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窗 外(2017.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5 00: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窗  外
                                                                                        唐小米


                                                                                         冬日分明

       一场雪过后,天气更加寒冷,树几乎在一夜之间落光了叶子,错落的枝桠茫然裸露着干枯,像某些曾经蓬勃的思想,被一种规范收编,之后再也找不到枝枝杈杈的理由。冬天来了,窗子上结着冰花,植物们开始用另一种方式怀念森林。
       冬天来了,我怕冷,显然冬眠是不错的选择,可是越想睡越睡不着,人和其他动物相比,多了的只是失眠。我像养在玻璃缸里的一条水草,摇移着,从这个窗口挪到那个窗口。大街上来来去去依然有很多人,每个人都选择一种包裹来抵御严寒,这个季节一下子臃肿起来。我看见他们拖着厚厚的影子,在积雪里留下脚印,街道的往事仿佛越来越瘦。
卖水果的小贩扯着嗓子叫卖,他的响亮敲击着冬日的坚硬,发出铁锤撞击锣鼓的声音。摊子上堆满柑橘,橙色饱满的身体在阳光的照耀下臃懒地暴露光泽,向过往行人暧昧地眨眼。不得不承认,它们的鲜亮使冬季生动起来。
      风就在屋檐下游走,发出略显尖利的“咿咿”声,这个周身有刃的家伙,只等待不识趣的人闯入他的领地。北方的冬天是凛冽的,保护不好,风的刀刃会刺进骨头里,疼痛一生。因此北方冬天流行一种护膝,内里儿用动物的毛皮制作,穿起来严严护住关节,暖暖的。这是北方人最聪明的选择,用毛皮来包裹毛皮。许多陈旧的先祖留下的经验却很实用,比如要用雪来搓醒一个冻昏的人,才不会伤到他的血管和肌肤。前几天,一位朋友打来电话,急急地说:“天气情况怎么样?元旦我们回去闹雪,多准备两副护膝,我送朋友,最近两年南方也蛮冷的。”他在南方生活十几年了,一直都买不到小时候穿的北方那种护膝,写信来要求我们给寄过几副。他的太太更可爱,居然把护膝翻过来毛皮冲外,两个拆开缝在一起,套在脖子上,据说在圈儿中着实时尚了一阵子。真是搞不懂,好不容易摆脱了凛冽寒冷的人们却又怀念起那种刺骨的冷来。每次回来,他也都要跑出去,用他的话说,叫“与雪共舞,与寒冷谈判。”虽然我常年生活在北方,却难以体会这种乐趣。难道仅仅是因为司空见惯的缘故?在北方,只有小孩子在寒冷中大笑着奔跑,大概在他们的眼里,每一季,每一天都有不一样的新鲜。而我越来越觉得,冬天和冬天都是一样的,甚至,冬天和夏天也没什么不同了。可见迟钝和重复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重复着,重复着,就老了。
       可人们仿佛都在复制,一天,又一天,一个自己又一个自己。他们总要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仿佛忘了季节。
       难道,这才是生活最深邃的含义?


                                                                                                夜色模糊

      昨夜大雾。   
      彼时,正站在窗前。
      不是矫情,而是睡前的习惯。因为窗口对着一片杨树林,更远处是昼喧夜静的公路和车站。写着宾馆和招待所字样的老式灯箱招牌红红绿绿的闪烁,多少有些寂寞难耐的味道。看路灯,看灯下的旅人,看他们或拖或背着行囊,进出一座座陌生小店的门口。夜晚看不清容貌和表情,他们像一些贴在地面上的影子。或黑,或灰,或黄,蓦然跳起来或者缓慢地搬移。
      有时候看到他们,心中会徒生安静和感动。他们背上,肩上,手上,背的扛的拎的,大体就是生活的重量了吧。在我,这个站在自家窗口的人看来,这是个多么庞大而茫然的概念。而在他们,具体到网兜丝线的宽窄会把手掌勒出什么样的印痕;具体到他们在这座陌生的小城将度过怎样一个陌生的夜晚。
      所幸窗外的路灯并不花哨,显得这座城市有足够让人踏实的厚朴。当看到杨树高大的身体在黑暗中舞动着膨胀的快乐,路灯就亮起来了,大到每一栋建筑都是昏黄的面孔。他们,并不属于这座城市的陌生人仿佛小小的昏黄的一团烛火,逐一敲着旅店的玻璃窗门。
      当然,偶尔的某些想法也会在瞬间掩盖小城的朴拙,使窗外的夜晚流淌着诡异。我猜测他们的身份,并可以清楚地回忆起曾经看过的恐怖片:路灯掉进积水里,他们突然转过身来,或者,瞬间消失。
      我被自己吓得不敢下楼。有一次户主晚归,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去给他开门,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甚至蹲在厕所门口等他。一起上楼。打开窗帘。他站在窗口对我说:窗子里面是个安全的地方。
       他明确的表述并不能解除我的疑惑,那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饱尝和想象作对的痛苦。对手是虚拟的,因此它有着可以无限伸张的手臂和嘴脸,我精疲力尽地发现我并不能战胜它。
      后来天冷了,窗口挂上了落日黄的厚窗帘,有一次下雪无意中在窗口看了一眼,看见冬日雪地上灯光的色彩,橙黄或者橘红。窗外还是那么美丽,树枝、人声,时而繁茂,时而凋敝,令人感到活着的现实和快乐。
      这是生活中每天都在发生的,以前或者以后,面孔相似并且没有次序的到来。
      欣然中令人绝望。
      如果每天都是一样的,一天和一生会有什么差别?
      很多次我站在窗口,看着相同的风景,会这样问自己。但昨夜,窗外因雾有了不同。我亲眼看到它漫卷而来,越来越浓。不是纱巾,不是轻音乐,而是牛奶。仿佛无尽的牛奶自天空倾倒,带着丝绸般的质感迅速弥合了天,与地。
      没有旅人和站台,车灯和路灯像是萤火虫尾巴上一点模糊的光晕。
      紧挨着我的大树开出白棉花的花朵。
      我隔着玻璃,看到被牛奶淹没的房子。伸出手,我的手就被淹没了。我还想拿出我的身体,平躺着,从窗子这个小小的洞口递出去。让我遍身流淌着牛奶,像一个将要融化的人。
      让我因此与众不同。



通联:063500 河北滦南文联  段建月
发表于 2017-6-5 08: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读这样的句子。推荐
发表于 2017-6-5 20: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唯美而深邃,喜欢
发表于 2017-6-18 06: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娴熟的文字,透着一种醇厚的美感。
发表于 2017-8-3 13: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刊第4期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