我在外走南闯北多年,深深知道国家要发展不能没教育啊!你能帮我实现我的心愿吗?”“一定,一定!”我连连点头。
  外公在我的搀扶下执意下床拄拐送老人走出院门。
  一周后的周末我和外公、乡长乘车去县台办招待所找王锡柱老人老人洽谈:老人希望用他的名字命名新修的小学,委托我外公具体负责监管,乡里配合协调用地等事宜。
  一月后,我收到王锡柱老人发给外公的电报:我已抵台,勿念;建校图纸及一期款项一并寄来,拜托老弟以了心愿,二期款项稍后寄来!
  六万元到手了,外公像卯足了劲似的跑东跑西找施工队,听说红林厂建筑队技术过硬,外公就风风火火赶到了红林机械厂,找到工程师钟义。外公表明来意和要求。钟工程师听后面现难色,不置可否。他在沉默,他在思考,良久,他才拿出电子计算器按了一阵后才说:“洪林厂迁来黔西十多年了,黔西人民给了洪林厂大力支持和帮助,我厂子弟寄读黔西一中,我们和黔西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项工程本就不该推辞,应愉快的接受下来。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建筑队的处境堪忧。我们建筑队代表厂报答黔西人民的感情,给教育单位修建几幢教学楼以作思念。”从把款办到手,组织施工队伍到办得临时施工执照、签订修建合同,外公在外连续奔波了半个月。 红林建筑队于八月四日进入工地,五日清早建筑工作就全面展开了。
  一层结束,正要修建二层时,新来的乡长说:“我堂堂乡人民政府,哪能用国民党军人的名字命名学校呢?愿捐资欢迎继续修建,不愿拉倒!”
  外公听了这个晴天霹雳,连夜赶到县台办找相关领导汇报。县长发话了,新乡长才没阻拦。
竣工典礼的第二天,我收到台湾王锡柱老人儿子给外公的电报:“父已仙逝,二期之款随后寄来,泣拜刘叔成全我父心愿!”我将电文读给外公听,外公站在桃花绽放的树下,微风吹来一阵桃花雨漫天飞扬,外公的两行滚滚泪水随花瓣飘落树下……
王老师(578字)
文/周德富
  
  寒冬的夜,瑞雪飘飘。
  教师宿舍房的一间窗户里还亮着灯。老伴走后,王老师唯一远在深圳工厂当技术总监的儿子每天晚上都准点与她通话聊天。关掉手机,王老师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相框,相框里一个大男孩正冲着她调皮地笑,他是王老师最宠爱的得意门生。
  开春上学一定找他好好谈谈,这孩子聪慧,是明年班里重点大学的对象。王老师将相框放在了枕头边的抽屉上,拉熄电灯准备睡觉。刚躺下,“笃笃笃”有人敲门。王老师拉亮了电灯,问:“谁呀?”门外有人小声回答:“老师,是我,鹏程。”王老师连走带跑地来到了门边惊喜地问:“鹏程,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是我!老师!”
  王老师打开门,一股寒风挟裹着雪花吹得她打了一个冷颤。王老师转身倒了一杯热开水递给鹏程,看着鹏程大口大口地喝下后,王老师这才问:“鹏程啊,你这么晚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鹏程低着头,眼睛里藏着深深的忧郁,嗫嚅了半天才说:“王老师,今晚十二点我就要出远门了,特来告辞!”“哐啷”王老师手中杯子摔落地上。王老师惊恐地问:“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鹏程哽咽着告诉老师:原来,鹏程的爸爸从外打工回来,趁空闲修补家中的草房子,不慎从屋脊上滚落下来,后脑勺正好撞在了一块废角钢上,当场身亡。
  望着窗外茫茫的雪夜,王老师一下瘫坐在床沿上,泪流满面。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老师,我来就是想看您一眼,特别感激您两年多来的无私关怀和教导。我必须挑起家中重担照顾弟妹继续读书,今晚我和亲戚去南方打工,他们在火车站等着我呢。”
  王老师从床上站起来愣在原地没动,好半天才说:“孩子,回去安心读书吧。为师的工资,够供你们三兄妹读书的。”
  


姓名:周德富
     通联:贵州黔西县雨朵镇平坝小学
     手机:15908574091
     邮编:551503
     邮箱:291880974@qq.com
     Q  Q:291880974

发表于 2016-12-4 22: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老师,第一篇小说的重心我感觉有点不够明确,因为这篇小说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理解,第一个是台胞捐资助教,一个是官僚主义,但是第二点写得很笼统,一带而过,似乎有点没必要。
发表于 2016-12-4 22: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篇的故事不算是很新颖了,虽然说小说从感人的角度入手,但是不太能吸引人。
发表于 2016-12-4 22: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老师,拜读您这么多作品后,我有一点建议,我觉得您的作品有一点故事的倾向,没有能够深入到内部去挖掘,这样可能会影响到您今后的创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2: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6-12-4 22:53
周老师,拜读您这么多作品后,我有一点建议,我觉得您的作品有一点故事的倾向,没有能够深入到内部去挖掘, ...

近来身体原因,不上网.谢谢老师的谆谆教诲,我会认真思考和努力改正的,还望您继续指教和帮助,谢谢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