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时光,或迟疑的停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7 00: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井篱 于 2016-12-27 10:12 编辑

文/谢景高

      《藤椅》
       一屁股坐下,四条腿腾起岁月的尘埃。
       双手插臂。二郎腿。轻咳,以清亮嗓子。闭目,以确保心跳和呼吸刚好对上时光的针秒,嘀嗒,嘀嗒,嘀嗒——
       一粒文字挣脱时间的缰绳,粗犷的呼吸渐渐燃起胸中马匹。四蹄生风,自远古的地平线踏蹄而来,瞬间穿过身体,像剑,穿过一纸透明的诗句。
       侧身,像侧过阴影的匹马西风。
       你提笔,江山依旧,写一道残阳如血!

       《皱纹》
       无须皱眉,额头早已凹陷泥土的厚重与深沉。
       沟壑间,锄头的身姿开始舞动,抵达泥土的内核。一颗乳牙洁白,吮吸炊烟和泪水,饮一遍根系疯长的月光。
       以月光之鞭放牧所有的风声、水声、和鸟声,一脸平静。
       有谁听见骨质褶皱的清脆?
       一路咯吱,咯吱,咯吱......

       《骨头》
      把骨头轻轻放下,拼住呼吸,聆听体内宁静的喧嚣。
      从膝关节开始,叙写一节骨头的阴晴雨湿和步法里一枚隐隐的疼痛。
      一些记忆蠢蠢欲动,吐出发霉的新绿;一些私语推杯换盏,溅落碎片的月光;一些剑气锋芒如雪,折射坚硬的骨质之光。
      云墨深处,风呼呼兮乍起,把时辰推向指尖。
      鸣笛!击鼓!兵马萧萧!
      取一把肋骨直插苍穹,击碎电闪和雷鸣!

      《律动》
       风轻轻捋过发丝的万千流水。
       你正赶路上,奔赴一场前世今生的宴会。
       慢下来,直至一颗流水的平静;慢下来,直至一滴水墨洇湿的呼吸;慢下来,直至身体静如一根千年的尘封之弦。
       风的手指轻轻滑过皮肤——
       长久的停顿之后,一阵千骨齐鼓,万发齐鸣!
       谁的音符炸开庞大的江山豁口,涌动胸中的巨大奔瀑?
       尘埃静止,颓废在一颗泡沫之上,等待一场声势浩大的沉醉和死亡!

       《停顿》
       驻足。冥想。一个哈欠的瞬间,以五尺慵懒之躯掐住时间的脖子。
       调匀呼吸,心跳拱起皮肤连绵的山峦,久违的太阳从一颗草尖的露珠慢慢升起。一只蚂蚁驮着体内细长的身影像高举一杆庄严的胜利之旗,斜插于一枚石子的荒凉。
       时光正好,落叶的姿势静静嵌入一幅水墨,盘腿而坐,疯长螺旋上升下沉的哲思。
       一切正在燃烧,一切又正在熄灭!
       不必怀疑是谁虚度了时光,还是时光正虚度了谁!
       隐隐停顿间,不别担心谁的脖子被一根粗犷之绳勒出了血。

      《磨》
       一些静止的时光,流水不止。症结里漫长的流淌,充斥不休的狗吠、鸡鸣。
       缺钙的相思,牙齿依次松软,脱落。咀嚼之胃,屋瓦的影子阴暗潮湿,拄杖炊烟,摇摇撞撞斜过雨季和风向。
       一转紧随一转,一圈盖过一圈。
       直到把骨质的脆和泪眼的阴晴圆缺细细碾碎。
       直到最后的风——

       《凿》  
       镜像大于粗糙,叙述顽固不化的石头。
       锤已高举,指为凿,从一根细小的脉管开始,叮叮叮,叮叮叮......凌乱的碎片汇聚成一只乌鸦,叼走宿命的黑
和死亡。
       叮叮叮,叮叮叮......
       脚趾,肋骨,眼睛,眉头......一寸寸从身体里站将起来,精神抖擞,血色模糊。
       你也站起来,目睹一道神性的闪光。

       《微醉》
       执酒,饮一杯树影婆娑的微醉。
       听骨子里的虫鸣来回拉锯一根木头,锯除草木一秋的伤悲。
       醒与醉都误读了眼泪的光环,醉或醒都侵蚀着肉体的真空。
       微醉,时光正好。
       持剑,刺翻一纸烟墨。
       低头。俯身——
       微醉,有倾其一生也收拾不完的千里江山,万里月光。

通联: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富水南路123号      邮编:550002      原名:谢景高       手机:15286020240
发表于 2016-12-27 12: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皱纹》
       无须皱眉,额头早已凹陷泥土的厚重与深沉。
       沟壑间,锄头的身姿开始舞动,抵达泥土的内核。一颗乳牙洁白,吮吸炊烟和泪水,饮一遍根系疯长的月光。
       以月光之鞭放牧所有的风声、水声、和鸟声,一脸平静。
       有谁听见骨质褶皱的清脆?
       一路咯吱,咯吱,咯吱......


赞一个
发表于 2016-12-27 12: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把骨头轻轻放下,拼住呼吸,聆听体内宁静的喧嚣。
      从膝关节开始,叙写一节骨头的阴晴雨湿和步法里一枚隐隐的疼痛。

品读
发表于 2016-12-27 12: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轻轻捋过发丝的万千流水。
       你正赶路上,奔赴一场前世今生的宴会。

喜欢
发表于 2016-12-27 12: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有质感和内涵的一组
亮起,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7 16: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6-12-27 12:46
富有质感和内涵的一组
亮起,荐读

谢谢飞非老师来赏与鼓励!握手
发表于 2017-1-3 16: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体物赋情,妙笔生花。漂亮。
发表于 2017-1-6 18: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律动》
       风轻轻捋过发丝的万千流水。
       你正赶路上,奔赴一场前世今生的宴会。
       慢下来,直至一颗流水的平静;慢下来,直至一滴水墨洇湿的呼吸;慢下来,直至身体静如一根千年的尘封之弦。
       风的手指轻轻滑过皮肤——
       长久的停顿之后,一阵千骨齐鼓,万发齐鸣!
       谁的音符炸开庞大的江山豁口,涌动胸中的巨大奔瀑?
       尘埃静止,颓废在一颗泡沫之上,等待一场声势浩大的沉醉和死亡!


提读
发表于 2017-1-18 08: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粒文字挣脱时间的缰绳,粗犷的呼吸渐渐燃起胸中马匹。四蹄生风,自远古的地平线踏蹄而来,瞬间穿过身体,像剑,穿过一纸透明的诗句。
       侧身,像侧过阴影的匹马西风。
       你提笔,江山依旧,写一道残阳如血!
发表于 2017-10-10 15: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驻足。冥想。一个哈欠的瞬间,以五尺慵懒之躯掐住时间的脖子。
语言简洁,富有穿透力。学习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