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饮 酒 雪 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6 16: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饮 酒 雪 庐

               文□松林湾

  吾居宜宾,酒都是也。建有雅居,取名雪庐。一生嗜爱,唯酒而矣。早起一杯,晚餐一盏。一天美好日光,从酒中开始,也从酒中结束。没有对错,没有科学,仅是习惯,纵风雨迷途,也雪庐安静。再者,没有认真去考证过“烧酒”的“烧”,究是何意。但饮之中,也能体会太白醉酒的真趣,刘伶病酒的雅趣,醉吟先生的憨趣,陶然忘机的智趣,曲水流觞的文趣,醉翁之意的情趣,饮而歌之的乐趣。亦邀诸友,雪庐小聚。
  一日,与三五文友,相聚雪庐。友为文友,亦是酒友。相聚以文,必佐以酒。天气属秋,时已向晚。雪庐风起,茅草稍咽,日色明灭之间,时光兴替之际。文胆诗雄,皆称豪杰,直啸“取酒”,以彰气节。吾便取家藏烧酒十坛,置雪庐炉旁。主事人开篇即云,各背一篇与酒有关的文章或诗词,方可引盅入喉,以慰酒虫。于是,大家依次吟之。张友云: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酿泉也……醉翁亭也。吾即在想,何时,我有一亭,必不取“雪庐”,而取名“醉翁”。李友云:壬戍之秋,七月即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众友皆摇头晃脑,称其意,赞其“妙”。徐友云: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玉盏催传,稳泛平波任醉眠……。众亦认可,算过关,可饮。汪友云: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汪友吟声未止,众人默然垂泪,叹息一声。至龚友大呼“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之时,众友皆欢欣,或击盆,或敲碗,或推掌,或浅茗,或牛饮,醉容之态,不可尽绘,吾亦陶醉其中。众友之中,有一女友,也喜爱酒。她没有“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清趣,也没有“葡萄四时芳醇”的风趣,亦没有“沉醉不知归路”的游趣,却独有湘云“梅梢月下饮酒”的香趣。此友说起饮酒,也是滔滔不绝,真乃女丈夫也。这一日也在座中,果见她朗声诵曰:我仓即盈,我庾维亿。以为酒食,以飨以祀,以介景福。……以宾为客,献酬交错.礼仪座卒度,笑语卒获。神保是格,报以介福,万寿攸酢,小大稽首。神嗜饮食,使君寿考。只见她轻声漫吟,一会儿双目微合,一会儿两睛大张,一会儿高诵入云端,一会儿低吟如花落,一会儿琴声悠扬,一会儿烈马奔疆。她的头发、面容、手足、身子,服饰,皆融入吟咏之中,浑然一体,不知天将暮深也。众友亦皆随其声色变化,或沉缄闭目如修行,或高蹈起舞似鹤立。背诵告一段落,大家便讲酒趣,讲宜宾诗人与酒之故事。
  宜宾作为酒都,已经没有人置喙了。曲水流觞的故事,把整个宜宾城,都用五粮液洗濯了一遍。由此可见,五粮液之于宜宾,何等重要。有时,众友皆在思考:宜宾这座城市,到底是因五粮液而城市生了辉,还是这座城市让五粮液沾了光?杜甫诗云:“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楼高欲愁思,横笛未休吹。”酒友们聚在一起,可以想像,愁思满怀的杜甫,忧国忧民,也忧自己“茅屋为秋风所破”,到了宜宾,却也放下了斯文,写出这样轻松,略带放纵的诗行:一只手里,轻轻地擘起一枝红艳欲滴的荔枝,一只手里,慢慢摇晃着晶莹剔透的重碧(酒之别名,即重碧酒),怎不心生荡漾呢?但遗憾的是,杜甫对于宜宾,好比过客,对于宜宾的酒,也只是轻轻带过,着墨不多。反倒是他写的“剑南春色还无赖,触忤愁人到酒边”的诗句,的确不赖,但仍一个“愁”字了得。苏轼、韦皋、岑参、苏辙等都来过宜宾,他们更多的是述说宜宾“山川同一色,浩浩涉大荒”的景色,总把宜宾与“大荒”、“群蛮”、“百蛮”相联系,也难怪他们,那时宜宾,古称戎州,虽经五尺道,成为南北丝绸之路起点,到底还是“惨惨瘴气青,薄薄寒日暖”的蛮荒之地,跟酒没有扯上更多联系。对宜宾情有独钟的,还是黄庭坚。目前能够收集到的他的诗与词,共19首。其中,描写酒的诗词共有12首。算算,占了多大的比率?黄庭坚直接写酒的代表作有:“廖致平送绿荔枝为戎州第一王公权荔枝绿酒亦为戎州第一”、“次韵李任道晚饮锁江亭”、“醉落魄三首”、“荔枝绿颂”、“安乐泉颂”等,都是著名的写宜宾酒的力作。特别要说明的一点,与宜宾山水相连、血脉相通的泸州,荔枝发展到了今天,仍有名气。这一点上,今天的宜宾,你即便走遍每个田间、地头,也不容易看到那簇拥如绿云,亭亭如华盖的荔枝树了。而唐宋的宜宾,荔枝却遍植林丛,山野,成为一道风景,也成为酿酒人心中的最爱。在黄庭坚的诗与词中,直接就提到了宜宾著名的酿酒人廖致平、王公权、王墙东、姚君玉等,写到姚子雪曲时,黄庭坚饱蘸浓墨,激情抒怀的模样,宛若目前。读读吧:“姚子雪曲,杯色增玉。得汤郁郁,白云生谷。清而不薄;厚而不浊;甘而不哕,辛而不螫,须此神药。眼花作颂,颠倒淡墨。”黄庭坚钟情宜宾酒,几乎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流杯池,一次次地见证了黄庭坚与文朋诗友太多太多的酒醉佳话。历史翻过新的一页。今天的五粮液,更是载誉四海,名动五州,一篇“流杯池记事”,一首“一滴五粮液的旅程”,一曲“曲水流觞,微型的长江”等篇什,也足够让当代的诗人们尽情的泼浓墨、抒豪情了。
  今天的宜宾人,确也扬眉吐气,都市繁花,不亚成都田园;小桥流水,尽显江南特色。三江汇合处,澎湃着碧波,那都是美酒;高高翠屏山,旖旎着青松,全都是风流。滨江十里画廊,铺展着锦锈;曾经五尺之道,延伸着铁流。一列开往春天的快铁,已经在鸣笛;高高耸峙的五粮液塔,与白塔山、翠屏山遥相呼应,成为地处西南半壁仰望的星辰。
  雪庐之外,天地苍茫,月光已隐,星辰寥落,田野尽黯,山河缄口,一片沉寂。诗酒之友,高谈阔论,纵情诗酒,以至子时。酒兴已结,俯首炉旁,深眠去矣。妻在一旁,添肴加薪,动作频频,十分辛苦。而进出手足轻,举止唯缓慢,小心翼翼,唯恐惊了天上人。有时,如有所需要,则投目以我。我知其深意,乘其闲,得其便,已于暮前,自去街边,购得菜蔬、卤果,待众友酒醒,还得整一顿大餐。众友兴在诗酒,并不察觉这些,故其所聚,皆得其欢。
  聚会已散,也不常聚。贤妻每隔不久,便去酒坊弄个三五斤。有时提不动,还叫女儿帮忙。见我嗜如此,想人过五旬,动辄则醉,不是办法。酒还得喝,咋办?妻想出办法,前年去酒坊整个二十斤装土灌灌,托熟人从老家安岳买来柠檬,洗净切片加冰糖,倒入灌中。待半年熟,打开酒坛,黄澄澄烧酒,诱人得很,害我一次整半斤,也与妻吵半天:不要命哪,说了每次二两,你整半斤多。我只得连连陪不是,连连作检讨。去年,她买来枸杞、大枣、冰糖,再整了二十斤。今年,妻拣了两幅舒筋活血中药,直接叫老板把酒送到家。有时,周末,我便去烧坊与老板摆龙门阵,下盘象棋,一次下来,也半斤不离,过足了瘾。老妻多次呼唤,才悻悻而归。
  不知觉间,我居雪庐,与酒结下不解之缘,也整二十载了。无友之日,不取青铜器,不取重漆器,不取青花瓷,不取金银壶,不取碧玉觞,不取鸟形盏,不取朱碧山银槎,不取美酒夜光杯,唯呼老妻,拿一只土疙瘩碗,从灌灌中取自家老烧,也不悬旗,也不张帜,边饮酒,边闲读。书则有《酒名记》、《酒谱》、《酒诂》,也少不了李白篇什《将进酒》,白居易《醉吟先生传》等短文精萃。对宏篇巨著也要读读,平生最喜《三国》、《水浒》,因桃园结义而酒远,因梁山忠义而酒功。有时,也作一篇酒歌:杜康创酒,泽及后世。悠悠千载,琼浆辈出。隋帝开皇,始建安乐。东邻沪州,寄居宜宾。秉天地之灵气,钟河川之隽秀。沉淀日月,积聚精华。产五粮液,生泸州曲,久炼方成,世誉至尊。身在雪庐,思友如酒。沉醉之中,文不知是自己所作,还是前人所写,不怕别人说抄袭,不怪别人说浅薄。清醒之时,自己常思:人品如酒,酒品似人,是我们之幸。座拥三江宜宾,自己如一滴江水,默默浸泡着烧酒里,自得其乐,自忘其忧,自享其福,岂不快哉!难得的是,有友如此,有妻如此,人生何憾?尤其让人高兴的是:有邻泸州,亦为酒城,泸州特曲,1573,更为经典。宜宾与泸州,不分仲伯,不分亮瑜,皆川南好兄弟也。曾有豪句赞泸州:但愿长江化为酒,日夜奔腾到酒城。
  沪州好友翁某,外号“翁单碗”,顾名思义,喝酒了得,以单碗计。吾曾去泸州,翁友弃生意不顾,亲自下厨,作鲤鱼羹,精美绝仑,令吾等友,不忍多尝。多少年过去,仍唇齿留香。翁友更拿出窖藏多年的至珍好酒__百年窖曲,招待于我们。因此,感念翁友“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的深情厚意。某一日,思念翁友,久未谋面,也该当起程,去看望他了。甚或邀至雪庐,与张、李、龚、汪等诸友相见,不亦乐乎?思兹于此,即刻提笔,刚写出“挚友翁兄”,殊不知雪庐遽然停电,兼之庐外,风狂雨骤,一时哽咽,竟然写不下去了。

松林湾:本名王昌东,四川乐至人,现为四川宜宾一企业员工。先后有作品入选《诗刊2013年度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2014年度中国散文佳作精选》、《新世纪诗选》、《2007诗歌年鉴》、《中国当代青年诗选》等,先后在《诗刊》、《星星》、《四川日报》、《诗歌月报》、《绿风》、《野姜花》诗刊(台湾)、《常春藤》诗刊(美国)等杂志报刊发表大量诗作、散文。1995年,被纽约中华诗歌联谊会重点推荐,发表古诗词36首于美中文期刊《华文周刊》。联系方式:wzd626@126.com  地址:四川宜宾翠屏区蜀南大道69号宜宾市委党校川煤集团芙蓉公司 王昌东收,邮编:644500。QQ号:1219119050。电话:18784614201。
发表于 2017-6-12 10: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酒的人生,快哉!
发表于 2018-3-16 16: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杯酒诗百篇,快哉快哉......快意人生!
发表于 2018-3-20 10: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得意须尽欢。酒乃极致人生的一部分。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佳作,问好老乡诗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