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4-23 21: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也问 于 2017-7-3 20:00 编辑

 改身
  文/也问
  孙子百天的时候,他才得知当了爷爷。
  当然,爷爷不是白当,要接受任务。眼下任务要给孙子起个名字,他觉得这任务非同一般,得前思后想。
  前思啥?当然是自己。名字是爹起的,当初爹就那点想法。
  那是个冬季,他五岁。天黑下来时,父亲没下班,母亲没回来。他扒开碗架子,见到酱碗里的白菜帮,抿着酱,咔嚓几口吞了下去。肚子不断讨要,要满足肚子就得找母亲。
  他锁上门,光着脑瓜,闻着月光下炊烟的味道,爬过一段长坡,跨过一座小桥,踏进横竖都是道的街里。母亲去的地方叫货站,他来过,有火车跑,有很多从山里运来的原木。那次他呆在墙根,看着母亲拿着镰刀登上木堆,镰刀上去,树皮下来,木头一下变白了。他觉得母亲在变戏法。他颠呵地跑过去,眼看倒木工人扒下的原木奔他滚过来;母亲眼尖脚快,像老鹰一把给他抓到一旁。母亲哆嗦一阵,朝他的屁股使劲打了几巴掌。打这以后,母亲就让他看家了。
  他数着电线杆,转了几个弯,数着数着就忘记了。路灯下,一条小狗挠扯着垃圾堆,嘴里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好像咬白菜帮的声音。母亲说他是小刚强,他盯着小狗,泪水像豆子似的滚下来,再刚强不起来了。小狗的主人看到他时,他正泪流不止地哭涕。那人问他住哪,他说不知道;问他名字,他说叫宋北坡。那人呵呵一笑,把帽子戴在他头上,然后背起他奔他家去了。
  过了小桥,下了坡道,走进一条胡同。胡同有电筒光晃动,那人朝对面喊一句,“同志,问一下,宋北坡家住哪?”听到这声,对面两个人连忙跑过来,连忙说,“我是宋北坡的爹”“我是他妈”。那人把他放到地上,父母千谢万谢一番。那人没有进屋,临走时说:这孩子的名字起得挺有闹,想丢都丢不了。
  当爹的肚子里掐巴掐巴没几个词,心里就那点小算盘。他家住的地方叫北坡,这儿的人都知道北坡。至今他没远走过,就像根须蔓延的树,栽下就不动了。
  前思了,那么后想呢?爹起的名简单,待他为儿子起名也没动脑筋。
  儿子出生在春天开始的一个早晨。不是足月生的。儿子着急见世面,媳妇肚子疼起来的时候,还没等到大夫,小脑瓜就伸出宫门,情急之下奶奶亲手把孙子接出来。下班回来,宋北坡瞧着没出裤的小茄扭,觉得真奇妙,就像化学反应一样,说当爹就当上了。他伸手碰了一下,小茄扭架不住他摸铁的手,儿子哇哇地叫起来。母亲回手给他一巴掌,说:“一边去。闲着没事给孩子琢磨个名。”眼下他没那心思,一个劲围着炕边转。初为人父的心情,母亲当然明白。母亲给孙子裹好,说:“上炕吧,别眼巴巴的了。”他甩下鞋,窜上炕沿,就听砰的一声,纸棚忽悠起来,他忘记这房子是抬不起头的棚子。“和跳马猴子似的,一会棚梁撞断了。”母亲埋怨道。他坐在炕上,盯着儿子,揉起头上的包,揉着揉着,他忽的笑了,样子像婴儿的泼泼觉,嘴里不停念叨着“棚生,棚生”。母亲和媳妇心领神会,知道这是他给儿子起的名字。婆媳俩没说啥,感觉这名字挺有纪念性,也算有来历。
  名字来历缘由于棚子。棚子有了烟筒,有了炕,住上了人,就叫房子。说白了,原来就是煤仓子。当初父母捡了几年的砖头瓦块,可谓是一春带八夏攒成这个棚子,也算给他攒下一个家。
  不过他和父母不一样,他寻思过,要攒,给儿子攒知识;不是说知识就是力量吗,有了力量攒啥攒不来。要说力量,他也有,身上的健子肉棒棒的。夜班时,白天装水泥、卸化肥;白班时,早上蹬三轮送菜,晚上蹬三轮拉人,一月下来还真赚不少,日子过的挺松宽。可是儿子临近高考时,有一天他卡出很多血,用钱的时候,他的力气打了折扣,他只好号召家人为了力量勒紧腰带。还好,棚生争气考上了大学。棚生的第一志愿报的是建筑工程学院,他说他喜欢设计高楼。
  儿子上了四年大学,他养了四年身板,身体差不多时还得拼一拼。儿子需要有个家。那天他在化肥库又卡了血,儿子在医院和他说:“爸,你年岁大了,不是玩命的时候。你告诉我,知识就是力量,你给我攒下力量,要玩命也该我接过来玩。”“唉······”看着儿子书生气的脸,他长叹一声。
  儿子带着力量走了。电话不常来,儿子说工作太忙,甚至一年没几次联系。他想对儿子说,老大不小的,该成个家了,但是电话来时他又没说出口,他感觉没攒下底气;但不知儿子有没攒下成家的本钱。有一次,他实在憋不住,在电话里把那话说出来。让他没想到,儿子说他有了对象,而且还把女孩的照片寄过来。他捧着照片一天天看,女孩长的和仙女似的,他觉得以后孙子长相肯定帅。他想问儿子啥时候结婚,但他不敢问。高楼大厦围在家门口,没有他的,有他的只是北坡的老屋和棚子。他把这话压在心底,一直没问,直到儿子那天回来,他才知道问这话已经没用了。
  那晚,儿子和仙女是抱着孩子回来的。屋里有惊讶、有惊喜,还有一股腥臭味。这味宋北坡好像在哪闻过。味是从棚生身上出来的,他脸上还添上一块挺长的刀疤。他和老伴轮班抱孙子,把儿子和仙女晒到一旁,喜悦掩盖着心酸。过会他问儿子,结婚这么大的事为啥不通知家里。棚生低头不语。他问仙女,仙女不吭声,一个劲看棚生。屋里沉静一会,棚生说:“爸,她没说过话。”屋里继续沉静,剩下只是心脏的跳动声。好一会棚生说:“叫她哑女吧。”宋北坡还在发呆。棚生又说:“你孙子还没名,当爷爷给起个名,就当百天礼物。”话间哑女把电话递给棚生,棚生听了一会,说:“这么早,多少头?”眼神隐约露出一点凶光。棚生放下手机,裂开嘴角说:“爸,今晚活多,我们得回走。”说完给哑女使个眼神,推门便走。门忽闪一下,腥臭味又来了。宋北坡猛然想起来,坡下河岔流出的就是这味,上游有个屠宰场。宋北坡似乎看到一个屠夫,刀疤脸握着一把禽刀,凶光下不断挣扎和嚎叫。他抱着孙子,泪珠成串下来,像一颗颗北斗星,问号流进孙子的嘴里。
  后来听说,棚生去南面挺富的地方杀猪去了,宋北坡给孙子起个名叫改身。


长春市汽开区富锋北路1888号(王丰友)邮编:130103电话13654403994
发表于 2017-4-27 09: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有韵味,而且很切合实际,写出了底层百姓的辛酸苦辣!
发表于 2017-4-27 09: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6: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4-27 09:29
小说很有韵味,而且很切合实际,写出了底层百姓的辛酸苦辣!

谢谢波澜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6: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4-27 09:32
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学习!

问候波澜老师!
发表于 2017-4-28 17: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非常干净。
发表于 2017-4-29 07: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4-28 17:02
语言非常干净。

是,非常干净利索!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09: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4-28 17:02
语言非常干净。

谢谢戴老师来阅!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09: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4-29 07:56
是,非常干净利索!

谢谢波澜老师支持!
发表于 2017-5-4 20: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阅读。好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6: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7-5-4 20:13
推荐阅读。好文字

多谢支持,问候雨倾城老师!
发表于 2017-6-5 19: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酸辛尽显
 楼主| 发表于 2017-6-7 17: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请老师多加帮助!
发表于 2017-7-2 05: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电话来时他又说出口”又没说出口? 再有,貌似情节稍显单调。个见直言,见谅!
文笔语言很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作品隐藏的留白以及文学思想,随着一遍遍的研读而逐渐呈现明朗,作品以祖孙三代起名为索引,揭示着“改身”这一梦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展示着世代承袭相同命运的悲哀,因此而韵致十足,学习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