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6-24 20: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张三
文/朱会鑫

       张三下葬的时候,哭得最厉害的是他的老婆,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嘛,何况这夫妻都做了快三十年了呢!至于张三的老婆是真哭还是装腔作势,那就很难说了,按村里人说法,张三活着的时候,可从来没让他老婆过过一天舒心日子,说句不作疼的话,这人死了,倒是让活着的人省心了。总之,张三死时,尽管只有五十多岁,却没有能让村里的老少四邻为之伤痛,更不用说落泪了……
    张三活着的时候,有三大嗜好:一是抽,二是喝,三是赌。至于人们惯称他“张三”,是因其在兄弟中的排行,还是因其有这人皆尽知的三大嗜好,可就不得而知了,也许这两方面的原因都兼而有之吧。
    总之,张三在村子里算得上是个成名人物,可以说,在这个有三四百户人家的村子里,提起张三,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可以说,没有不知道的。
    张三有句名言,那就是:人生在世图个什么呀?就图个乐!
    张三乐“抽”。他喜欢抽自卷的旱烟,而且总爱在烟草上喷点酒,这叫“烟酒不分家”。平日,有人散香烟给他,即便是一支能换几斤小麦的好烟,他也会抛出一句:这玩艺,没劲!是真的没劲,还是别的缘故,也只有张三自己心里才清楚。在张三自己看来,他抽烟没有抽出什么名堂,他一直没有能够学会像村子里那几个哥们那样,随心所欲、吞云吐雾般地吹出一串又一串的烟圈。那一定是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张三老是这么想。好在张三是个想得开的人,不会吹烟圈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妈的,哪个有我抽烟多,老子抽一天的烟草,比全村人,不!应该说比全乡人喝一年的茶叶都多,想到这儿,张三,便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有成就的人。
    至于“赌”,是最让张三没面子的事了。张三好赌,但不管是搓麻将、打扑克,还是掷骰子,都很少赢过,这样,他就常常骂娘:妈的,手气背。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因为那样就无异于承认自己脑瓜笨、智商低。也许有人会说,这一赌就输,就不能不赌吗?张三说得好:人,钱可以输,但不能输了骨气。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有骨气的人。
    张三一生中,最有成就感的当首推“喝”了。也是“时势造英雄”,张三本来是不会喝酒的,至少说是不爱喝酒的。
    那一年,张三正欢天喜地地忙着娶媳妇,眼看着大喜的日子一天天地近了,张三真是心花怒放,他甚至在心里打算好了生几个儿子、生几个闺女……可就在大喜日子的前两天,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却跟人家跑了,张三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在羞辱、懊丧与苦恼之中,他选择了酒,酒可解百般愁!这一喝,张三可就上了瘾,人们送了他这样一句顺口溜:“午半斤,晚六两,一天不喝肠胃响。”
    这人,凡事只要一上了瘾,再想戒掉可就难了。
    张三曾经试图把酒戒掉。那是在他又交了桃花运,真的娶了个老婆以后。有同族的长辈劝他,三呀,如今你已娶上了媳妇,该跟媳妇好好地过日子了,别再喝了,你这样地喝下去,有多少家资够你喝的?
    张三觉得有理,于是下决心把酒戒掉。张三就是张三,他竟硬撑着两天没有沾一滴酒,可与此同时,他几乎把饭也给戒掉了,再后来,他病倒了。这一下,老婆可被吓慌了神。后经医生运用“望、闻、问、切”的传统诊断之法,轻而易举地确诊为“胃缺酒”!老婆趴在他的病床前,哭着说,谁叫你戒酒的呀?
    张三从此仍是照喝不误。张三仍旧每喝必醉。张三醉酒仍旧总爱耍酒疯。
    张三耍酒疯,而且常常闹得不像人样,这样,便常有人在暗地里谈论他:人活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情趣,倒不如死了好。就连他的老婆也不止一次地在心里暗暗诅咒他:早死早好!张三似乎成为一个多余的人。可张三仍然活得挺滋润,他可不是为别人而活着的。
    不过张三还是有点“长处”的,比如说,他爱喝酒却从不挑剔,他正常喝的是散酒,就是这样,为了能让他多喝几顿,老婆还常会偷偷地在酒里兑上些白开水,有时候张三觉得水味太重,便会脱口骂道:狗娘养的,这酒越造越假。
    张三在他的喝酒生涯中曾有过不可忽略的一笔。那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一日,家中无酒,囊中羞涩,又不好老是张口向人讨借——他不愿看到那虽然无声但却胜似有声的眼神。妈的,人就穷不得。他曾不止一次地这样想。可他从来没有一次认真地想过该如何去改变贫穷的命运。村里是有不少男人出去打工了,听说还有谁的老婆也出去挣钱了,还挣了不少呢,要不,自己也出去试试,免得那臭婆娘整天价瞎聒噪,哎,还是以后再说……
    眼下,张三急于解决的是中午没酒的问题。“酒精”考验的他,怎可一日无酒?无可奈何之际,张三趁家旁卫生室的医生不注意,拿了一瓶酒精,回到家里,好歹算是应了急。张三知道喝点酒精没有大碍,酒的主要成分还不是酒精么!事后,过了好长时间,张三还每每向人谈起:乖乖,酒精劲大,一瓶酒精兑一瓶水,喝到肚里还火辣辣的。从此,村里人便知道了酒精可以当酒喝,这也可以说是张三对我们乡村酒文化的一大贡献吧。
    酒,张三是每天都喝的,至于出外打工,却一直未能成行——张三说自己是低血糖,太阳一晒就头晕。可村里没有人相信,这也难怪,瞧那张三体壮如牛,要说是高血压还差不多,怎么可能是低血糖呢?张三虽然没有出去打工,但靠他的老婆种了几亩责任田,又搞了一些家庭副业,家里的境况还是渐渐地好了起来。张三平时是很少干活的,因为他有许多自己要做的事情——他要抽烟,他要喝酒,他要赌博……
    张三家里真正富起来是近几年的事,儿子、闺女都长大成人,而且都已出外挣钱了。张三不再喝散酒了,他开始喝瓶子酒,至于是什么牌子,他是姑且不论的——这确实是张三的长处。
    张三还是有点办法的,他没用花几个钱,就为四个儿子都娶上了媳妇。这也正是他最引以为得意的事情:儿子的人才好,还不是老子的遗传基因?这就叫“好种出好苗”嘛……可每当他想到四个儿子都相继地从他这棵大树上分了出去的时候,心里就老大的不自在。尽管他知道“树大分枝”是很自然的事,他还是要在心里愤愤然地骂道,狗日的小大子两口子就不是好东西,带头闹分家。他心里一直认为,这闹“独立”是大儿子两口子带的头,他哪里知道四个儿媳妇有谁能忍受得了他那滥喝劲儿。
    家,算是四分五裂了——儿子一个个分了出去,女儿也一个个嫁了出去。可是,不管是分了出去,还是嫁了出去,他们都别想与他们的娘老子彻底地脱离关系。根据反复、慎重地协商,最后达成协议:四个儿子每人每月给他200元生活费,三个闺女每人每月给他100元生活费,这样,张三一个月什么事情不干,就有1100元的进项,难怪有的人说,这张三就是享福的命,不到五十就开始享清福了,就是国家工作人员一般还要干到六十呢!
    张三虽说收入颇丰,可钱多自有钱多的用处。钱是按月给的,这月接不到那月却是常有的事。张三又出现了“经济危机”,可离子女们交钱的日子还有三四天。听说小四子刚卖了三千多元的树,于是找到四子想额外地要点钱花。
    四子说,上月钱不是已经给了吗?这下个月交钱时间还没到呢!况且钱又不是自己掌管着。
    张三从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跟前没弄到钱,心里闷闷不乐。虽说中午喝了不少,晚上还没醒酒,但按惯例还是要喝的。几杯酒下肚,便开始骂娘了:小四子现在也不是东西,跟老子也玩起花头点子来了……
    老婆在一旁道:都怪小孩子?你这大花流水的,就是有银行跟在你后面,也不够你花的。
    张三一听,勃然大怒:哟嗬?连你这老不死的也敢教训我了?他顺手操起一条长板凳,猛然向老婆的头上劈去,老婆应声倒地。
    张三见老婆倒在地上没有动静,嘴里一边咕哝道:妈的,装死……一边伸手拖老婆起来,张三只觉老婆身子挺沉,他心里一惊,酒已醒了大半。他试了试老婆的鼻息,又是一惊,老婆已经没气了。这时候,张三已完全醒酒了。他思前想后,深感对不起老婆,自从嫁给了他,哪一天过过舒心日子?到头来还被自己酒后给打死了,怪不得人家说“酒是污糟水,喝多会出鬼”,我这活着还有什么情趣?想到这,张三找来新买的农药,“咕嘟”“咕嘟”将一斤农药喝了个大半。然后,歪倒在老婆的旁边,追随老婆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张三的老婆悠悠苏醒过来,见张三倒在自己旁边,且药味扑鼻,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不顾伤痛,赶忙呼救。可惜,为时已晚,等到救护车来时,张三已经没气了。
    张三已经入土了。他的儿子们在坟前烧纸时,把两瓶子好酒全倒在纸钱上,当时火苗蹿得老高,据说,火苗蹿起来,表明死者真的喝到了。
    再后来,村里人尤其是真正的正经人便似乎早把他忘掉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张三是个不值一提的不学好的人,况且他的死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一丝儿损失,只有那几个赌友在“三缺一”的时候,才会有人念叨:要是张三还活着,就好了……


个人简介:朱会鑫,江苏泗阳人,《少年文摘报》特邀指导编辑,郑州市小小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约作家,《精短小说》编辑,《营山文学》编审、《作家文苑》副主编,中华精短文学学会四川分会常务副会长,小说、散文散见于《小说界》《农村青年》《领导之友》《天池》《辽河》《喜居世界》《故事会》《精短小说》《小小说大世界》《河北工人报》《内蒙古科技报》等近百家报刊。

通联:江苏省泗阳县众兴镇京华苑小区7幢三单元605室 朱会鑫   
邮编223700
电话13815756113        
邮箱:13815756113@126.com
身份证号:32082519670329175x   
QQ:844507041
微信号:jssyzhuhuixin
发表于 2017-6-28 09: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了!问候朱老师!
发表于 2017-6-28 11: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结尾很好,值得深思。
发表于 2017-6-28 20: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语言不错。貌似有些“散”,缺少一条故事主线。
发表于 2017-6-29 08: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性格非常鲜明,不过,我也是感觉稍微有点“散”,毕竟只是一个短篇,如果是中篇可能好一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