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苍凉如风(5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8 11: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龙小龙

◎滦州古城走笔

驮我。尊崇的情怀。安详的身影。
目光里,春风浩荡,掠过广袤的原野,穿越冬天的围场,憩息于滦州上空。
白云的骨朵上,渐次打开阳光的翅膀。
坨子头和纸马山,伸出握紧的拳头。谁能猜出左拳与右拳之间,嚯嚯流走的风声,裹挟雷电的古战场,在哪一场烟火中熄灭。
北方,呼吸起伏成燕山的走势。
五月,透过返青的瓦片,我看到清脆的鸟鸣和草地的芬芳,交互拔节。
一条披着黄昏大氅的好汉,驻足遥望京畿,体内积雪融化。
云霞倒映如血,装饰记忆的背景,而从经卷走出的故事,雄浑如歌,并没有悲鸣之气。
此刻已襟怀大开,敞露梦幻飘逸的景致。
我的内心倒有些躁动不安了。
停歇不是目的。我要怀揣滦州朴质的基因走遍祖国,播撒风的种子,风的根。

◎胜芳小镇

等啊等。手持荷叶伞的女子,一等就是千年。
码头上的男人走远了,水面涟漪荡漾,翻新衣袂缱绻的影像。
铜钱碰撞,金属破裂之声,隐约而辽远。砾石的消息被水草掩盖,柳梢上的鸣蝉、螳螂与黄雀,由喧嚣陷入静寂。
你借墙垣的缺口,说出商贾云集或兵戎相见的往事。
可记起,是谁当年割下的青丝长发,在远方飘摇成一抹狼烟?
白发亲娘是被炊烟熏陶得最深重的人,呼唤像微弱的风,但是依然可以听见。这种神奇的灵感,缘于大地之爱,缘于泥土般深沉的血缘。
归来吧,老马或舟楫谙熟记忆,熟悉北方粗犷的汗味,以及麦馍的芬芳。
胜芳小镇。一条河穿心而过。
四面流淌的,不是大青河反复淘洗的乐曲又是什么?
这历经沧桑难改乡音的城池。
要在笙管齐鸣中,给你的行程注入加速度,赶赴风雨交织的灯火。

◎承德山庄

作乱的暴雪,围墙阻于山外。
旌旗生锈,依然如城墙上的刀锋矗立,试图将狂妄的时令逼退。
你们必须停歇内心的躁动,让尘沙从云朵上降落,归附于金黄的泥土。
你们必须与青草结盟,沿着砖石砌筑的道路觐见春天。
你们要学会江南的温良和礼数,学会收敛塞外的狂放与粗野,学会把闪电磨成针线,刺绣悠扬的潺潺流水。
学会使用草纸的奏本,或竹质的简牍,描述圣洁的草原,模拟驰骋在江湖之外的马蹄铁声。让高原与平原反复过渡,依山傍水构建人间天堂。
远离纸醉金迷,抵近安宁的内心,依然逃脱不了的家国琐事,何尝不是一种悲哀,至少有违颐养天年的初衷。换句话说,不接地气,雍容华贵都是虚设。
自从热辣辣的太阳被一盏花荷花的属相替代,衍变为靛蓝色伞盖,在任何时节,都可以读出源自内心的清愁和凉意。

◎五彩湾

如果站在天空上鸟瞰,此刻的苍茫大地,肯定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或如煽动翅膀的蝴蝶群,随时可以掀起一场风暴。
色彩斑斓的革命。
这块雷电与阳光交媾的试验田,暴露了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一些树相互作别,走向深渊。
一些玛瑙石疯狂地产卵,孵化出来的却是,搽脂抹粉的世相。
黄昏掌灯时,大风在落日中打开百褶裙,抖出荒漠的拓片,也抖出了一个黄金帝国。
而江山无言。
十月的高处,血染衣袍的将军孑然而立。
凝视这片静止的烙铁,疼痛与灼热是一种无法说出来的东西,只能一任想象的触觉,延伸着历史的苍远。

◎在古尔班通沙漠里

昌吉城离这里不远。曾经的战事离这里也很近。
循着唐朝的痕迹,在黄褐的沙粒下,或许可以找到一枚窖藏的秘密,
如月光一般皎洁的银币。
梭梭树脱光了衣服,它们是餐风宿露的行者,脚下有断断续续的湿润。
羡慕和嫉恨已经不重要。
我已焦渴难耐,我疑心再走下去,一个好端端的人就会燃烧起来。
啊,骆驼,骆驼。
在这个时候,看到一头举步沉稳的骆驼,就相当于拥有了一片幸福无比的水。
我感觉自己真是一名勇士,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天空之城。
发表于 2017-4-28 14: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彩湾

如果站在天空上鸟瞰,此刻的苍茫大地,肯定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或如煽动翅膀的蝴蝶群,随时可以掀起一场风暴。
色彩斑斓的革命。
这块雷电与阳光交媾的试验田,暴露了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一些树相互作别,走向深渊。
一些玛瑙石疯狂地产卵,孵化出来的却是,搽脂抹粉的世相。
黄昏掌灯时,大风在落日中打开百褶裙,抖出荒漠的拓片,也抖出了一个黄金帝国。
而江山无言。
十月的高处,血染衣袍的将军孑然而立。
凝视这片静止的烙铁,疼痛与灼热是一种无法说出来的东西,只能一任想象的触觉,延伸着历史的苍远。

发表于 2017-4-28 14: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胜芳小镇

等啊等。手持荷叶伞的女子,一等就是千年。
码头上的男人走远了,水面涟漪荡漾,翻新衣袂缱绻的影像。
铜钱碰撞,金属破裂之声,隐约而辽远。砾石的消息被水草掩盖,柳梢上的鸣蝉、螳螂与黄雀,由喧嚣陷入静寂。
你借墙垣的缺口,说出商贾云集或兵戎相见的往事。
可记起,是谁当年割下的青丝长发,在远方飘摇成一抹狼烟?
白发亲娘是被炊烟熏陶得最深重的人,呼唤像微弱的风,但是依然可以听见。这种神奇的灵感,缘于大地之爱,缘于泥土般深沉的血缘。
归来吧,老马或舟楫谙熟记忆,熟悉北方粗犷的汗味,以及麦馍的芬芳。
胜芳小镇。一条河穿心而过。
四面流淌的,不是大青河反复淘洗的乐曲又是什么?
这历经沧桑难改乡音的城池。
要在笙管齐鸣中,给你的行程注入加速度,赶赴风雨交织的灯火。

赞一个
发表于 2017-4-28 14: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必须停歇内心的躁动,让尘沙从云朵上降落,归附于金黄的泥土。
你们必须与青草结盟,沿着砖石砌筑的道路觐见春天。
你们要学会江南的温良和礼数,学会收敛塞外的狂放与粗野,学会把闪电磨成针线,刺绣悠扬的潺潺流水。
学会使用草纸的奏本,或竹质的简牍,描述圣洁的草原,模拟驰骋在江湖之外的马蹄铁声。让高原与平原反复过渡,依山傍水构建人间天堂。
远离纸醉金迷,抵近安宁的内心,依然逃脱不了的家国琐事,何尝不是一种悲哀,至少有违颐养天年的初衷。换句话说,不接地气,雍容华贵都是虚设。
自从热辣辣的太阳被一盏花荷花的属相替代,衍变为靛蓝色伞盖,在任何时节,都可以读出源自内心的清愁和凉意。
欣赏
发表于 2017-4-28 16: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内蕴沉稳的散章。拜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22: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4-28 16:28
内蕴沉稳的散章。拜读,问好。

谢谢。劳动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4-29 22: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4-28 14:09
胜芳小镇

等啊等。手持荷叶伞的女子,一等就是千年。

劳动节快乐!
发表于 2017-5-4 19: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读这样的文字,陶冶,沉醉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00: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7-5-4 19:35
喜欢读这样的文字,陶冶,沉醉

感谢用心品读。问候您
发表于 2017-5-12 20: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质地厚实的文字,赞赏学习。
发表于 2017-5-12 21: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小龙 发表于 2017-4-29 22:19
谢谢。劳动节快乐

再次提读,问好。
发表于 2017-5-17 08: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滦州古城走笔

驮我。尊崇的情怀。安详的身影。
目光里,春风浩荡,掠过广袤的原野,穿越冬天的围场,憩息于滦州上空。
白云的骨朵上,渐次打开阳光的翅膀。
坨子头和纸马山,伸出握紧的拳头。谁能猜出左拳与右拳之间,嚯嚯流走的风声,裹挟雷电的古战场,在哪一场烟火中熄灭。
北方,呼吸起伏成燕山的走势。
五月,透过返青的瓦片,我看到清脆的鸟鸣和草地的芬芳,交互拔节。
一条披着黄昏大氅的好汉,驻足遥望京畿,体内积雪融化。
云霞倒映如血,装饰记忆的背景,而从经卷走出的故事,雄浑如歌,并没有悲鸣之气。
此刻已襟怀大开,敞露梦幻飘逸的景致。
我的内心倒有些躁动不安了。
停歇不是目的。我要怀揣滦州朴质的基因走遍祖国,播撒风的种子,风的根。
发表于 2017-5-17 08: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胜芳小镇

等啊等。手持荷叶伞的女子,一等就是千年。
码头上的男人走远了,水面涟漪荡漾,翻新衣袂缱绻的影像。
铜钱碰撞,金属破裂之声,隐约而辽远。砾石的消息被水草掩盖,柳梢上的鸣蝉、螳螂与黄雀,由喧嚣陷入静寂。
你借墙垣的缺口,说出商贾云集或兵戎相见的往事。
可记起,是谁当年割下的青丝长发,在远方飘摇成一抹狼烟?
白发亲娘是被炊烟熏陶得最深重的人,呼唤像微弱的风,但是依然可以听见。这种神奇的灵感,缘于大地之爱,缘于泥土般深沉的血缘。
归来吧,老马或舟楫谙熟记忆,熟悉北方粗犷的汗味,以及麦馍的芬芳。
胜芳小镇。一条河穿心而过。
四面流淌的,不是大青河反复淘洗的乐曲又是什么?
这历经沧桑难改乡音的城池。
要在笙管齐鸣中,给你的行程注入加速度,赶赴风雨交织的灯火。
发表于 2017-5-17 08: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字。喜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