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天堂的石头(2017.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00: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小铭 于 2017-8-3 13:32 编辑

                                 天堂的石头


                                                                          梅里·雪

      像一场梦,说醒就醒了。醒了的石头一现身就是天堂寺经书里记载的聚宝盆——天堂龙石。
      天堂龙石自然造化,形神兼备,是为奇石,彰显着中国古老文明的元素。
      于是人们开始找寻龙脉余留的其它迹象,河岸上就多了一些躬身找寻石头的人。
      河滩上石头多啊,从来没有那样仔细专注过石头,是诸神散落人间的流星吗?是一群群鸟独坐河边吗?还是一个一个故去的灵魂静修成石头,回归人间,仿佛一只一只大大小小的眼睛观望着人世?
      古老的雪山融水,古老的风,古老的岩画。我也相信石头会在古老的旅程中开出花,结出果。几百年,几千年,一条黄河的支流冲刷,腐蚀,摩擦,搬运,自然造化的神工妙手让一块一块石头在远行中打磨刻印下岁月无数的形象,花,鸟,鱼,虫,人……,石上禅语,石中妙境在浩浩荡荡的水流中宁静呈现。
      想通过一幅画,一首诗,一个字,一片风景看穿石头的内部,但寻石、品石的过程那般忧伤,孤独,寂寥。
      找寻石头我找一种意境,一种想象,一种思想,一种哲学态度,一种美学指示。
      低下头颅,俯下腰身,我最终找到的是向大地上的事物低头的意义。
      流水舒卷,那些触石而碎的水花多像天堂寺里千手观音的手指,轻灵,柔软,巧慧。洒一路悲悯的清音。流水在雕凿石头的同时也在用碰撞的声音和力量表明着自己的存在。
      即使有流水声,我觉得空旷的河滩还是寂静的,只有太阳做伴,正适合我放开想象的思绪。想到高山流水,想到虫鸣蟾鼓,想到河岸上日夜奔跑的风景,想到流水长距离的搬运,想到流水相对石头是一种创造也是一种破坏……
      石头就与我一样,整天深陷在想象里,流水的刀子,把它想象的美或者痛一天一天刻进石头,等一双灵智的慧眼发现并领走一块石头的灵魂。
      因缘际会,寻一块石头是来看流水洗刷的岁月。打问寻找奇石的人,他们或者是画家,书法家,或者摄影人,诗人,忽然明白,寻是一种意境,他们躬身寻找太阳,月亮,星辰,寻找动物植物昆虫,也在寻找李白之诗,清照之词,寻老子山水之境。他们愿意一生简单成一颗石子,一枚月亮。就靠阳光雨露,草木虫鸣活着。
      他们把捡来的石头当做独具个性的生命形态来解读,并以审视苍穹关照自然的胸怀与气度与石头进行心灵的对视:人当如石,多一份沉默,少一份张扬,朴实无华,安守清贫,最终化为一粒尘。
      一粒尘长久。长久到生命短暂者永远无法与石头交流,更无法探知石头内蕴的奥妙与真相,某一天,一块石头会矗立在我们身上,我想那时我们才会真正走近石头内部,石归于土,石归于水,在泥土和水域深处,坚硬,锋利隐于阴柔,贪嗔痴隐于淡泊,一切又归于梦。


简介:梅里·雪,女,藏族,本名梅生华,出生于1975年1月,有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刊》《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中国诗歌》《滇池》《诗潮 》《诗选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山东文学》《绿风》等报刊杂志。
通联:733299  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审计局  梅生华
发表于 2017-5-31 23: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与一块石头的对视,乃是何等的虚怀若谷,更是对生命的高贵解读!
发表于 2017-6-3 00: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立意不俗,文字不俗
发表于 2017-8-3 13: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上刊第4期。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