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夏天 (散文诗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 17: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夏天 (散文诗五章)

作者:剑熔

《从春天深处走出来》
     春天的深处。
柔柔的细雨挥手而去,诗意的风景已经减弱了,就像风华正茂的少女,走进少妇的行列。此时的雨,性格变得有些性急了。
      春天旺盛时,一脸的朝气在大地上放光,灿烂与美丽、芳香与奇特,成为己个赞美和迷人的名词。
鲜花轰轰烈烈的开着。微笑的脸上挂着诗人思考的诗句和百读不厌的意象,花朵们开放的特别热烈,在阳光敞开的怀抱里,与温煦的春风拥抱着、亲吻着、私语这。就连小小的蜜蜂,这花朵的专用大夫也看不下去,用银针打忧这不弃不离、为所动情的它们,诊脉驱病,用一个飞吻为花们送上甜甜的药物,一场细雨为花们将药粒送下。
     鸟雀自由飞翔,衔着春天丰满、美丽、画卷的诗篇穿越季节,落下的鸟鸣是诗行里被反复修改的残句,被大夫锋利的手术刀剜下的这些病句,凄凉凉展现残缺的诗体。
     从春天的深处走出来,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向老家,家门口迎接我的是热情的兄弟一一夏天。     

《麦子熟了》
       这个季节是热情的。什么都不要说,去融入炎热的场景,汗水从头上渗出,或从脊背滚下。
       炎热的风弥漫着,热得人喘不过气来,喉咙直冒烟,干渴是每一个人的感觉。此时,太阳挂在天上,光芒火辣辣的,麦子渐渐发黄。俗话说,麦熟一晌,麦子真正的熟了,密集的麦芒和太阳的光芒相互交映,黄灿灿的喜人,乡亲的笑也一样灿烂。
       麦子熟了,磨镰刀的父亲不见了身影。麦子立在地里,锋芒锋利,刺向空中,撕碎风匆匆的脚步。鸟鸣很少听到,偶尔的一两声,从荫凉的树冠里飞出,声音带着埋怨。
       麦子熟了,满地的镰刀在飞舞,阳光从刀刃上走过,耀眼。乡亲憋足了劲,唯一借凉的两件物品不会告退,草帽与毛巾。麦田边有一两棵大树,成为乡亲歇息的胜地。虎口夺粮,乡亲们低头弯腰,凡是镰刀走过的地方,麦子齐刷刷的倒下。
       麦子走进场,出麦需要有一个过程,翻晒,碾打,去除麦秸,继而扬场,这个过程是汗水流淌的过程,心怀喜悦的过程,是麦粒躲在夜空掉下的星星的过程,是母亲分娩淌汗的过程。
       而麦秸,在田边、场地、门前、屋后,趁机耸立起一个个丰满的乳房。
       麦子熟了。孤独的父亲却在麦田深处偷偷了望。

《打水仗》
       儿时的幽默和无智,加上调皮,成为一段从脑海抹不去的回忆。
       我的家乡,村庄以北不远有一条温泉河。那时的河水很清,两岸分布着藕塘、芦苇,景色不错。那时,我们男孩是旱鸭子,没有南方人的水性。
       夏天冲入三伏,那种难忍的热驱使我们光临了河水。水不深,一个个光着身子跳进水里,那爽快、那凉加剧了我们对河水的渴望。水里有鱼,我们撒欢的在水中追逐,或赤手,或用筐,收获了便有一阵笑声;河中有螃蟹,需要将手伸进蟹洞里掏,一个个弄成了泥脸;河里有藕塘长过来的藕,摸着了呼喊打闹,像欢呼一场战斗胜利一样;河里有鳖,是很难抓到手的。老人讲给我们听,说的绘声绘气,引起我们的兴趣,偶尔一次在河里打水仗,打着闹着突然有人喊,踩住鳖了,果真,顺着腿摸下去,抓住了一个惊喜,于是大喊:美味来了,野生的,大补。
       在水里闹得打仗,图得是凉爽。
       打水仗,幽默中透出淘气和快乐。

《在树荫下乘凉》
       在夏天,能到树荫下去歇息,可以说是一种享受,比吃一顿山珍海味还要过瘾。
       太阳无情地给大地撒下金光,而风停了,不知跑到什么地方休息去了,如同丢失的孩子不知去向。
       天热,闷的出奇,闷得人烦燥。多么,希望来一阵大风,那怕持续一会;多么希望天降一场雨,不要太大,损伤我们的庄稼;多么希望天阴下来,遮挡住太阳火辣辣的光芒。
       没风,没雨,没有云层,那就像鸟雀一样,躲到大树的树荫下,躲避太阳的厚爱,用凉凉的水,加厚厚的树荫,为高温的身体降温。
      不需要大量的活动,不需要顶着烈日在田地劳作,地里的活可以放放,或早早的起床,趁着天凉多让锄头亲吻田地。
       此时是正午,是太阳对乡亲最亲热的时辰,就像夫妻献上甩不掉的亲情。
       在树荫下歇息,让袖珍的收音机播放音乐,或者戏曲,或者相声小品,让静驱赶空气中袭来的闷热。
       心静了,凉便光临了。

《雷雨》
       夏天的脾气很不稳定,说发火就发火了。
       看似平稳的天象,一回头,乌云布在天边,加上狂风呼叫着而来,像带病的吹风机一样,一阵又一阵扑来,时高时低,时急时缓,如恶魔在狂奔的风头呼喊。
       电闪,雷鸣,像群马呼啸狂奔,蹄声震下天空铜钱般的雨点。又如精明的账房先生手指不停地拨打算盘珠子,噼哩啪啦的作响。
      咔嚓……。电闪像一条条龙影划过天空,划过心房,让人们的心揪紧、揪得更紧。
轰隆隆……。雷声从天边滚过来,滚过人们的头顶,心中升起疑云,像压来的乌云一般。
电闪雷鸣与暴雨交加,乡亲的心吊在半空,不停地走到门口观看天象:这庄稼可如何保住,多么希望像孕妇安全的保住胎儿。
      雷鸣响着,电闪炸着,暴雨坠着。
      我的乡亲,心揪着。
一地的庄稼在暴风雨中挣扎着,用微小的力量抗衡……

作者简介:剑熔,男,原名李建荣,60年代出生在陕西富平,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文集《山野风铃》,诗集《风牵着的手》、《家园书》、《矿脉》,长篇小说《凤凰岭》。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海外文摘》《天津文学》、《边疆文学》、《延河》、《飞天》、《山东文学》、《青海湖》、《黄河文学》、《西北军事文学》、《椰城》、《雪莲》、《上海诗人》、《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江南》、《诗歌月刊》、《绿风诗刊》、《散文诗》、《诗选刊》、《中国散文诗》等国内外报刊发表文字。
通联;727101陕西省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矿办公室 剑熔 (真实姓名:李建荣) 邮箱:vertljr@163.com
发表于 2017-5-2 21: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春天的深处走出来,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向老家,家门口迎接我的是热情的兄弟一一夏天。
发表于 2017-5-2 21: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7-5-2 21:56 编辑

细腻,声情并茂,细节抓的准
精华荐读
发表于 2017-5-2 21: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声情并茂,细节抓的准
精华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5-3 10: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5-2 21:51
细腻,声情并茂,细节抓的准
精华荐读

问好!谢精华推荐!
发表于 2017-5-4 19: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诗人此稿,祝福
发表于 2017-5-4 19: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趋近于散文的书写。平实,好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1: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7-5-4 19:19
语言趋近于散文的书写。平实,好读

问好站长!谢谢!个人以后在写作上注意。
发表于 2017-5-5 20: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渭北剑熔 发表于 2017-5-5 11:46
问好站长!谢谢!个人以后在写作上注意。

哈哈。 常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5-7 07: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会常来的,和大家交流!
发表于 2017-5-8 21: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接地气的诗章!
发表于 2017-5-27 11: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7-5-27 11:29 编辑

提读,常回家看看
发表于 2017-5-30 23: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诗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