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传奇彭祖(代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5 10: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传奇彭祖(2952字)
茶壶山,因形似茶壶而得名。
  在刈陵太行红山景区内,有座形似一把巨大茶壶的山,这就是著名景点茶壶山了。从远处看,茶壶山像一把逼真的大茶壶。但近处观望,茶壶山的“壶嘴”又变成一个形态逼真的老婆婆,头上戴着一顶花边黑帽,弓着腰,手柱拐杖,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
  茶壶山下,彭庄村,午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阴森森的鬼叫声由远及近,隐者钱铿悠悠长叹一声:“该来的终于来了。”
  面对死亡,他没有丝毫惊慌,一如既往地端坐在一豆油灯下,神定气闲,专心致志地看他的书,仿佛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草室里,成卷成卷的竹简书籍,占据了一小半的空间。
  黑白二无常一身素衣,头披麻巾,要缠麻绳,白无常手举招魂幡,黑无常手拄一根白麻纸糊的哭丧棒。俩鬼来到钱铿的草室前,见室门大开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书生正襟危坐,正在专心看书。俩无常互望一眼,黑无常悄声说道:“白兄,老判交待要咱来拘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翁,说是在他八十大寿这天,寿数已尽当回归极乐,遂差咱黑白兄弟前来招其魂魄,可眼前这位,只是一个轻年书生啊。”
  “是啊。”白无常更纳闷:“是不是老判给弄错了。要不,咱再到村里挨门上户找一找?”
  “好。咱走。”
  地狱俩使者黑白无常两个招命鬼,东一头西一头地在全村乱跑乱撞了半天,将彭庄村三百多户人家都查遍了,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叫“钱铿”的老人。
  白无常摊摊两手,一脸哭相:“兄弟,这可怎办?”
  黑无常脸色更难看,几乎哭出声来:“哥哥啊,没法,咱回去等着爱处罚吧。”
  两人转回身来,像一阵轻风般,瞬间便飘行到阎王殿前。俩人同时自语道:“怪了,‘招魂令’写得明明是个八十老翁,怎就找不到呢?”
  走进阎王殿,俩拘魂使者齐齐拜伏于地。颤声说道:“黑白该死。没能完成任务,请罗君重罚。”
  阎王大怒,大喝一声:“来人!”
  “在。”四个牛头马面快速进前跪下。
  “把黑白无常抬下去扔进油锅炸了。”
  “是,”四个牛头马面走上前,俩人一个,抬起黑白无常就走。
  黑白无常杀猪般大声呼叫:“冤枉啊大王,冤枉!”
  “慢,刀下留情。”判官赶紧上前,对阎王恭施一礼道:“大王息怒,这不怪黑白,事出有因啊大王。”
  “噢?怎回事?判官,说来听听。”
  “大王,给你这个看看就知道了。”
  判官恭敬地呈上一个“招魂镜”,阎王拿过一看,确实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后生而没有八十老者,自己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铜判,难道,是咱们错了?”。
  阎王还话还没说完,忽报玉帝急召他上天议事。阎王也赶不上细追究了,急忙喊道:“判官。”
  “下官在。”
  “这个钱铿(彭祖姓名)先放一放再说。我得赶快上趟天宫,玉帝有事要议。”
  判官行了一礼回答说:“遵命。”
  玉帝在关键时刻这一打茬,“拘魂钱铿”这件事就算暂时放了下来。一般来说,因为“生死薄”上某人到了寿限后,判官是先把这个人的名子用朱砂笔一勾,再给黑白无常签发“招魂令”也即招魂文书,然后把所要招魂的人名写在“招魂幡”上,交给黑白无常打着招魂幡去把这个人的魂魄拘来地狱。也正因为钱铿这个名子在“生死薄”上已经打了红勾,判官便把这一页翻过不再过问,时间一长,就把这个人给忘在世上了。
  阎王和判官这么一疏忽,竟让彭祖多活了800年。
  那么,这个冯铿是何许人,又为什么能活那么大岁数?
  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相传在尧帝时期,曾有三位同时代高人因不愿意在暴君“挚”的朝庭里做官,相约弃官一齐隐居在刈陵县洗耳河一带。许由隐居在洗耳河、谷堆坪,巢父隐居在卜牛,而彭祖则隐居在彭庄。就因为这里是彭老祖隐居的地方,所以叫彭庄。目前,彭庄尚有“彭祖祠”、“彭祖井”、“彭祖古槐”等遗迹。
  彭祖姓钱名铿,是颛顼帝玄孙陆终氏的第三子,知识渊博,德厚品优,对古代哲学颇感兴趣,隐居后潜心研究伏羲氏《八卦》,注《连山易》,同时他还研究了医学和养生学,为我国第一部医学经典巨著《黄帝内经》的问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做出了杰出贡献,被人们尊为“彭祖”。由于阎王老爷一疏忽,他竟然长活死了,从颛顼帝时期活到商周,一直活了880岁,被誉为“中华长寿第一人”。在这800多年中,彭祖先后做过商朝的“守藏史”,西周的“柱下史”等必修朝代的官职。
  彭祖活到880岁时,仍然身强体壮,充满活力。800年前黑白无常其实看到的那个二十来岁的后生就是彭祖,只是因为彭祖善于养生,虽已是八十高龄,看上去却象二十来岁的后生,就这样蒙过了黑白无常,躲过一次死亡。
  800后,阎王才突然想起:“坏了,人世间还有个漏亡之人,铜判。”
  判官赶忙上前听令。
  “这个钱铿,骗了咱们整整800年,快让黑白二使者前去把他的魂拘来。”
  “是,遵命。”
  于是,黑白无常再次奉命去拘彭祖的魂魄,离走前,判官一再交待说:“到了彭庄后,只要找到那个最老最老的抓来就是了。这次如再完不成任务,你们俩个就准备进火海下油锅吧。”
  黑白无常忽忽悠悠再次飘到彭祖居住之处。
  路上,黑白无常心想,既然这个人活到了880岁,早该是风烛残年了,肯定老的不成个样子。
  当黑白无常再次忽忽悠悠飘落到彭祖的茅草屋里时,那里有什么老人?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这回又把二使者弄糊涂了。黑无常说:“不对啊,这个才四十来岁,不是那个最老最老的呀。”
  白无常苦笑了一声,那笑声比哭声还难听:“桀桀,桀桀桀桀,没好办法,还是全村找吧。”
  他俩把彭庄全村各家各户查了个遍,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最老最老的人”,到是有个百岁老人又不是钱铿(彭祖),住址也不对。这下黑白无常更懵了:“这到底是怎回事?招魂文书上姓名、年龄、住址写的一清二楚,怎就没这个人呢?”
  兄弟俩为难了。找吧?又找不到。空手回去吧?又怕受那进火海下油锅刑罚之苦。于是,老哥儿俩把“招魂灯”挂在大槐树上,坐在树下商讨起了对策。直到鸡鸣五鼓,哥俩才想出一条计策。
  等到日上三杆,黑白无常化成两个年轻人,手里拿了几块黑炭,走到颖水边十几个洗衣服的女人中间,一边洗炭一边说:“洗黑炭,洗黑炭,洗白黑炭去卖钱(钱,彭祖姓钱)。”
  这些洗衣服的女人中恰好就有彭祖的妻子,她见这两个年轻人在河里洗黑炭觉得十分好笑,就咯咯笑着说:“我家相公活了880岁,还没有见过有谁能把黑炭洗成白的。”
  黑白无常一听这女人说她相公活了880岁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于是就问她:“你家相公可是姓钱名铿。”
  女人说:“是啊。”
  黑白无常相互点了点头,心里说:这就是了。立刻飘到彭祖的住处,拘了彭祖的魂魄就要下地狱向阎王复命。
  恰在此时,太上老君奉玉帝之命下界收彭祖上天入神掌管“功德薄”,正好碰到黑白无常给彭祖上了脚镣手铐拉出村外,于是上前行了一礼说:“二位请留步,回去跟你家阎王报告一声,说彭祖修行800余载,功德已满,可入仙班,玉帝任命他为上天‘功德主事’,掌管天下‘功德薄’。”
  说罢,太上老君用拂尘向彭祖一拂,彭祖便三魂出窍,七魄离体,灵魂化为清气,随太上老君上天去了。
  在前往天宫的路上,彭祖非常后悔不该把自己长寿的秘密告诉给妻子。
  彭祖一生熬死几十任妻子,从没向那个妻子透露过自己的长寿秘密。最后一任妻子年轻漂亮,深得彭祖厚爱,彭祖什么话都对她说,就连长寿秘密这么很重要的事情也说给了妻子,没料到如此把自己的行踪暴露给了黑白无常。尽管自己是升了天而非下地狱,但由此结束了美好的人间生活,觉得怪可惜。
  “老君啊。”彭老祖感慨地对太上老君说:“我算明白了,我彭祖活了八百八年,现在才明白有些话确实不该对妻说!”
  老君哈哈一笑回答:“说就说了,无妨。呵呵,走吧。”
老榆木,原名徐得荣,男,58岁,山西省长治市黎城县人。
联系地址:黎城县德盛苑小区9号楼4单元601室。徐得荣收
邮编:074600。电话:13008063269。QQ:2543655377。
长治市作协会员,长期在县委办任文秘,后在县总工会任副主席,退居二线后兼任黎城县三晋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从八十年代开始发表新闻报道、通讯、报告文学、小说、诗歌、论文、随笔、杂文等。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10: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想象力丰富,很有可读性!
发表于 2016-12-5 11: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6-12-5 10:43
故事想象力丰富,很有可读性!

支持高亮!!!
发表于 2016-12-5 15:4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腰)缠麻绳   错字
标点也有错处
主人公到底姓彭还是冯?
发表于 2016-12-7 15: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里清秋 于 2016-12-7 18:23 编辑

     “这个冯铿是何许人”,“冯”字疑是“钱”字之误,拜读学习好文,问好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