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寻根记【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2 16: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继智 于 2017-7-22 16:27 编辑

                                                                                      寻根记
                                                                                             刘继智

       李木根的父亲李水生快落气的时候,他的左手吃力伸出两根指头,眼睛圆睁着,目光一直紧盯着李木根,嘴唇翕动着,想说什么,可是已经没有一丝气力说出话来。在场的李木根的姐姐、姐夫以及李木根的同事邻居不知何故,猜疑了老半天,不知所以然,但李木根明白父亲的意思,开始因为忙于张罗客人,没有太在意,但他再一次发现父亲伸长的那两根指头时,忙贴近父亲说:“行,您走后,我一定把您的骨灰送回二道梁子陈家山上去埋葬就是,您就放心走吧!”

        父亲李水生慢慢地摇了摇头,继而又慢慢地点了点头,他的眼眶潮湿了,两滴泪水缓缓地从眼角里滚下,泪痕浅浅的。李木根连忙用毛巾拭去父亲眼角上的泪痕。父亲李水生这才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三日之后,父亲的骨灰终于还是没有送回二道梁子的陈家山上,李木根在市区边上的青山公墓园买了一块墓地,把父亲葬在那里。

       人说入土为安,父亲虽然没有被送回二道梁子的陈家山,但总算有了一块入土的地,墓地就在市区不远,来年父亲的忌日以及清明节,李木根带着家人和亲朋去祭奠父亲的亡灵也方便。这事应该就这样了了,但李木根心里依然有个结,难以解开,难以释怀。那结缠绕在心头,让李木根好几天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像丢了魂似的,这虽然不是父亲李水生的突然离世而造成的,但多少与父亲有关联。

       父亲李水生本姓陈,出世在鄂北县的二道梁子陈家湾,小时候家贫,李水生的父亲过世较早,李水生和母亲相依为命,四处讨饭为生。有一天,母子二人一整天没有讨到一粒粮食,饿得发慌,二人于是歪坐在山梁之上的一块大石头旁边,眼看日头西沉,肚子呱呱直叫,连走路的气力都没有,这个时候,从山那边恰恰走来一支队伍,这支衣着朴素的队伍经过母子俩身边时,为首的一位拿出两块煎饼和几块银元放在李水生母亲的衣兜里,便匆匆忙忙赶回前行的队伍。

       李水生天资聪明,一眼就看到那人胸牌上有“新四军”四个大字。他认定这是一支心向老百姓的队伍,当天夜里,李水生趁着母亲熟睡之时,偷偷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一块尖石头在墙上写下“我要去参加新四军”几个大字,便连夜去追赶那支路过的新四军,几天之后,李水生在大悟山的深山老林里找到了新四军,并成为新四军一名小通讯兵。跟着部队首长一起南征北战,辗转于天沔汉之间。

       1944年初夏,新四军五师14旅发起襄南战役,李水生所在的部队遭遇日军两个联队和四个伪军中队的围攻,在战斗之中,李水生不幸腿部中弹不能够随部队行军打仗,被送到李家垸一户基础户休养。由于敌人严查,李水生于是隐姓埋名,改为现名,娶了房东的女儿为妻,落户李家垸,他也从此离开了部队。

       由于有这么一段曲折的经历,解放后,李水生被招到省城一家锻造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几年之后,李水生回到鄂北县二道梁子的陈家湾,得知自己的母亲在他离开的第二年,惨遭日本鬼子的杀害,房子也被鬼子烧毁。望着已经成为残垣断壁的老屋,李水生心里好一阵凄凉,泪水不禁潸然而下。

       李木根出生的时候,正值文革后期,那个时候,父亲李水生虽然是一名工人,但毕竟没有什么官职,日子过得自然维艰,两个姐姐都在初高中读书,后来又都被下放到了农村,家中缺粮断顿的现象常有发生。父亲也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老家鄂北县的二道梁子陈家湾。有关父亲的故事、父亲的心结,都是他小时候在父亲断断续续的讲述之中了解到的,小时候懵懵懂懂,等自己慢慢长大了,他才真正理解父亲的心结,父亲对于老家陈家湾的思念,父亲对于自己根的追寻。

       改革开放之后,李木根刚刚大学毕业,有一天,父亲兴致勃勃地对李木根说:“过几天,我们回一趟二道梁子吧!我想去认认亲、认认祖!”

       “隔了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回去过,哪个还认你呀!算了吧!”李木根说。

       “怎么能够算了,那是你的根呀!”父亲恼怒地说。

        “我的根在李家垸呢!”李木根辩解说。

        “李家垸是你娘的家!”父亲说。

       李木根终于扭不过父亲的执拗,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回到了老家二道梁子的陈家湾。那一次回老家,正值老家搞责任田到户、山场到户,李木根和父亲虽然带来许多的礼品回到陈家湾,但李木根明显看出了老家人对他们的冷淡,甚至有些言不由衷。父亲回来之后,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沮丧,连续几天不言不语。

       “回老家怎么就这么难哟!”父亲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难,以后就别回去了,好不好!”李木根劝父亲。

       “不回去怎么行,我们的根在陈家湾呢!”父亲阴沉个脸。

       父亲快退休那年,李木根要结婚了,这一天,老家来人了,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满满地围了一大张桌子,李水生忙里忙外张罗饭局,李木根显得不以为然。酒足饭饱之后,老家来人提出陈氏家族要修谱,希望李水生一家认祖归根,当然,更重要的是:修谱除了按人头摊派数百元之外,还要求李水生能够拿出一笔资金为家族修谱专用。李水生多年没有和陈家有什么往来,但除了交了必要的摊派费用之外,还承诺几天之后一定捐出一笔钱。

        但几天之后,李水生意外病倒了,捐款的事就耽搁下来。等他病好之后,老家的修谱小组已经撤销,李水生再想捐出那笔款,已经没有人搭理此事了。

        这是李水生的心结,后来的时间,李水生心情一直不太好。李木根依然不以为然,他始终认为:自己已经姓李,和陈家湾何必牵扯不断呢!

       李水生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了,已经疾病缠身的李水生决定再一次回一趟二道梁子陈家湾,当他们父子两乘车再一次回到陈家湾之时,眼前的萧条景象让他俩心里顿生一种凄凉感,湾里的许多老人已经作古,年轻人大多去城市打工去了,湾里只剩下一些留守的孩子和妇女,没有几个认得他俩,好不容易找到几个以前有往来的,态度依然很冷淡。李水生心里只有内疚。他带着儿子李木根到后山上转了一圈之后,就匆匆离开了陈家湾。

       回来不久,李水生便一病不起,直到默默地离开人世。

        父亲离开人世之后,曾经一段时间内,几乎把二道梁子陈家湾淡去了自己的记忆。以前,他高不成低不就的,做什么事总是半途而废,妻子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两个儿子靠父母带着,虽然经济不是很宽裕,但仗着父母都有一份退休金,勉勉强强过日子也还行。现在父亲过世了,母亲身体也有病,一家五口要过日子,他就不能够再敷衍塞责混下去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和单位签了个草拟协定,买断工龄,自己又找朋友贷了一笔款子,几年的打拼,工厂已经小有规模,有百十号工人,每年纯收入也有几百万元。加之李木根平日喜欢炒股、买彩票。炒股赚了好几笔,买彩票也意外中了一个大奖。几年下来,李木根固定资产过亿,成了那个小区有名的土豪。

       如今这个社会,人们对于不好的事,总是处于麻木状态,对于好事往往传播太快。李木根发达的事很快传到了二道梁子的陈家湾。陈家湾出了个大富豪,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大事。陈家湾举事的头人马上联络了几位长者,千方百计找到了李木根,决定让李木根改性归宗。

       那天,李木根在全市最好的大酒店招待父亲老家的来人,酒席之上,老家人拿出一本泛黄的族谱,举事的头人给李木根讲解陈氏家族明初是如何从江西过籍而来,是如何在陈家湾扎下根脚,几百年来,陈氏家族出了多少个名人,有多少个举人、秀才,出个多少个武将。李木根听得目瞪口呆。之后,举事的头人还给他念了陈家的辈分:寿德全宗、明宇昌盛、文贤树耀、昆华继泽、经传万世......“你父亲应该是传字辈;你应该是万字辈!”举事的头人最后说。

       李木根本来对于这些不感兴趣,但当举事的头人翻开族谱再一次给他过目时,李木根心里多少有些心动了,族谱之上,赫然印着父亲陈水生的名字、母亲的名字,还有自己的名字以及两个儿子的名字,他真的有一种认祖归根的感觉。

       李木根当即拍板:“父亲一直以来就想回到陈家湾,这是他一生的夙愿,父亲没有如愿,我当然也不能够忘了自己的根,以前,我没有尽到陈氏子孙的责任和义务,我一定将功补过,这样吧,陈家湾与国道的公路不是还没有通吗?你们出人力,我出钱,行啵!”

       “那敢情好!我们代表陈家湾的父老乡亲感谢大老板了!”举事的头人兴奋异常。其他的人也连忙点头称赞。

       那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陈家湾乡村公路开工剪裁的日子,李木根开着宝马刚刚驰向陈家湾村口时,大老远看见村口彩旗飘扬、人头攒动,他百感交集,连忙叫司机停了车,徒步向村口慢慢走去......
【432824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电话:13733414896  邮箱:2579753811@qq.com

发表于 2017-7-22 20: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主题是好的。只是想表述的东西太多。如果看作是短篇小说,张力不够;如果看作是小小说,又不够凝炼。如果,文本做一下“减法”可能会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2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一针见血,写的时候有此困惑,是没有处理好!
发表于 2017-7-23 08: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迟庆波 发表于 2017-7-22 20:24
这篇小说,主题是好的。只是想表述的东西太多。如果看作是短篇小说,张力不够;如果看作是小小说,又不够凝 ...

诚如迟老师所言,俗话说,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篇小说确实需要做做“减法”。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20: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指导,准备再认真改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