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大怒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0 15: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7-8-15 22:43 编辑

大怒江


总得有人劈出一条路来。
在天与地之间,在山与山之间,在悬崖与悬崖之间,
无路可走的时候,总得有人夺路。
像怒江,一生都在夺路,一生都在逃亡。

先是一滴舍身的水,
在唐古拉山的岩隙中逃生,在草丛间泯泯渗出,汇聚更多的水,啸聚山林,
崭关夺隘,劈水为路,劈山为路。
逐鹿山河,总得有人登高一呼,在雪峰之巅。
总得有舍生的开路先锋,一掷孤注。
挟裹奔雷,义无反顾。

在不平之前,总得有人怒不可止,
总得有人站在浪尖,逞匹夫之勇。
总得有焚身的悬崖用来辩白,总得有酒有歌用来自省。
在莽林与云涛之间,在苍穹与深渊之间,在原始与未来之间。

总得有人长啸,总得有人哀吟,总得有人走上绝路,不回头。
押上躺着的一生 ,愤懑的屆服于大地,
不拒绝,只对抗。
一生都在折磨自己。一生都不会驯服。
无数次死去活来,总得有一朿怒发冲天一怒。
跪向苍茫。

大怒才有大气魄,大怒才有大气场,大怒才有大情怀。
大怒时才知道什么叫狭路。
看到怒江,你就看到上苍的一怒之威。
一根绳索,一记响鞭。
凌空抽下。
重重地抽在云南大地上,怒江就是嵌入骨肉中深深的鞭痕。

先大悲,尔后大怒,
再大怒,然后大悲,
怒时,它是高黎贡山的愁肠 ;悲时,它是碧罗雪山的白发。
在彩云之上南方之南做一次漫长的深呼吸之后。
再次执鞭打马,掉头而去。
像一个求败的剑客,聆听远去的杀伐。

已刊于《散文诗世界》2017.8期



发表于 2017-7-20 23: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总得有人劈出一条路来。
在天与地之间,在山与山之间,在悬崖与悬崖之间,
无路可走的时候,总得有人夺路。
像怒江,一生都在夺路,一生都在逃亡。
发表于 2017-7-20 23: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充满哲思!学习。
发表于 2017-7-23 02: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出人生大道理。。。。
发表于 2017-7-23 02: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阅读。祝福兄
发表于 2017-8-2 21: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气,壮阔。澎湃。一曲浩瀚的生命之歌。赞。
发表于 2017-8-15 17: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问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