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的村庄长着一副荷花的脸(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16: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的村庄长着一副荷花的脸(组章)
安徽/潘志远

雨长大了

雨长大了,异常叛逆。
戴云的斗笠,斜着身子,在山野中奔跑。
用力踩起尘烟,雨花。
不像闪电一样怒火,不像雷霆一样震吼。阴郁着,吐沫横飞,泪如雨下。急匆匆而来的背影、声势和身手,让我避而不见。
它们先我们抵达枝头,冲着果实,但又一一罢手,并无采撷之意。
滑下高空,跌坐在水坑里,睁一只眼,对浩瀚星空一目了然。
在池塘,装一面反光。
做烂的游戏,深藏一颗童心。
滚进河沟,在每一个人面前犯浑,依然是鱼的益友,催鱼儿赶汛、上潮……
“爱是自我否定,是对上帝的回忆,更是灵魂的万有引力。”雨入世,与我们碰到一起。我们将雨碰疼,碰碎;雨将我们碰湿,碰狼狈不堪。
不是泼冷水。上天恩赐的淋浴,只在山野,在我们的上游。
雨长大,我们成熟:李子、杏子、蜜桃、杨梅……
青涩的时光,酸酸甜甜的岁月。
爱若斯,源源不断地赢得,又源源不断地流失。贪爱,纯爱,世界不再是美好家园,而是无边的荒野。
风长大,雨长大,黄梅成熟,合并一道洪水的算式。


聆听 一颗小小的石头

一颗石头。
千年前的你、我、他。千年后的他、你、我。
消解了血液、肉体、思想和灵魂。一切都未消泯,只是浓缩、凝固。
或者转移了场所。
或者沉默。
甘于被掩埋,甘于被挖掘。
更甘于静静地看着我们,欲说无声,欲诉无泪。
你是它的知己吗?蓝颜,红粉……
一颗能量的内核,瞬间释放
在静寂的魂灵里华歌、狂舞,带来你的昨世,也带来你的今世
来世轮回。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埋在泥土之中,千年以后……”悲怆、凄凉、辉煌的旋律
滔滔。呐喊,惊雷,闪电……生命骄傲的宣言
都凝于一颗小小的石头!


献给一下雨就挨打的芭蕉

已退到路边,退到墙角,或别人的屋檐下。
一副温良恭俭让的样子。
可阳光的手指,还是想着法子,戳它的面门和脊骨。
风对它不留情面,一再专横,推得它摇摇晃晃,好半天才站稳脚跟。它思考着,检索着,努力想自己哪儿做的不妥。
接着雨来了。
细细的花针扎,淅淅沥沥,像做一场实验。
暴雨的鞭子,猛烈地抽,噼噼啪啪,鞭声震耳。
这个时候,我早已躲得不见踪影。我没能看见芭蕉的痉挛,听见芭蕉痛苦的呻吟,或嚎啕恸哭……
为之鸣不平,只敢在心底抗议。
为之衔冤抱屈,却从来不敢付诸行动,为它遮风挡雨。
……一下雨就挨打的芭蕉,究竟犯下什么错,或不可饶恕的罪恶?
就因为粗枝大叶吗?
就因为避让和退守?你能骨气一回,任性一回,扬起宽掌,把风和雨都抽回去,让我看到墙角
你一腔愤怒的绿火……


我的村庄长着一副荷花的脸

我的村庄长着一副荷花的脸,明净,美丽,安详。
睁开露水的眼睑,不见我的踪影;消瘦了秋波的眸子,也不见我如约归来。冬至前后,我匆促来去,看见她对我冷眼一瞥,结着厚厚的心寒。
扬起和低垂明月的眉,残了一弯夙愿。
张开燕子的翅膀,排成人形雁阵,季节一圈圈轮回。
我的村庄有黄莺的喉咙,布谷的嗓音,喜鹊的唇舌,乌鸦焦灼的叹息。
牛犊在泥潭里打滚,满山野撒欢。
翠鸟伸出锋利的爪喙,从溪水里抓鱼,掠过一道绿色的闪电。
垂着土丘的肩胛,拖着滚滚麦浪的裙裾。一条条阡陌纵横交织,分割出春天姹紫嫣红的版图。
挺起枫香、水杉、古槐的脊梁。
当西山提走夕阳的灯笼……我的村庄斜躺在夜的怀抱,每一颗星星都是她的呓语。
虫吟是她的鼾声。蛙鼓是她的梦话。狗吠中早醒,高一脚低一脚,我的父老乡亲再一次踩紧通向小镇的神经……


一座刀山

刀山有什么了不起?
上刀山又有什么值得炫耀!
现在,我就站在刀山上,且站在刀尖,刀尖将我高高举起在云里,时隐时现。
云在刀刃上打磨,山风在刀刃上打磨,蘸着霞光和雨露。我也在刀刃上打磨,来来回回数百趟,毫发无损。
有时,我给自己加压,增加一些危险,检验我的韧劲。
我奈何不了刀山,刀山也奈何不了我,我们达成长期的默契。
刀山终于戳穿了我的少年,我也悟出了许多虚弱,一喻之差,咫尺天涯。
一座刀山矗立千百载。
不砍,不割,不刺,不剁,不劈,不削,不切……一切与刀有关的行为,都一一放弃。
仍按一把刀的标准打造,修炼。
刀锋划破天际,刀光滑过漫漫长夜醒着的灵魂。
一座刀山,在天地间开刃
出鞘;不以杀伐为目的,没有丝毫伤害谁的邪念……


一场亿万年的大火

火海里跃荡着一万朵火焰。
一万朵火焰其实是一种火焰。从点燃的那一刻起,再也没有谁能将它扑灭。一场亿万年的大火,创世纪的大火!
以自己为柴薪,以自己为能源,以烧毁自己为最终目的。多么熊熊、残酷、血腥的
温暖之火,希望之火,生机勃勃之火。
伸手如探汤,给人淋浴,给人蒸桑拿之火。
让你渴如夸父,欲躲进雪,藏身冰,匿于水做一尾鱼的天外之火。
一天接一天泼火,加炭
蒸、煮、煎、烤、煸……你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远古之火。
霍霍于体外,又霍霍于体内。
对比,翻卷……总有类似的大火和难忘的记载。
对于一个已没有来处,只剩下归途的人,早已宠辱不惊。
人是万物的尺度。我这一把尺第几回丈量丁酉之夏这场持续的大火,静静观测,偶尔露头,湿透五尺之躯。
存在以存在为尺度,不存在以不存在为尺度。翻开书页,我在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绕来绕去。哲学,初见端倪,在我的毫发和笔尖
何时能露出它的峥嵘?!

[个人简介]潘志远,男,安徽宣城人,1963年生。作品散见《散文诗世界》《诗潮》《星星散文诗》《中国诗人》《散文诗》等,收入多种选本,获中国校园作家提名奖、中国小诗十佳、中国网络散文诗赛亚军,出版诗文集《九诗人诗选》(与人合著)《心灵的风景》《鸟鸣是一种修辞》,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中国好散文诗”主持人之一。
地址: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孙埠高级中学
邮编:242052
手机:13966173196

发表于 2017-8-7 11: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长大了,异常叛逆。
戴云的斗笠,斜着身子,在山野中奔跑。
用力踩起尘烟,雨花。
不像闪电一样怒火,不像雷霆一样震吼。阴郁着,吐沫横飞,泪如雨下。急匆匆而来的背影、声势和身手,让我避而不见。
它们先我们抵达枝头,冲着果实,但又一一罢手,并无采撷之意。
发表于 2017-8-7 11: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石头。
千年前的你、我、他。千年后的他、你、我。
消解了血液、肉体、思想和灵魂。一切都未消泯,只是浓缩、凝固。
或者转移了场所。
或者沉默。
发表于 2017-8-7 11: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西山提走夕阳的灯笼……我的村庄斜躺在夜的怀抱,每一颗星星都是她的呓语。
虫吟是她的鼾声。蛙鼓是她的梦话。狗吠中早醒,高一脚低一脚,我的父老乡亲再一次踩紧通向小镇的神经……
发表于 2017-8-7 11: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刀锋划破天际,刀光滑过漫漫长夜醒着的灵魂。
一座刀山,在天地间开刃
出鞘;不以杀伐为目的,没有丝毫伤害谁的邪念……
发表于 2017-8-7 11: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海里跃荡着一万朵火焰。
一万朵火焰其实是一种火焰。从点燃的那一刻起,再也没有谁能将它扑灭。一场亿万年的大火,创世纪的大火!
以自己为柴薪,以自己为能源,以烧毁自己为最终目的。多么熊熊、残酷、血腥的
温暖之火,希望之火,生机勃勃之火。
发表于 2017-8-7 11: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纷呈。欣赏学习,问候潘老师,秋安。
发表于 2017-8-8 09: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柔并济,感受到纯度深度硬度,点赞问好!
发表于 2017-8-15 17: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秋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