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燕子也是拆迁户(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1 22: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燕子也是拆迁户

道路拓宽,赶上了。说行大运,倒霉,都已不在话下。
老屋行将拆迁,十头牛也拉不回。
条件谈妥,理赔到位。挖掘机轰鸣,张牙舞爪:摘除门窗,猛捣老屋后背,最后一个泰山压顶——老屋坍塌,拆迁队员们满意而归。
只是苦了梁上燕子,它们的旧巢倾覆,顿时化为齑粉。
好在卵已孵化,梁间燕子初长成,刚随父母飞到野外觅食。
拆迁是白昼商定的,绝对的阳谋,没有一点黑幕。但燕子不在家,也没有谁告知燕子拆迁日期。
燕子不知道它们的巢穴将毁于一旦。它们将餐风露宿,没有丝毫思想准备。
燕子也是拆迁户,没有赔偿,也该给个说法;
或者提前打个招呼,留一点空间,让它们寄居到他人檐下,另谋高就。倘若撞上大户人家,雕梁画栋,也算是它们前世的造化。
燕子在老屋的废墟上盘旋,去意彷徨。五里一徘徊
呢喃,吴侬软语:不适合表达愤怒。
一阵牢骚,一阵埋怨,一阵叹息,在风中若有若无……


三只江鸥

三只江鸥,将自己打开
像三张膏药贴在风中,谁也无法撕去。
月亮发炎,一夜夜肿大。三张移动的空白膏药,在岸边缩小,固定成一团
收敛了一条河的历史。我的目光诊断,为一座城市把脉。
病,或不病,我说不清,会被当成庸医、江湖骗子。
说得清,也没人相信。或者有人会找我麻烦。
江鸥又一次将自己打开,贴向夜的肚脐。
水边路灯发光,一块块坏死的肌肤。黄的,像一个疮,熟了,正在通头……
手术刀已经生锈。我低头再河堤上寻觅车前子的踪影。久远的乡下秘方,只是尚缺一口仙气,或那个人的一口唾沫。



暴风骤雨

当闪电无情地撕开她的云裳,掩盖许久的隐私漏光。
她愤怒了,咆哮了,用种种手段惩罚人间。
扯着破嗓子怒吼。有人捂住耳朵,更多的人若无其事;且说,光打雷不下雨,或雷声大雨点小。
轰隆隆,不足以成事,不足以立威。
那就动用霹雳。霹雳——
群龙乱舞:猛砍,斜刺,直抵面门。有树木被伐倒,有老屋起火,有人无辜丧命。
辅以大风围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上房揭瓦,下水生澜,掀起千重浪。
经过树林,经过老街,摧枯拉朽:有人欢呼!
动用千万根雨鞭,执行古老的法律。小草俯下身子,大树弯曲脊梁,落红遍野,玻璃窗满面泪痕。路上爬行的甲壳虫
被搅迷糊了,撞在一起,头破血流。
风之暴君,雨之魔王,淫威作罢,戴着两顶桂冠悻悻然而去。


河是一条鱼或一群鱼的泪水

一条鱼是哑巴。它的父亲是哑巴。爷爷是哑巴。它的儿子是哑巴。孙子是哑巴。它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是哑巴。
它的族类也是哑巴。
它们究竟犯下怎样的重罪,不可饶恕,罪孽无法偿还,无法言说,或耻于言说?
多少泪水汇聚,汹涌,成一条河。一条河生来就是一条鱼或一群鱼的泪水。
河水就是鱼的话,永远也参不透的语言。
刚参透了它的清,又迷惑于它的浑;刚参透了它的澎湃,又迷失于它的平静;刚参透了它的浅,又跌进它的漩涡……那一粒粒一成不变又不断碰撞组合的语汇,何曾有尽头!
以泪为为衣、为房、为家、为食粮……的哑巴,是最苦难的哑巴。
最自由的哑巴。纠结于自己的泪水,上下求索
拘泥于自己的哑语,吞吞吐吐
一片天地,大浪淘沙,波诡云谲
浪子中的浪子。横竖不说一句话,死活不说一句话。
话是一条河流的走向,千百载的流程。


想想都美

想想都美:桃花水,桃花鱼。
是桃花将水映成桃花的粉红,叫桃花水,想想远不止这么简单。
是桃花一瓣一瓣委身于水,水幸福得忘了姓氏,或改了姓氏;水从了桃花,似乎有悖,不符合国人的风俗和理念。
……总之,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早老掉了牙齿。
一个传统的剧情,到此终结。
鱼是水之子,水之宠儿。拥着,捧着。为衣,为被,为屋,为庇护……把鱼宠得一句话都不说,或忘了言辞,或根本不用言辞。
桃花鱼:桃花如鱼,鱼如桃花,越比喻越糊涂,越比喻越失去物的本质。桃花鱼就是桃花鱼,想想都美,再想想更美。
该不是因了春天,因了桃花,而得姓;姓名合一,万物伊始,幸福伊始。
悲剧也伊始……有桃花水,必有桃花鱼,理应如此;都有桃花鱼了,水焉能不为桃花水?多强词夺理。词是强词,理却非夺理。我在词语间绕来绕去,万物在词语间绕来绕去……就是这样,想想都美,复想想更美。

发表于 2017-5-22 17: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只江鸥

三只江鸥,将自己打开
像三张膏药贴在风中,谁也无法撕去。
月亮发炎,一夜夜肿大。三张移动的空白膏药,在岸边缩小,固定成一团
收敛了一条河的历史。我的目光诊断,为一座城市把脉。
病,或不病,我说不清,会被当成庸医、江湖骗子。
说得清,也没人相信。或者有人会找我麻烦。
江鸥又一次将自己打开,贴向夜的肚脐。
水边路灯发光,一块块坏死的肌肤。黄的,像一个疮,熟了,正在通头……
手术刀已经生锈。我低头再河堤上寻觅车前子的踪影。久远的乡下秘方,只是尚缺一口仙气,或那个人的一口唾沫。

好感觉
发表于 2017-5-22 17: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是一条鱼或一群鱼的泪水

一条鱼是哑巴。它的父亲是哑巴。爷爷是哑巴。它的儿子是哑巴。孙子是哑巴。它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是哑巴。
它的族类也是哑巴。
它们究竟犯下怎样的重罪,不可饶恕,罪孽无法偿还,无法言说,或耻于言说?
多少泪水汇聚,汹涌,成一条河。一条河生来就是一条鱼或一群鱼的泪水。
河水就是鱼的话,永远也参不透的语言。
刚参透了它的清,又迷惑于它的浑;刚参透了它的澎湃,又迷失于它的平静;刚参透了它的浅,又跌进它的漩涡……那一粒粒一成不变又不断碰撞组合的语汇,何曾有尽头!
以泪为为衣、为房、为家、为食粮……的哑巴,是最苦难的哑巴。
最自由的哑巴。纠结于自己的泪水,上下求索
拘泥于自己的哑语,吞吞吐吐
一片天地,大浪淘沙,波诡云谲
浪子中的浪子。横竖不说一句话,死活不说一句话。
话是一条河流的走向,千百载的流程。

漂亮。
发表于 2017-5-22 17: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想都美

想想都美:桃花水,桃花鱼。
是桃花将水映成桃花的粉红,叫桃花水,想想远不止这么简单。
是桃花一瓣一瓣委身于水,水幸福得忘了姓氏,或改了姓氏;水从了桃花,似乎有悖,不符合国人的风俗和理念。
……总之,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早老掉了牙齿。
一个传统的剧情,到此终结。
鱼是水之子,水之宠儿。拥着,捧着。为衣,为被,为屋,为庇护……把鱼宠得一句话都不说,或忘了言辞,或根本不用言辞。
桃花鱼:桃花如鱼,鱼如桃花,越比喻越糊涂,越比喻越失去物的本质。桃花鱼就是桃花鱼,想想都美,再想想更美。
该不是因了春天,因了桃花,而得姓;姓名合一,万物伊始,幸福伊始。
悲剧也伊始……有桃花水,必有桃花鱼,理应如此;都有桃花鱼了,水焉能不为桃花水?多强词夺理。词是强词,理却非夺理。我在词语间绕来绕去,万物在词语间绕来绕去……就是这样,想想都美,复想想更美。

桃花水,桃花鱼,想想都美。
发表于 2017-5-22 17: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这三首。问候潘老师。
发表于 2017-5-30 23: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端午安康,祝福诗人。
发表于 2018-7-17 11: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潘老师,提好作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