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前村大院人和事之郭四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7 09: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情系平民 于 2017-5-21 16:43 编辑

                                                    前村大院人和事之郭四爷

                       文/陕西.半坡

【一】郭四爷

大院最南头住的是郭四爷。
郭四爷何时死了老婆,成为孑身独居的鳏夫,我一点都不清楚。只晓得从我记事起,他就没有老婆,一个人出入。说起来,老爷子也够命苦,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还丢下老爹,早早死了。使得老汉没一个知疼知热的亲属。好在女儿虽死,留下根独苗外孙,因前子后母,弄不到一处,就随了外爷去住。这让独居的郭四爷,祖孙相依相守,日子少了些寂寞和孤苦。
郭四爷给人的感觉怪怪的,有许多地方与常人不同。现在想来,他也就是秉承了大清时的遗风,才让人感觉有些不同常人罢了。
首先是他那头发,虽然是满头银丝,稀稀落落,没有很多了。老汉总是梳的光圪蛋蛋的,像女人一般,留在脑后,直搭上肩头。再者是那常穿的黑面白底布鞋。总在鞋头上缀着片好看的勾连云头。
因为年令太大的缘故,老汉显得面削体瘦,胳膊像条烧焦了的枣木棍。只是蔫蔫的肉皮上,黑斑一坨一坨,青筋毫不客气的暴露出来,像一条条靛青色的蚰蜒,顺着胳膊,从皮下面穿过。记得那时,远远得看着他那俩条胳膊,在青筋暴突里,寻求答案。再看自己的胳膊,不知为什么他有我没有。
老汉爱穿自织步褂子,而且不留一点短袖护住肩头。最让我好奇的是,他那褂子,胳膊弯里开口,又各用四根布带儿,将前后两片布连住。大概这样,夏天很凉快吧!
郭四爷很爱开玩笑,那些小年轻见了他,没一个老郭。都是老狗老狗的叫他。他都是张了掉光了牙齿的口,和年轻人调笑打诨。毕竟快九十岁的人了,说来还是老人体质好,心情舒朗,要不,早怕要去报到,见那阎王爷了。
有一次,从外地回来过年的三柳,见郭四爷开了门,直瞅人堆走来。就说:“老狗,我给你说个老婆,省得你老上锅爬灶做那饭吃。到晚上还有个伴陪着,你要不要?”郭四叶张嘴笑着,顺出一只手来,在三柳嘴上摸了摸。说:“要看你们娃娃家哩,我老了,用不着。不同你们小年轻,张嘴就往X上摸哩。”他说那个字时,因为没了牙齿,没把牢口水,扑簌簌掉下两点来,被那三柳看见了。越发开心的笑起来,说那四爷,“八十的老爱X哩,你看这老狗,刚说到老婆,口水就流下来了。”
四爷也跟那些小孩玩,你不注意时,他拍拍你后脑勺,或揪揪你耳朵。问你属什么?你回答了,他却说你没说对,你应该是属驴的。要是小孩跑开了,回头一句,“你是属驴的。”他笑呵呵的骂你,“把你个碎驴毬的。”
不知那一年冬天,有一个早上,念着书的我听人说,四爷死了。有过几天,他出门招了儿女婿的外孙回来了,好生抬买了老人家。那个郭四爷住过得窑洞,便被人一把锁锁了。开始了它无尽的寂寞时光。再后来,那窑被修新农村时,彻底的拆除了。
去年回乡,邻居小五说,郭四爷的外孙又回来了一次。给他外爷立碑来了。小五还说,郭四爷生前亲了外孙,顶事了,还给他立了碑。
他真的也该满足了。

发表于 2017-5-17 10: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年令,应该是年龄吧。
发表于 2017-5-17 10: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地叙事,人情的冷暖尽在其中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0: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铭老师提醒,抱拳。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0: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一路关心。别来无恙。
发表于 2017-5-21 16: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写,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5-22 10: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情系平民老师,谢谢鼓励。
发表于 2017-5-30 23: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08: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管理员老师,回问并愿您生活快乐,事业蓬勃。
发表于 2017-5-31 22: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坡 发表于 2017-5-22 10:03
谢谢情系平民老师,谢谢鼓励。

不客气,祝写作愉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