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茶与地域文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4 00: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茶与地域文化
 山东/韩嘉川
1
 
大陆茶庄在台东二路与和兴路的拐角。小时候不知茶是什么东西,只是每当走近茶庄的时候,那股清香的植物气息令人感动。那时候北方的普通人家很少喝茶,即便家里来了客人也很少有茶待客。也有几位邻居好喝茶,譬如在交通队工作的老丁,他是用大茶缸喝茶的,那只茶缸里生满了“茶山”,其实就是茶垢,据说“茶山”是洗不得的,如果哪天不放新茶,泡出来的水依然会有茶味儿。所谓的交通队不是有交警的地方,是交通运输队。老丁坐在有十个车轮的大拖排车上,是专门运输大件的车队,譬如庞大的卧式锅炉之类。我家隔壁小虎的父亲也是喜欢喝茶的,在一只圆形的杌子面上放一只圆肚茶壶,里面泡的是茉莉花茶,他招呼我父亲喝茶的时候,常常急不可耐地说:沏上了哦,沏上了哦!
那只茶壶肚子上画了一个迈步向前的儿童和一个弓背扶枴的长须老人,是那种很鲜活的工笔人物,我总是转着圈看那幅画,因而对茶壶里冒出的茉莉香味儿很熟悉。小虎的父亲常常用不屑的口吻说:尝尝这是什么?这是正宗的茉莉花!他喝的那是什么?那是高碎……
小虎的父亲在房产局工作,是修房子的,可我从来没看他上过班。
大陆茶庄里的柜台很高,是那种深褐色厚重木头的,里面的店员穿白色的工作服,用竹制的器具把称好的茶叶倒在方形的包装纸上,然后熟练地包起来。包茶叶的手干净白皙,女店员的脸也是干净白皙的。那是傍年根的时候,茶庄里很忙,一箱箱打开的茶叶散发着草叶的清香,我在这些气味中努力辨析着茉莉花的气味儿。父亲让我来买茶,让我先问问有没有茶碎,如果没有就买二两茉莉花茶。我问了,答没有;又问有没有高碎,店员笑了,没待她说话,后面坐在八仙桌旁喝茶的人开口了,说都想买碎茶,哪里有那么多?连他们店员想买都买不到了。从那时我知道了茶碎与高碎是一回事,都是包装袋里的下脚料。但是也有点差别,茶碎是碎的不是很厉害,是某种茶纯粹的碎末,而高碎是所有茶的碎末,是被扫起来的类似粉尘一样的碎。这是八仙桌旁喝茶的脸面宽宽的男人告诉我的。
显然,在经济困难的春节来临时,父亲既要省钱还想顾及一点脸面。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在北方人的生活中,茶排在最后,是人们获得温饱之后的事。尽管六十年代崂山地区就开始了南茶北移的工程,可是那时大家迫切需要解决的还不是茶。记得当时太平山南麓也大片大片种植了茶叶,郊区的农民做事不偷懒,使用了大量的有机肥,令茶叶生长得茎壮叶茂,远远看去泛着苍劲有力的墨绿色,直到茶花开了,结了种子,人们也不知道怎么喝茶,更不知道这种灌木状的植物还有其他什么用处。有人摘了茶叶回来泡水喝,那种壮硕的叶子在滚沸的水中,也令汤汁呈现出澄黄色,可是喝到嘴里却是苦涩难耐。有人说茶叶要炒制了才行,于是有人还真的将采来的叶子放到锅里用铁铲子翻炒……
 
2
 
1998年到南昌,有幸结识了陈文华先生,陈先生是中国农业考古学科第一人。在他书房里,我们将书籍往旁边堆了一下,腾出地方坐下聊茶文化。是他告诉我崂山茶的来龙去脉。
出生于1935年的陈文华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丰富的人文知识与考古经历,令他对茶文化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丰富的茶文化既依赖于物质,更有精神的深远与博大,直至境界的高度。茶以文化面貌出现,大约是从两晋北朝开始的,最早喜好饮茶的多是文人雅士。从唐代开始有了“茶道”,在中国茶文化史上,唐代陆羽所创造的茶学、茶艺、茶道思想,以及他所著的《茶经》,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宋承唐代饮茶之风,日益普及。《神农本草经》亦有记载关于茶这方面的知识。
起源于神农时代的茶叶,在形成文化现象之后,茶的品质与个性,离不开地域的特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方山水所产生的物种,必然含有地方因素,茶更显示出了这个特点。在陈文华先生告诉我福建岩茶特性的时候,同时讲述了武夷山的地理特性和人文精神。关于大红袍的传说,大家可以从网上随便搜寻得到,而附着在大红袍茶上的文化要素,却是令人像品茶一样去品味的。或者说,武夷岩茶大红袍本身就是文化使者,向人们透示出那个地区的文化特征。即便最浅层的,茶至少是一个地区文化的索引。
去武夷山的时候正逢下雨,原就是云雾重重的武夷山更是水雾茫茫。沿着生满苔藓的小路走去,不期然竟走到了朱熹纪念馆。郁郁苍苍的背景下,在九曲溪旁的武夷精舍,是朱熹先后40多年传道讲学、著述立说的地方。安静而灵秀的武夷山,是他集理学之大成的天然环境。
当年前来访学者来到武夷精舍切磋交流,“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在这样的环境中寻山问水,感悟理性。自然的启迪与思想的碰撞,灵性与积淀使朱熹的理论学说充满了活力,“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观书有感》)大自然如此,人的心灵和思想又何尚不如此呢?继朱熹的武夷精舍,诸多理学精英也移师武夷山,据考察,除了朱熹,游酢、熊禾、蔡元定等鸿儒大雅的书院遗址竟有35处之多,使这里成了名噪一时的“道南理窟”。
小雨纷纷,四野葱茏。站在武夷精舍前,我与朱熹隔着900多年的云雾,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种灵动与博大,秀美给了心灵以宽阔的空间,乃至每一点雨滴与小草的濡染。
武夷山的历史人文不仅丰富,且深远。其他如古闽族文化、古汉城遗址、道教洞天、武夷宫等不胜枚举。就像在小雨中漫步品味武夷精舍那些远逝的日子一样,“天街小雨润如酥”,在这里体味大红袍生长的环境,那种地域所蕴含的人文文化所透示出的品味,也厚重深远了起来。
去大红袍所在的“九龙窠”,是接近黄昏的时候。那条山谷平缓而幽静,或者说不嘈杂喧闹,到了那里心中自然进入了平缓状态。这是一条受东西向断裂构造控制发育的深长峡谷,两侧长条状单面山高耸、石骨嶙峋的九座危峰,分南北对峙骈列、独特的节理发育,使峰脊高低起伏。大红袍生长在九龙窠谷底靠北面的悬崖峭壁上。这里叠着一大一小两方盆景式的古茶园,六株古朴苍郁的茶树,枝繁叶茂,已有340余年的历史。
平坦的谷底茶园,就像一种修养品质一样,即使再崎岖嶙峋经历,在这里也是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3
 
竹靠椅、矮方桌、三件头盖茶具、老虎灶、紫铜壶,还有跑堂的茶博士……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去成都,随处可见那种灰暗的,里面坐满了黑压压喝茶人的茶馆,据称那是“坐茶馆”,现在多称之为“泡茶馆”。之所以称为“泡”是指成都人把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茶馆里了。
四川是茶叶的源头之一。《华阳国志•巴志》中记述:“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尚书……丹、漆、茶、蜜……皆纳贡之。”周武王伐纣是公元前1066年,也就是在3000多年前,巴蜀一带就已经以茶作为贡品了。四川在秦汉年间对茶叶的栽种已非常广泛成熟,据《神农本草经》记载:“益州(四川的古称)川谷山陵道旁皆为茶树,一只,两尺,甚有两人合抱者。”那年从成都去乐山,途中便见到路旁那种粗大的茶树所组成的茶树林。在川中西坝的集市上,也看到当地人把茶叶盛在簸箩里卖。
茶文化在四川出现的也很早,公元前59年,寓居成都的王褒就在《僮约》中有“烹茶尽具,酺已盖藏”的记载。至于与茶有关的诗词以及种种附着文化现象,随着文人雅士们的生活感悟,有很多可查的文字记载。
成都本地人喝茶多半是“二花、三花”,指的是二级花茶、三级花茶,图的是耐泡。老成都人戏称喝茶为“漱泉”、“饮涛”。茶馆里的桌椅经几千年的演化,透着一种亲切。据说那种茶桌的高度与竹椅的搭配,很适合“人体工程学”。当然,这也只是适合成都,或者说适合四川人的人体高度与结构,在那种竹制的扶手椅上,即使坐一天也不会疲倦。这种桌椅已经成为四川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成都的茶馆属于百姓的茶馆,在相当的历史时期,这里没有雅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真可谓“杯里乾坤大,茶中日月长”的小茶馆大社会。摆龙门阵、看报、打麻将,各种世态风情都会反映在这里。在锦江茶园,每个星期都有一天是成都文人聚会的日子,大家不约而同地来茶园喝茶,交流各种文坛信息。人本身就具有社会性,在茶馆这样的地方,更适合人们的相互交流。也曾有过特殊时期,茶馆几乎在成都人的生活中消亡。每个月凭票供应几两三级花茶,难以支撑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没了茶,成都这座城市便没了生气。
而现在的年轻人则不同,他们在茶馆里刷微信、看书、写文章、聊闺蜜、发呆,男孩儿则多了一项:看美女。“锦里多佳人,当垆自沽酒”,晚唐诗人陆龟蒙曾这样提到成都的美女。
女人进茶馆,还得从上个世纪初说起。清末民初“大开文明风气”的时候,成都的悦来茶园首先打破女人不能进茶馆、不能进戏园子的戒律,试着开设了女宾雅座,将四川军政府都督尹昌衡的老夫人请到园中看戏,老夫人乐得眉开眼笑,大发赏钱。第二天又将她的姐妹、女儿、媳妇等一群女眷也请来,让她们大饱了眼福。从此,上行下效,一些师长、旅长的太太、奶奶、小姐们也蜂拥而至,后来竟然发展到了不分性别。既然女眷们可以到茶园看戏,那么茶馆也可以招揽戏曲艺人来演唱,于是女茶客便出现了,她们到茶馆喝茶、听竹琴、清音、评书、金钱板……不仅打开了女人的视野,更使茶馆的内容丰富起来。于是,不光达官贵人的太太、小姐,寻常人家的婆婆妈妈姑姑嫂嫂也堂而皇之地坐进去,眯着眼睛一面听戏文,一面饮茶、剥瓜子,有的还抽水烟,派头比男人还足。
女人的气质显示了一座城市的气韵。成都女人的气质来自四川盆地的温润气候和源自周边雪山的水;由于农耕时代所形成的都江堰,“有了它,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每当我们民族有了重大灾难,天府之国总是沉着地提供庇护和濡养。”(余秋雨《都江堰》)由于长时期的远离饥荒,令这里的女人从容心宽,形成雍容大度的气质;再就是千年的地方文化与风俗的积淀。
大凡文人到了成都,拜访了杜甫草堂、诸葛亮武侯祠,不可不拜访与薛涛有关的望江楼。望江楼这个地方原为玉女津,津即渡口。在唐宋时期这个渡口比较繁华。当时锦江两岸四季花盛,女眷姑娘们常常从浣花溪上船,在一路悦目美景的留连不已中抵达玉女津,使这个渡口常常美女如云,带有许多灵气。另古时相送亲朋远行,往往要送出一程,也多是同船相送到玉女津。送行者下船,远行者踏船拐过一个弯,只把无尽的思念留在玉女津了。
望江楼公园里有很多茶园茶馆,不仅是怀古思远的地方,更有崇丽阁、濯锦楼与吟诗楼临立江畔,其中最著名的相传薛涛在此取水制笺的薛涛井。
校书郎薛涛与元稹的爱情已是千古绝唱,其间,薛涛制作桃红色小笺用来写诗,后人仿制,称“薛涛笺”。薛涛与刘采春、鱼玄机、李治并称为唐朝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有90余首诗作传世。
据考证“薛涛井”与薛涛并无直接关系。她生前并不住在今天的望江楼这儿,而在浣花溪,只是死后葬于成都东门外的锦江畔,望江公园内有她的土冢。明代时,蜀献王朱椿为了纪念薛涛,在今天的望江公园打井建作坊,仿制薛涛笺。而井旁碑石上书“薛涛井”三字,为清康熙时成都知府翼应熊的手迹。故此人们以今天的望江公园为薛涛故里了。
 
4
 
今日人们凡与茶有关的必称茶文化,又津津于茶道。不可否定那是一种姿态、一种形式——茶道、茶具、高雅茶馆的环境等等。但是更应该理解的是:茶,是一种媒介。我们无论怎样强调茶叶的功能,毕竟是一种物质;而附着在茶这种物质上面的精神生活,却是茶文化的演化。
茶文化是高雅的。透过武夷岩茶大红袍,九曲溪畔不仅是茶的生长地,更是朱子理学的摇篮。作为如此深厚的文化遗存,对于世界文化的贡献,绝非武夷岩茶可比拟的。我们在品味大红袍的时候,不可不知道生长茶叶的地方都有什么文化。
茶文化也是民俗的。可以说成都的茶馆是中国茶文化的典范。今日之茶道,汇聚了香茶与美女,一招一式都似乎是文化。譬如:洗茶、冲泡、封壶、分杯、分壶、奉茶、闻香、品茗等等。无论什么,都有一个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器具是为盛载内容服务的,或者说是由内容决定形式,也就是说器具是内容的表现形式。有的人遗憾茶道源于中国,却在日本得到了发展。然而茶道从日本传回中国后,就有了形式大于内容之嫌了。
相传唐代宗宝应年间,西川节度使兼成都尹崔宁的小女儿在饮茶时,很怕杯子烫手,便叫婢女把茶杯放在盘子里,由于盘大杯小,轻易滑动,又叫人用蜡把茶杯底部固定在盘子上,这样茶杯就不轻易滑动了。崔宁知道后,命工匠用漆环代替蜡来固定杯底,并派人送给丞相。丞相看了之后感到希奇,命名为茶托子。后来又经过了工匠的精益求精,茶托子成了现在的外形,像船样托住茶碗,因此简称茶船。
明代后,在茶盏上加盖,既增加了保温性,使之更好地浸泡出茶叶中的茶汁,又增加了茶盏的保洁性,可防止尘埃侵入。品饮时,一手托盏,一手持盖,并可用茶盖来拂动漂在茶汤面上的茶叶,更增添一份喝茶的情趣。这种上有盖下有托,中有碗的茶具,被称作“三才碗”,其中,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茶被认为是天涵之、地载之、人育之的灵物,将茶拨入盖碗,喻意“三才合一”共同化育出茶的精华。
鲁迅在《喝茶》一文中说:“喝好茶,是要用盖碗的。于是用盖碗。果然,泡了之后,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
进得茶馆往竹椅上一靠,伙计便大声打着招呼,托一大堆茶碗来到桌前,抬手间,茶船已滑到每个茶客面前,盖碗咔咔端坐到茶托上,随后一手提壶,一手翻盖,一条白线点入茶碗,迅即盖好盖,眼明手快纹丝不乱。这种带有表演性质的茶艺,可否称之为茶道?
有人说“茶道精神是茶文化的核心”,如果作为一种宗教仪式,譬如禅茶、道茶,那是无可非议的,毕竟那种仪式本身还有“禅悟”、“道可道,非常道”的含义在里面。如果离开了这种宗教的含义,只有仪式了,既没有成都茶馆的那种百姓生态的雅俗共赏氛围,又不能品赏茶本身所含有的地域文化,那就大有“叶公好龙”之嫌了。
 
5
 
2002年从江西省社科院退休的陈文华先生,在去婺源上晓起村旅游时,得知那里是一个自古就产茶的地方。他循着古村驿道,小桥流水,青山古树,看到了传统的茶作坊,坊内有一台元朝九转连磨水力捻茶机,他便开始了保护全国唯一最为完好的“活化石”、开发茶文化的工作。在修缮茶作坊的基础上还保护修复了茶亭、运茶古道、茶艺画廊、茶画馆、茶客栈、灵泉古井、溪边花园等,又把村里废弃的仓库改造成茶文化研究所和农民文化宫。
南茶北移的崂山茶没有多少年的历史,更没有多少茶文化可讲述,即便像薛涛那样与茶文化没有直接关系,但是由于美女构成了成都茶馆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颇有文学品味的茶文化。
仅有两万多亩的崂山茶是青岛的物质品牌,可否成为文化品牌,既要有匠心——实话说这些年有若干人在做这个工作——也要顺其自然。崂山茶的品质要保护好,更要讲好崂山故事。



266199 青岛市青山路265号福临万家二期48号楼一单元401号  韩嘉川
发表于 2017-8-4 14: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得茶馆往竹椅上一靠,伙计便大声打着招呼,托一大堆茶碗来到桌前,抬手间,茶船已滑到每个茶客面前,盖碗咔咔端坐到茶托上,随后一手提壶,一手翻盖,一条白线点入茶碗,迅即盖好盖,眼明手快纹丝不乱。这种带有表演性质的茶艺,可否称之为茶道?
描写生动。
发表于 2017-8-12 14: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茶道,也是人生之道。品茶,也是品那人生。文字大气,喜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