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   我把美好记忆留在九寨沟(组诗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05: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齐凤池 于 2017-8-11 10:40 编辑

  我把美好记忆留在九寨沟(组诗 )                          地狱看到了天堂从天堂坠落
                                   -------题记

  齐凤池

  一、镜海

  镜海三面是巍峨山峰
  茂密的原始森林
  绿得冒光
  叶子上没有一丝纤尘
  手一摸弄脏了树的身子
  镜海没有一丝风
  水面光滑白云在海上飘
  像一群雪白牦牛奔跑
  树长在镜海
  水灵灵绿油油
  散发着绿的芳香
  镜海像抛光打磨过
  佛说心静如水
  说的就是镜海
  我站在镜海边
  大脑一片空白
  我感觉这个世界
  就我一个人

  二、诺日朗瀑布

  我看诺日朗瀑布
  从侧看瀑布从山崖跌下来
  我觉得水不是往下淌
  像扳着悬崖往上爬
  飞溅的水珠像一串串走失的音符
  离开了乐谱
  溅在我脸上
  在我迷幻的意识里
  我的大脑响起了诺日朗和弦
  我曾说过
  九寨沟不能写
  我大胆写下几笔
  是因为沾了
  诺日朗的仙气和灵气
  所写下的只言片语
  不知是否弄脏了九寨沟身子

  三、珍珠滩瀑布

  珍珠滩瀑布
  落差五六米
  比庐山瀑布小巧
  比壶口瀑布少了点野性
  珍珠滩瀑布
  像门上挂的玉帘
  遮住了神的面庞
  神长什么样
  谁也不知道
  但我感觉神就在玉帘后面
  珍珠滩瀑布的秀美
  我无法描写形容
  我深知我肚里这点墨水
  描绘不出珍珠滩瀑布神韵
  如果再写真得弄脏了神

  四、草海

  草海名字谁取的
  草海算不上好听
  草海像山里藏着的仙女
  虽然她名字朴素
  她的容貌肌肤身段
  绝对天仙
  草是稀有的
  出生时黄色
  一尺高后
  渐渐淡绿了
  这种浅黄淡绿的颜色
  就像北方窑里的蒜苗
  一片片毛茸茸密麻麻
  像藏族女人织的地毯
  厚实松软
  躺在上面
  看两只绿头鸭从海面飞起来
  一前一后在追赶
  离开草海
  我想到徐志摩的诗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愿做一条水草”
  在草海
  我也想

  五、芦苇海

  芦苇海碧绿
  颜色深浅有区分
  不管水怎么流
  也不能将水搅浑
  像调好的鸡尾酒层次鲜明
  这是水的意境
  芦苇有一尺高
  齐刷刷像被剪过
  河流外侧的芦苇淡黄
  内侧浅绿
  像喷上了色彩
  两岸芦苇隔河眺望
  像牛郎织女
  它们结合
  受粉孕育血液融合
  来年芦苇发芽、拔节、扬花
  就是两岸芦苇伫立的身影

  六、神仙池

  神仙池像上帝洗脸的玉盆
  一个盆搭着一个盆
  半尺深的水
  上一层草绿
  下一层天蓝
  越到底层颜色越浅
  像过滤
  其实水是一样的水
  是钙化后的变化
  我不关心这些
  我想看神仙洗澡
  前些年听说
  深夜皇宫里
  几百个一尺高小人举行升堂
  小矮人又吃又喝
  把打更的吓晕了
  天亮被人叫醒
  说出看到的情景
  人们不信
  这事传出
  神学家解疑
  这种情况六十年出现一次
  如果抓住一个小人
  拿到一件东西
  都是无价之宝
  我听了有点玄
  是真是假我不管
  我想看看神仙洗澡的情景

  七、五彩池

  从长海往回走
  穿过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树林中藏着的一池碧水
  水是天蓝色的
  面积几十平方米
  形状像一条小河
  池底是大小不均匀的兰宝石
  溪水流得缓慢
  有抚弦声音
  声音细微
  穿透力很强
  隔千年松林能隐约听到
  隔松林闻水声如鸣佩环
  宝石蓝的水
  像竹叶青酒
  我禁不住咂咂嘴
  我产生想喝五彩池水
  这时我发现有人用手试水
  手伸进五彩池里
  手变了颜色
  可惜我离池水太远
  不能亲手摸一下
  仙女肌肤
  2017--8--11


发表于 2017-8-11 11:5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读!问候、学习!
发表于 2017-8-11 19: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有画意的诗写,欣赏佳作,问候
发表于 2017-8-11 21: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感触,舒缓有绪。拜读,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