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在水之湄(十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6 22: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水之湄(十二章)
■聂难
在水之湄
    船,折断了桅,在岁月的浸泡下腐烂,化为尘土。
    水,仰天长笑,在太阳的辉耀下灿亮,像洒满碎银。
    在水之湄,浣衣少女,莲步生风,扬起一曲古典的歌谣,脸庞上的笑靥宛如平静的水面荡漾开来的波纹,迂回在此岸驻足凝视的眼眶。
    春去秋来,在水之湄,庄稼疯长,返青、发芽、拔节、扬花、结籽,仿佛一念之间,已然成熟。唯一不变的是,隔岸的爱情依旧难成眷属。
    风生水起,只是一个传说?两个人,相思无用水米无交?
光阴易逝,容颜易老,在水之湄,红肥绿瘦,风雨雷电,阴晴圆缺,仍是传说?
与水对视
    忘记所有的恩恩怨怨,静下心来,俯视一条河,俯视一条没有温度的血脉的跳动,与水对视。
    她干净的眼眸,或许早已洞穿了我的心事吧!不然,那悦耳的歌声怎么如此动听,每一个音符都撞击着我的心壁,想驱除我内心深处的污垢?
    与水对视,巍峨的群山降低了自己的高度,蔚蓝的天空碎裂了自己的诗意。群山与天空,在河水里影影绰绰,理想悬而未决,只能望穿秋水,任水把弄。
    那些石头呆如木鸡,坐在水中,千年如斯,流水东逝,也挪动不了半步。而水,弹奏琵琶,扬长而去,留给历史一帧完美、和谐的背影。
    与水对视,透过水,可以洞悉生命的哲学,可以顿悟生存的法则,亦可以领略生活的斑斓多彩。
    水,告诉我,横着也能够活得伟大,活得有意义有价值。水,告诉我,躺下未必就是死亡,未必就与丛草为伍与渺小有染!
从一滴水开始
    蓝天,白云,鸥鸟,点点白帆,沙滩,海浪……
      从一滴水开始,我看到世界的美,看到耸动的大海,听到生命无止境的欢腾和歌唱。
      山峰林立,绿树成荫,隐藏在地下的根须,交换着意见。背过落叶的纷飞,树枝捅不破天空,春去秋来,阴晴圆缺,水,永远走在前方。
    从一滴水开始,足以窥伺人类的斧刨多么贪婪,野心如此恐怖。羞于启齿的事件,反复被人类粘贴复制,在互联网上点击率飙升。
    沉默的树桩,泪水全无,晾晒在光天化日之下。贫血的土地,像一块裹尸布,被丢弃于荒野,无人认领。
当一滴水失去家园,家园必将败落、消失。从一滴水开始,我看到了未来的家园,雾霾森严。
村庄书
    还是那座村庄,还是那座坐落在巍峨高耸的哀牢山脚下的村庄。
      它在每一个清晨,默然打坐,等待着阳光的造访,等待着有一阵风摇醒沉睡的万物,等待着有一只鸟首先唱出婉转的歌谣,等待着有一缕炊烟最先发出生活的召唤。
      它在每一个黄昏,沐浴余晖,观望时光推着夕阳滚下山梁,目睹暮色纷纷突围光明的大地,聆听飞鸟叽叽喳喳在房檐下交流心得,倾听父老乡亲在村头大青树下谈论农桑。
      就是这么一个村庄,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按部就班,春来发几枝,秋来收稻谷,有娶嫁的热闹和笑声,有送终的唢呐和锣鼓。如此平常如此秩序井然,在岁月的走廊里,它不超前一步也不后退一尺,该高飞的已经高飞,该留下的已经留下。
    只有逢年过节,那些高飞的儿孙才会一一回到村庄,与至爱的亲人热泪相拥,与儿时的玩伴觥筹交错。于是,一个个凄凉的夜晚,都会被儿孙的皈依焐暖;一个个深情的凝望,都会被远来的嘘寒问暖煮熟。
      村庄老了,村庄再老也是我的村庄,村庄再老也不会被村旁的小河蔑视。于是,永不倦怠的小河啊,就是村庄永不腐烂的横笛,生活在小河长年累月地吹奏中日渐富裕日渐幸福。
修改
    风修改着大地上草木写下的文字,雨修改着天空呈现出的深邃悠远。
    阳光跑来跑去,修改着时间的轨迹。天黑了,星星修改着世界的黑,月光修改着世界的暗。
    而我,岁岁年年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必须承受时光无情的修改,或许修改的是灵魂深处残留的暗斑,或许修改的是面部表情的沧桑……无论如何,我一直对时光的雕刀五体投地。
    几十年时光,就这样瞬息即逝杳无踪影,痛苦和忧伤被纷扰的世事修改着,快乐和欢悦被失败的利箭修改着。我无法伸冤无处辩驳,在时光的隧道上,我小心翼翼畏首畏尾,再多的孤独寂寞也一个人扛着,再多的疲惫困苦也一个人忍着。
    有时候,想借春天开一朵花,妖娆一下自己的思想;有时候,想趁夏天出一次远门,完成儿时的夙愿;有时候,想随秋天飘落的叶儿,寻求来年的希望;更多的时候,则想在寒冷的冬夜,围炉取暖吟诗作赋。
而所有的愿望,往往在最向往的时候,就被繁琐而芜杂的凡尘俗物修改为奢望,从此画上一个并非圆满的句号,从此成为人生路上的一大遗憾。
沦陷
    秋天正在沦陷,秋天就要从人间消失。冬天的军队正在步步逼近。那风,有刀的韧性,刮过脸,疼!
      树叶从时光的枝头上沦陷,化作尘土,滋养新的蓓蕾。她们践行着这样一句格言:站就站的有姿有态,迎着风都是一面猎猎招展的旗;倒就要倒的有价值、有意义,被踩在脚下也要活得有尊严有蕴藉。
      与其说沦陷的是秋天,不如说沦陷的是时间。秋天已经完成了她神圣的使命,将所有的希望和愿景都结成丰硕的果,献给人们,献给世界;而时间在如此金色的时节,总是黯然失色,总是羞愧难当。
      是时间最先用风的口说出沦陷,于是,一股寒气席卷而来,秋天开始渐渐被掩埋被推远,直至完全失去她原来的模样,失去她特有的性情。
高度
    瀑布的高度决定于山峰,太阳的高度决定于天空。 而飞鸟的高度并不一定决定于翅翼,因为有翅膀的并不一定能够在蓝天上肆意翱翔。
    高度,有时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支撑着一个人穿越一切障碍和阻力,最终完成常人眼里无法完成的事,那样的高度才是真正的高度。而有时候,高度便是一种距离,只需具有先天的条件,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抵达。
    诗歌的高度是隐形的,需要我们去破译深藏于字里行间的密码,甚至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标点。而诗人的高度却不等同于诗歌的高度,因为有的诗人身份低微出身鄙野,却能写出有深度和高度的气势磅礴的大诗。
在走向高度的路上,我们必须饱经生活的磨砺,做一个睿智而豁达的强者,否则,所有的奢望都是空谈奢求。
有风吹过
      湖面的水,撕碎了天空的蓝。一圈圈波纹,荡漾开去,反反复复……
      村庄背靠一座山,在阳光下悠闲打坐。阳光打在地面,土地忘了疼。土地铺开一片秋色,使幸福受孕于农事。
      风贴着大地吹过,灰尘在半空中如群魔乱舞,树梢的扭动,捅不破天空的太阳。飞鸟的翅,急速转向,捕捉平稳的航线。
      不要跟我说富足和沉甸甸。秋天的诗意在风中,一览无余。无需动用想象,我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诗人,风牵着我的思绪纷飞。
      昨天的汗水,结成今天的稻穗,在秋天的风口上,亮出无以计数的显赫的名片,闪光、泛香。昨天的期待,锋利了今天的镰刀,在阳光的豁口上,打开一条通向五谷丰登的道路,平顺、宽敞。
      天空的蓝,在风中,依然是蓝。有风吹过,稻香向远方吹送,秋天向远方大面积扩展。
奔幸福
     就这样,我们怀揣美好的理想,以坚定的信念和步伐,奔幸福——奔向幸福的方向。
     风雨阻拦不了我们的执着,雷电恐吓不倒我们的意念,再多再大的磨难和挫折都只是我们奔幸福道路上的一个个小小的驿站,这些磨难和挫折教会我们更加坚强更加懂得珍惜生命。
     有了理想,石头也会开出绚烂的花朵,铁树也会为我们歌唱赞歌。那些默默无闻的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可是她们站在荒郊野外,头顶蓝天白云,脚踏或肥沃或贫瘠的土地,以弱小的身躯抗击着狂风暴雨炎炎烈日,她们不吐一句抱怨不说一句后悔,从春而夏日渐繁茂,寻找自己的幸福,奔赴自己的理想。哪怕被凄惨的秋风拦腰折断失去生机,她们的根茎也要在大地下等待春天的号角吹响,重新燃起信念的风帆,靓丽成春天的一道风景。
      正因为没有谁愿意一生一无所有,人们才在短暂的一生中奔找幸福的所在,哪怕被世俗撞得头破血流尝尽生活的苦头,也不停歇奔向幸福的脚步。
此刻
      一钩残月镶嵌在黑色天幕,点点星光点不燃夜的衣衫。
      村庄里的灯火熄灭了,狗吠沉睡了,风也远遁了。此刻,世界掉进夜的陷阱,只有时间依然在黑暗的河流里奔跑,踪迹全无,时间的步伐谁人能够听见,时间的身影谁人能够目击。
      不知名的虫,杂乱地起哄,仿佛要拽住春天的尾巴,不让这美好的时节远行。窗外的树,静若止水,紧贴着窗玻璃的枝条再也无法叩响已经暗哑的琴音;近处的山,一片漆黑,好似远在遥远的地方,再也看不清楚它本来的真面目。
      此刻,我能够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能够听见自己写在纸上的点横竖撇。此刻,我不关心其他国家是白天抑或黑夜,我只关心我的诗能不能在明天朝阳高高升起的时候,慰藉我这颗孱弱的心灵,给我带来片刻的欣喜和安慰。
小时候
      那时候的天空是湛蓝色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可以在上面描画五彩斑斓的梦想,甚至想象在上面无忧无虑的飞翔。
      那时候的生活如此单调,没有成年人那样的烦忧,不用为衣食担忧,不用为生计苦累,不用为学费费神,一切都是父母在操办,一切都是父母在奔忙。
      那时候,上学没有沉重的书包没有密密麻麻的课程,下学没有繁重的课业负担没有几个小时的作业。那时候,上学多么有意思多么值得称道,如今,上学变得多么被动多么无奈多么无用。
      那时候,坐在牛背上,短笛放到唇边,飞出的就是一粒粒动听的音符,这一粒粒音符便谱成了整个童年;现在,一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时时刻刻面对电脑,敲打着键盘,敲打着自己的健康。
      小时候,小时候,那些已经定格在泛黄的照片上的天真无邪的时光啊!一去不再复返,一去不再复返,成为记忆成为历史,成为一生最美好最值得回忆的片段。
回望
总是在某些宁静的时刻,无牵无绊没有喧嚣也没有杂念。无意识的就会顺着记忆的藤蔓回到过往,回到早已退进岁月深渊里的那些点点滴滴。
      回望不是为了刻意去铭记什么,回望只是一只孤独的怪兽,在宁静的时刻悄然闯入心头。回望的并非都是鲜花簇拥和掌声雷动的片段,也绝非都是失落围困和悲伤笼罩的日子。当回望只是一种回望,回望的就是所有在记忆的湖水里仍然漂浮起来的一段段经年的往事。
      谁说往事不堪回首,在回望的时候,我们常常能够从中发现过去的缺漏和疏忽,可以获得更多的走向未来的经验和价值。唯有回望才能领悟青春易逝年华易老,唯有回望才懂得珍惜剩下的分分秒秒,唯有回望才敢面对现实,斩钉截铁地说:“我曾经走过!”
经常回望的人是聪明的,因为经常回望足以让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找到过去的快乐;足以让一个人在失意的时候,从回望里打捞起走向明天的信念和信心。
作者简介:
聂难,本名聂顺荣,男,1976年出生于云南省新平县,汉族,现任教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系中学高级教师,玉溪市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在《散文诗》《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与人生》《河南诗人》《中国诗人》《葡萄园诗刊》(台湾)、《北美枫》(加拿大)、《海星诗刊》(台北)、《云南日报》《攀枝花日报》、《长春日报》、《中国审计报》、《中国国门时报》等报刊发表作品500余件。多次获奖,作品入选《抒情中国》《2006中国最佳网络诗歌》《中国当代网络诗歌选本》等,2015年个人散文诗集《小小的太阳》出版发行(云南民族出版社)。
通联653401)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教务处    聂顺荣
Q  Q:302619158
电 话:13150506090

发表于 2017-7-27 10: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赐稿,品读学习,推荐大家阅读
发表于 2017-8-2 21: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唯美的诗章。欣赏学习,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23: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7-8-2 21:52
唯美的诗章。欣赏学习,问候。

请棠棣老师多批评
发表于 2017-8-6 00: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非常漂亮的一组!
发表于 2017-8-6 16: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庄与水相依为命的诗章!
发表于 2017-8-23 20: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非常精致的一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