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关于一次醉酒的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8 10: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汝南王春晓 于 2017-5-18 16:41 编辑

     午夜醒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凌晨四点十五分。这次突然的“醒来”和以往的“早起”是两个概念——这次醒来其实是酒醉以后的一场复苏,在我浅薄的意识当中,我尝试着回忆起昨晚的一些事情,譬如我和谁喝了酒,我说了那些话。但是任凭我怎么努力的拼凑这些片段,我还是无法还原当时的一些情形,我感觉失忆是件很可怕的事情,这种短暂的失忆常常让我慌张的不知所措。
     我走出房间,一个人走进了工地。对于工地,我是有感情的,这种情感和“醉酒”“不醉酒”没有丝毫的关系。这个时候的工地还在睡着,或者说工地还没来得及去接纳我这个醉人,我摇摇晃晃,我头脑混沌,我走过工地的每一个步伐,都显得那么的笨拙和无力。我害怕惊醒工地,我觉得我这个时候我是不应该出现在工地的,我应该待在床上,抑或坐在与工地毫无瓜葛的别的地方,但我的步伐取代了我的思考,我觉得这是和工地一种潜意识的联系。
     午夜的工地少了白日的烦躁和忙碌,多了些静谧和冷清,此时的工地应该是睡着的,或者和我一样,被一些和酒精类似的东西麻木着,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我似乎感觉到了风对一个人灵魂的抚摸,这种感觉,在以往任何时候是无法感触到的。我站在工地上,看着被风吹起来的一些灰尘,一瞬间,我还是感觉到了生活的苍白无力。或许工地是没法去抚慰一个人的灵魂的,工地从来不会顾忌一个男人因为什么而喝醉,不会想象一个男人是怎样把辛辣的酒精一口口的灌进肚里,对于工地而言,它能做的只能是接纳——接纳一个男人的落寞,接纳一个男人午夜所承托的情感。其实,我不应该去想这些的,但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头还是忍不住剧烈的疼痛起来。
     我在工地上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我静静的坐在那里。我开始打电话,这样的夜晚一些没有来由的担心和思念总是让我心烦意乱。我深切的体会到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担心和在乎,可是午夜的时间太过宁静,任凭你怎么去拨打电话也不会有任何的回应——或许我所在乎的人早已经熟睡在梦乡,而我现在所做的不过是一个愚蠢的行为罢了。这样想来,我感觉到了自己行为的唐突,有些情感或许只能藏在心里,一旦说出来,或许就是变相的骚扰了。这个时候,其实我是想抽根烟的,我宁愿在烟雾缭绕中去找寻什么,但遗憾的是我从来不吸烟,这样看来一个醉酒的男人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其实,坐在工地的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这次醉酒的细节,譬如说和我喝酒的是哪个领导,喝的是什么牌子的酒,譬如我刚开始喝的是白酒然后又喝了啤酒,譬如领导总是说我年轻劝我多喝点等等。这些细节一经推敲,便如同打破了鸡蛋的外壳,里面的事实便流了出来。这些年,我喝醉的次数很多,在别人看来估计说我是个有酒瘾的人,但真正的原因其实不是这些,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生活。我从来没有听到哪个人说自己怎样怎样的爱喝酒,喝酒的背后其实都是一段疼痛的记忆。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开始觉得人是一个矛盾的个体,喝酒也好,情感也好,不过是人的表象罢了。
    醉酒的时候,其实有些具体的细节还是被遗忘掉的,就像现在的我困惑的是我是在什么时间喝醉的,又是在什么时间回来的。这些记忆的缺失足以让我感到失去的可怕。很多年前,我曾经很害怕失去一些回忆,例如一个人,一座城,一段时光,举不胜举。但现在的我再去想一些东西,支离破碎的已经面目全非。对于时间,我已经深深感觉到了距离的纵深和空间的维度,当你信誓旦旦的对一个人说在乎的时候,她的一句谢谢足以打破你所有的美好记忆。情感的记忆之所以得已铭刻,往往是彼此深深的在乎和惺惺相惜,当一方礼貌性的排斥的时候,距离便在记忆里成了无法逾越的沟,而很多回忆也终将会被时间所淡忘。
    天色渐渐微亮的时候,我从工地走了出来,我的头脑早已被一些情绪弄的昏昏欲睡。但我知道,我睡不着,对于醉酒这件事,有些东西我想的到,还有很多东西我想不到。我从昨天的酒醉开始,很多微妙的情绪其实已经不是昨天的感觉了。
发表于 2017-5-19 07: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里乾坤大
发表于 2017-5-21 16: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醉酒后的情绪写的是淋漓尽致。问好春晓老弟!高亮!
发表于 2017-5-30 23: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
发表于 2017-5-30 23: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亲爱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