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牛屋纪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7 19: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牛屋纪事      
                                                                            周迎宾                                                                          
       在农村土地还未承包到户时,每个生产队都有牛屋。那时候,生产队的几百亩田地都要靠队里的十几头牛来劳作,耕田耙地、拉粮送肥、拖磙碾场,样样农活都离不开它们。当时,牛就是村庄的宝贝,庄户人的依靠,人们对待牛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牛屋修的也很用心,厚墙苫草,一抹溜数间屋,风雨不侵,冬暖夏凉。
  印象中,我们生产队的牛屋盖在村庄偏北的小竹林边,有六间房,一头用来饲养十几条耕牛,另一头则留给饲养员三老爹居住和放置精料。牛屋前有一片开阔的晒场,堆放有数个敦实沉稳的大草垛,或麦秸、或豆秸、或干青草,都是牛们爱吃的草料。那时的牛屋、晒场也是我,以及如我者孩童的乐园。每天放学后,约上几个一般大的孩子,带上各自的玩物,屋里屋外的捉迷藏,在晒场打陀螺,推铁箍,不知疲倦,不问时间,不停地疯玩,直至夜深犬吠,满头是汗,才回家。
  逢有溜乡混穷的戏班来唱戏,牛屋前的晒场上就会有拥拥挤挤好多人,本村的、邻村的、有老人,有绑着围裙抱着小孩,或拿着鞋底针锥边看戏边做着针线活的年轻媳妇。记得,有一次,场上唱的是淮海戏《冯奎卖妻》,男的唱道:“我有心想把桂姐卖,怕的是不做小来当丫鬟。我有心要把宝安卖,恐怕人小卖不上钱。有心把贤妻你来卖,从小的夫妻不能团圆……”女的唱:“你把贤妻我来卖,卖的钱够你们父子活几天……”边上魏瞎子拉的板胡也呜呜悲情,如泣如诉。边上人是边看戏边流泪,十分动情。刚开始也有小青年男女在看戏,却无一个人有心思地专心看,隔着人群,相互眉来眼去,不多时,便会挨在一起,戏没结束,人就不见了,跑到牛屋后的竹林里去了。
  牛屋后的竹林母亲是不许我去玩的,她常告诫我,竹林阴邪,有人见过那里面有鬼。说见到鬼的是冯六,冯六那时十几岁,正长身体,整天饿的像一条吃不饱的狗。那天夜里,他去牛屋后的竹林,想等饲养员三老爹睡熟后溜进牛屋,偷搁在笸箩里的豆料吃,不想却看见一条黑黑的鬼影悬挂在竹林边的一棵歪脖子树上,那鬼又瘦又矮,脚离地多高,脸青眼凸,舌头伸出如狗样的长,当时,他吓得是魂飞魄散。第二天,人们发现那鬼不是别人,是东头的富农成贵。他是熬不过批斗才吊死的。成贵的上辈逃荒流落到此地,到成贵的父辈时手里落下了十几亩地,土改时被定为了富农。成贵识字,原先是村里的教书先生,也写得一手的好字,性格也好,过年了,谁家结婚,谁家盖房,都会帮人家写对联。批斗成贵时的场景我也看过。他跪在牛屋前搭起的高台上,低着头,头上戴着尖尖的高帽,脖子里挂有一块写着字,打着叉的大牌子。红卫兵把他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用细麻绳,紧紧的绑着,按着他高呼口号:“打倒资产阶级黑五类。”台下的人也跟着高呼口号,一边朝成贵身上扔砂礓、土块。斗过了,红卫兵就把他栓在牛槽边的柳树上,自顾离去。那时成贵差不多有五十多岁,批斗中残了右胳膊,握不住笔,写不成字了,走路佝偻着,见人也不说话,有时多少天都看不到他。有一次我看见他带着十几岁的儿子银虎,拎着篮子在河滩上来回转悠,我问银虎在做什么,他说想找点干茅草根回家和谷糠等杂物掺和到一起磨面吃,家里已断粮多天了。然后,不几天,就有早起的人发现成贵吊死在了牛屋后的竹林里,成贵家没制得起棺材,借来一张芦席卷起,用两条扁担抬着,送去西南的乱坟岗里草草埋了。
  人喜群居,当时,牛屋自然是人们闲时最好的去处,特别是冷天,很多人都会齐聚来牛屋,从门外草垛上扯来干草,在牛屋里生火取暖,火苗熊熊,霎时便暖气袭人。人们敞开怀,侧着头,眯起眼,嘴里嘶啊嘶啊的,很是享受。屋外寒风呼啸,滴水成冰,牛屋内却温暖如春,人们边烤边天南地北的闲聊。火光中,牛静静地望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口粮被人如此糟蹋,有人来,就再抱一些草来续上,从没有人会顾及牛的感受。
  耕牛温顺耐劳,耕田犁地无怨言,饲养员三老爹对待耕牛就如同照顾自己的亲人,无微不至。三老爹原本并不是饲养员,是刘二水。刘二水死后,牛每晚上要加料加草加水,不能耽搁,要一个觉悟高,勤恳负责的人来接刘二水的活,生产队长就把三老爹动员来牛屋里喂牛了。
  听三老爹讲,二水叔是大跃进时死的。那几年闹饥荒,日子苦,人们刮树皮、刨草根,地上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就连土里的蚯蚓都挖上来,不等弹去泥水就塞进了嘴里。到后来,实在找不到吃的了,村里多半的人饿的连腿都挪不动,就拼命的喝水。饥饿让人变了形,村庄里的人都莫名其妙地长胖了,身上皮肤胀胀的,像灌满了水一样,用手指一压便塌下凹窝,久久也爬不起来。西头的王二嫂因为吃多了观音土,搁肚里拉不下来,腹胀如鼓,被硬生生地憋死了。一时间,死亡的氛围笼罩着这个村庄。最后,队长一狠心,哭着对二水叔说:“杀牛救人!”人们听队长这么一说,都有气无力地欢呼起来,纷纷涌至晒场,眼巴巴地期待饲养员二水叔尽快把牛牵出牛屋。然而,人们看到的却是二水叔赤裸身上,瘦骨嶙峋地横卧在牛屋的门口,他那满是褶子的细脖子枕在架起的铡刀上,刀锋晶莹,二水叔是泪眼婆娑,痛哭流涕。大家明白,二水叔不让杀牛,意思是,谁敢动一下牛,我刘二水就血溅牛屋,为这些不会言语的牲口殉葬。人们惊呆了,被吓得纷纷后退。队长走过去,小心地收起铡刀,蹲下身抱住了二水叔,哽咽的俯在他耳边说:二叔,二水叔,你这是饿晕了,饿晕了,咱不杀了,不杀牛了……队长使了个眼色,过来几个小伙,把骨瘦如柴的二水叔像架小鸡一样架离了牛屋。
  牛终究是杀了,第二天,去牛屋的人惊恐地发现二水叔死在了牛槽里,他脖子里套着的那根绳,是一条被杀母牛解下的。一头失去母亲的小牛犊还被二水叔搂在怀里,正在舔着他那粗糙的手指,像在充吸着母亲的奶头。见此情景,在场的人都禁不住地落泪。二水叔是个鳏夫,无儿无女,下葬时,全队人都给他戴了孝。
  后来,土地改革,生产队解散,集体没有了耕牛,牛屋便闲置了下来,成了堆柴火,放破烂的地方。当然,也成了村里一些人偷情的去处。村里有一个叫少有的风水先生,六十来岁,口才好,相当会说,此人有个嗜好,特别喜欢偷情。他常穿一件白衬衣,背一个黄色的褡裢,手托罗盘,整天地在村里晃来晃去。有一次他儿子去牛屋抱草,看见一男一女正在草堆里卖力地运动,白衬衣下那扭动的屁股比衬衣还白,他跑出牛屋,一路狂喊:“毁了,毁了,全都毁了……”从此就疯了。后来,人们知道偷情的人是他父亲和自己的媳妇。
  再后来,好像是几年后的一个夏天,无人打理的牛屋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自己倒塌了。(2740字)






发表于 2017-9-18 14: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乡土气息的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9-23 18: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7-9-18 14:47
很有乡土气息的文。

谢宋老师读评,祝秋安!
发表于 2017-10-10 21: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文字。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5 20: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7-10-10 21:16
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文字。高亮!

谢谢章老师鼓励!遥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