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与茶相伴是清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23: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谷莉 于 2017-8-3 23:12 编辑

                                                                    与茶相伴是清欢
                                                         谷莉

      嗜茶。茶具就有好几套:紫砂喝铁观音,粗陶喝普洱,白瓷喝绿茶,青瓷喝红茶,玻璃喝花茶。是不是真的很懂茶呢?不敢说。只是当我把茶席铺上,摆上茶具及周边的配件和饰物,再燃上一柱香,执起已然水沸的茶壶,这世界就如同一个杯子,顷刻斟满了喜悦和宁静的幸福。
      是的,我经常一个人喝茶。家人和朋友都嫌茶杯太小,不痛快,不过瘾。在东北,在这偏远的小城,喝茶也许只是少数人的爱好。于我,却和一日三餐一样自然妥贴。如果这一天,没有一顿茶,就会有说不出的别扭和紧促。
     茶水轻漾,茶叶轻展,茶香袅袅,慢慢地,那个喝茶的人已然遥遥。狭室还在,一颗心被托至山水间,能听见空山的回响,水流淙淙,一两声鸟鸣。
      喝茶当佐乐,可以古琴古筝,亦可以民谣甚至跨界的美声。不要忧伤的调子,只要轻扬或舒缓,方配得上茶的温暖和静幽,方不负劳顿之后的渴求。
      可以用点心,核桃酥、杏仁饼亦或曲奇甚至萨其马,都可当伴侣。无须多也,喝得不必足,吃得不要饱,留几分想念,日日是清欢。
       喝茶时亦可读书,一篇散文,一首小诗,一部小说的片断,都是茶香的蔓延。如果茶凉了,一定不要喝。热一热,又是一壶的圆满。
茶毕,要及时清洗茶台和茶碗,不要留茶渍,形成茶垢。经久的爱,需要经久的耐心。把杂乱归置齐整,应储藏的储藏,该安放的安放。站起身,俗世亦有微光。


                                                                     让音乐说话

      所有的粗砺不过是聚合的细沙,随手隙落于荒崖。那命运的张望,有时是拨不开的云,是密集的不肯罢休的诉说,是分子与分子的碰撞和挤压。是厌弃,是悔悟之心,是一杯淡茶。
      此刻,纵青山也长了分明的记忆,未曾忘怀于雪。但不会再把雪掏出来,供人赏乐与评说。
      惟音乐相宜。探入灵魂的音乐不常遇,如同知己,寥寥于天地。寂寞是无声的花,即使寄身的叶也未必可寄情,更多一缕怆然的孤零。
      不屑于寻觅同情。有一种贵重,惟贵重的人懂。如同深爱的音乐源于内心的认同,刚好对视的人源于时间的矫正。阳光按住漂浮的河流,把一种澄亮认领。
      请你听,这音乐的手帕,被风吹拂……


                                                                        微笑的人微笑地舞蹈

      既然鼓点已经递给键盘大把的等待,春天也不好蒙着脸幽暗。会开的花陆续开了,一些孕育明艳的花枝被剪下来,于陋室生产富足与浪漫。静静观看,微笑起来。微笑的人素淡,但不妨碍被忽然的生动席卷。
      舞台由表针搭建,灯光是柔情深种的眼。所有的布景均出于自然的拣选。
      无需设计舞步,体内的节拍器自然会调动骨骼,骨骼亲吻着皮肤,俯仰、旋转,脚尖把生命深处的铃声碰响……
      所有的神经舒展,像铺在地面的荒草,沁绿于辗转而来的温暖。
      无言。酒杯荡漾于海。
      你在吗?
      那存在,多像不存在。
      你说:不要等,我会来。


发表于 2017-8-4 14: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屑于寻觅同情。有一种贵重,惟贵重的人懂。如同深爱的音乐源于内心的认同,刚好对视的人源于时间的矫正。阳光按住漂浮的河流,把一种澄亮认领。
发表于 2017-8-4 14: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夏日的午后,读这样的句子,听一段音乐,很酸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