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阳 台(2017.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5 17: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阳 台
王妃

晾晒的功能

    据说杨绛先生家的阳台是整栋楼里唯一没有包起来的,她喜欢让阳光经由阳台走进室内,浏览她满屋的书。我的脑海里为此设定了一个这样的场景:在整栋楼像个鸽子笼一样被钢筋或不锈钢的栅栏围裹中,有一个老人正坐在唯一敞开的阳台上,戴着老花镜,捧读一本书,她瘦小的身子在阳光里散发着一层暖暖的光晕……
    生物老师说,植物需要阳光、空气和水。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呢?一个久病在床的人,即使康复了,因为长期不见阳光的缘故,也还是面如白纸。空气和水养着我们。阳光也养着我们,只是我们熟视无睹罢了,就像幼年时成天吊在母亲的怀抱里,把母亲的温暖视为应当一样。
    住一楼很多年了,就特别羡慕住二楼以上的住户,仿佛他们住得比我高一些,就离阳光近一些。每次走到室外,仰望楼上的住户悠闲自得地在自家阳台上享受日光浴,仿佛那几平米的阳光就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心里就艳羡得很。其实,住一楼也有一楼的好处,抬脚就走进了阳光里,但心里就是不满足,总觉得这阳光是楼上住户用不完而施舍下来的。不满足是人的常态。不曾拥有过的,就总想着拥有,这就是人的欲望吧。
    去韩美做香薰,莉莉在我背部拔火罐,留下一道道可怖的紫痂。她说,你住一楼,所以体内的湿气太重。我趴在按摩床上,就浮想联翩,有几次竟做起了美梦,梦见自己住进了一所高层的房子里,房子不大,但有一个敞亮的阳台,我一个人,在阳台上,或坐或立,阳光斜射进来,暖暖的,让人沉醉……
    我曾经尝试去高楼顶部抬头看风景,星辰遥不可及,天幕旷远空寂,像巨大的伞笼罩下来,仿佛随时要将我和高楼收束其中。这种体验让我感觉与天的距离和隔阂非但未减半分,反而因为风声猎猎和高处不胜寒而倍感一个人的渺小、孤独与恐惧。但站在阳台上的感觉就不同。当我的愿望终于在2010年年底实现的时候,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我心里就特别踏实。阳台似乎是天幕和我的房子向我互递过来的怀抱,我走在其中,自在安宁。
    棉被、衣物、书籍……,所有的旧物都在阳台上幸福地享受了阳光的亲吻,它们还原了膨松而柔软的习性,潮气、霉味儿,通通被阳光的味道取代,收拾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要将头埋进去,深呼吸,那些郁积体内多年的湿气似乎也慢慢消失了……


有时候我什么都不做

    进入冬季以后,人也就慵懒起来,在被窝里赖着总是不想起来,即使醒着也喜欢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希望阳光早点进来。到了午后,阳台上的摇椅,不再寂寞,我可以捧着一杯茶或者一本书出来,将自己的身体落在上面,让它带着我,像一只硕大的钟摆,前后摇晃起来。
    我是个不擅表达自己欲望的人,事实上,表达出来的欲望往往也是很难满足的,就譬如现在的阳光,它似乎还没有发现我内心的需要,所以,即使我就这样在摇晃中执着地对它张望,它也并不急于从对面的屋脊上跳下来,忽略其他的物事而径直走向我。
    这加剧了我颓然的心情。我耐着性子呆在阳台上,听风,看云,看小鸟三三两两从我面前疾驰而过,在它们的鸣叫里,我似乎也听出了它们对阳光的呼唤和赞美。
    是听到这些心声了吗?阳光终于翻过屋脊,跳到靠墙而立的一行杉树梢上,短暂的逗留使得杉树浑身浸润着金色的光芒,它们显得很激动,所有的树叶都在金色里舞蹈。
    阳光掠过树梢落到低矮的灌木丛中了。这是它常让我这个庸常的人心生感激之处:阳光从不回避或者嫌弃谁,只要它能走到的地方,它从来都是正视的,决不轻贱谁。灌木丛承接着这温暖的恩赐,安静极了,与高大的树梢相比,它们似乎更能体现植物坚忍的性格。
    阳光慢慢靠近阳台,它朝我走来了!
    我看到它先探入阳台的右侧一角,好比一个谨慎的来访者小心地叩门。紧接着,它大步流星迈进来,并悄悄向我移动。我的内心突然收紧,仿佛有人正试图接近我,想洞察我内心所有的秘密,而我似乎又渴望这种接近,不想更无法拒绝。矛盾和忐忑的心情压迫着我,摇椅的晃动随着我变得僵直的躯体而渐渐停顿了下来。
    阳光终于走过来了!我不得不闭上眼睛假寐,任它抚摸我的额头、鼻子、唇、胸部、四肢……
    藏在内心的秘密呢?那些郁积的灰色记忆呢?好像都不见了!矛盾和忐忑感也消失了,取之是渐渐入心的平和和坦然。我似乎走入了一个未知但光明的通道:发光、通透、温暖。在恍惚中,我陷入了松弛后深深的倦意之中,就这样睡过去了……
    这是一次无梦的旅行。当我醒来,阳光已经离开了阳台,在楼房的拐角处留下细细的一条光线,仿佛是刻意凿下的记号,提醒我,它曾来过。
    在光阴隧道里,冬日午后的阳光,给予我短暂的母性的辉光,它让我迷恋。当最后一点光线收束成小小的一个光点时,我下意识地从摇椅上站起身来,想哭。

一定会有大鸟飞过

    卞之琳先生在桥上看到的风景,我在阳台上也能看到。
或许还更多。在夜晚,明月和星星不是我一个人的风景,它们装饰着所有沉睡者的窗子,让人间变得迷幻而诗意。而站在阳台上的人,多半是失眠者,他们清醒着,是属于生活中的少数人,譬如我。
    相对于夜晚来说,我在白天长久伫立在阳台上的目的,多半是为生活计:晾晒衣物、给花浇水等。所以,那些车马人喧的情景虽然俯身能见,但我无暇顾及,即使偶尔扫视过去,也是熟视无睹。惯常的场景就如一个生产线上的某个固定流程,让人精神困顿和麻痹。
    但也有例外。能将我视线从日子的琐屑中牵拉出去的,是从空中疾驰而过的鸟们。麻雀是成群结队的,燕子是三三两两的,它们都是小个头的鸟类,唧唧喳喳的,从我的阳台前飞过时,空气瞬间因它们翅膀的扇动而扩展成一条宽阔无边的河流,有鲜活的气息。当此时,我常常会不自觉地停下手中的活计,对着那些稍纵即逝的小小的黑色或灰色的背影发会儿楞,事后想起来会暗笑自己当时有点痴呆的样子,但并不嫌弃自己。
    能快乐地从我面前飞过的鸟们是越来越少了,种群更是日趋减少。童年时代在乡下房前屋后叨扰不休的喜鹊、乌鸦、斑鸠等等,现在都到哪儿去了呢?喜鹊可爱的喳喳声和乌鸦令人生厌的呱呱叫,至今仍清晰地在耳畔回响,只可惜它们的模样早已定格在十岁以前的脑模子里,再也无法拿出来重温了。这几年,印象里从我阳台前飞过的最大的鸟,应是八哥了,黑黑的身子黄黄的嘴,它们会呼啦啦一下子飞过来飞过去十几只,很安谧的样子,估计跟它们掌握的绝技有关——巧舌如簧,能说人话。它们其实会说的并不多,但通常都是人类喜欢听的话,所以颇受宠爱,人类总是喜欢乖巧听话的宠物。
    但我还是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当我伫足阳台上时,会有一只大鸟从空中飞过。它有长长的尾巴,美丽的羽毛,苍劲的鸣叫。即使是一瞬间,即使是惟一的一次,只要它是在这个城市的上空,是从我的面前飞过,我会终生难忘。
    有时候这样幻想的时候,我会冷不丁地想起某个坠楼者,他(她)会不会是把自己幻想成拥有翅膀的大鸟而飞出去的呢?在众多的围观者眼里,也许他(她)是失败者,但谁又能揣测到,在飞翔的刹那,勇敢和怯弱、绝望和解脱,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主角……


地址:245000 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学院学生处(南区)  王佩玲
发表于 2017-6-5 19: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小的阳台,一个大大的世界
发表于 2017-8-3 13: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刊第4期。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