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母亲情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9 23: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情系平民 于 2017-5-21 16:40 编辑

庆祝母亲节]母亲情结


                                                                                                                                               [庆祝母亲节]母亲情结
我和四弟陪着拄拐杖的母亲,走在高山顶上,左边是万丈深渊,渊底就是滚滚的长江,四弟领着母亲在前面走…………小路只是个光秃的石坡,我一直担心母亲会从光滑的石坡上滚到山谷去。正在此时,母亲忽然倒向深渊,在我想赶过去拉她的时候,父亲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为了安全我只好一把先抱住白发苍苍的老父亲,并把他带到安全地带,此时只见四弟伸手抓住了母亲的手,在我感到庆幸时,不想四弟也滑向渊底,我赶紧又跑过去伸手拉四弟,刚好旁边有棵横斜着的大树,离他们只有十来米远,我就依着树一伸手就抓好住了四弟的衣服,但他和母亲还是掉了下去,正在我感到茫然绝望时,忽然见母亲落在树枝上,四弟也被稠密的树枝挡住…………此时我浑身上下一抽动便醒来了,睁开了眼睛,虚惊人一场,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只是一个梦。
从小到长成人,母亲在我心目中一直处于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无论在家上学还是在部队当兵,那怕是出差走亲戚出行在外,最让母亲牵挂的就是我,两天不见就要打电话问我在那里,这样她才放心。记得10年我被待岗,于是就上了上访之路,只要三天没回家她就要打电话问我在哪。今年母亲74岁了,三月份意外摔了一跤,腰部受伤,医生要求她在床上躺半年才可能灰复,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如果严重就可能会瘫痪。但是母亲坐着是痛,躺在床上也是痛,也吃药贴膏药了还是痛。刚好我的办公室离家最近,街对面就是,于是她天天打电话叫我带他去医院找医生,那我只好带她去做针炙,做拔罐,那也只能绶解痛疼,无法根治痛疼,可母亲就想让腰不痛。有人说台湾的药吃了管用,我就带她去买了一瓶,70多元,吃了三天母亲感到胃受不了,她本来胃就不好,这下又把胃痛弄发了。一些活血止痛的药加起来有六种,吃过药就吃不下饭了,加上胃痛复发了,也不能吃饭了。没办法我就打电话给大哥大嫂、妹妹、弟弟让他们回来,大家一起劝母亲要听医生的话,躺下来静养半年。妹妹说她的同学的母亲摔伤了腰,在床上躺在了一年才恢复,差一点就瘫痪了。母亲就这么一个女儿,说了她还是能听得进去的,以后妹妹就每天来烧饭送水伺服母亲与父母,父母也算是得上济了。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她不愿就这样躺在床上,靠别人送吃送喝。躺久了头昏,有人说老人在床上躺在久了就起不了床了,就不能走路了,母亲也是个精明的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只要没有人在身边,她会自己爬下床走一走,还要象从前一样去做家务事,可是腿也那么不听使唤了,这正是她担心害怕的。那天我正上班,父亲打来电话说:“你艰妈又跌倒啦!”…………原来,她自己下床又摔了一跤,好在没摔伤骨头,还是说腰痛,真是老天保佑,我说:“妈呀你真不能这样了,吓死人了,如果摔成了骨拆那可怎么办?你痛苦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你健康就是儿女的福气知道吗?”兄弟们又回家来劝告母亲一番:“再摔伤了,腰残了,余生只能躺在床上了,你怎么上卫生间?”母亲终于答应了。尽管有妹妹的伺服,我还是不放心,只要有空就抽空家看看,如果三天不回家,一见面,母亲就要问我最近在忙些什么?上大学的龙龙(孙子)可回来了?我得一一向她“汇报工作”,这也是一种谈心,让她忘记腰痛。说来也怪,中间有四天没回家,我就梦见母亲躺在在床上不说话,四弟问我怎么办,我一惊就醒来了,心想:母亲不会又出事了吧?第二天,上班签个到我就回家去看个究竟,进门就听妹妹说:“妈昨天又摔了一跤”。好在并不是梦中的那种情景:不会说话了,也没有摔伤骨头,只是说话有些笨嘴笨舌的了,四弟回来了,说他带妈妈去医院检查一下,结果是轻度中疯,而且还查出了肾结石,真是祸不单行呀!医生建军议要住房院治疗,否则可能会造成半身不随。吊了两天水,母亲说:“吃不消了”。只好开点药,我们又把母亲抬回家,并叫我去乡下找那个民医,买打结石的中草药。
已经是五月了,因为都要上班,我就去中介所,想请他们帮忙想找个保姆,一千三百元一个月,包吃住房,人都请到家了,母亲执意不要,说自己不要人的伺服,父亲说价格太高只给六百元一个月,并说只要她烧个中饭,早晚可以自己烧。”我说:“老爸这是什么年月了?人家是陪读的,不然人家还不来干呢?找了几个月了,才找到。”…………无奈之下我只好放弃,三十元中介费用白交了,我知道:其实父母是心痛钱,保姆也看出来了。
我又请半天假,骑上摩托车,跑了三十多公里,去诸佛庵找到了那位民医。二十多年前母亲就找他治好了肾结石,后来妹婿也得了结石病,住了一周院花掉上千元,回家不到一周病又复发了,也是我去找他帮我妹婿打掉了结石。现在他家的具体位置记不清了,只记得在那个山冲里,一个被“三线厂”丢下的小院子。当我再次赶到那里,那几户人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狗在叫,我只好出了山冲去问路人,那个扛树的农民告诉我:他家在西边岗头上,这里只是他临时租住的。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三百米外,茂密的树林有座老瓦房,那就是。谢了人家,骑上摩托车就开过去了,沿着一个毛竹搭成的丝瓜架开上去,终于找到了。可民医山上采李子去了,我坐了一会,他的老伴就上山去叫回了他,一看,我发现他比从前老了许多,他说现在有七十多岁了。他在屋里找了半天,出来说:“只有一付药了,现在上山也也来不及了,你过一个星期以后再来,”不过药从最初的三百元,涨到上次的五百元一付,如今要七百元一付,因为我和他侄子都是玩花木的朋友,他就说说少收一百元只收六百元。我拿了药,他说下次来拿药一起付钱。
药送到母亲的面前,她说:“现在能吃点饭了不用吃药了,药太多都要能当饭了。”我也不好再逼着母亲吃药,我想:吃药也不是好事,不吃就不吃吧。
那天晚上九点多了,忽然电话响应了,是父打来的,说:“你妈不能动了,你快回家看看,要不要带她到医院去。”我吓得放下电话就要出门,不知又出了什么事,妻得知情况就要和我一起去,骑上摩托就赶到家里,过了院子,刚进了家门就听母亲在哭,我明白没什么大事了,至少她还能哭。走进堂屋,就听母亲在哭诉:“这还有什么活头呀?不如死了算了…………”原来母亲自己在洗脚,可脚却提不起来了,自己想站也站不起来了,我猜测可能是腿麻木了。我和妻子忙到母亲身边,上前一边劝说一边帮她洗脚:“这可能是坐久了麻木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知道吗妈!慢慢来。”母亲哭丧着脸道:“这怎么上卫生间?屎尿怎么办呀?”我就说:“不去卫生间,可以用马桶呀。”
我就和妻子一起帮母亲洗好脚,我发现她的腿确实很沉,她自己用不上力,接着又把她扶起来扶上床,又问她吃了什么没有。母亲说:“药都吃上一大包了,哪有肚子吃饭呀!”我就说:“你不是常说吗?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饭的慌,不吃饭,人哪来的力气呀?”父亲说:“她晚上没吃,说吃了要上卫生间麻烦。一周才解一次大便,还说解下来的都是药片子。”我就对母亲说:“你有儿有女,老了就需要人伺服,这是正常的,不麻烦,人都会老的,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刚才你不是能动吗?贴几张膏药,再休息几天就会好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就由四弟在家专门伺服母亲和父亲,我还开玩笑地说:“对你儿子不能‘老抠’,雇人一个月还得一千三百元呢。”因为老四的儿子也要上大学了,都是花钱的时候。其实母亲对儿女,从来就是大方的,这一点和父亲不同…………
风湿不怕热就怕冷,所以整个夏天都很顺当,母亲的腰伤也恢复了,能起床了。可一进入秋天,我们兄弟们又担心风湿会复发,就同意妹妹为母亲的卧室安装了空调,可只用了一夜,第二天回家,父亲说:“你妈又感冒了”,说是空调的风吹的,怎么办?那只好不用,空调从此成了罢设。
进入十二月了,母亲一直很好,有时不拄拐杖也能走路了,这让我们到安慰,但也有些担心,担心再摔着,所以总嘱咐母亲要拄着拐杖。可母亲却不好意思拄拐杖,我就安慰道路:“拄拐杖又不是羞事,是人的第三条腿,记得你说:年青时也用过,叫文明杖。”……
昨晚这个梦又让我担忧起来,上午半天,没有接到电话,我想不会有什么事了,下午就抽空回家看看,据说老人最怕过冬天,也常常过不了冬天,有个邻居老就在一周前逝世的。进了巷子见四弟摩托车停在那里,我更放心了,进了家见母亲正在收拾床铺。四弟说:“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上午我们每个人都挨妈骂了,就没骂你,刚好她要换床板,你就回来了。”我理解妈有病心情不好,便笑道路:“骂你们证明妈的病好了,身体健康。”接下来我就说:“你在家辛苦了,换床板的事就交给我了。”说罢我到了母亲的床边,母亲一脸笑意,就忙着掏两百元钱递给我。并说:“这席梦丝不照,一躺倒就爬不起来了。”我理解。
卖装璜板材的老板听说是给我母亲买床板,而且只要半块就够了,就说:“这里有半块不要钱,你拿去用,不够再来换。”拿回家一比长了五寸,我就用锯子把它锯掉一节,用另加一块厚板子放在床沿,以防母亲人床上滚下来。我在铺床时发现母亲出嫁时娘家陪的蚊帐还垫在被单下,早已烂了不能用了,几十年了她仍旧舍不得扔掉。并说:“还是你大舅专程中送来的。”是呀大舅四十旺岁就被整死了,母亲就这么一个哥哥,所以一直铭记着他。接着我又把晒在外面的垫被子、垫单抱进来铺好,母亲就说:“这床被絮还是你小姨娘帮我特制的,有十二斤重,早上是我和你爸一起抬出去晒的,你讲人老了有什么用。”
看看母亲行动虽缓慢,但很正常,面色也不错。四弟说要备晚饭了,早点吃饭他好回二十里外的家。钱没花掉,母亲就把钱塞给我,我说:“妈,我有钱,缺钱自然会来找你要的。”母亲高兴地把钱装进了钱包。并要我明天上午带她去找大仙,看看自己是否中了什么邪气。第二天,上午母亲拄着拐杖,我挽扶着她走出巷子,迎驾大道正在封路拓展,水泥路要改成柏油路,路上没有车,我就挽着母亲过小圆盘右转,到中学那里才有的可打。边走边和母亲聊着,不知不觉中母把拐杖夹在腋窝下,随我往前走着,好象什么病也没有了。我就说:“妈,以后你想出来走走,一定要有人陪着,你一摔倒就害我们了,你的孙子都上大学,我们都忙于挣钱养家糊口,你们好就是我们儿女的福呀。”
母亲容光换发,说:“是的,在家我都不敢走,这一走还可以,哪知道外面在修路,好的,回去吧,不找大仙了。”我问:“行吗?什么时候想找,我就什么时候带你去,骑摩托不要半小时。”母亲说:“好的,一年不出门,花坛不见了,路宽了许多。”“刚好修路不便通行,你在家休息,路修好了你也康复了。”我知道:母只是想出来走走看看,这一出行也让我感到高兴而安慰,母亲真的能走了。(12、12)
发表于 2017-5-21 16: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母亲的文字,这篇的细节缺乏感染力,标题似乎也太平。问好!
发表于 2017-5-30 23: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