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赤脚预言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5 10: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赤脚预言家
   
     想不到去年在苏州旅游时,会碰上她——我的小学语文老师胡巧明。胡老师年且八十,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笑起来依然如年轻时一般端庄嫣然。她脱口喊出我的名字,喜悦地握着我的手,摇啊摇,晃啊晃,愣是舍不得放开。柳眉一扬,朗声问我:“我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对不?”一副印证预言的得意,写在脸上,像小孩子似的天真可爱极了。
     我是三年级下学期,随原东街小学撤并到西街小学的。第一堂课站在讲台前的,就是胡老师。她个子不高,小巧玲珑状,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普通话标准又好听,板书工整又秀气,授课从容又风趣。我心里好笑,这不是刚才卷着裤腿,打着赤脚,撑着油伞,冒雨涉水走在小巷中的女子么?原来老师也赤脚哟!
     “胡老师是赤脚教师!”这个秘密是梅真告诉我的,当然严静也在场。我们三人都是来自东街小学的插班生,自然亲近了许多。梅真的父亲是镇上的干部,消息灵通人士。所谓赤脚教师,并不是真的赤脚,而是不属于正式编制,又不同于民办性质,略高于代课形式,是一种“脚面上支锅——危机不可靠”的职业。
     不知为什么,暗暗地我多了一份担忧,生怕说不定哪一天,胡老师就不再是老师了。
     还记得写《我有一个梦》的作文,胡老师做作前指导,自己写了一篇“下水”之作,声情并茂地读给我们听。她的梦是永远当一名辛勤的园丁,有一天会成为校长,更好地为祖国的花朵,倾注心血和爱。
     她在行间巡视时,看我们的草稿,俯下身子轻轻地对我说:“你会成为作家的!”啊,可能吗?胡老师笑笑,去看别的孩子勾勒的梦去了。
     作文评讲时,胡老师对我、梅真、严静和另外几位同学的文章,大加赞赏。我写的是圆作家梦,梅真梦想当一名画家,严静希望成为书法家,还有期盼科学家、军人、工程师的,梦追彩云飞,五光十色。
     梅真、严静,也是胡老师以肯定的语气预言,一个会是画家,一个会是书法家。两个人眼神中自信满满,憧憬未来不是梦。我窃笑,自己不也是被胡老师撒下的一粒种子,在心里已然萌芽,潜滋暗长了么?
     梅真的美术作业,胡老师一定看过的,就像她不止一次表扬严静的字写得上板上眼,点赞我作文时有精彩语句闪光一样。要不,她不会凭空给我们描绘未来蓝图。梅真后来真的考上了美院,办过画展,画作很走俏。严静当过工人,当过白领,古城好多景点的楹联,都乃严氏墨宝。胡老师很早就转正当上公办教师,从少先队大队辅导员任上,提升为校长,直至退休。
     胡老师说她家墙上的镜框里保存有我、梅真、严静三人的合影,那是文艺汇演时,我们表演的节目获得一等奖,编剧兼导演胡老师请文化馆的朋友拍摄的。她还收藏着我在家乡报刊上以真名发表的文章,向身边人炫耀过,作者是她的学生。
     望着夕阳正红的胡老师,小学时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也许,一个人,经过赤脚,接了地气,步子迈得更加坚实,梦想才会如期实现。作为预言家,其实和细腻观察,准确推测,心理激励是分不开的吧!
     胡老师盯着我说:“我们还会再见的,信不?”
     我依依不舍地拥抱了她,在她耳边喃喃地说:“我信,老师的预言从来十分灵验!”胡老师笑了,依然如年轻时一般端庄嫣然。
发表于 2017-7-19 07: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生活情趣,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0: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7-7-19 07:48
很有生活情趣,问好

谢谢关注!致意!
发表于 2017-7-20 11: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在回忆中精彩回放。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10: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7-7-20 11:12
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在回忆中精彩回放。

谢谢斑竹关注!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