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面鼓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6 14: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7-9-16 14:44 编辑

                                                                                                    面鼓槌
        响鼓还需槌来敲,用面做的鼓槌可不是用来敲鼓的。年龄稍大些的人打开记忆引擎,面鼓槌这种食品,当时是一种专供上品。坊间流传一段有趣的小事,道出它曾在大雅之堂上混迹过。
      传说,某年有个爱耍聪明的人,到一酒肆吃饭,店小二躬腰抱拳作揖问道:“客官要点什么下酒菜呢?”
      这人张嘴溜出了一套话:“一个是没有肥,没有瘦,没有骨头没有肉;再一个是金镶白玉板;第三个是红嘴绿鹦哥;外加个一吹两打。这些就够了。”
      一句话把个店小二难为坏了,“金镶白玉板,红嘴绿鹦哥”还有个谱,这“一吹两打”是什么呢?店小二左手抓耳、右手挠腮禀报给掌柜。掌柜说:“让他稍等,你去伺候着便是。”
      耍聪明的人翘起二郎腿坐在店里,心里想,这回掌柜做不对我点的菜,饭钱可就不用付了。
      言谈寻思间,店小二把饭菜端上来了:“这是不肥不瘦、没有骨头和肉(炖猪皮);这个是金镶白玉板(豆腐用油煎,外黄里白);这个是红嘴绿鹦哥(菠菜叶绿,根象鹦鹉的嘴巴);这个是一吹两打(面鼓槌)。客官请慢用。”
      耍聪明的人乜斜了一眼,微微翻起嘴唇道:“咦,你们这老板是个聪明人。”闷头狼吞虎咽完了,也并没把老板放在眼里,两片棺材板嘴唇一张,说:“给我结账。”
      掌柜暗骂了一句,早已想好了对付他的主意,你敢难为我,我也不是善茬。道:“客官请记好:123加321,456减去7,89乘10除11,就这些钱,一吊钱也不跟你多要。” 耍聪明的人顿时傻了眼。
      这“一吹两打”就是面鼓槌,因为刚从灶膛中拿出来,捧在手里太热,还要抽出裹在中间的茎秆,吃的时候先对着孔洞使劲吹口气,面鼓槌上带着灶灰,扬起手掌敲打两下子,故叫它 “一吹两打”。
      把“面鼓槌”(槌,方言读zhui)说给现在天真无邪的孩子听,知道是个啥玩意的不多,有的甚至闻所闻问,见所未见,这也不奇怪,如今几乎销声匿迹。那个年月,用柴火烧面鼓槌是专供小孩子吃的“特权”,大人们只有闻闻味道的福气。幼时,能够隔三差五的吃上面鼓槌,不外乎刘姥姥进荣国府。如今想起来,灶火依旧闪映面庞,仿佛还能品味到它的余香,那滋味,至今还留存在记忆里,附在舌尖上散之不去。
      农村的饭屋里,大部分是烧些庄稼秸秆之类的柴禾,黄泥土坯垒成的灶头上安着口大铁锅,锅里添上适量的水,放着木做的箅梁子,托着高粱杆串起来的箅子,箅子上放上要蒸的食物,苇子编成的大圆盖垫在顶上,排烟道通往脱坯炕洞,经过“九曲黄河十八拐”,袅袅炊烟获得自由后,似是画纸上的墨韵,慢慢在天空散开,直到越来越淡从眼际里消失得毫无踪影。
      锅里做的是“大众”食品基本是鬼见愁,地瓜面、玉米面窝窝头和饼子之类吃了上顿没下顿,能够吃上这些东西填饱肚子,就已经是好过的年景了。
      母亲做的面鼓槌,是为了给小一点的孩子“开小灶”,实际是用点纯麦面,约有一到两个馒头的量,揉搓成长条状,找来一块干净的高粱茎秆,将条状面盘绕在上面,用手揉搓紧一边放着,这时,母亲才将柴禾放进灶里点着,待柴禾烧得有些灰烬时,将生面鼓槌放到还有些余火的灰里,随着柴禾的不断添进,慢慢地面鼓槌就熟了。母亲围着灶台忙乎的时候,孩子也愿意坐在灶膛前拨拉火苗烧火,真正的用意是关心灶间的那样东西,让孩子们特别嘴馋的面鼓槌。稍大点的既使饿得肚子咕咕叫,也只有眼馋的份儿,这样的美食要按年龄长幼才能能挨得上边,不得不拿小弟妹们开开心:你想吃啥啊?因为少不更事,含含混混答说:鼓槌鼓槌面鼓槌。面鼓槌是很形象感的食品,它的外形像擂鼓用的木槌。
      大铁锅里滚滚的开水之声,和着绕梁的蒸汽弥漫在屋子里,很难看清楚此时锅台边墙上贴的灶王爷是啥模样,又掺合着各色饭香夹杂在一起,在屋子外边,远远就能闻得到,肚子馋得直扑楞。农家人从地里回家吃饭的脚步声,此时很有节奏感地响起来。
      等到做好饭,面鼓槌在火灰里也闷熟了,用火钩将它扒拉出来,已经毁了容、纹了身,露在两端的高粱茎秆不见了踪影,通体呈黑红色,先用手试试是否烫,温度合适的时候,找个杆状物把裹在芯里的高粱茎秆顶出来,面鼓槌两头透出热气,麦香味飘进嗅觉里,若赶上好运气,夹杂着的还有葱花猪油的香味。然后用手拍拍烧糊的部位,把灰状物弹去,就可以吃了。
      没有佐料,也不用其他辅助工具,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一家人围坐在锅台边,粘粥萝卜窝窝头,半年糠菜半年粮,没有山珍海味,大不了就些咸菜,锅碗瓢盆响叮当,全家其乐融融。
      面鼓槌在记忆里已经淡出,一旦想起来,能让人的舌尖回卷,那种滋味也是享受。


通联:山东淄博临淄凤凰金顺达集团   邮编:255419
邮箱:1209554127@qq.com
发表于 2017-9-18 14: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特色的饮食文章,点亮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07: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7-9-18 14:53
很有特色的饮食文章,点亮推荐

谢本家抬举。问好秋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