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4-14 21: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继智 于 2017-4-15 04:44 编辑

                                                                   砍树
                                                                   【小小说】
                                                                                刘继智

       黄二楞从外地打工回到老家之后,就觉得事事不顺心。
       外出打工之前,村子里正在搞林地流转,他分得一片山林,那片山林只是长了几棵稀稀疏疏的杂树,几乎全是杂草,一眼望去,几棵歪歪斜斜的树儿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就像孤寂冷落的他,打不起一点精神。与别人家分得的山场茂密的树丛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懒得细看,一甩长发,便气冲冲地走下了山坡。

       黄二楞因为要急着外出打工挣钱,没有工夫去管理那片流转地,更不用说给那片地栽树种树了。几天之后,他背着行囊离开小山村,离开的那一刻,还是蓦然回首,深情地看了看村庄后面绵延起伏的山峦,看了看新芽初绽的山林,他满眼泪花闪烁,心里未免留下满满的遗憾。

        时过境迁,他如今又一次回到了村子,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有些凄凉,甚至有一种说不清的沮丧。几年前,满山的树木、满山的苍翠,如今已经变得满目荒草、满目疮痍,山坡上像样的大树剩不了几棵,余下的几乎都是低矮的小树丛和泛生的野草,再看看马路两边,一幢幢新立的楼房,一幢比一幢漂亮气派。他有些疑惑,我二楞外出打工,辛辛苦苦干了几年,也挣不了多少钱,他们在家里窝着闲着,凭什么几年间就建起了一幢幢高楼呢?一问,被问的人回答说:“砍树呀!山场就是取之不尽的源泉,有取之不尽的财富,自从林地流转之后,山林归私家所有,没有专门的护林人员看管了,村里就兴起了一股砍树热,大片大片的树林被砍了个精光,一车又一车的木材像流水一样往山外运送,票子如油一番进了村民的荷包,村里许多人家一夜之间由穷光蛋变成了暴发户,有了钱,还不想着改善改善自己生活环境呀!”

       “我操!”黄二楞心里有气,想骂一句狠话,话到嘴边,又改口了:“我操,狗日的树!”

       “你说什么?”搭话的村民看着黄二楞阴阳怪气的样子,只是看见黄二楞嘴唇翕动一下,没有听清他说什么,疑惑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没什么!”黄二楞还在气头上,他懒得解释,只是闷闷不乐地朝自己家的那片流转林地慢慢走去。

       黄二楞到咱家林地转了一圈之后,不看则已,看了之后,顷刻间他的脸色便变得铁青,头上的毛发竖了起来,原先山上本来有几棵看得上眼的大树,如今已经树去林空,只见几棵不起眼的小树在风中摇曳,漫不经心似的,一点生机也没有,更谈不上生姿添彩了。

       黄二楞从头凉到脚,彻底凉透了心,他仰天长啸,然后闷闷地低头深呼吸,又骂了一句“狗日的......”

       回到家里,黄二楞午饭也懒得煮,蒙头便睡,一直睡到日下三竿,他感觉到自己实在是饿了,肚子不停地呱呱叫,这才想起应该给自己做饭了,懵懂之中从床上爬起来,米缸已经没有一粒米,因为回来匆忙,黄二楞忘了买米了,他只好去小卖部买了一包方便面,于是迅速用开水冲了方便面,捧着碗,慢慢向门口的大银杏树下走去。

       黄二楞门口的大银杏树,三四人合围,直径过米,高高地矗立在门前,硕大无朋,苍劲挺拔,虬枝四散,枝叶繁茂,那棵银杏树树是黄二楞的爷爷的爷爷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谁人栽下,已经无从考证,因为长在村口,又紧挨黄二楞门前不远处,黄二楞的祖上曾经代为管理,后来便归于生产队管理,大队改村,生产队改为小组之后,那棵树到底归了谁,谁也难以说个清楚明白。银杏树是上好的木材,尤其做寿材,是求之不得的材料,二十年前,银杏果走俏,黄二楞一家把那棵银杏树包了下来,一年收获银杏果上千斤,一年就尽赚了万把块钱,让村里的许多人眼红得不得了,他们纷纷到组长家告状,组长就一句话:“树就长在他家门口,他家要包,谁个敢去抢,我包,你包,他家人的眼珠子不把你盯得发疼才怪呢!”

       村民们一阵唏嘘,都二话没说,纷纷离开组长家。

       再说黄二楞捧着碗,一边吹着碗中升腾的热气,一边慢慢向树下走去。此时已近黄昏,雀鸟归巢,银杏树高大,树上自然少不了鸟窝,其中有几个较大的鸟窝就搁在几支粗大的枝丫之上,蓬松而居,大老远就能够望见那大大的鸟窝。

       鸟儿叽叽喳喳觅食了一整天,归巢歇息,欢快无比,鸟儿的声音传递着亲情,可黄二楞今天不知怎么了,听到那鸟儿的便心烦意乱,他有些不耐烦地抬头看了看,头顶之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银杏树、密密麻麻的银杏枝,哪见鸟儿的影子,他来气了,于是朝天大喝两声:“哟呵!哟呵!”这一吼声不打紧,鸟儿被吓得扑棱惊飞起来,鸣声不绝,一坨鸟屎恰恰落在黄二楞盛满方便面的碗中。

      “扑通!”一个小小的声响,黄二楞低头一看,碗里一碗面汤顷刻间变了颜色,几点白色的漂浮物在碗中的汤水上,不停地摆动。

      “我今日是怎么了,撞鬼了,遇事不顺!”黄二楞狠狠地把手一扬,满满的一碗面汤便被黄二楞抛向空中,重重地洒在阴沟的水池里,水面上不停地炸开油花。

       黄二楞不知哪来的一股火气,他连忙折转身回屋,脱去春装,操起斧头,气冲冲来到大银杏树下,高高地抡起斧头,向大银杏树砍去。

       一下,两下,大银杏树下面的半圈黑色的表皮便露出白色的木质,流出白白的汁水,树枝轻摇,沙沙有声,几片翠绿的银杏叶飘然下坠,在空中旋舞起来,徐徐得落在树下......

       那咚咚的砍树声立马招来许多围观的村民,起先是三五个,后来慢慢地多了起来,十几个,几十个,老叟童幼,村妇村姑,几乎是倾巢出动,都围上来看热闹,有村民于是上前制止:“这树砍不得,砍不得呀!”

      “么样砍不得,满山的树木都被你们砍光了,你们都靠砍树发了财,连我家的那几棵像样的树也不放过,你们砍得不痛心,这是我家几辈人看管的树,我想砍就砍,怎么砍不得?”黄二楞伸长脖子,怒目圆睁,他提起板斧,直愣愣站在那里。
       “这树是谁让你砍的,这是组里的树,谁给你的权力,让你砍的?”组长本来站在人堆的后面一直静观,这个时候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

       “谁个说这树是组上的,树上写着吗?山上的树木都让你们砍光了,难道还指望这棵树发秃财呀!”黄二楞依然直直地站着,理不饶人。

       “不能砍呀!不能砍呀!别的树可以砍,这棵树万万砍不得,它是树精,是树神,砍了可是要遭报应的!”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颤巍巍上前阻止说,声音哽咽,结结巴巴,上气不接下气。

       “遭报应,遭报应,你们砍了满山的树,都不怕遭报应,如今还不是觉得自己活得挺快活的,我只是砍一棵树,就遭报应,今天,我偏偏砍定了!”黄二楞弓了腰,抡起斧头又连砍了几下。

       也许是急火攻心,也许是用力过猛,斧头落下,飞溅的木屑末顷刻之间溅到黄二楞的眼中,黄二楞顿时觉得两眼发黑,疼痛难忍,他不得不扔了斧头,双手捧着脸,哇哇大叫起来,但无济于事,他依然痛得厉害,直疼得在地上打滚。

       村民们开始有些慌乱,有几个知事的村民立刻把黄二楞扶起,并叫了一辆面包车把他迅速送进镇医院救治,黄二楞的眼睛总算保住了,但此次便落下红眼病的毛病。

       那年夏天,下了场百年未遇的大雨,山洪暴发,山坡之上因为树木砍伐过多,出现了多处滑坡,冲下来的泥石流压了许多农户的庄稼,损失惨重。黄二楞呢,眼疾的病尚未痊愈,在一个夏日的黄昏,再一次离开了村庄,去了远方的城市。

       黄二楞门前的那棵大银杏树,某一天,突然树上的叶儿全部落尽,只剩下满树光秃秃的枝丫,那树上的鸟巢还在,但鸟儿早已飞去,已经鸟去巢空,空落落的鸟巢在冬天凛凛的寒风之中摇曳,似坠欲坠的。

       “这是报应呀!报应!”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冬天,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村民们似乎幡然醒悟,男女老幼,便齐刷刷扛起锄头,自发上山开始植树造林,休息的时候,有几位老人望着满目疮痍的山峦,无不摇头叹息起来。

       春末的一天,人们突然发现:被黄二楞砍过的那棵大银杏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焕发出新芽,人们望着满树嫩嫩的新芽,心里好一阵欣喜,想起负气出走的黄二楞,心里开始默默地念叨着:“黄二楞的眼疾也不知好了没有?他在外面也不知混得怎么样了?”

【432824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电话:13733414896  】

                                                                                             刘继智简介

    刘继智,男,湖北大悟人,中学教师,198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在《湖北日报》、《当代诗歌》、《诗原》、《六月》、《山西青年》、《荷花淀》、《青少年文学》、《飞天》、《拉萨青年报》、《拉萨晚报》、《四平日报》、《松原日报》、《丹东日报》、《吉林农业》、《西北信息报》、《精神文明报》、《达州日报》、《广元晚报》、《北海晚报》、《左江日报》、《清远日报》、《校园文苑》、《创新作文》、《文化与智慧》《教师报》、《潇湘晨报》、《株洲日报》、《散文诗》《陕西文学界》、《小说界》、《金陵晚报》、《泰州晚报》、《淮海晚报》、《中国写作报》、《中学生》、《承德晚报》、《东营日报》、《烟台晚报》、《青岛财经日报》、《新报》、《平顶山晚报》《襄阳晚报》、《咸宁日报》《黄冈周刊》《楚天都市报》、《农村新报》、《国防教育报》、《国防教育周刊》、《网络文学》、《槐荫文学》、《孝感日报》、《孝感晚报》、《作文》、《济宁日报》、《济宁晚报》、《朔州晚报》、《映山红》、《西楚文学》、《希望之路》、《班主任》、《党员生活》等全国1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0多篇,获得“武汉青年诗歌大奖赛”、“长江魂”同题诗歌赛、“丁玲杯”、“文心杯”、“黔台杯”、“全国青年散文大奖”、“槐荫杯”“国贸杯”等50余项征文大奖。有作品被选入《中国河》、《南中国》、《玄坛村调查》、《赤子情》、《云阳说道》《中国散文诗人2012年卷》等多种文集。

地址: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邮编:432824
QQ:2579753811
邮箱:2579753811@qq.com
电话:13733414896

发表于 2017-4-14 23: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充满乡情乡韵,好!
发表于 2017-4-14 23: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您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04: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4-14 23:19
小说充满乡情乡韵,好!

谢谢版主鼓励!问好!
发表于 2017-4-15 06: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继智 发表于 2017-4-15 04:45
谢谢版主鼓励!问好!

也谢谢你支持小说版!
发表于 2017-4-16 10: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不错,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06: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晴 发表于 2017-4-16 10:48
主题不错,学习了

谢谢鼓励!问好!
发表于 2017-4-18 20: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有实力,周一羊城晚报小小说有一篇,祝贺!
发表于 2017-4-19 12: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不下山 发表于 2017-4-18 20:36
作者有实力,周一羊城晚报小小说有一篇,祝贺!

周一有刘老师的小小说?这么巧,刚好有我的一篇《醉鸭子》。前去看看
发表于 2017-4-19 14: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晴 发表于 2017-4-19 12:57
周一有刘老师的小小说?这么巧,刚好有我的一篇《醉鸭子》。前去看看

呵呵,宗晴的。祝贺!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6:0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不下山 发表于 2017-4-18 20:36
作者有实力,周一羊城晚报小小说有一篇,祝贺!

谢谢告知,问好!
发表于 2017-4-19 2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继智 发表于 2017-4-19 16:03
谢谢告知,问好!

抱歉,当时看错帖子了,是宗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6: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不下山 发表于 2017-4-19 21:49
抱歉,当时看错帖子了,是宗晴的。

知道,不过也谢谢关注!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4-30 06: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来访,五一节快乐!
发表于 2017-5-4 20: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气息很浓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6: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6: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