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疼痛的乡愁(散文诗10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4 06:4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虹桦 于 2017-9-14 14:12 编辑

疼痛的乡愁(散文诗10章)

文/李虹桦


《祖屋,把阳光缝在褶皱处》

涛声退去,众尘消隐。
我在你的怀抱里喊你,喊疼了山,喊疼了水,喊疼了一只孤鸿远行的羽翅。
我聆听你温婉有序的心跳,
回望你纵横的掌纹——
檐前丛生的杂草,盖不住奶奶的拐杖敲击青石板路的声音。
流年的风,拂拭不去她骨节里的陈年风湿,一双日渐变形的双手,努力扶住光阴,
替远在他乡寻梦的父母,为我们驱寒卸雨。
啁啾的虫鸣,向我述说牧牛的爷爷,把日子也牧放得圆润饱满。
爷爷抽着旱烟,坐在门口的石板凳上,看我们捉迷藏、
与时光追逐……
我生于斯,长于斯。
漂泊的行囊,装着你的叮嘱,走出童年、进入中年……
念想,搭在时光的门槛上,
搭在你的心门之上,静静地想着你的好,把阳光缝在褶皱处。


《故乡河,我是你怀里一尾云游的鱼》

绵长之水,渴饮如甘。我喝下你的清澈,及澄明。
村庄和我,越来越壮了,你却越来越瘦,如一根柔韧的绳索,一头拴紧故乡,另一头,随我远行的跫音,跌宕、绵延……
高山、水草、稻田,抑或你喂哺的牛羊、炊烟,都心存感念。被放逐的灵魂,在斜向的风里,默隐于世,体味爱的慰藉。
徜徉在你的辽阔里,我就是一尾云游的鱼,愁绪和隐痛,荡漾成一片片涟漪,晕开你的自由,我的快乐。
晕开的,还有我与大弟儿时筑就的记忆——
“姐姐,她是我们的海——”


《风簸,我仰望的幸福》

你无视道听途说的风,默守信仰。
以沉稳守望成熟的季节,淡定,从容。
叶脉与血脉贯穿的日子,被往事濯洗,攥紧、或舒缓一颗流浪的心,穿过第六根肋骨难以言明的疼。
这样的时候,乡愁,从父亲咸涩的汗水里陡然而出。
怀想你剥壳、出尘的一番旋转,把一粒种子无法抵达的痛感,延伸到深邃的岁月。
仰望的眸子,把一道叫做幸福的目光,抚摸父亲手握过的摇柄,换来一串串的笑语盈盈,抵扣时光流逝的苦痛和落寞。
望你深黯不争的慈悲与不闻的智慧,同节外滋长的粃念,无论轻、或重,终将被你滤出、分离、吹走。
透过母亲撮谷、倒谷、装谷的熟练而轻缓的动作,我看见雀跃的鸟儿,沿着落下的稻子,想象春天。
而我,却走进你的呼吸里,回到一粒稻谷、抑或麦子永不倦怠的追求。


《切割》
——给我最亲爱的父亲

没有预约,一场雪,骤然而降。
七月,一个黑色的日子,天之暗,悲之怆。
音哑的雀鸟,与晨曦,离我而去……
一朵云,隐去光亮的一角,擦过我眼眸。
撕裂心肺之后,泪雨滂沱,渗入我眼底。
能见度,仅在毫厘之间。

我错信了夏天。
夏天的主色调,不再是深蕴和湛蓝。
黑云掩埋的际遇与初心,千呼万唤一个与生命同重的名字,为我驻足。
可是,一声悲鸣,穿过锦江的浪头,渲染一个悲痛欲绝的世界。

在这样的时候,多想听一只蝉的鸣唱,为暮晚叩亮莹火。
多想透过窗棂拥握的余晖,用丝细的体微对窗外的小树描摹。当晨练的露珠醒来时,我依然在春意中徜徉,您的目光收留我。
多想让心情把玻璃杯烘暖,让您的微笑在杯子里荡漾。
谁知,一只疯狂的黑手,却把我的阳光遮住。

爸爸,天空,很黑,很黑的。
没有您的日子里,孤寂的灵魂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请您原谅我的记忆日渐衰弱,约过厚重,竟然眷恋一种轻。一种和我一起活着的开怀。
一种深入骨髓的痛。

我拧紧一只瓶子的盖,不让瓶子里溢出的忧伤,浸染回家的路。
断起的往事,浮上心头。
边缘上渗染过的风,以一种荒芜,解读——
我渴望的完整。


《那云》

蝉鸣与树叶重叠时,秋天,只熟了一半。驻足心灵深处的果实,像那片游弋的云,依然以一种姿态,等候您进入我梦地。
亦真亦幻——
白昼低矮,触手可及那云,却怎么也摸不到您眼角倒挂的泪。唯见一阵风,扯着您,裹住我弯曲的视线,钻入云深之处……
一只蚂蚁匍匐大地,以泥土的气味识别归途。日色迟暮,您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远眺,一滴精泪,浸染了远方那片红一阵,白一阵的云朵,也浸染了我伏在您肩膀上的抒写——
黄昏夕照的诗句,如一缕淡淡的愁绪。


《那雨》

渔歌向晚,唱醒倦怠的长亭,柳色摇曳,夕阳,晖映皱褶的浪花。
父亲的哨声,由远及近,拖拽着网事,搁浅在母亲深情一瞥里。母亲燃点的炊烟,略去喑哑,溢彩流金。
我揣测际遇的草——
是执着热烈的迎迓,抑或凝重腥味的昏黄?
那雨,卸下矜持,拐过我,直扑父亲温暖的怀抱……


《那风》

那风,说来就来,从不顾及故乡这瘦弱的骨架。缝隙处,风在响,淹没了父亲抽吸旱烟的声音。
如水的年轮,顷刻间,飘涌着起落的潮汐,一次次淘洗蒙尘的记忆。
那颠簸的风,翻晒着珍藏的抽屉。
斑驳的记忆里,哪一个,锁着桃香?哪一个,碧玉雕造?哪一个,能译注我的乡音?
……


《刻下您的笑靥》

月光,在窗外,啜饮夜雾。
被缅怀的菊蕊,带着一枚素洁,对着斜向的风,诵詠祭词。
草丛里,树梢头,有虫儿借菊魂发芽的诗词汉赋,连篇诵读,声若波澜。

在这样的时候,须以什么样方式,对接这个风吹草动的更替?
笔触的痛感里,一次次几近泛滥的思念之潮,落入四月,羸弱而泛白,盈满父亲的酒杯。
今夜,只与月光对酌,孤影玲珑。

液体里荡漾的往事,静若寒鸦,沉默成故乡那条越来越瘦的路,
父亲哦,请原谅我解脱的记忆冰清 ,径向一片月晖谥静。
我会在一首诗坚韧的词藻里,刻下您的笑靥,我的幸福。



《出尘》
——七夕,忆父亲

您以一颗草的方式,端坐尘土之上,遍野寂寥。
慵懒的目光,再次抽出风,抽出云彩。
一场雨,横断积郁。

时光,渐渐把晚霞涂抹。
未曾老过的岁月,像您的臂膀,依旧柔软而不失坚韧。
一条路,说着远方。

谁,再为我除去冰霜,竹篱溪水边上走?
不知名的鸟儿,叽叽喳喳,向我道尽您的跌宕。
而您,除了花香,对风雨守口如瓶。
我知道,您边塞的荒凉,因了我而芳菲无限。

溪水流动,四季更迭。
不能再用旧时光,滩涂落日。
此刻,您已如一粒种籽,撑破黑而无边的土壤,
许我一棵草的谦卑,修一颗云水禅心,等待一枚桃花的微笑。


《爸爸,我是一只站在您肩头的鹰》

您,以树的姿态站立,任四季风穿过胸膛。
激荡起滚烫的血。
啁啾的虫鸣,撒欢的牛羊,山水田园,被您逐一拥揽、守望。
我,举着一种倾诉,折叠在与您的对视中,
窥知、洞悉生的意义,与爱的久远——
七月的体温,高不过一场意外的雪。七月的缺口,唤不回我们对您的惦念。
那一刻,晨光碎落,万物失声。
您披星戴月、耕犁日子的身影,重新出尘……
爸爸,我是一只站在您肩头的鹰,一直都是。
无论俯瞰,抑或展翅,
故乡,如您般,我反复爱着。


作者简介:李虹桦,本名李金凤,曾用博名“冬日的彩虹雨”,广东省信宜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作品散见《星星.散文诗》《散文诗》《岁月》《散文诗世界》《中国散文家》《大沽河》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入选多种文学年选选本,获奖若干。


通联地址:广东省信宜市新尚路国土局对面蜘蛛王专卖店 李金凤
邮政编码:525300
手机号码:1343232696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6:4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各位老师批评!
发表于 2017-9-14 06:5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句有穿透力,文字有痛感,赞!
发表于 2017-9-14 07: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愁其实很美,美就美在那种痛感上。

精华荐读
发表于 2017-9-14 07: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精练而不拖沓,深沉而又含蓄。
请一并留下通联和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8:47: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14 07:45
乡愁其实很美,美就美在那种痛感上。

精华荐读


谢谢飞非老师赏读并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8:4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14 07:49
语言精练而不拖沓,深沉而又含蓄。
请一并留下通联和电话

谢谢老师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8:50: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14 07:49
语言精练而不拖沓,深沉而又含蓄。
请一并留下通联和电话

已经跟帖留下地址和手机号码了。
发表于 2017-9-14 10: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化重为轻,故乡渐远,乡愁萦回成生命无法承受的轻。好诗章。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11:19: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7-9-14 10:30
化重为轻,故乡渐远,乡愁萦回成生命无法承受的轻。好诗章。欣赏。

棠棣老师的点评很精彩,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