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老家一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7 14: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情系平民 于 2017-5-21 16:41 编辑

                                                                                      老家一月

                                                     
                                                            文/陕西.半坡
     
            离开延安,一路向北,我怀揣了满满的希望回那子长老家去。之所以兴奋无比,那是我费尽心机,好说歹说才征得了妻的同意。
           我是带着自视为使命般的渴望回这趟家的。外界人不明白,有那么几天时间淋漓酣畅的胡涂一气,对一个文学爱好者,具有咋样的意义。为写一点东西,我得到家人的,除了反对,还是反对。
            一路美美的构想着要写些什么东西。心舒朗了,天也蓝,景也美我有种从繁琐杂事里,解脫后的快意。
    事情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在我开门放锁的一刹那之间,一个人出乎意料,齐愣愣地站在了我面前。谁?,还能有谁!鱼也浪,那个我最害怕,也最厌恶的远房的表姐夫鱼也浪。
          我次次回去,他就像粘人的粘粘草,粘上人裤腿,抖又抖不掉,避又避不开。我从心里厌恶他.害怕他那不歇气的纠缠人。。
             因为没有儿女肯收留他,他就像驻队干部一样,日日看人家烟囱赶饭吃。这家门里进去,哪家门口出来。我-回去,仗着有那么一层亲戚关系,理所当然的会吃起我来的。
            让我头痛的还不至于-曰几餐的麻烦。更令人生厌的是,吃了饭也不见得他挪个地方,去别处转转。一屁股炕头上稳下来后,像胶粘了他,熬不到曰落西山,他绝不会走的。他每天有讲不完的古朝,问不完的问题,还有抽个没尽兴没终了的烟瘾。有时撕你辛苦几日的草稿,再精心专注的卷他的烟卷。等饭吃过了,茶喝了,烟也抽足了。留给你的,是这儿那儿的口水与鼻涕,还有横一节竖一节的一地烟头。
      讲的故事无非那几个老生常谈,问题也足以让你无心去关切,却有心犯愁的那些。什么天有三愁,人有四怕。什么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水是什么,油为什么怕火。总之,死肠烂肚的事,在他嘴里就倒不完。
             这一次他又赶了来,少不了像过去-般麻烦,再麻烦。然而,我错了,事情并非如我想到的,那么简单。
        那天,他和我商量要我养几个猫。说是猫照的够猫吃。养了猫没老鼠。再是;再咋弱小的生命也是生命,就当做好事,为后人积点德向良善之类的话。那话说的似乎要是不养猫了,人就非善。
            我老家没粮食,当然家里没老鼠。再说,我只住一月,到走时我又交给谁喂养?这样想了,便没有应他。
            他并没考虑我的感受,还是在一个早上,趁我还睡觉没醒时,把猫提过了,一筐儿倒在了我院里的枣树下面。
       当我开了门,欲上趟茅房时。等在门口的猫儿子,便争先恐后地向门里挤。天大大,还不只是一只,整整有六只呐。
我想起了那天他咋说的。
     他向我这样叙说的;“脏脏去砖厂干活,路过跌哨口那桥上时,看见桥下倒一堆猫儿子。一个个饿的直叫。也不知谁家倒下的,造孽呀!脏脏看猫儿子可怜,就都拾掇回来了。我喂了两天,自己吃饭都困难,如何管得了它们”。
       接下来,他便劝我喂猫儿子,可我没答应呀!这个孙子鱼也浪,看来是他自己养不了猫,生硬要塞给我养了。
从此,这家热闹极了,我也更忙了。这个锅台上爬上去,那个炕沿上跳下来。这个把食盘掀翻了,那个把碗撞到了地上去。刚把这个赶开,那个又来了。这边喊那边叫,没完没了。走一歩都缠着没法出腳。夜里,还要钻我被窝,和人-块睡觉。
            我气急了,你人吃饭倒也罢了,又那里找了些他的这些毛老子,欺负人。我没好气,小猫一闹,我就嚷叫;“鱼也浪,能不能慢一些。我呵斥它们,管小猫叫鱼也浪,以解心头之恨。”
         我把自己的疑惑和不解,抱怨和无奈讲给朋友阳秋听。阳秋笑的嘴都合不住。咳!没办法。看来只能耗尽这一月。也只能把-月的辛苦,伺候着鱼也浪,也照顾那一堆小猫,叫作功德圆满了。
        养过一月,我离开了老家。我关门锁门时,老怕把它们锁进窑里。那样会饿死它们。等我离开老家,坐上车时,又为自己的举动感觉好笑。因为,窑门是锁不住猫的,饿了,它们会撕开窗纸,逃出去的。
        不知,我养过的猫,现在又到谁家了。

发表于 2017-3-28 10: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头痛的还不至于-曰几餐的麻烦。更令人生厌的是,吃了饭也不见得他挪个地方,去别处转转。一屁股炕头上稳下来后,像胶粘了他,熬不到曰落西山,他绝不会走的。他每天有讲不完的古朝,问不完的问题,还有抽个没尽兴没终了的烟瘾。有时撕你辛苦几日的草稿,再精心专注的卷他的烟卷。等饭吃过了,茶喝了,烟也抽足了。留给你的,是这儿那儿的口水与鼻涕,还有横一节竖一节的一地烟头。
发表于 2017-3-28 10: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底蕴很浓。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21: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宋小铭版主,读拙作如此细心,感动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2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宋老师,远远祝福你。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雨倾城老师,大驾到访,作揖候驾。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有生活气息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副站提醒,这就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