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何处安放我的灵魂(2017.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23: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小铭 于 2017-8-3 11:01 编辑

何处安放我的灵魂
亚男




生活在城市的钢筋水泥间,尽管灯火阑珊,但我如漂浮的浮萍没有根似的。
一个人坐在夜色的斑斓里,远处的灯火明明灭灭,不断有人或者车子闪过,闪过闷热和浮躁,闪过苦闷和寒冷。
便想起故乡,那清澈的河水,葱郁的山谷。夕阳落在水田里倒映乡村的宁静和甜美。牧童在田埂上挥响鞭子,一滴水在回旋里久久的停留蜻蜓的翅膀上,那些透明的日子,带着风的味道,夹杂着泥土的芬芳。一尾鱼在童年的时光里游来游去,多么欢快的吐出水泡儿。但对每个人来说,童年会在不知不觉中走远,有的时候甚至觉得童年远得没有一点记忆。
城市意味着色彩斑斓。但喧嚣中我总是迷失,总是手足无措。彷徨在晚归的路上,汽车堵得心里发慌。此地盛开的灯火,总是恍惚的。
每一次独坐夜空,即便是四周寂静下来,但我似乎还在一些争执中,看不见人的脸。无论表情多么丰富,都不容纳一丝好感。人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呢?小区的树在微风中摇曳,婆娑的往事,恣意无比。
夜在一点,一点的沦陷。大地沉默,风拍打窗棂。没有灯火的城市是孤寂的。但还是安静不下来。我听到我的内心在一次次的出逃。但我逃不出灵魂的囚禁。



我呼吸,我迷失。
砰然倒塌的新闻事件,上演了城市的不安分守己。
农民工在自己修的高楼上讨要工资。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艰辛究竟是灵魂的,是精神的。他们更多的仅仅是物质表面的。没有钱回家。
他背负的故乡在衰老,在颓废。
一年,甚至是几年的汗水都没有泡软老板的心,讨要工资成为了日趋长大的毒瘤,在不断上演谎言。一次次赶赴失望之后,他们只有站在自己修建的高楼上展现绝望。
气垫,消防队。
我围观到了人生莫大的悲哀。
老板出现依然只是一个虚假的承诺。他们扰乱了社会治安,在看守所反省自己的行为。出来,阴雨绵绵,工资依然在一张纸上嘲笑。
某日我看见一则新闻,也是讨要工资,几十万元的毛票,不准上厕所数完。这是讨要自己的钱吗?



回到故乡,已经是夜里了。
寂静的故乡,连狗叫声也没有了。我走在故乡土地上,脚步敲打大地的声音,沉闷,踏实。
木板墙,青瓦房。黑灯瞎火的故乡,静得出奇。我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泥土的芬芳一下子扑面而来。
故乡没有我的亲人了,我不知道再回去意味着什么。但我还是回去了。那一夜,我没有惊动谁,在自己的屋檐下坐了一夜。天渐渐亮的时候,风吹来一声声鸡叫。听到这声音异常的兴奋和激动。很多年没有听到鸡叫了。我想这一定不是周扒皮在叫。
远山渐渐的露出轮廓,逶迤的,绵延的。
村庄,不声不响的打开门,烟火升起。村庄有了生机。是的,村庄醒了。苏醒之后的村庄一定是安详的。
我坐在热情的问候里,感受那一份真情,依然在血脉里流淌。



这样的夜晚是静寂的。
我坐在旷野之中,山和河流在我的身边,流水缓缓的漫过往事,童年的卵石,茅草和斗笠,露出豆荚的清香。蒲公英旁的小姑娘高擎的欢笑,不管风再大也吹不散。一次次的奔跑,多么恣意。
恬淡的,笑。恣意的,笑。
不可颠覆乡村的纯真。而今的乡村也颠覆了。
在轰鸣的推土机声里,故乡,衰老了,荒芜了。
山不见了。河流填满了一些人的欲望。不再有炊烟的乡村,没有人再唱《梦里水乡》。
大把,大把的阳光,带有苦涩的风,一次次吹来。蒲公英哪儿去了,擎着蒲公英奔跑的小姑娘哪儿去了?系着羊角辫的黄昏,笑声再也当不起粼粼水波。我只能在记忆里去打捞小桥倒映的影子。
推土机打破了夜的沉默。我走在故乡的叹息里,已经找不到安葬祖辈的坟墓。我面对故乡烧一把纸钱,祈祷他们安息!



他们能安息吗?
我一次次的问。没有谁回答我。
风吹草动。生长在夹缝里的草,生生不息,没有人注意。在一次次践踏之后,依然青翠。我走在没有路的路上,草散发出来的香,萦绕整个故乡。
不远处有人在争吵。
依稀可以听见是关于拆迁的事。争吵越来越激烈,甚至有些火爆。
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本来没有故乡的,而今要把这里叫故乡了,一下子是有些接受不了。更上他们接受不了的,这里所谓的故乡,日后一点痕迹都不会有。他们找不到一块地去安放他们的灵魂,自然他们是不愿意的。
坐在屋檐上,阳光翻过山梁。
祖先的坟墓在哪里?我再也不能辨认出我来的方向。
一早,阳光还在被窝里,我听到大地的一声轰鸣,打破了整个村子的安宁。推土机已经进了屋,目瞪口呆的站在我的亲人面前。谁也不敢相信,这是在为了老百姓的长远生活。
柴米油盐都在一声令下,被掩埋在激烈的对抗中。
无法平息的愤怒,我不得不安慰自己,让灵魂走得更远。



我只有换一种方式,让愤怒转化。
很多人都出逃了故乡,那怕在城市的角落,也总愿意让阴暗的,潮湿的空气吹走孤独。
一切都得按照规律。电脑都是程序化了,那么拆迁也得程序化。
问我是谁?
是的,我是谁?这里就是我的故乡。这里埋葬了我的祖先,也生活着我的亲人。
对不起,借用一下公权。
四季的自然规律,我们得播种阳光。
这里拆了,美其名曰:推进城镇化。
我站在一片荒芜中,看着我的亲人背井离乡。以后我没有故乡再可以回了。



回到城市已经有些时日了。
心一直在故乡游走。那山,那水,那风,都无比的亲切。
这些天,我一直都夜不能寐,望着故乡的方向,心空空的。阑珊灯火照不亮我眼前的迷蒙。不断增多的汽车,一直在排放这个世界的欲望。奔跑在高速公路上,不断发生的意外,总是逃不脱死亡。
人真的有灵魂吗?
这些天一直都在做梦,梦里不断出现故乡的山山水水。我去很多有山有水的地方,偶尔也在梦里出来。
看来,人真的是有灵魂的。灵魂是安放在故乡的。
我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灵魂在四处飘泊。

610200   成都市双流航空港临港路四段28号 王彦奎
发表于 2017-6-1 06: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人!想起了我的故乡,故乡的老房子,屋后的那棵老槐树!
发表于 2017-6-3 00: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带着魔力,精彩
发表于 2017-6-3 00: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重而深邃的思想,大爱
发表于 2017-8-3 11: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刊第4期。
发表于 2017-8-4 07:10: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拜读散文版,感觉此版的美文太多了。这篇文章写得确实好,给三个赞!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