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旧院(9520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9 10: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木火 于 2017-5-29 11:08 编辑

旧院
1
  燕子住在雨石街西北角一所古旧的小院子里。
  燕子在一家大型超市做收银员,活儿轻松,就是时间长,整天站着,双脚就麻麻的酸痛。燕子每天被手里的钱晃花了眼,有时惦记着女儿,心也就跟着眼睛花了,错把十块钱当一块找给了顾客。燕子梦里见到的也是钱,燕子发现自己又多找钱给了顾客,燕子想喊,喉咙卡死,想追上去,双脚黏住。燕子就拼命挣扎拼命挣扎,顾客回头朝她扮鬼脸,脚下像装了轮子,哪吒一样嗖一声就不见了。
  燕子离开了超市。同住一起的三个姐妹,也先后搬离了小院,一时间,阴凉幽静的院子就愈发显得空荡和寂寥。斑驳的围墙上爬满了丝丝缕缕的藤蔓,吐出些许红白相间的小花。院子西北角的桂花树枝叶茂盛,有只小鸟在上面哔啾哔啾地叫,每叫一声,长长的尾巴就抖动一下,燕子仿佛听到了女儿虚弱的哭声,燕子的心跟着揪痛起来。
  燕子在外面奔波了一个来月,还是没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想到女儿和自己现在的处境,燕子的心就慌乱慌乱。在一个深夜里,燕子决定不再出去找工作了。
  黄昏的颜色涂满雨石街的时候,燕子把自己从头到脚精心拾掇了一番,然后搬出一张竹制的老式躺椅,模特那般半卧在院子门口,醉眼睨视路上过往的男人。正值桂花飘香季节,阵阵花香溢出院门,有个男人在夜色里止步,男人夸张地把鼻子吸得风一样响,说真是香啊。燕子朝男人勾勾手指头,说院子里更香。男人就被燕子指头里勾着的“线”,一步一步牵进了院内。
  这是燕子接的第一个客人。
  以后的每个黄昏,燕子穿戴整齐,脸上略施粉黛,安静地侧卧在竹椅上,显得慵懒而妩媚。有男人就在院门口探头探脑,嘻嘻笑,燕子也职业性地回报一笑。燕子从对方的眼神里,清晰地扑捉到了一场交易的前奏。燕子轻轻把院门关上,牵着客人的手进了屋里。客人猴急地褪去燕子的绿色连衣裙,双手在燕子洁白滑腻的身上放肆地驰骋。燕子对每一个客人都有耐心,燕子想,男人来这里图的就是个乐,理应给他们满意和快乐,所以燕子从不催促客人,任由他们细细欣赏慢慢把玩。
  有些熟客来找燕子的时候,他们给燕子提袋水果,甚至还捎带来宵夜。有的客人说爱上了燕子,并提出要把她养起来,像养画眉鸟那样养起来。燕子对这些人的话从不去辨别真伪,只是对他们笑笑。燕子不相信自己还会有爱情,所以就不去奢望爱情这个空气一样的东西了,也不会给人当什么鸟养起来。燕子一心只想赚钱,等把钱赚够了就回老家给女儿治病。想到女儿,想到大夫口里说出的那个天文数字,燕子的心就凉了。燕子轻叹一声,身子就跟着软了下去。客人趴在燕子身上问,燕子你怎么啦?燕子看着从屋外射进来的丝丝亮光,无奈地笑笑,继而摇头。
  白天没有客人,燕子睡醒了就倚在桂花树下想心事。这棵桂花树少说也有五六十年的光景了,枝枝桠桠酷似一把巨型大伞,延伸到屋顶上,把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浓密的树叶下,隐约看见有个椭圆形鸟窝,里面发出鸟儿唧啾唧啾声。燕子笑了。燕子想,莫不是鸟儿在跟自己打招呼?于是燕子抬头,口里也唧啾了几声,算是回应。
  看着桂花树上跳过来跳过去的鸟儿,燕子想到了女儿,又想到了毕多。燕子和毕多是在浙江一个鞋厂认识的,两个人未婚先育,生下了一个女儿。看着得了怪病软塌塌的婴儿,毕多在一个夜里悄没声地离开了燕子母女。燕子疯狂地在大街小巷找了好几天,终不见毕多的踪迹。燕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抽抽搭搭地哭了好几天,泪水秋雨那般止也止不住。平日里毕多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燕子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毕多的时候,毕多像在冰窖里一样抖擞着说,燕子,我发誓,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我们到死也不分开。听着毕多唱歌一样的誓言,燕子感动得流泪了。可是燕子没想到,毕多这样的一个老实人,在困难面前还是选择了逃离,毫无征兆地人间蒸发了。
  从此燕子不再相信爱情。燕子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2


  燕子在那个慵懒的午后见到了安丁。阳光把小院洗得明净透亮,燕子坐在桂花树下翻看一本过期杂志。燕子还是姑娘的时候,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人胖多运动,人丑多读书。燕子读过初中,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燕子觉得自己的脸蛋不错,就是身上还少了那么一点儿东西。是什么东西呢?有人告诉她说是气质。对,是气质,城里人那样的气质。于是燕子就开始看书,什么书都看,心灵鸡汤,散文诗歌,小说故事,甚至带有点色情的杂志燕子也看。燕子希望通过读书,让自己的气质从一个个细小的毛孔里散发出来。燕子走路时目不斜视,燕子有点忧郁地看着前方,颌下的胸脯就显得傲慢而诱人。
  徐徐的风从南面吹来,趴在燕子身上的树影就精灵一样轻轻舞动起来。这个时候,燕子抬头看到了一双似曾相识会笑的眼睛,这双眼睛在院门口闪了几闪,星星般明亮。燕子的心就忽地突突跳了几下,好迷人好熟悉的眼睛呵!燕子快速打开记忆的阀门,对,这双眼睛曾在梦里出现过好多好多次。顿时,一种叫温暖的东西倏然间遍布了燕子的周身,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满满地把燕子照了个透亮。
  看上去男人有些疲惫,微黑的国字脸上泛着一层油油的光,像上了蜡的家具。男人不急,不像有些客人一上来就猴急猴急。男人坐在床边的木凳上跟燕子说话,声音低沉浑厚,如同轻击了一下点鼓,咚咚响。男人说我叫安丁,你呢?说完瞟了燕子一眼。燕子看到了男人的局促,高高大大的男人也这般害羞,想必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看他那年纪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燕子心下笑了笑,递给男人一杯柠檬茶。燕子低吟了一句:安丁。燕子心里活泛了起来,抬头说,我叫燕子,飞来飞去的燕子,说着起身学燕子飞翔。
  安丁笑。燕子也笑。
  燕子慢慢地褪尽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安丁的眼睛放出光芒,洁白如玉的身体使他的呼吸急促。安丁上前去,把眼前瓷质般光滑透亮的艺术品,轻轻揽进了怀里。安丁吻遍了燕子的全身,当安丁吻到燕子的唇时,燕子闭上眼睛,情不自禁地配合起来。往常燕子是不允许客人吻她的嘴唇的,安丁是第一个吻她嘴唇的客人。安丁的吻毫无章法,东一下西一下,像刚出栏的小猪拱田埂,缺乏经验的笨拙和滑稽,安丁两次差点咬到了燕子的舌头。燕子心下扑哧一笑,说,你还没结婚么?安丁说,没呢。燕子又说,有女朋友吧?安丁说,处过两个,都没成功。
  安丁仿佛是个跋山涉水的探险者,安丁在燕子身上饱览了奇峰异石,森林小溪。燕子穿衣服的时候,安丁也下了床。安丁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晃了晃说,可以抽烟吗?燕子点点头,说你抽吧。
  燕子坐在床沿上,安丁坐在刚才坐过的木凳上。远处的汽车喇叭声时不时传了进来,显得飘渺而空灵。两个人静坐了一会儿,安丁从裤兜里掏出一大把钱来,都是些二十块,十块还有五块的。安丁点好钱递给燕子。燕子犹豫了一下,她想不接安丁的钱。安丁又把手向前伸了伸。燕子接过了钱。安丁走到窗前,把手里的烟蒂弹向了窗外,烟蒂就在空中翻了翻,画了个漂亮的弧线,悄没声地落在外面的过道上。安丁看到了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黄昏下,安丁还看到了东北角那所如笋一样尖尖的教堂。
  安丁离开的时候没说什么,一句话也没说。路过桂花树时,安丁回头看燕子一眼,笑了笑。燕子也笑了笑。看着安丁远去的背影,燕子莫名地涌出一丝惆怅来。燕子想安丁说“我还会来看你”。安丁没说。燕子又希望,安丁走出院门时回头再看她一样。安丁没回头,一直消失在路对面的拐弯处。燕子失落地关了院门。燕子打算今夜不做生意了。
  夜色如期而至,古旧的院内影影绰绰,一阵风吹来,桂花树发出呼呼声响。
  这所院子曾经住过一个叫素歆的女子,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雨石街还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全村只有三十来户人家,主要靠种些水稻为生,也有人去几十里外的海里捕鱼。几十年前的雨石街,除了低矮的院落,就是一望无际的稻田。

3


  深秋的风在漆黑的田野里来回奔跑,像是十几个孩童在游戏,跑过来又跑过去,呼呼呼地直喘气。素歆不喜欢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夜晚狂野、放肆、不安分,让人心慌害怕。素歆喜欢月圆之夜,喜欢风和日丽,喜欢村边静静流淌的溪水。素歆还喜欢秋天,喜欢秋天柔和的太阳和空旷的田野。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稻谷、黄豆、番薯也晒干入仓了,村里人清闲了起来。素歆一有时间就纳鞋底,给暗藏在心底里的贵贵纳鞋底。贵贵有一双宽大厚实的脚板,踩在地上啪咚啪咚响,整个雨石街的人都能听见。素歆就说贵贵是一匹壮实的野马。贵贵就学马叫,就把头撞进素歆的怀里。
  素歆是个安静的人,贵贵是个狂野奔放的人。素歆想不通,想破脑壳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就爱上了这匹野马。想不通素歆就不再想了,素歆觉得想不通的事情还要想就会很累。素歆怕村里人看见,也怕家里人发现,素歆和贵贵的幽会,每次都是偷偷偷摸摸。贵贵不老实,见了素歆又抱又亲。素歆害怕,每天又盼着见到贵贵。素歆和贵贵私下有个秘密,每回要幽会时,贵贵就经过素歆家的院门口,老远就开始大声唱歌: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听到这歌声,素歆的心就不安起来,素歆就偷看家里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待歌声远去后,素歆假装在桂花树下站一会儿,然后就悄悄溜出了院门。
  素歆来到小溪旁,贵贵斜靠在一棵柳树下朝她笑。月亮悬挂中天,风从旷野吹来。素歆说我有点冷。贵贵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素歆的身上。过一会儿,素歆又说我还是冷。贵贵拉起素歆的手就走。素歆说去哪呀?贵贵不说话。月光下,素歆见贵贵的脸在笑。素歆停下不走了。贵贵说有个地方很暖和,你去了就知道。
  贵贵拉着素歆来到村子背后的一片小树林里。树林里堆了许多稻草,贵贵说这里暖和吧,我前两天来侦查过。素歆笑着说,还侦查呢,我看你像个老特务。贵贵就一阵坏笑。贵贵抱起素歆钻进了草垛。暖和不?贵贵问。暖和。素歆把头靠在贵贵的怀里说。两个人说了几句就忽然不说话了,草垛外的草丛里有只虫子在唧唧叫,有一声没一声地叫,孤孤单单的。月光透过草垛的缝隙,一束巴掌大的光正好打在贵贵的脸上,素歆就看见贵贵的脸一半清晰一半模糊,一半是白一半是黑,像电影里的变脸人。
  素歆对贵贵说你像个鬼。
  贵贵说我就是个鬼。
  素歆说雨石街所有的男人就你最坏。
  贵贵说男人就是要坏。
  素歆拿拳头擂贵贵的胸膛,素歆听到贵贵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咚,擂鼓一般响。贵贵亲素歆的脖子、下颌、耳垂和嘴唇。贵贵喘着粗气含混急促地说,素歆,今夜我要吃掉你。素歆嗯了一声,接着素歆又说,你是老虎呀。贵贵口里像含着一块麦芽糖,黏糊含混地说,我就是,老虎,老,老虎......
  素歆感觉自己在梦里一样飘了起来,浑身软塌塌的,素歆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叫贵贵偷偷给抽了去。
  贵贵开始剥素歆的衣服,剥了一件又剥一件,像剥冬笋的壳。贵贵的手在发抖,素歆捉住贵贵的手,喘着气说,我还没过门呢,不能,不能贵贵。我,我们不是都说好了的吗,要过门后,才可,可以的。
  贵贵的耳朵聋了,脑子也给烧坏了,他不顾一切地把素歆的衣服剥了个精光。接着贵贵又把自己脱个精光。巴掌大的那束月光移到了素歆身上,素歆的身子像一个圆润饱满的玉米棒子,散发出晶莹剔透的光亮。素歆是第一次,贵贵也是第一次。贵贵笨手笨脚,手上、脸上、身上还出了汗。两个人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一阵,素歆就感觉下身一阵疼痛。
  素歆害羞、惊喜、害怕。素歆一听到贵贵的歌声,又会情不自禁地尾随而去。贵贵每个晚上出来唱歌,素歆就每个晚上跟着出去。树林里的那个草垛,成了素歆和贵贵两个人的窝。
  一连过了好几天,素歆听不到贵贵的歌声了。素歆心里就烦躁,就乱,就胡思乱想。贵贵怎么不出来唱歌了?

4


  燕子希望安丁再次踏进院门。燕子没事的时候走出院子,看外面来来往往的路人,燕子希望在人群里看见安丁的身影。燕子不知道安丁住哪儿,也不知道安丁是做什么的,但燕子知道安丁是个没钱的男人。燕子猜想安丁应该在某个工厂上班,看他那黑黑的皮肤,又像是经常在太阳下走动的人。燕子想,只要安丁再来,她就不会要他的钱了,一分也不要。这个时候的燕子,就会奇怪地听到另一个燕子在跟她说话。
  另一个燕子说,燕子,你发神经了么?
  燕子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莫名其妙地喜欢他。
  另一个燕子又说,你不为了钱又为了什么?难道为了情?
  燕子说,我是为了钱,我要把女儿的病医好,为了女儿叫我去死都可以。
  另一个燕子叹息了一声。
  燕子说,我还会有爱情吗?
  另一个燕子说,你没爱情了,你的爱情早就死了。
  燕子喃喃说,对的对的,我的爱情死了,我不会有爱情了。这个时候,燕子的眼睛起了雾,朦胧起来。
  没几日的功夫,燕子就消瘦了许多。有个常客摸着燕子光溜溜的脊背说,燕子,你瘦多了。燕子说,瘦点好,有些人不是老想法子瘦身吗?客人笑笑,没再说话,继续在燕子身上耕耘。燕子的泪水忽然就滚了出来,燕子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为什么流泪。客人忙说,燕子你怎么啦,是不是我弄痛你了?然后撤一张纸巾替燕子擦去泪水。
  生理期的那几天,燕子哪儿也不想去,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院子里。深夜里,燕子想到了女儿想到了钱,离大夫说的那个天文数字还差得远,女儿的病多拖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如果是个健康的孩子,都会喊妈妈了。燕子又想到了安丁。一想到安丁,燕子赶紧把那团火苗掐灭。燕子掐不灭那团火苗,掐灭又燃起,就像旧时抽水烟筒用来点燃烟丝的那个草纸条,看似没火,只要对它噗一声,又会燃起。
  次日起来,燕子发现自己两眼红肿。看着镜子里那张日渐消瘦的脸,燕子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又是一个午后,安丁敲响了燕子的院门。其时燕子正在午睡。燕子穿着宽松的睡衣去开院门,一双久违了的眼睛顿时映入眼前。燕子的心蹦跳了几下。燕子没说话,燕子在生安丁的气。安丁笑了笑,说还好吧?燕子说不好。安丁就有些惴惴不安,说生病啦?燕子嗯了一声。
  安丁斜躺在床上跟燕子说话。安丁说,这段时间忙得要死。燕子还在生气,说,忙就别来呀,哪个叫你来了?安丁支起头,看了燕子一眼说,想你了。燕子心下一笑,气也就消了一大半。安丁说,去了一趟外地采购材料。这个时候燕子才知道,原来安丁是一个采购员。
  两个人和衣躺在床上聊天。聊着聊着,燕子就把女儿的病讲给了安丁听。安丁听后就叹了口气。当扯到结婚的话题时,安丁说,要是我有一个像你这样好的老婆我就心满意足了。燕子知道安丁说的是心里话,心下顿时就荡漾开来。燕子装作生气说,你骗人,我有什么好的?安丁说你就是好,脾气好心眼好,还长得好看。燕子扭过头和安丁面对面,燕子说你讲的是真心话么?安丁说当然是真心话。燕子内心流过一股暖流,燕子就冲动地翻身压在了安丁身上。
  这一次,两个人做得畅快淋漓,燕子觉得自己化成了一只雪白的鸽子,在云端里飞呀飞的,这种感觉好久没有过了,应该是女儿出生之前和毕多有过一次。
  天将黑下来的时候,安丁走了。临走时安丁给燕子钱,燕子不接。安丁就把钱放在床上。安丁出门的时候,燕子对着他的背影大声说,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安丁还是和上次一样没说话,也没回头。安丁的举动无声地告诉了燕子,这是一场交易,是卖和买之间的交易,钱货两清,谁也不欠谁。燕子的心痛痛的空空的,想哭又哭不出来。燕子一直趴在床上不想动,直到天完全黑下来,燕子在心里说,希望他以后不要来了,也不想再见到他了。

5


  贵贵的歌声在暮色里飘荡:......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80年代的新一辈......
  素歆一家人刚吃完晚饭,素歆在灶间帮妈妈洗刷碗筷。听到歌声的召唤,素歆的脸就火烧一样烫起来。屋里的灯暗,素歆的妈妈没看见素歆红扑扑的脸。素歆擦干手上的水珠,几乎是冲出了院门。素歆急匆匆地走路,被躲在暗处的贵贵吓了一跳。素歆说你要死啦。贵贵哈哈一笑,说,带你去镇上看电影。素歆不想去看电影,素歆就想和贵贵随便走走,说说话。贵贵说是《少林寺》的片子,场场爆满,武打片很好看的。素歆说不去。贵贵说那我们去哪儿?素歆说,不去看电影随你去哪儿都行。贵贵又笑。贵贵说,那就去我们的小窝?素歆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不去。素歆知道,去了那里又会做那事,素歆今夜不想做那事,就想贵贵好好陪自己说说话。贵贵说好吧,不去就不去,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素歆心下一笑。素歆喜欢贵贵对她的顺从。
  两个月过去了,素歆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素歆一个人偷偷去了镇上的医院,大夫告诉素歆,说她怀孕了。素歆开始高兴,然后又害怕,最后不知所措。素歆就去找贵贵。贵贵起初也吃了一惊,然后说,素歆别怕,我娶你。素歆说我爸妈怕是不会同意。素歆知道爸妈向来看不起贵贵一家人,贵贵家的房子太破了,下雨天就漏水。素歆说,你拿什么娶我?贵贵说拿我这个人娶你呀。素歆说你别开玩笑了,快想想办法吧。贵贵说,别慌,明天我就去你家提亲。
  贵贵当着素歆家人的面说我要娶素歆。素歆的爸爸在抽水烟筒,咕噜咕噜几声后,吐出一句话来,说,可笑,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素歆没把自己怀孕的事说出来,素歆不敢说,也没脸说。素歆躺在床上不起来,素歆说我就要嫁给贵贵。素歆妈妈说,贵贵穷得叮当响有什么好的呢?你嫁给他指定会一辈子受苦受累。素歆说我不怕。素歆妈妈说你赶紧死了这个念头。素歆在床上躺了两天,趁家人不在的时候出去找贵贵。贵贵在他家门口的空地上劈柴。贵贵放下长把斧头说,素歆,我有个办法。素歆说什么办法?贵贵说我二姑在上海工作,我们先去她那里住下,我也可以在上海找事做,上海那么大,我就不相信养不活你和孩子。
  素歆不想离开家人偷偷去上海,可素歆又没有别的办法。素歆想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决定跟贵贵去上海。
  那天早上素歆起得早,有薄薄的雾气在田野里散开。素歆的家人都还没起床。素歆什么东西也没拿,空着两手和贵贵去了火车站。素歆一步三回头,素歆舍不得离开家人,也舍不得离开雨石街。素歆觉得自己将要和这里的一切永别了,想着想着,素歆眼里就有了泪花。
  早晨的火车站冷冷清清的,三两个人提着行李走向站台。站台墙体上的白色油漆脱落了许多,脱落的地方露出黑乎乎的水泥底子,一白一黑,凹凸不平,看上去像一幅抽象派油画。火车还没进站,素歆有些紧张,不停地向四下里看,素歆怕遇见熟人,更怕家人会找到这里来。素歆希望火车快点来。贵贵抱了一下素歆。贵贵说别紧张,火车马上就要到了,我昨天就买好了票。
  火车来了,远远就拉响了汽笛,站台上有些骚动。贵贵拉着素歆的手,有些兴奋地说,来了,我们的车进站了。
  火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站台上,贵贵一手提起简单的行李,一手抓住素歆的手准备上车。就在这个时候,素歆的爸爸和两个哥哥匆匆赶来了,他们拉起素歆就走。素歆不走。素歆的爸爸抬手打了素歆一巴掌。贵贵护住素歆。素歆的两个哥哥抓起贵贵的两只手用力一推,咚一声闷响,贵贵的头撞到了一根水泥柱子上。贵贵叫了一声,整个人便瘫了下去。
  贵贵死了,死在去医院的路上。
  素歆哭了一天一夜,然后素歆就不哭了。不哭的素歆不吃不喝不说话。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素歆在自己的房间里,轻声唱起了贵贵经常唱的那首歌。唱完歌,素歆笑了,然后又哭。
  天快亮的时候,素歆从门角里找来一根粗麻绳,把自己高高吊死在桂花树上。其时的桂花树,散发出一阵阵醉人的馨香。

6


  客人越来越多,燕子就天天接客天天接客。燕子一心一意想多挣钱。燕子就把那个叫安丁的男人渐渐抛在了脑后。
  一个天气阴冷的午后,安丁还是来了。燕子不让安丁进院门。
  燕子在门内说,我不想见你。
  安丁在门外说,最后见一次。
  燕子听到是最后一次,心又痛了一下。
  燕子说,你还是走吧。
  安丁犹豫了片刻说,那好吧。过后便没了声响。
  燕子以为安丁离开了,轻轻把院门启开一条缝隙。燕子吓了一跳,安丁还站在门外。燕子赶紧把院门关上,心下又一动,燕子发现安丁消瘦憔悴了许多,整个人像变了个样。燕子下意识又重新把院门打开。
  燕子和安丁在桂花树下站了一会儿。冷风嗖嗖地从墙外灌进来,燕子看安丁缩着颈脖,嘴里丝丝地吸气吐气。燕子不忍心,燕子说进屋吧。燕子给安丁泡了杯红茶,杯口上冒着白丝丝的热气,燕子端起茶杯递给安丁,说,喝吧,暖暖身子。安丁接过茶杯,往杯口上吹气。燕子看着安丁的脸,说,几个月不见,你咋成这样了?病了吗?
  安丁摇摇头,过了许久才说,没事。
  安丁双手握住茶杯取暖。燕子把床头边的电暖器插上电,电暖器顿时发出黄灿灿的光。燕子说,过来烤烤吧。安丁坐在木凳上,嗯了一声,没起身。安丁说,你女儿还好吧。燕子说还那样。安丁喝了口茶,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燕子,我帮不上你什么。燕子说,谢谢你有心。
  这一回,燕子和安丁什么也没有做,两个人朋友一样坐在一起聊天。
  安丁离开的时候,抱了抱燕子。安丁说,燕子,认识你我很高兴,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燕子的心扑通一声,感觉安丁的话有点生离死别的意思。燕子说,别,有空就来坐坐。
  安丁笑笑。安丁走出门外,时不时地回头看,最后向燕子挥了挥手。
  燕子的心莫名地揪了起来。
  西伯利亚的强冷空气再度侵入本市,寒风萧萧,雨石街显得异常的寒冷。燕子的生意也跟着萧条起来,有时一天也就接三两个客人。闲下的时光,燕子想女儿,想安丁。夜里看电视,燕子知道家乡又下了一场暴雪,女儿虚弱的身体能抵挡住这样的寒冷么?女儿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呢?想着想着燕子就流泪了,燕子感到害怕,也感到孤独。在这样的一个寒夜里,燕子流着泪水,心里呼唤着安丁,安丁,你为什么又消失了呢?这个时候不来你又死到哪里去了?
  转眼到了年关,安丁还是没来。燕子想,安丁大约是回老家过年去了。
  这天下午,有人敲响了院门。燕子想一定是安丁来了。燕子赶紧跑出去开院门,来的是个陌生男子。男子没进院门,他递给燕子一个用胶纸封好的小纸盒。男子说,这是安丁嘱托我给你的。燕子说安丁呢?男子犹豫了一下,说,他人没了,一个礼拜前走的。
  燕子的脑壳顿时嗡了一声,脚下发飘,身子歪了歪,靠在了门框上。
  纸盒里有一沓钱,五块十块五十块一百块的都有,同时还有一封信。燕子拿信纸的双手在微微颤抖,读着读着,燕子的眼泪滚滚而下。信纸飘落在床上,燕子双手紧捂住胸口,疼痛来自心脏的最深处,像有人拿锥子一下一下地戳。燕子仿佛看见自己的心在滴血。燕子啊了一声,接着痛哭起来。
  那个晚上,燕子没开院门,外面呼呼地刮着冷风。燕子取出半瓶白酒,一杯接一杯地喝。眼泪和烈酒一同流进了燕子的体内。
  燕子不再接客。燕子打算回老家。燕子长久地坐在桂花树下,燕子知道三十年前素歆和贵贵的那段故事。燕子住在这里从来就没有害怕过,燕子觉得素歆和自己有着相同的遭遇。燕子有时想,世上就是有鬼魂的话,素歆也不会害她。
  三天后的黄昏,燕子在桂花树下给素歆焚香烧纸。香烛的火苗在风中呼呼摇曳,纸钱的灰烬飘了起来,像一只只灰色蝴蝶,荡悠悠地飘出了斑驳的围墙,在微弱的阳光下曼舞。
  燕子提着行李出了院门。对面停着一辆载客的私家车,燕子朝站在一边抽烟的司机招手。司机甩掉手里的烟屁股,麻利地钻进了驾驶室。
  燕子上了车,司机回头对她一笑,问要去哪里。燕子说火车站。车子开动时,燕子透过车窗玻璃,看了看眼前这所破败的古旧小院,燕子一时间心里很不是滋味,泪水涌了出来。车子越走越快,夕阳下的雨石街,渐渐被抛在了后面。
  车子驶上了海滨路,坐在副驾上的燕子正了正身子,伸手把眼角的泪水拭去,眼前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林荫小道。

手机:13686216924
QQ: 1550521704 







发表于 2017-5-31 15: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考试阅卷结束,才有空来拜读,见谅!!
发表于 2017-5-31 15: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描写细致生动,语言极其有特色,诗化的语言和悲伤的故事相得益彰,好文!
发表于 2017-5-31 15: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自己的一点感觉,聊一聊对这篇小说的看法,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发表于 2017-5-31 16: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是两个故事,本来是双线索交织的手法,但是感觉两个故事之间没有太大的关联,合在一起写,反倒不如分开。
双线结构是小说中很常见的一种组合形式,以同时存在和发展的两条线索来拓展作品的广度和深度,更好地表现丰富而复杂的社会生活。但是需要将两个线索有机结合起来,把两个故事结合起来,我感觉这篇小说并没有用好这种手法。
发表于 2017-5-31 16: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是结尾,虽然从前面的故事,只能推导出这样的一个结果,而且这个结尾是很符合实际的,但是从发表的角度说(我只能从这个角度来谈),是不太容易发表的,这属于所谓的没有“正能量”。
只是一些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20: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5-31 16:54
第二是结尾,虽然从前面的故事,只能推导出这样的一个结果,而且这个结尾是很符合实际的,但是从发表的角度 ...

谢谢,回复迟了。
发表于 2017-6-5 19: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起笔不凡
 楼主| 发表于 2017-6-6 18: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