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黄葛树的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10: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小铭 于 2017-8-3 10:57 编辑

  黄葛树的春天
  文/宋小铭

  黄葛树在我的家乡鄂西北部少有种植,记忆中除了庙岭上生长着一株,再别无分支。这是一棵树龄逾过百年的老树,不知是何年何月被何人移栽至此。树冠巨大,像是一朵硕大的绿色蘑菇。杈桠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交错,密密匝匝的枝叶,形成一道天然的保护伞,无论是严冬,还是酷夏,树下都是一片晴空。叶片披离,呈椭圆形,先端短渐尖,基部钝或圆开,阳光下油绿而葱郁。
  听父辈说,庙岭上早先有一座古寺,方圆十里的乡亲都来敬拜,香火极为旺盛。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雕梁画栋,巍巍雄壮。院内古树参天,有数十个和尚,着袈裟,每天敲钟念佛,鼎盛一时。可就在“破四旧”那几年里,寺庙被红小兵屡次破坏,和尚被逐遣,院内树木横遭砍伐,“庙岭”早已名不副实,只有这株黄葛树幸存下来。父亲指着树身那几道深褐色的疤痕感叹道,这黄葛树能存活下来,也是不容易的。
  “破四旧”那阵儿,常有毛头浑小子打着“推陈出新”的名号,对一些人文景观横加破坏、糟蹋。他们拆掉庙宇,摧毁了佛像供台,砍伐了庙内大量古树。当他们拎着斧头前来砍伐这株黄葛树时,村里老人上前阻拦劝说,都饶幸逃脱。仅有一次,邻村有个叫做大李的愣头青,带着一帮红小兵,啦拉拉地提着斧头锯子,扬言要立即砍掉这株黄葛树。当他们来到树下,没想到第一斧头下去,树身上竟然流出红色的汁液,跟鲜血一样。第二斧头下去,把柄忽然断了,掉下去的斧头砸伤大李的脚背,顿时鲜血漂流。吓得其他人都以为这黄葛树成了精,砍不得。强行砍伐会遭到报应,立即扔下斧头跑了。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地在方圆十里家喻户晓,人人都道这黄葛树成了精,是神树,亵渎不得。有人还在树身上挂了红布,以示警告,不可轻举妄动。对于这个故事,我向来是半信半疑,不相信世上有神仙鬼怪之说,只是望着那几道深褐色的斧头印痕困惑不已?能在那场风暴中饶幸活下来,确是不易。
  眼前的黄葛树,高大挺拔,树身上更缀满疙瘩坑洞,新伤旧痕,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独自屹立在庙岭之上。远远看去,像是一把巨型大伞,向家乡人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休闲去处,也是我童年的乐园。
  庙岭周围都是农田。大人干活累了,走到黄葛树下,抽一口旱烟袋,摆一回龙门阵,日子就在笑声中飞短流长。这里更是孩子们的乐园,大家围着树周游戏,女孩子们在树下踢毽子,玩沙包,跳皮筋;男孩子们追逐打闹,或攀枝爬树,比谁攀得高,爬得远。
  村里的老人更喜欢聚集在黄葛树下,拉拉家常,从三国的茅庐,到谁家娶了新媳妇,谁家母猪下了崽。在那个没有网络和电视的时代,这里就是村人的新闻传播中心。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守在黄葛树下,等着杨爷爷来给我们讲故事。
  杨爷爷是位孤寡老人,也是位残疾军人,被截掉双腿,拄着双拐行走。在村里,杨爷爷没有一个亲人,是早些年流落至此,村人见他可怜,便把闲置的仓库收拾干净了施舍给他住。他有一手出色的篾匠手艺,不仅会编织竹篮竹筐竹席子等农家用品,还会编织花鸟虫鱼各类玩具,个个栩栩如生,很受小朋友们喜爱。
  杨爷爷工作场所多在黄葛树下,一边手法娴熟地开竹削篾,一边给我们讲故事。他的故事除了像岳母刺字,三娘教子,卧冰求鲤等人间至情至善至真至美的传统文化典故传说,更有梁山好汉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但我最喜欢听的还是他的三侠五义,杨家将,薛仁贵征西系列故事,在那个知识溃乏的时代,这些故事就像星星之火,点燃了我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热爱和向往,成为我一生中最宝贵的文化营养。
  杨爷爷不仅会讲故事,还拉得一手好二胡。其实,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听不懂二泉映月,也不明白敖包相会,只是奇怪那么简单的几根绳子一根棍子,在他的手里能够拔发出如此悦耳动听的声音。虽说是外来户,村人都很敬重他,谁家过红白喜事,都请他坐上席。听说杨爷爷年青时参加过抗日、解放战争,是位了不起的战斗英雄。这些在他死后,村人处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许多枚军功章,关于他的故事才渐渐地浮出水面,被世人所知。这样一个让人肃敬的革命前辈,却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默默无闻地度过了他惨烈的一生。
  长大后的我,离开了村庄去了外地读书工作,成家立业。有多少回到故里,都会走到黄葛树下,想起那些童年往事,想起杨爷爷平淡却不平凡的一生,对于人生和生活便充满了敬意。其实,在我们漫长的一生里,就像这棵树一样地普通平凡,默默无闻。但如果能够给这个大地和人们带来一丝地凉爽,一缕地温暖,这样的人生就是有意义的人生。就像这株黄葛树,生长在庙岭上,历经百年葳蕤,依然青葱茂盛,守候着一方沃土,成就了人们心中的一道风景。
  后来的某一年夏天,在一次突来的雷阵雨中,黄葛树被一道闪电击中,有火光烧起来。这株历经百年的黄葛树被辟开两半。有人说,在黄葛树被雷电击中时,看见一道金光直冲云宵,说是这树在人间的劫数已满,现在成仙归去。村人望着被雷电击得乌黑焦碳的黄葛树,心生惋惜。
  没想到第二年春天,从焦碳的树干里,冒出一枝枝嫩芽。“枯木逢春犹再发人无两度再少年”。望着眼前的黄葛树,绽放出新枝,青翠欲滴。大家除了赞美这生命的顽强神奇之外,更对黄葛树充满了敬意。村中老人更加认为这是一棵受神灵庇佑的树,在上面悬挂了红布条,以示庄重敬畏之心。
  前几年,省道通过村里,这株黄葛树是必迁之列。为这棵树的迁移,村委们召开多次会议,意见无法统一。不移或改道,是两大对立矛盾。最后市县里林木专家亲自前来考察,确保移植后的成活率,村人才勉强同意。如果这株树的迁移,能够为社会经济发展,时代进步做出奉献,也就不枉它是一棵树了。
  这年秋天,在市县有关林木专家的指导下,黄葛树被成功移植到市园林公园。从农村到城市,这侏黄葛树是否也完成了它最成功的蜕变?移植在园林公园的黄葛树,在园林工人的精心培养下,一年之后,又焕出勃然生机,成为园林中一道亮丽风景。
  园林工人在黄葛树下修彻了花坛,铺就了大理石面,还设置了石桌石凳,供游人小坐恬息。无论春夏秋冬,总见一些老人孩童围坐在黄葛树下,聊天或游戏。时光仿若穿越到从前,庙岭之上,熟悉的乡情便扑面而来。
  很多时候,我喜欢独自漫步在园林公园,站在黄葛树下,就像是回到多年前的老朋友。抚摸着它的树干,望着它一身葱绿,在阳光下安之如素。我想,人生也应该像黄葛树一样,无论处在什么样环境里,都能坚韧不息,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一方精彩。




发表于 2017-8-8 10: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黄葛树,永远让人感念的乡愁!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子薇 发表于 2017-8-8 10:35
故乡的黄葛树,永远让人感念的乡愁!

感谢子薇老师来读,多提意见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不俗,高亮推荐!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7-8-10 23:07
这篇不俗,高亮推荐!

谢章老师赏读,多提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