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一件白衬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5 17: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件白衬衣
                                                                 蝈蝈

    小冬上学的时候,家里还是一贫如洗。这就让本来就孤立无援的小冬感到自己像只刺猬一样,成了缩小的一团。在学校里,小冬被张旦旦他们叫做黑抹布。原因是,小冬一年四季都穿着一件黑布褂子,上面布满了褶子,看上去和抹布无异。
    自卑到极点的小冬在班上沉默寡言,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和他一起玩。这样的话,小冬整天就都缩在教室的角落里,像一个很不起眼的黑点。有一次,一个男生想捉弄一下小冬。他从教室门外闯了进去,边跑边大声喊:“莫小冬,你妈来看你了!”小冬正在埋头看书。听到喊声,他茫然地抬头看了看,然后又继续他的阅读去了。班上的同学一下子爆发了,怪笑声让进来准备上课的王老师莫名其妙,以为是自己出了什么事了,赶紧低头瞅她刚刚换上的一条的确良裤子。
    但小冬令大家最难忘的是,他每学期都会拿下班上的第一名。这也正是张旦旦他们不敢随便欺侮小冬的原因。但这也是危险的,小冬周围充满了敌意,他的样子和学习成绩极不相衬,这就好比一个乞丐拿到了诺贝尔奖一般。
    小冬放学回家,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走。那条两边长满了高大杨树的道路上,洒满了他孤单的脚印儿,这些小树叶,时间不长,就被人们淡忘了。
    1985年初夏,恶劣的天气让柳镇的整个地面变得粘粘糊糊,空气潮湿无比,每个人的鞋子上,都沾满了黄色的泥巴,这些泥巴沿着大家的裤腿往上爬,形成了难看的污渍。小冬的样子就更难看了。他除了露出来的肉体以外,基本上都被泥巴糊住了。每到教室门外,小冬就自动把身上的泥巴往下抠,直抠得黑衣服吱哇乱叫。这是在六一儿童节的前夕,孩子们都被雨水给下懵了。
    5月20号,天气突然就转晴了。久违的太阳在天上打着喷嚏,让人们感到自己的鼻子也都痒痒的。
    天一放晴,学校里顿时就成了一大锅烧开的水了。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学校里的高音喇叭突然响了起来。一阵滋拉滋拉的声音响过后,校长开始讲话了:“各位班主任请注意,各位班主任请注意,请你们尽快安排各班参加六一儿童节的事情,要按要求不折不扣地执行。”学生们静静听着,完事后,校园里哗一下子就空了,每个班都去安排这件事了。
    放学后,小冬的脸看上去拧成了个疙瘩。小小孩子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愁云啊?原来老师安排让每个学生都要穿上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去参加全镇学校的汇报表演。这对于家里连锅都揭不开的小冬来说,无疑成为一件天大的事情。蓝裤子和白球鞋小冬都有,但很旧了,只在学校组织统一活动的时候拿出来穿一下。但白衬衣就不行,他原来那件白衬衣早就穿不上了,被他妈用来做了鞋底儿。这两年学校里基本上没啥大的活动,小冬一家已经把白衬衣忘得一干二净。小冬可真是愁上了。家里能答应给他买件白衬衣吗?简直就没这个可能,因为这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家里的麦船早就见底儿了,现在吃的麦子还是从四舅家借的。拿什么去变钱啊?
    小冬低头数着脚印儿。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树阴里,小冬突然看到一个东西忽明忽暗地在树缝漏下的阳光里发亮。他赶了几步过去看,原来是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铁皮。这个闪闪发亮的家伙躺在马路上,一下就撩动了小冬的心。小冬捡起这块铁皮,放在眼前看了看,一个模糊的瘦小的娃娃脸出现在铁皮里面。小冬无声地笑了笑,然后把铁皮装进了书包。
    就这样,小冬每天上下学都低着头走起路来。同学们以为莫小冬越来越没出息了呢。但小冬的书包里每天都会多出一些螺丝、铁皮、铝皮、钉子之类的东西。他把这些东西攒满书包,然后卖到了废品收购站。那些废铁烂铜就成了汗津津的毛票儿,被小冬压得展展的,夹在了一本旧小人书里边。成天想着这些事儿,小冬在上课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了。他盯着老师的眼镜和手里的粉笔,盯着老师手腕子上这晃晃的手表,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用想像过了一遍,这些东西能变成钱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但小冬的白衬衣仍然没有着落。
    小冬便把目光盯在了一直停放在镇子西头农机站里的一辆报废的联合收割机上。那个浑身涂满红漆的家伙,身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零件,拆下来就能变成钱的。想到这点的时候,小冬不禁打了个冷战。偷东西,小冬可从来没想过。
    在这个念头出现后的一整天里,小冬脑子里开始了激烈的战斗。最后,是几个同学的闲聊促使小冬下定了决心。他们说,自己的白衬衣已经做好了,只等着六一节上身了。
    回到家里,小冬偷着取出了老爹的钳子和扳手。有这两样东西就能拆下那些零件了。小冬有些兴奋。
    第二天,小冬接连两次去了农机站。 他早就盯好了,在吃饭的时候,农机站的老柳一般都不在那里。在巨大的联合收割机肚子里,小冬用漫长的时间悄无声息地拧着螺丝,一些小小的铁板、螺丝帽儿装进了他的书包,让那个本来就面目不清的书包散发出一股浓重的机油味儿。这些东西让小冬得到了两块多钱的进账。为了这两块多钱,他专门跑了一趟与柳镇毗邻的一个乡上,把废铁交给了那里的收购站。小冬含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揣好了两块多钱,他想,再去一次就够了。
    第二天,小冬按时来到了农机站。正当小冬费劲地拧螺丝时,一只大手把他从联合收割机肚子里抓了出来。原来老柳已经发现收割机上的零件被人卸去了,早就等着抓贼了。
    当老柳看到竟是小冬时,他放下了准备挥出的拳头。
    你为啥要偷零件?
    老师让买折衬衣,家里没钱。小冬嗫嚅着。
    没钱就让你偷啊!
    小冬连忙说,不,没人让我偷,家里还不知道买衬衣的事。
    唉,人小鬼大啊!
    老柳从口袋里摸出两块钱,递给小冬。娃儿,拿去买布吧,别再偷东西了!
    小冬愣住了。但他旋即推开了老柳的手。我不要,我再也不来偷了!
    唉,小子还挺牛啊。老柳把钱塞进了小冬的书包,然后扬长而去。
    小冬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在饭桌上,小冬告诉爹妈买折衬衣的事儿。小冬说,我已经靠卖废铁把钱攒够了,妈你去买回来做吧。小冬爹妈听了后,半天没言语。最后,爹说,钱你给我,家里有用,白衬衣让你妈把你哥不穿的那件拾掇拾掇穿去。
    小冬一下就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弄来的钱会是这样的下场。他不声不响地把一大把毛票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一头钻进了偏厦房里。爹妈面面相觑地对视了几秒钟,随即就收起了那些还带着些汗味儿的纸币。
    六一儿童节到了。穿着改得还算不赖的白衬衣的小冬低着头走在队伍里面。那件白衬衣已经不是白的了,并且仍然带着些粗糙的褶子。走在一片白色的队伍里,小冬就像一只淋湿了的灰鸽子。他看上去是那么滑稽和弱小。


通联:742500  甘肃省成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郭海滨
发表于 2017-6-5 19: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别有魅力,主题忧伤而沉重,文字流畅从容,喜欢
发表于 2017-6-7 16: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喜欢!意境和气势都那么的强大。语言非常有魅力。
发表于 2017-6-8 20: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的铺叙稍微有点偏长,感觉不用写得那么细,毕竟小说的核心是孩子如何攒钱买衣服,前面的内容会冲淡主题和重心。
发表于 2017-8-9 22: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尽快留下联系电话!!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