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草木一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22: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张道发 于 2017-8-3 22:11 编辑

                                                    草木一村
                                                  安徽/张道发


                                                         时光啊      


       我常常在记忆里,看见母亲与父亲吵架后,抽泣着单薄的身子,从堂屋抱起父亲脱下来的脏衣服,低头去井台上搓洗。哗哗的水声从她的指尖溢出,都是委屈。
       那时候,母亲还年轻,有一张俊美的脸和一副好脾气。
       转眼间,杨花白头的母亲,脾气也越来越坏了,父亲反倒变得低声下气。他常常在母亲无休止的埋怨下,戴着裂纹的老花镜靠在门洞口,细细地用瓦片刮土豆皮,一脸温和的沉默。
       时光推着树影进屋来,坐到父亲身旁,土豆皮在门槛上变黑了,白瓷碗闪着亮光。父亲一直这样沉默着,直到他重重地叹口气,母亲才端走一碗剥光皮的土豆,择一溜屋影走到后面的厨房。
      屋子里静极了,母鸡的蛋歌唱得寂静有了青草的香气。
      时光啊!

                                                                 南  瓜

      后院的土墙不高,伸手刚好够到顶的样子。
      墙下,母亲随手种了几眼南瓜,随后便将它们遗忘。
      瓜藤粗粗实实地攀上墙,一簇簇粉黄的瓜花,垂挂在院墙两边,风起的时候,仿佛整堵墙都在晃动。
      南瓜叶阔大,倘若逢上一场阵雨,远远便能听见瓜叶们的嗓音,捎带着植物青涩的香气。
      一两只蟾蜍顶着瓜叶,聆听远远近近的雷声,任闪电在眼眸里跳跃。
      常常有过路的蜻蜓在瓜花上交尾,瓜花托住它们轻盈的爱情,地上恍惚的影子,一碰即化。
      馋嘴的村人会摘去一些嫩瓜,用椒丝炒来吃,这是夏天一道很爽口的菜。
      渐渐长大的南瓜睡在地上,又懒又胖的模样惹人喜爱。
      秋天来了,瓜花依旧在开。
      母亲将一只只长老的南瓜抱到床底下,蛐蛐一夜夜叫亮月光,南瓜们一声不响陪着母亲,度过秋天和秋天后越来越寂寥的日子。

                                               燕子飞走后,晾衣绳独自荡了好多年

       中午,看见两只练习飞翔的燕子,歇在邻家的晾衣绳上,晾晒的小衣裳刚刚收走,年轻女人摇摆着腰身闪进院门。
     小风拂过,燕子的叫声很新,羽毛上的阳光也很新。
     我蓦然想起九年前的初夏,妻和我吵过架,一个人躲到晾衣绳下哭泣(娘家那么远,她诉苦的地方,只能是一棵树或树下的一节晾衣绳)。
     一只燕子衔着泥巴歇在晾衣绳上,叫声轻柔,像是在跟她打招呼。妻抬起头止住哭泣,燕子绕着妻飞了几圈,翅膀一次次碰在她的头发上。
     后来,我们一起坐在树下望着这只小燕,妻又一次枕着我的膝盖哭了,劝也劝不住。
     那只燕子飞走后,晾衣绳独自荡了好多年。


                                                       小鱼儿游过微漾的牛背

      暮色重了,河边的女人牵一条长长的麻绳,河里只有一个牛头露在外面。
      牛眼里有归鸟的影子掠过,脊背上方的水波一起一伏,不时有小鱼儿游过微漾的牛背。
      偶尔,女人挣直手中的麻绳,水牛懒懒地待在水中不愿起身。牛鼻子很硬,麻绳上的水珠一溜溜滴落下来,一阵水响。
      小鱼儿雀跃着银白的身子,水里的牛不动声色,水面上盘旋的牛蝇也急了。
      第一颗晚星落在荷叶上,水牛才缓慢地跟在女人后面,细数小路上的野花和虫声,走回村庄去。月亮骑在牛背上。
      路两边的玉米叶很快将两个身影遮去,迟疑的牛蹄踢踢踏踏走在土路上。


                                                                 盛月亮的竹篮

      父亲坐在门口编织竹篮,侄女围着他喋喋不休地说话,粼粼夕阳中,他们的影子拖长在开满瓜花的藤叶上。
      夜虫的鸣叫渐渐稠密,大朵的丝瓜花从房檐的藤蔓垂挂下来,随风撩痒小母牛长长的睫毛。小母牛面前堆放着母亲割来的青草,尾巴下散落着鲜腥的牛粪,牛蝇夹在蚊虫中间嗡嗡地飞。
      一弯小路从池塘边游回来,驮着两只小鹅和一只怀孕的母羊,它们的叫声互相照应。
      暮云浓重,压着小村雀鸟叽喳的瓦顶。
      一支青竹圆润的竹篮已经编成,正好盛下十六夜的圆月亮。

                                                             但凡家里来了客人

      父母亲已经老了,妻常年不在家。
      但凡家里来了客,我陪客人们说话,老父母就在厨房忙上忙下。
      低矮的厨房烟熏火燎,站锅的父亲不时会被青椒呛出咳嗽,喘声很重,而母亲只顾埋头往灶里添柴,有时窜出来的大火,烧焦了她额前的白发。
多远听,厨房传出来各种繁杂的响声,仿佛一场小小的兵乱。
      当老父亲一路小心着端来菜碟,我接过菜碟的当儿,手忍不住抖动一下,不忍看他那双烟熏得泪汪汪的眼睛。

                                                                       晌午

      院子里,怀孕的母猫扑着花蝶,溅起很轻的野萝卜花香。
      树影泊了一地,蝉在叫唤,羞怯怯的嗓音。
      狗卧在门洞口的阴凉下,望着眼前这一切,偶尔吠叫一声,又低下头。
      靠在门板用瓦片刮土豆皮的老妇人自言自语,白瓷碗边的小鸡崽一身鹅黄。有那么一两回,花蝶绕过晾衣绳,飞到门廊下的老妇人身边,逗着这个寂寞的老人。老人的眼睛忽儿亮了一下,随之暗了下来。
      门外,母猫继续扑着花蝶,野萝卜花香涨满院子,阳光黄得耀眼。
      有人在那边的树影里唤着另一个人,许久,应答声里,才有米饭半熟的香气一起飘过来。

                                                                   鸟影


      鸟雀站在树上,鸟影就也叶阴似的筛在地下,小小湿润的一块,看不出和叶子有什么区别。
      鸟雀扑的一声飞起,一片叶子跟着飞翔。鸟影留在地上的湿印,很快被太阳烘干,空气中仍能嗅到鸟的气息。
      鸟的气息就是叶子的气息,青汪汪的。
      秋天过后,叶子落光了,乡村土墙上到处能看见鸟影,叶子似的晃来晃去,给寂静的大地平添了活力。
      一片鸟影越过窗口和大片瓦顶,来不及细看,便风一样闪过。
      随后,传出几声鸟鸣,是不是刚才飞过的那只?
      鸟影紧快,时光一般,没人能捉得住。


地址  (231618)  安徽省肥东县张集学校 张道发




发表于 2017-8-4 14: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散文诗的味道。
发表于 2017-8-12 14: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读,都是喜欢的样子
发表于 2017-8-12 17:5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联要电话号码,也请补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