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借刀杀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 14:05: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借刀杀人

             文/清风剑

  “吁……吁……”

  曹操使劲勒马边急切地喊。

  前面出现个岔口,满头大汗的曹操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逃。

  跑得正快的青棕宝马,一声长嘶,两条后腿向后急唑,前腿扬起,曹操猛往前探,死死地挽住缰绳,拿剑的右手牢牢地搂住青棕宝马的脖子。青棕宝马嘶鸣后,缓缓落下前蹄,“呼哧呼哧”吐着热气。

  曹操来不及定神,急回头观看,后面官道上除了自己的宝马踏起的尘土在慢慢消散外,他没听见马蹄和追杀声。他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自语道:“好险!”

  曹操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甩了甩,从马背的褡裢里拿出点心和水,翻身下马,让马自由地啃道边的干草,他则慢悠悠地朝岔道中间那棵千年古柏树下走去。

  此刻,已过了晌午,冬日的暖阳洒在树下。曹操一屁股跌坐在凸起的树根腿上,“咕咚咕咚”喝了一阵水,用手背擦了一下嘴,顺势捋下胡子,一下捋个空,这才喘着粗气,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马超小儿,竟杀得老夫割须弃袍,如果不是兄弟曹洪拼命抵挡,恐怕老夫命早休矣!曹操伸一下腰,没觉得哪里负伤或不舒服,然后摸摸头:只要命还在,希望就在,重整旗鼓,再战小儿。

  曹操头靠着树干,刚闭上眼,猛然间,一股热流击打在脸上。曹操忙往旁一滚的同时,下意识抓起宝剑。只听得树上传来一个孩子“咯咯”的笑声。

  曹操寻声望去,从枝桠的缝隙隐约看见一个身着褴褛的孩童正顽皮地撒尿。

  曹操杀念顿起,穷人家的孩子,就是顽劣,不杀之难泄我心头之恨。

  曹操目测,自己跳起来,三尺龙泉剑也够不到。他咬咬牙,刚道完“可惜,”转念又想,好容易遇到个人,正好问问路。

  曹操放下宝剑,用袖子擦擦脸上的尿骚,堆起笑容,呵呵冲树上喊:“小弟弟,饿了吧?下来,叔叔给你点心吃。”

  只听得“好嘞!”孩童已抱着树干滑了下来,擦了下鼻涕,笑嘻嘻地站在曹操面前。

  面对灰头土脸的孩童,曹操蹙起眉头,手掩鼻口,重又盘膝坐回树根腿上,眼里挤出一副笑递给孩童一块点心,并示意孩童坐下来吃。

  孩童见曹操胡子齐刷刷被斩断,满脸满身血污,一副狼狈样子,可他怎么会有这么高贵的点心?望着点心,禁不住吞咽口水,哪里还想什么,怯生生接过张口便咬,三五口吞进肚里,噎得孩童伸长脖子,“嗝喽嗝喽”瞪大眼睛,看着曹操。

  曹操也正大嚼大咽,脸一沉,斜了孩童一眼,又看了看水壶,不情愿地递过去。而后,又拿出一块点心,一指左边那条路问:“从那走是不是可以直接去曹丞相的大营?”

  孩童直勾勾地盯着点心。

  曹操故意咳嗽一声,重又问了一遍。

  孩童眨巴一下眼睛,立刻明白,如果不回答,人家的点心就不会递过来。他急忙点点头,并指着右边那条路奶声奶气地说,“那条路是回我们村的。”

  笑声中,点心递了过来,孩童大喜。

  曹操低眉盘算着,一会儿马超肯定会顺着马蹄印追过来,我牵着马从道下饶过去,然后让孩童用树枝故意往村子那条路扫一段,引诱气盛的马超追一段,待他看不见马蹄印,肯定得窝回来——肯定到这个树下——肯定——

  曹操见孩童又已吃完,又拿出来一块,放在树根腿上,命令孩童去扫那条路。

  孩童会意,一蹦一跳撅了树枝,扫完回来,见曹操示意自己拿点心,然后听他说:“过一会儿,会来一个将军,他有很多糖果,他喜欢捉迷藏,你还上树去藏匿……”

  没等曹操说完,孩童兴奋得直点头,他想:要多攒些尿,到时候可以把糖果拿回家,给弟妹们吃。

  过不多时,果然浑身溅满鲜血的马超,手提银枪,赶了过来。他正恼恨刚才太冲动,本来曹操已成囊中之物,因报父仇心切,用力过猛,一枪刺进树里。恰曹洪赶到,可恨曹贼手下强将太多,且个个忠勇。他奋力冲杀,好容易杀出重围,此刻,人困马更乏,但念着父仇,咬牙坚持到此。

  马超稍加辨认,一勒马,马极不情愿地往扫过的那条路奔去。追了一阵,猛发现仍不见马蹄印,他暗骂自己糊涂,这么简单的声东击西之计,怎么会让曹贼得逞!他急打马回来,马“呼哧呼哧”跑不起来。他再心急,也没办法,像曹操那样,来到树下。

  树上的孩童大喜,今天运气真好,只要撒尿,还会有糖果吃哩!他喜滋滋地就往下撒。

  血气方刚的马超,怒气未息,虽然微闭双眼,思虑曹操逃跑的方向,发觉有窸窸窣窣声从树上传来,接着有尿尿到脸上。他“呼”地站起,顺着尿流就是一枪。

  “啊……”孩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坏习惯被人一奉承,竟引来杀身之祸。他惨叫一声,跌落下来,曹操的银质水壶“叮当当”滚出老远。

  马超一见水壶上刻有“曹丞相专用”的字样,跺着脚后悔不已,都怪自己一心只为报父仇,心智错乱,连连中曹贼奸计。

  马超倚着树,面对孩童的尸体,只能叹息。

  谁杀了儿子

  “道长哪里来?道长在哪里?”

  主人刘景弘踉踉跄跄从内室出来,扯着老公鸭嗓子喊。他都不知吃了多少良药,仍四下求方。眼看年过半百,膝下无子,急得他头发灰白,还掉了几个牙齿,面对新娶回来的几个小妾,竟没了兴致。除了叨咕无后为大,就是虔诚地礼佛。

  叙礼毕,刘景弘见道长仙骨凛然,立刻吩咐:“快换香茶。”

  道长一抱拳,客气过后,先说道:“我观员外面相,属畏寒肢冷型。”见其微笑颔首,继续说:“除食补外,贫道还特意带来了淬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丹丸。”说着,道长站起来,附耳告诉他:“打明天起,早中晚饭前,要默念求观音娘娘赐子。九十九天之中,切记不能行房,日后定能遂愿。切记,忘一次都不灵了。”

  喜得刘景弘连连作揖。道长还礼的同时掏出三粒丹丸说:“服下这个,立见奇效。但须把钱粮散发给闹饥荒的百姓。”

  果然,小妾真给他生了个胖儿子。取名天赐。

  刘景泓抚摸着天赐的小脸,喜得老泪纵横:“我有儿子了!”

  天赐长到了七岁,刘景弘特意请来两个闻名的文武师父,他期望长大后的天赐既能安邦,又能定国。

  但他深恐两个师父苛待宝贝儿子,再三地交代:“一定由着天赐的性,能学就学些,不许责罚。”

  文武师父相视而笑,一切按主人的意愿行事。

  武师父早晚练功已形成习惯,不管天赐在与不在,他都照常练习吐纳后,继而练猴拳、蛇拳、螳螂拳……

  天赐高兴时,跟在后面好奇地模仿。武师父加以纠正,并嘱些要领,再传授些口诀。天赐不耐烦地撅起小嘴。武师父立改教踢腿和扎马。天赐只跟着比划了两下,就直喊没意思,不学了。命两个仆人抬着轿椅满院子跑,他躺在上面“咯咯咯”地笑。

  文师父曾在山东教出来著名的弟子孔融——七岁就知道让梨,这使文师父颇为自豪。连年的战乱,致使他从山东迁居到此避祸。面对天赐,光好言引导已不起作用,天赐常常趁文师父闭着眼教书,竟薅白胡子玩。文师父呲牙跳起来,刚拿起戒尺,天赐则滚倒在地撒起泼来。迫于生计,他只好放下戒尺,堆上笑颜,有时还得帮往砚台里撒尿的天赐提裤子。

  一转眼,天赐十岁了,诗没学会一首,拳没练会一套。刘景泓着急了,急得他柱着龙头拐杖在院子里直转圈子。最后,他一跺脚,只好命文武师父稍稍施加一点力。

  此刻,天赐的秉性已成型,武师父一身武艺也想找个传人,常见他赖皮耍小性,只好闭上眼睛不吭声。

  文师父习惯了眯着眼睛,摇晃着头,说唱般教完三字经,让天赐背。天赐晃着小脑袋故意胡背:“人之初,就很坏。姓文的,差太远……”

  气得文师父直瞪眼珠子,轮起戒尺,见天赐已爬上桌子,拉开学得不成样子的架势。

  文师父好气又好笑,但戒尺始终没轮下去,自思,该想个两全的方法惩治惩治他。

  半晌,文师父笑道:“天赐呀,现在你去村口,藏在那棵枣树上,等会儿有一个将军打树下过,你就往他头上淋尿,他发现了你,就会给你好玩的玩具,嗯,还给你没吃过的好东西。”

  天赐一听,一蹦跳下书桌,乐颠颠地跑了出去。

  一路蹦跳的天赐,不时地捡石子打东家的鹅,撵西家的鸡,掐一把这个孩童的脸蛋,踢一脚那个穿开裆裤的屁股,到村口时已近中午。他远远地看见岔口中间那棵大树上的枣子已发红,便迫不及待地搂住树干,三蹬两蹿就爬了上去,找个安稳密实的地方坐下,挑红透的吃起来。

  半晌,不见将军来,加上毒辣辣的太阳一个劲地爆晒,他满头是汗,打了个哈欠,眼皮就耷拉了下来。

  忽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夹杂着“吁吁”的喊叫声。马刚好停在树跟前不远处的岔口。马上之人一翻身下马,右手的剑交到左手也拿剑的手里,然后摘下头盔,顺便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大汗,长出一口气。来到树下,扬着头,准备挑几个枣子充饥。

  天赐在树上暗暗佩服文师父算得准。他想起玩具,掏出小鸡鸡,就往树下淋尿。

  树下之人慌忙躲避,还是被淋到了。他隐约看见了天赐,返回岔口,从吃草的马身上摘下来一个小铜铃,晃荡着喊:“下来,孩子,叔叔给你好玩的!”

  天赐一出溜下树,接过铜铃晃了又晃,喜得眉眼弯成了月亮。

  将军抚摸天赐的头,和蔼地问他姓氏。天赐回说后,将军忙屈指算来,小声嘀咕:“原来是同宗兄弟!”

  此刻我若去,曹操兵将追至,必给弟兄家引来灭门之祸。唉,以后有机会再拜访不迟!想着,将军一指左边的路,问:“这条路是通官道的吗?”

  天赐点点头,自顾晃着铜铃。

  将军没敢告诉天赐,自己是刘备,也没功夫教育他几句,他拍拍天赐的肩,又抚摸了几下天赐扎着冲天揪的头,想起徐州已沦落曹贼之手,三弟张飞下落不明;下邳的二弟关羽和妻儿不知性命怎样?他眼泪已涌出眼窝,嗫嚅半天,转身上马,爱怜地看了天赐一眼,打马投袁绍去了。

  天赐觉得腹中饥饿,才想起文师父说的话——没吃过的好东西。“文师父没算准啊!”天赐叨咕着,刚要回家。突然,马蹄声响起。天赐想,可能好吃的在这位将军身上。他赶紧麻溜上了树。

  来人和刘备一样,下马后手提开山斧来到树下,仰头寻觅枣子边嘟囔:“追不上刘备,丞相肯定责罚,这可如何是好!”

  天赐只想着好吃的,尿便淋了下去。

  树下之人急忙闪避,他厮杀了一个上午,正口干舌燥,怒火攻心,大吼一声:“俺徐晃何时受过这等鸟气!”轮起板斧,“咔嚓”一声,枣树应声倒地。

  天赐大叫着跟着轱辘下来,头正磕在路边的石头上,手里攥着铜铃,没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徐晃蹬大牛样的眼珠,盯着铜铃,猛一拍大腿:“这小子肯定知道刘备往哪条道跑的……”

 
发表于 2017-9-2 21: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两个相关联的故事吗?
发表于 2017-9-2 22: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两个故事之间的关系偏少,不如把两个故事结合起来写,可能效果更好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7-9-3 11:3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2 21:46
这是两个相关联的故事吗?

不关联,两个故事,用的是一种形式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9-3 11:3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2 22:08
我感觉两个故事之间的关系偏少,不如把两个故事结合起来写,可能效果更好一些

这个上学时,听老师讲的,说那个将军是韩信。现在我觉得韩信没这么坏,就写成曹操了。后一个不能愿将军,应该愿孩子,以这样一个写法写的。
发表于 2017-9-4 14: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9-3 11:36
这个上学时,听老师讲的,说那个将军是韩信。现在我觉得韩信没这么坏,就写成曹操了。后一个不能愿将军, ...

如果要是写成两个故事的话,我觉得有点浪费了,而且主题也不够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4:57: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哦,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4:57: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4 14:43
如果要是写成两个故事的话,我觉得有点浪费了,而且主题也不够好

哦,谢谢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