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9-19 09: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思念 于 2017-9-19 10:13 编辑

                                                               
                                                 文∕张智霞

    窗外的这片雨,今天下得格外的温柔。沙沙的雨声,由远及近,最后落成水泥地上变成一个个的笑涡。有打着伞的人从窗下经过,只见她小心地绕开积水,袅袅娜娜向远处走去了,我也想走进雨里,赤着脚,不打伞。


    雨天,总给人安宁的感觉,平日里的焦灼与急性子,在这样的天气里似乎得到了最好的安慰,它让我的思想更自由,更随意,更天马行空……

    今天这片细碎的雨,唤起了我许多关于“雨”的记忆。


    雨,在我最初的映象里是下在家乡的山坡上的。阳春三月的日子,天上飘着毛毛细雨,我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家乡的山坡上放牛。我的这头牛,名字叫“密画”(白族语花脸的意思),身体壮硕,两只犄角威风凛凛,我总认为我的牛是村里所有牛中最好看,最温顺的。这样的窃窃自喜跟随了我好几年,而我的牛也这样温顺了好多年,假期里它总驮着我出门,在山上慢慢悠悠转悠一圈,再回到家里。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的牛性格起了变化,它变得暴躁不安,常常在石头上磨它的犄角,呲呲的声音令年幼的我毛骨悚然。当它磨够了,便会竖起它健壮的尾巴,冲向它的同伴,一场牛与牛的搏斗就开始了,那搏斗是力量与胆量的较量,在我印象里是血腥而恐怖的。如果找不到打架的牛,它便竖起尾巴撒腿就跑,像疯了一样,任凭我在后面怎么追,怎么喊,怎么哭,它只管往前冲……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密画”的一只犄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折了半截。它变得越来越焦躁,以至于我都不敢再去放它。于是,父亲和牛贩子谈好了价钱,将它卖了。卖它的那天早晨,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听见父亲和牛贩子的谈话,躲在大妈家的厨房里,偷偷哭了一个早上。“密画”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它大多是被人杀着卖了吧!
      

    从那以后,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牛,我也再没有上山放过牛,地里也再听不到父亲吆喝着“密画”耕地的声音。这以后的许多年,我们总是雇牛来犁地,再后来就用旋耕机了。
     

    牛,就这样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
      

    当牛和羊都被卖了以后,我和弟弟假期的生活就和猪打上了交道。那时候家里养了大大小小十几头猪,这猪除了“年猪”在家圈养以外,别的都要赶到山上去放养。每天吃过中午饭,母亲就催着我和弟弟出去放猪了,这猪可不像牛,它们都特别能跑。弟弟和我常常将他们赶到离家很远的高山高山草甸子里去,这片草地是我家乡山头上最大的一块平地。在这块平整的草地上,有许多年代久远的水冬瓜树,这些树木主干粗壮,树皮皴裂,虬枝交错,枝头绿意盈盈,亭亭如盖。许多野花在微风里摇曳着美丽的身影,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片草地上有许多猪草。在这里,我们可以尽情的在草地上打滚、捉蚂蚱、捉蛐蛐……而更多的时候,是我爬到水冬瓜树上,找一块阴凉的地方坐着看书,偶尔抬头看看我的猪,弟弟则拿着他的弹弓,满山的追鸟……
     

     可这么美好的日子,也有遇到不顺利的时候。有一天弟弟和我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夹冰雹,猪们收不了大冰雹,哼哼唧唧的叫唤着,一趟风跑得没了踪影,马也受不了,它躲在水冬瓜树底下任弟弟和我怎么拉、怎么赶就是不肯出来。雨越下越大,还打着雷,我们不敢躲在树底下,只好顶着蓑衣,任大雨淋湿我们。正当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草甸的那边出现了一个打着伞的身影,他几乎是在跑的。“阿爸!”弟弟兴奋的叫起来。可不是吗?那正是父亲。原来猪早已经跑回了家,是父亲来接我们了……
   
    堂姐和弟弟,在房下园子里的柿树上,捉了一对猫头鹰。虽说,这两只猫头鹰的叫声恐怖,可却长得十分好看,它们小小的脸庞酷似猫咪。弟弟将猫头鹰放在爷爷编的鸟笼里,放学后,弟弟和我就到到屋后的草地上给它们捉蚂蚱和蛐蛐吃。这样持续了两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也是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奶奶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我和弟弟在屋里做作业。忽然“咕-!咕-!”的叫声响了起来,凄厉的叫声透着阴寒,让人感觉害怕。我约了弟弟一同去看,只见一只大猫头鹰站在院里的李子树上,朝着我们的鸟笼叫着。“我们放了它们吧,它们的妈妈来找它们了”我说。“可是我每天给它们捉虫子吃,它们应该更享福吧”弟弟舍不得。那晚,猫头鹰妈妈在我家院里叫了很久很久……接着几天晚上,猫头鹰都来院里,凄凉的“咕咕”叫唤,最终弟弟把小雏鸟放飞了,它们跟着妈妈飞进了茫茫夜色里。
      

    类似的故事,我也听父亲给我讲过。那是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
    在我父亲还小的时候,爷爷带着一家子从村子里搬到山上去住。那时候,我家房后是一片很深的树林,树林里野兔、麂子、穿山甲时有出没。有一天,我的大伯在那片树林里捡到一只小猴子,便把他带回了家。那以后的半个月里,那只小猴子成了父亲最好的玩伴,父亲几乎到哪里都带着它……可是,有一天他们发现在屋后林子里的杨梅树上蹲坐着一只母猴子,深情悲伤,含泪的眼睛总望向我们的家。“它来找它的孩子吗?你们把它也捉住嘛”小时候,每当听到父亲讲这个故事我总这样说。“我们把它放了,因为它的妈妈来了好多天,蹲在那里就是不走”父亲每次都这样回答。我幼小的心里每次都泛起一些可惜的感觉来,总想着大伯和爸爸,干嘛不把两只猴子都养起来呢!直到长大了,有了女儿,才忽然明白了猫头鹰和猴子乃至父母所付出的艰辛与爱……
      

    我的大学是在一所边陲小城完成的,我到那个小城的时候,心里满心的不愉快,高考的失利,现在想来都令人感觉难过。我带着糟糕的心情走进了那个炎热、潮湿的小城。
     

     也是夏日的一天,宿舍的姐妹相约去爬山。那座被称为西华山的小山,是那个城市最令人称道的风景。那里的山,不似故乡的伟岸广袤,它们小座小座的安放在平地上,这西华山算是它们当中最险要的一座。喀斯特地貌造就了许多的溶洞,庙宇楼阁依山就势而造,虽少了一些气势,但秀丽险要间也别具一番风味。现在,我已想不起游玩的任何细节,只记得在回家的途中我们邂逅了一场瓢泼大雨。我们走在雨里,高声唱着属那个年华的歌曲,所有的眼泪,所有的阴霾都随着大雨离去…
      

    一场场的雨,或温柔,或猛烈,它们将时光串联在了一起,给那些远去的日子镀上了温暖的色调,每每想起都是甜蜜。

张智霞,女,云南漾濞人。



发表于 2017-9-19 10: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漾濞出人才,这些文章写得都很好,新秀辈出!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10: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7-9-19 10:16
漾濞出人才,这些文章写得都很好,新秀辈出!欣赏!

谢平民老师的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