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散文,哈眯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5: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陕.蔡志杰
哈眯成是旧庄墕人。
在他还小的时候,旧庄墕的那群整天说闲话,玩嘴皮子的年轻人,就送了他这个怂名儿。就像人的性别,是与生带来的,中途和以后不可变更一样。哈眯成得了这绰号,让他活多少年,这名就被旧庄墕人叫了多少年。
也难怪人家给他起名送号的。哈眯成自己长的也确实够丑了。卜啷子脑袋不算,那眼还长的怪有特点。垂下来的两边眼皮,老像浮肿着,盖了本就不大的眯眯眼。使得他整个人脸,像白光光一颗土豆上,开出两只出牙的眼眼。
哈眯成逐年在长大,这让他那个梳了圆饼头,古式古时装扮的娘,很是受了些精神上的熬煎。她生怕自己这个老生儿子会打光棍。别看老婆一贯护着儿子,常喝斥那些挑鼻子数眼睛说儿子丑的人。她自己心里就一直虚虚的。虽说老婆子五男二女,领了份生儿育女的好命。可落到每个孩子头上,一个是一个。再丑再丑的哈眯成,也是他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再多的儿女,心里不会有一个是多余的。
事实就像故事那样发展着,你越怕,越是心里装鬼的,糟糕事越会明歪歪摆在人的面前。哈眯成二十八岁了,依然孑身一人的出出进进。这让老了许多,愁了许多,也托人说了媒许多的哈眯娘,渐渐丧失了信心。口边不说,心里已认定,她这儿子是要打光棍了。
命运总像和人玩那躲猫猫游戏。你在生活中,对那一件事情很在意,极渴望,很急切的希望看到它,拥有它,并且攥住它时,往往得到的结果是不可一见,不能拥有,不能遂意。但就在你几近要放弃,不再渴望时,它却出现了。出现得那么唐突,那么没有前兆。可似乎一切又在自己的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哈眯儿的红鸾星照命,桃花运临头就属这么一类。
那日,哈眯成打工回来。他是在镇那头给人家打工砌河堤的。当哈眯成顶一头灰土,骑了他那辆不识骑了多少年的红旗自行车,闯进自家大门时,一切让他惊讶到不知如何应付。又让他尴尬了手足那样无措。她的姑舅姐,强家河家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说心里话,哈眯儿心里头怨强家姐,多过对她的感激。因为,他打工那层皮,让他觉得很难为情。一双旧黄胶鞋,磨破了一个洞,钻出了边上的小脚趾头。而那身迷彩服上,点点花花,缀着许多白灰点子。颜面嘛,不要照镜,自己感觉就附了一层土,急巴巴的让人难受。
可事情没哈眯儿想的那么糟,结果比他预料的还要好。那女人一不嫌哈眯儿人丑,二不怕哈眯儿家穷。毕竟哈眯儿家兄弟姐妹多。老人满打满算一辈子就箍了四孔石头窑。刨过女娃,就五个儿子,还有老人。一儿分不到一孔窑洞。女人那边的情况,女人心里明白。她实在不能,也实在不想在死去的男人那门上呆了。死了个男人,她自己也成了罪人。婆婆说她是扫把星,要不是那日怂媳妇和儿子吵了嘴,儿子兴许不会出车祸死去的。弟兄们则虎视眈眈,明里是为侄儿侄女争扶养费,实际是想撵她出门的意思。毕竟死了男人,是得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赔偿费的。
哈眯成听了姑舅姐的介绍,也叹这女人命苦。想着女人以后进了门,一定不能再给她气受。无论门里还是门外。
长话短说,只说那女人带了俩孩子进门,不觉二年悄悄过去。那盼着抱孙子的哈眯成他娘,见媳妇肚子瘪瘪的,老是不见怀上孩子,不觉心中纳闷。禁不住去问儿子,哈眯成开始哄着娘说,妻子和自己商量好的,暂且不生,等把女人这边娃娃养大些再说。无奈,这般的话,哈眯成的娘却不答应。连一个养猪吃肉,喂鸡下蛋,凭空白养这一群人,日蛋?她把那埋怨,都怨到了媳妇头上。婆媳因这还吵了几次架呢!
有一次,哈眯成也来葫芦河赶事。有和他一块打过工的一帮揽工兄弟,见了哈眯成,大家也都熟悉。便就哈眯成还没孩子这事,你一句,他一句,问起哈眯成来。本来哈眯成该说实话的,但他碍于人的面子,死活不说自己有病。这更让众人不解,阳城说:“有病得去瞧医生,不论男方还是女方。”油瓶儿则直截了当地问哈眯成,问题是不是出在自己身上?问到这份上,哈眯成也该勇敢的承认是自己不行。可他还是即不说问题在自己这边,也不想推到妻子头上。总是那么憨憨的裂了嘴,盈盈的只是笑。这让回成很生气,认为他窝囊。就教他说:“你丈母娘再敢说长道短,说你耽误了自家女儿,你就脱下裤子,把那东西向丈母娘炕沿上一掼,说不信你看!”。
我当时也赶那事情,正给事主收礼。听这些乡下人,说起这些事来,口搭得老老的满,舌头撂的也够够的展。不由一边笑了。也让我在心里认识了这叫哈眯成的男人。
以后上镇赶集,办事,差不多常能碰得上哈眯成。因为他靠打工,支身子过那日月。不是修楼盖房的工地,就是人家装修或垒墙铺院。再没活时,也给人家掏茅厕,掰玉米。总之,他一不怕苦累,二不惜自己的力气。
今年,在卖豆腐的红脑刘四家赶事时,我又遇到了哈眯成。他手里牵着个两岁左右的女孩。孩子因吃把把糖,弄脏了新穿的衣服。哈米成蹲下身子,一边檫女孩弄脏的前胸,一边哄着想替她保管了把把糖。我问这是谁家娃娃?哈眯成带着些自豪地说:“当然是我的啰。”
“也许哈眯成后来看好了病,才有了这个宝贝蛋蛋”。我在心里这样说。
我还发现,哈眯成今日也不似揽工那样,穿了身西装,登了双皮鞋。更惹眼的是,他为掩饰眼上的缺陷,特意戴了副太阳镜。对于他这不伦不类的打扮,我没笑他。还在心里头祝福他,生活一节一节地上那台阶。因为,他说再过些日子,当地开始脱粒玉米。那时,自己将会跟车去各村装玉米,收玉米。又能接上赶近两个月的活儿了。
他说起替人打工的事,没愁没怨,更多的是期待着和喜悦着。

发表于 2017-7-3 08: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半坡老师的文,接地气,读来兴趣盈然。
发表于 2017-7-4 20: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语言,情韵,都很吸引人
发表于 2017-7-4 20: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总是惊艳的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0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雨倾城老师,辛苦。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