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窗户下枯萎的杂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3 15: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窗户下枯萎的杂草
            
                                                                                       楼永治  
  金丰抓起一根木棍追打来家里觅食的大公鸡,大公鸡好像是家里的常客,金丰追打它,它躲东藏西轻车熟路。金丰一下也没打着,大公鸡躲到门背后。金丰追赶时,头不小心磕到门把手上,额头鼓起一个青包。金丰更是气愤,木棍打得啪啪响,公鸡玩命的上窜下跑,金丰还是没打着,反而将家里的箱子,柜子,小家电打烂了,公鸡跑进房间,跳到床上,往后窗跑了。
  金丰吃惊了,这个窗户怎么开着呢?早上他与老婆出门时还是关着的,难道有小偷光临过?他打电话问老婆骆雨珠,她说我上班很忙,看看家里少了啥没有?金丰扫视一遍,家里井然有条不见少啥?
  金丰婚前婚后一直在沿海城市打工,半年或一年回家一次。金丰是工地没活回来与老婆小聚。他不想去打工了,外地工地每天能做三百元,如今老家的工价也有两百一天,免得让骆雨珠累着,钱多钱少一样花。但骆雨珠不依了,天天骂他没用,不会到外面多赚钱。
  今早上金丰外出做活时,把门关紧,以为公鸡就没法进家。傍晚,金丰回家,还是看见公鸡在家里,既吃食又寻欢,金丰抓起木棒追打公鸡,这次被金丰打在腿上,鸡又跑进他们的房间,从后窗户逃走。金丰纳闷了,早上这窗户关得紧紧的怎么又开了。
  这时,骆雨珠也下班回家,她问金丰你在干嘛?金丰说:这个窗户怎么老是被打开?
  骆雨珠反问:你问我,我问谁呢,家里没少啥吗?
  金丰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也这样吗?
  骆雨珠说:我从来不关这窗户的,反正我们这里穷,又没谁家遭贼偷过。
  金丰说:你怎么可以麻痹大意呢?咱家后院比谁家都隐蔽,贼排队也没人看得见。你看这窗户下的杂草都踩枯萎了,看来常有贼光顾。他拿出钉子,将这个窗户钉死。
  骆雨珠白他一眼骂道:你个死鬼,夏天这窗户可凉快呢?
  金丰蹦出一句:有电风扇呢。
  隔壁廖大妈进屋,问金丰:是不是你把我家公鸡打瘸腿的?
  金丰说:对呀,它来我家又吃又乐的。
  廖大妈:难道责任都在我家公鸡身上吗?母鸡不叫唤,公鸡怎么会起疯呢?咱俩是隔壁邻居,今天我不跟你斤斤计较,下不为例。
  骆雨珠给廖大妈端来水:廖大妈你坐,喝杯水,就他小心眼,吃点食有啥心痛的,如今剩菜剩饭没地倒呢。其实,母鸡有公鸡滋润,产蛋率要提高得多。
  廖大妈喝了口水说:是呀,就你家这个小心眼,你小子在做啥呢?
  金丰说:把窗户钉死,免得贼进屋。
  廖大妈哈哈一笑:如今的贼不只偷钱物,需要啥偷啥?
  骆雨珠脸烧得火炭似地说:廖大妈真会开玩笑,贼不偷钱还叫贼吗?
  有天傍晚,在工地做活的金丰接到电话,说骆雨珠被车子碰了在医院里呢?
  金丰快速赶到医院,骆雨珠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她的一只腿骨折需要住院治疗。金丰问道:你不是上班很忙吗?怎么有时间到乡集闲玩呢?
  骆雨珠无语,泪水吧嗒吧嗒掉。
  金丰没时间做活了,在医院陪着骆雨珠。他问:骆雨珠你在厂里不是人缘甚好,怎么没一个人来探望你?
  骆雨珠忧着脸说:金丰,你话里有话,我要人家来探视干嘛?都怨你。
  金丰纳闷,声音大大嚷道:怨我什么?怨我在家里陪着你?
  骆雨珠不理他,将头埋进被窝里。
  骆雨珠出院回家,她躺在床上,发现用十多枚钉子钉死的窗户已经打开了,骆雨珠吃惊了:干嘛?又能打开啦?
  金丰说:窗外的空气比家里舒适。
  骆雨珠找来钉子、锤子将窗户钉死:窗外的空气有霾,要残害身体的。
  金丰点点头说:身体毁了可以治,心毁了就没救了,明天我就回工地,你保重。
  
  
楼永治,高中文化,自90年开始在国内一百家报刊杂志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电视剧本,电演剧本。戏剧作品,幽默笑话,杂文 。故事。近千篇首,(约90万字)出版小小说集《真的好想你》《一米高的母爱》《月亮出来亮汪汪》,有作品选入多种选集。系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作协会员。322100浙江省东阳市白云街道山脚新村 二幢1号  楼永治   邮箱louyonzhi@163.com电话13758932786
发表于 2017-3-15 16: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啊,这几天学校月考,现在才来拜读
发表于 2017-3-15 16: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写得很隐晦啊!
发表于 2017-3-15 16: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反映了农民工的切身生活问题,那么我也就提个小建议,丈夫外出打工,妻子在家寂寞难耐,这一点是表现出来了,但是如何解决呢?
发表于 2017-3-15 16: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者说,如果丈夫走了,妻子固态萌生又怎么办呢?毕竟很多问题不是眼不见就不存在了。
发表于 2017-3-15 16: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我觉得这篇小说是不是再延伸一步,给两个人一个处理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9: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楼永治 于 2017-3-16 08:27 编辑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3-15 16:55
所以我觉得这篇小说是不是再延伸一步,给两个人一个处理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更好?


谢谢心有波澜 老师,这篇小说写的就是骆雨珠在家里寂寞时找相好,其实家里的窗户开着,窗户下枯萎的杂草,足以证明骆雨珠趁着丈夫不在家与情人幽会,骆雨珠被车子碰了,足以说明她到乡集有不可告人的隐私。
发表于 2017-3-16 08: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永治 发表于 2017-3-15 19:37
谢谢心有波澜 老师,这篇小说写的就是骆雨珠在家里寂寞时找相好,其实家里的窗户开着,窗户下枯萎的杂草 ...

这篇小说的手法和情节处理得不错,所以我才只建议下面增加一点东西,因为这样的小说,如果只停留在问题上,毕竟还稍嫌不够,因为没有能够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这篇小说能够找到这样的一个出路或者思路的话,那么就肯定能高人一等了!
发表于 2017-3-16 08: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永治 发表于 2017-3-15 19:37
谢谢心有波澜 老师,这篇小说写的就是骆雨珠在家里寂寞时找相好,其实家里的窗户开着,窗户下枯萎的杂草 ...

我很看好这篇小说
发表于 2017-3-16 08: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波侠,我写的那篇《总之》你不看好啊?那才叫伟大的小说。
发表于 2017-3-20 08: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永治 发表于 2017-3-15 19:37
谢谢心有波澜 老师,这篇小说写的就是骆雨珠在家里寂寞时找相好,其实家里的窗户开着,窗户下枯萎的杂 ...

又把小说读了两遍,确实比较看好这篇,我先给你高亮,你也再完善一下,可好?
发表于 2017-6-5 19: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很喜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