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这里曾经有过荷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08: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情系平民 于 2017-8-3 08:36 编辑

                                                                            这里曾经有过荷花                                                                                                   
                                                                                             章勇      



                                                                                              一
      
       一条河流延展着,伸到那个叫长江的地方。这条河流史称青弋江,长年被一曲曲碧蓝的花溪簇拥着、环绕着,轻柔地挽着两岸的镇街和村落。
      镇街很老,十分冷清。与时代几乎脱节,只有在几声买卖声中感觉到它的存在,偶有三两女孩手持花伞走过,方能感到老街的生命热度。
      多年过去,街上风物已然零落。那荷花,那雨中的茶楼,那曾经风靡的电影院,那座承载着近半个世纪的大桥,无异于先斩后奏,进入我记忆的电台。
                                                                  
                                                                            二
   
       每逢暑假,喜欢一个人上街。
       街道沿河而上,展目可见水中的一叶叶小舟,穿行在宽阔的河面,迎风招摇。浪花卷起小鱼,泛着晶莹的鱼白,跃落于欢快而美妙的瞬间。
      我从没有过如此仔细地欣赏过这样的场景,也无心留意曾经错过许多这样的美丽。
      当我在小镇的书店遇到荷花之后,便从一朵夏花,看到一个绚丽的春天。荷花那年十六岁,扎着两根乌黑的辫子,亮晶晶的眼睛,像溪水里的星星。她倚在书柜前,神情专注地翻看着《红楼梦》。我禁不住伸长脖子瞥了一眼,没想到她朝我投来友好的微笑。问我:“你也喜欢看书?”我说:“是啊。”她买书,我也买书,虽系巧合,却殊途同归。如此我们就算相识,荷花是街上人,父母都是教师,家境相对殷实。
                                                                            三
   
      第一次去荷花的家,没有任何借口,就是借书,借一本《说唐》的演义书籍。她的家,是一间新砌就的平房,砖木结构。前面有一个长方型状的池塘,池塘被一条窄窄的泥土路隔断,像切开的半瓣西瓜,美色可餐。荷叶摇曳,荷花朵朵。两边景致对峙而立,相映成趣。
      荷花说,这个荷塘在她出生前就有了,她之所以叫荷花,是因为父亲喜欢荷的干净、荷的静美。有名冠之以荷花,该是幸福的事儿。这天,荷花父母都去上班,弟弟也玩去了。她喊我进屋,我有些怯生,嘴里呜呜着,脚步始终未迈进屋里。荷花独自进屋取来那本书,递到我的手上。我欣喜地说,看完就还给你。荷花眼里隐约有花儿颤动,透着一种神秘,站在那儿,莞尔一笑。
      回到家,我没有迫不及待地翻看借来的书,而是把借书的感受写进日记。写了一段,涂掉又重来。不知写了多久,日记本竟撕去好几页。至于写日记的念头,一直没有告诉荷花,想必她至今也不会知道。
       记得,还书给荷花那天,在弋江大桥上竟与她迎面相遇。天下着蒙蒙细雨,她骑着一辆崭新的单车,着一袭连衣白裙,就像一朵白云朝我飘了过来。我和她没说上几句话,她接过书,说要去同学家有点事。前后几分钟,就离我而去。当时不知是庆幸还是诅丧,反正我莫名其妙地失去第二次去荷花家的机会。站在桥上,望向远处。珩琅山在雨雾中若隐若现,忽高忽低。一如荷花背影一样的绰约。
                                                                           四
   
      夜的背景,深沉遂远,记忆逐步丰满。再见到荷花,已是六年后的一天下午,在小镇的电影院门口。她正在兜售手中多余的一张电影票,恰逢我需要,于是上前买下那张电影票。
      当我们各自准备进电影院时,突然想了起来,我们竟是曾经熟悉的陌生人。像是偶遇老朋友,我和她都非常的兴奋。电影尚未开场,荷花提出来到隔壁的一间茶室坐坐。茶室没有包厢,大通间,摆几张桌子,几张高背竹椅,一个老妪端茶送水。说是喝茶,其实就是久违的熟人聊聊天。
      六年的时光,自然有很多事发生。眼前的荷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似有一腔愁怀无人知晓的情绪。原来她高中早恋,影响了成绩致使未能考上大学。父母托亲戚把她弄到合肥补习,准备来年再考。可是此时的她忘不掉男同学,身在合肥仍然与男同学藕断丝连。而男同学干脆弃学直奔合肥,誓把爱情进行到底。荷花万分感动,竟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毅然放弃学业,与前途未卜的爱情私奔在南方的一座城市。整整三年,荷花的爱情终于因男同学被捕入狱而谢幕。她告诉我,自己就像被水呛过,狠狠地死过一回,生命中多了一道抹也抹不去的印痕。
      荷花只顾讲着,几乎忘了刚刚过期的电影票。为了不让她看出我的不耐烦,我时不时地回她两句。我知道,切入尘世中的荷花,已经七情乱心、六欲塞目。岂不知,花发在春风,水流在江滩。
                                                         
                                                                           五
  
      没看成电影,并无多少遗憾,只是凭添了诸多让我不解的情绪。象荷花这样衣袂临风的女子,居然这么快就步入沧桑的栈道,恐怕连她自己也绝没想到。
      面对满是伤感的荷花,我没说几句安慰的话,觉得说再多也无用。荷花望了一下窗外,突然起身,轻轻跟我说声再见。这一声再见,我的眼里顿时堆满了落花,不但压迫着我脆弱的神经,而且还挡住了我的视线,让花一样芬芳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缤纷的花雨之中。
      我特别想为她祈祷,托春风、托云彩、托朝霞,辅以美好的祝愿。我们在那个平凡的书店相识,犹记得她的生命里充满多少美好的期待,恍如风潇洒地吹来,清凉了一世的繁花。
      我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青弋江的老街,那段画面倏地清晰地出现,细节也生动起来,相识与相逢的短暂,无疑是生命之河支配人生的形式出了机械性的障碍。连我对荷花牵挂的机会都不给,就那么一点淡淡的暗香,也在时间的长河中随风而逝。                                 
                                                                              六

      自从茶室分别之后,荷花的音讯全无。我不知道她在何方风花雪月,动人的仪容是否已经定格,是否还象当初那样为爱情视死如归。一次,在朋友的聚会上,听到她的消息,说她嫁在北边的煤城,与先生经营一家餐馆生意红火,步又豪车寝有豪宅。我在心里深深为她祝福,希望她从此芳草碧连天,就着一方清亮看永远浓密的荷叶。
      然而,我至今都不明白。天性善良的荷花为何总是与不幸交集。     
      2016年的春节刚过,她象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我的眼前,说丈夫已经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来的目的是请我帮她打离婚官司。对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来说,离婚不蒂于当头一棒。纵有绮梦在心头,也难再儿女情长。
      那天,天上飘着雪,茫茫的一片白无遮拦地漫开来,辉映着莹莹天光,在云之外,在风之怀。原本心情非常好,可见到荷花那副几近落魄的神情,已无心赏雪。
      我问她:怎么就要离婚呢?
      她回答:他真没良心,可狠了。
      我又问:那为什么呀?
      她迟疑了一下,说道:“在你面前就实话实说吧,他另有新欢了。”
      这时,我突然觉得有一种与痛苦同义的伤,降临到了荷花的身上。说不清为什么,总有一股力量迫使我仰头去看窗外的那片雪白。
                                                                            七
   
      既然走进记忆,那么又怎能忘怀曾经。前些日子,弋江大桥在轰然的爆破声中,结束了它的使命。荷花的花轿,待来年可以过河走新桥。之所以记下这一笔,不只是怀念那一份美丽和善良,那一双清澄无染的眸子;还有人生无常的变数以及一切能用文字表达的问候。
      将至七月。荷花,千万别走的太远。
发表于 2017-8-3 10: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花穿过时空,今昔往昔,是不解缘份。欣赏章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7-8-8 10: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记下这一笔,不只是怀念那一份美丽和善良,那一双清澄无染的眸子;还有人生无常的变数以及一切能用文字表达的问候。
——优美感伤的文字,拜读!
发表于 2017-8-8 10: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荷花,是花,是人,是一段曾经过往,也是那个女子半生让人唏嘘感叹的命运。人生的路如果可以重新来过,该少了多少的泪水和辛酸!
发表于 2017-8-12 15: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份温柔的心,倍加动人
发表于 2017-8-13 09: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清荷,美丽之殇……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