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叹李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20: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三保 于 2017-7-23 20:57 编辑

                                                             叹李寸

     毕业二十多年,当时来自同一片偏僻乡村,考进同所学校,毕业后又分配到一个单位的同学们,鬓角大都有了星星点点的白发,每每想起学校里的青春岁月,看看大家现在的人生境遇,感慨不已,我不由得想到李寸。

     我和李寸都来自普通的农民家庭,对外面世界充满渴望和好奇,决心摆脱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在昏暗的灯光下埋头苦读,终于考上一所千里之外的中专学校。因为是老乡,我们不时地会和其他老乡聚在一起,用家乡话亲切地闲呱(方言,聊天)。李寸性格孤傲,为人处事倔强,不容易和别人打成火热一片。

    李寸身材瘦长,国字脸,眉毛浓密,平常鼻梁上架着一副二百度的近视眼镜,喜欢背诵经典古文,经常在宿舍的窗前,背着手,旁若无人、摇头晃脑地陶醉其中,对别人写的作品挑毛病,指指点点,自己的文章却容不得别人评头论足。李寸也喜欢写毛笔字,特别钟情行书,写得倒也洋洋洒洒,和我都加入了学校书画社。李寸在书画社里算练得比较努力的,只是从小没有练楷书的底子,乍一看还有些架势,细看用笔还显粗糙和浮滑。不懂书法的同学看来是有模有样,自然是啧啧称赞,李寸虽然摆摆手,嘴上谦虚地笑着说写得不行,但脸上已经显现出难以掩饰的得意之色。书画社社长从小家学底子深厚,练了很多年的楷书和魏碑,写的字得到老师和同学的一致认可,曾经委婉地指出李寸的字偏锋和露锋过多,线条绵软,不够苍劲,虽然俯仰有姿态,但墨浮在纸面上,还是应该多在楷书或者隶书的基本功上多下一些功夫。李寸听后立马脸涨得通红,浓密的“一字”眉皱到一起,牵强地举了书法史上那些怪才不走寻常路成功的例子,还暗讽社长只知道循规蹈矩,不懂得另辟蹊径。社长只好苦笑了一下,打了个哈哈,借故离去。其他人知道后,都直摇头,李寸再让人看作品时,要么只说好话,要么一笑了之。

     毕业后,李寸和我们几个老乡分配到同一个单位,但不在一个车间上班。李寸自视甚高,认为自己是个肚子里装了不少墨水的文化人,看看班组中的同事都为粗鲁的俗人,整天关心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李寸一脸瞧不起的神色,不屑与他们沟通交流,同事关系很紧张。为了这事车间领导多次找他谈心,一起来的同学听说后,也曾经好心地规劝他,李寸虽然嘴上答应了,但骨子里根本不理这一套,仍然我行我素。慢慢地,李寸上下班途中只有他一个人落寞孤单,陪伴他的只有自己或长或短的影子。下班回单身宿舍,默默地练字、写文章,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偶尔有同学前去聚一聚,每一次听到的都是李寸无休止地抱怨,抱怨单位领导不学无术,就知道对上拍马溜须,对下宠幸那些势利小人,根本不懂得提拔有真才实学的人;那些报纸杂志的编辑简直就是混蛋,自己写了那么多精彩的文章居然一篇都没有被采用,那些狗屁不通的文字居然登上去了!这是什么世道!同学除了劝慰他、鼓励他继续努力,调整好心态也别无他法,而且去的次数越来越少!

      转眼我们一起来的同学几乎都谈了对象,甚至有的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只有李寸虽经多人介绍女朋友,却始终都是见过几次面就没有下文。同学们都为李寸的婚姻大事表示忧虑。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李寸精神抖擞,下班途中哼唱着歌曲小调,老远就和我打招呼,一改往日灰头土面、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李寸咧着嘴,喜滋滋地主动说谈了一个女朋友,而且女朋友家境不错,工作单位收入稳定,我连忙祝贺他终于脱单了。

      几天后,李寸特意叫了我们几个同学到他宿舍小聚。不善饮酒的李寸喝了两瓶啤酒,脸红得像唱戏的关公,主动说出了女朋友的名字,是萍,大家一脸地惊愕。萍家庭条件不错,而且自己有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但论长相,大饼脸,水桶腰,又矮又胖,最要命的是生活作风轻浮,在这一片地方相邻的单位几乎是家喻户晓,这也是她没结婚的主要原因。知情的同学赶紧严肃地说出来这些事情,让李寸好好想一想,毕竟婚姻不是过家家,是一辈子的大事。李寸一言不发,气得怒目圆睁,像一头发怒的狮子,突然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狠狠地砸在宿舍的水泥地上,顿时气氛紧张而尴尬,空气似乎凝固了。我们几个同学只好知趣地离开,想让李寸单独静静,希望他能幡然醒悟。但一年过后,我收到了李寸和萍结婚的请帖,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家庭幸福。

      李寸的分管主任退休了,换了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主任。李寸依然是干活满腹牢骚,经常公开对新主任的言行冷嘲热讽,新主任毫不留情地把李寸调到没人愿意去干的事——去澡堂后面烧锅炉。李寸整天跟几个老弱病残混日子的人在一起上班,工资还降了好几档。李寸气得三天两头跑去找主任理论,主任开始还假惺惺地说是工作需要,要服从安排,最后主任受不了李寸没完没了地纠缠,也上火吼道:“我工作就是这么安排的,你不服去上访,有种你辞职啊!我最看不起没屁大本事,自认为还是个穷酸文人,整天怨天尤人,还真把自己当根葱!”李寸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咬得咯嘣响,两只手攥成拳头,真想抡起桌上的茶杯往主任脸上盖,心中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还是忍住了,只好悻悻地走出去,他窝着满肚子委屈在锅炉房里生闷气,指天恨地咒骂着主任的祖宗八代。

     李寸找同学诉苦,有个同学正好通过自考已经快拿到本科学历,准备拿到后考公务员。同学们一边劝他想开一些,一边举例说他们车间有人通过自考拿到律师证,已经在干律师了。李寸点点头,连忙问自考的程序,同学热情地讲解,但是也将自考过程中的艰难说了,好多人都半途而废,关键要有毅力。李寸心里暗自下决心说,再苦再难我也要摆脱这个破单位,我非要搞出点东西给这些狗屁领导看看,叫你门缝里看人!刚开始就报了四门课,也认真复习了,信心满满地考试,结果却如被寒冬的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只过了一门。同学安慰他,要更努力,下次好好考,李寸摇摇头说:“十几门课,照这个速度,等拿到文凭,不知道现状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还要天天晚上看书过苦行僧的日子!唉!”同学又鼓励了一下,看看李寸没有恒心,也只好作罢。几年过后,同学考公务员走了,李寸心里更加失落,怨恨世道对自己不公平!

      这时候李寸的家庭危机来了,儿子小,生活琐碎事情多,再加上工作不顺心,脾气越来越暴躁,和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经常吵得鸡飞狗跳,甚至大打出手,刚开始同学和单位同事还去劝劝。大家都劝李寸就是看在小孩的份上也该收敛一下脾气,况且争吵也不为多大的事!李寸想想也是,风平浪静了几天,在单位窝的火没处发,回家看萍懒得干家务,还整天抹脂涂粉,越看越不顺心,便火冒三丈吵了起来。后来吵得太频繁了,大家都懒得去管。萍在单位作风不检点的风言风语也传到李寸的耳朵里。有一次居然被李寸撞了个正着,一场大闹后,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和萍很快离了婚,儿子判给了李寸。李寸的行为越发怪异,寒冷冬天的一个上午,萍去看望儿子,看见儿子只穿着内衣瑟瑟发抖,恐惧地蜷缩着靠在墙角,脸上、身上是一道道棍子留下的伤痕,李寸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凶狠地瞪着儿子,萍心疼地一把抱住儿子,喊来了家人。家人发现李寸表情有些异常,送医院检查,李寸精神果然出了问题,儿子重新判给了萍。


     从那以后,精神病医院和故乡的老家就成了李寸的归宿,只有年迈的父母依然不离不弃地照顾李寸。我再看到李寸是在单位门口的公交车站,他来单位领发的劳保,整个人瘦得皮包骨,看人是那种凶狠得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旁边等车的人都吓得离他远远的,他和我说话也是天上一句,地下一句的没有逻辑。李寸再也没有来上班,同学去看李寸,他有时候都认不出来了,反复启发,往往想很久才勉强记得是谁。

      我心中那个曾经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李寸哪里去了?我思绪万千,心想倘若李寸性格不是这么偏执,能听进去别人的一点劝告,多反思自己身上的缺点,在逆境时随遇而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也不会有这样让人唏嘘不已的人生结局吧!
                                                徐三保
                    安徽省芜湖市合肥机务段芜湖运用车间
                                                 邮编:241007


发表于 2017-7-24 08: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保兄的文又验证一个真理,谦虚使人进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4 20: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7-7-24 08:47
三保兄的文又验证一个真理,谦虚使人进步。

谢谢宋版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