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想我就到漾濞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9 09: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思念 于 2017-9-19 09:47 编辑

想我就到漾濞来
    张智霞
    阔别多年的朋友要来看我,我心里激动万分,早早就到车站去接她。
    她是个特别的女孩,率性,充满诗意甚至有些特立独行,她的网名叫闲云野鹤,我们姑且叫她闲云吧。那天在车站,虽然九年未见,但我还是一眼就在人群里认出了她,蘑菇头,白体恤加牛仔背带裤,和毕业晚会上几乎毫无差别。你怎么也想象不出,她已经三十出头,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
    她没有拖旅行箱,只随意的背了个小包。我知道,她不会只是专门来看看我那么简单。“你得带我逛逛漾濞,讲讲漾濞......”果不其然,她一见到我就这么说了。我当然是十二分的愿意,于是一场漾濞之旅就此开启了。
    “她们都说我活在童话世界里,太理想化了,可是我就是不想将就,我要过我想要的生活......”她一边走,一边和我谈论着她的生活宣言。我这个朋友,别看她年轻,但她有许多故事,她的故事,以后我们慢慢再谈,今天且随我去领略一下别样的漾濞吧。
    从车站出发,途经疾控中心办公大楼,再穿过移动公司,一路向北经过政府大院。一路上,她显得很雀跃。你们这里真是民族风情浓郁,你看这些房子,都是彝族特色的,特别是这些文绘真的好美,她摸着沿街墙上的虎图腾说道。说来惭愧,我日日经过的大街,竟然这般美,我却从来没有关注过。我随着她的目光,她的声音,一路看着各色彝族绘画,感觉目不暇接。
    时值周五,是漾濞的街子天。转过政府大院,往西走,人群越来越密集。只见摊贩林立,各种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我的同学,一个箭步就冲到人群中去了。“我就喜欢热闹,尤其喜欢这样乡土气息浓厚的热闹”她边抬着她的单反相机拍照,边这样说道。只见街上摆着见手青、牛肝菌、扫把菌、奶浆菌、马屁泡、鸡枞等各类菌子,还有山笋、苦丁叶、蒲公英、飞花菜、斑鸠菜、车前草、干河菜等各色野菜。除了这些,当然还有各种农家小菜、水果、生活用品。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赶集人,汇成了“街子天”,这样一个热闹的日子。
    拍够了照,买够了特色小菜。转个弯,折回来在“彝家人”吃饭,这个叫做“彝家人”的饭店,不大,大众消费水平,但有许多特色菜且大厨手艺很好。
    落座以后,首先上的就是漾濞最具特色的“生皮”,通俗的说生皮其实就是生猪肉凉拌吃。最地道的生皮在老家,年猪杀了以后,用松毛烧掉猪毛,用热水洗尽。烧过的猪,猪皮金黄,肉质细嫩。选取猪里脊作为主料,将其切得细而不碎,然后用炖梅、野花椒、糊辣子、蒜末、生姜、芫荽、山胡椒配成蘸水,夹一筷生猪肉,蘸一点汁水吃到口里,满口溢香。当然,为了使更多的人尤其是外地人吃上生皮,饭店做了一些改良,饭店里的这些生皮已被烧至七成熟,配上蘸料也别有一番滋味。当我夹了一只爬沙虫给她的时候,闲云一声惊呼,花容失色。这是一种形似蜈蚣面目狰狞的虫子,它们生活在漾濞江边的石块底下,别看它们难看,但却营养丰富,用油炸过以后是最好的下酒菜。
    牛肝菌、豆娘汤、神腿......满满一桌菜上齐以后,先生和朋友就喝开了,闲云还像大学时一样洒脱,只是酒量却见长了。酒过三巡,回忆的阀门就打开了,话题又回到了那个边陲小城,回到了我们的青春年华,回到了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吃完饭,已是华灯初上。我的好友常丽芳回去陪她儿子了,我和先生陪着闲云到核桃广场。大抵是入夜的缘故,广场上的人已经不多,音乐喷泉早已结束。明月朗照下的“萨米姆”和“十大神兽”显出不同往日的肃穆来。我的这位酷爱旅行和文字的朋友,在灯光下细细读着刻在大理石上的“萨米姆”故事。“萨米姆”是核桃之母的意思吗?她抬头问我。是的,“萨米”是彝语核桃的意思,“姆”有母亲的意思在里面。后来又说了许多的话,我虽没喝酒但竟也一一记不起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夜里十点,女儿早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我和闲云坐在阳台上喝着芒果汁,继续我们的谈话。“我把一岁的女儿放在家里,就这样一个人什么也不带,就出来旅行了,经过大理,想你了,就来看你了!孩子虽然小,但有爸爸和奶奶照顾,我不希望天天被栓在家里,而且我希望我的宝宝能从小学会独立……阿霞,人要永远保持自我,不要因为任何事情牵绊自己自由的心灵”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闪烁着笃定的光芒。
    这样的时光真的很美好,她的话将我带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理想,有自由,让我真切的感受到生活不止眼前的现实,真的还有诗和远方。有时候,我真该反思自己,不应该总以家庭、女儿为借口,放弃对自己的要求,像个怨妇一般,敏感易怒,喋喋不休……
    第二天,天气晴好,我带着闲云去老街。老街偏安于县城偏西的一隅,民舍密集,临漾濞江而建。这里曾是西南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中写道“抵漾濞街。居庐夹街临水,甚盛。”曾几何时,这里也曾灯火阑珊,繁花似锦,马帮穿街而过,客栈迎来送往。今天,老街仍在,只不见了“甚盛”的喧闹和旧时的繁华。
老街很静,我们谁都没有出声,就这样安静的走着。道路两旁的老屋,一色是矮小破旧的二层小瓦房,它们大多紧闭着斑驳的木门。间或有一两家还住着人的,并敞开着房门,任由扑鼻的桂花香从院里溢出,飘满老街。还有一家人在二楼的小窗口摆了一盆海棠,一只白色的猫,慵懒的躺在旁边晒太阳,海棠细碎的红和那素净的窗帘相映成趣,很是好看。青石板两侧,铺着鹅卵石,有小草小花从石缝间长出来,装点着有些破落的老街。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云龙桥”,这座建于明朝的铁索吊桥,是老街的终点,也是老街连接四方的起点。桥门上一副对联,迎风而立,曰:秀岭孤松东西南北风债主,漾江独石前后左右水冤家。关于这幅对联,听老人讲,说是道光年间,有一个举人留宿老街,遥望秀岭铺,见秀岭悬崖峭壁上,孤松傲立,便脱口吟出了上联“秀岭孤松东西南北风债主”,但苦苦想不出下联来。次年,云贵总督林则徐途经云龙桥,即兴对出下联“漾江独石前后左右水冤家”,这一时传为佳话。传说漾濞江上也曾屡建桥梁,但或是水灾或是火灾,均不得长久。正当人们苦于该如何建桥时,一天清晨,有人看见一带白云凌空绵延于漾濞江之上上,云卷云舒,变幻莫测,犹如飞龙,许久不散。人们首次启发,就在该地建桥,名曰云龙桥。我给闲云将这些典故的时候,吊桥晃晃悠悠,桥下江流奔走,岸边杨柳依依,对岸飞凤山层林渐染,文殊院里晨钟阵阵,一阵风吹过来,好不惬意。
    若是能在此,粗衣淡食,不问世事,终此一生,也算是一大快事!她唏嘘道!
    从云龙桥回来,她又忙着启程了。
    真遗憾,我还没有带她去看看天开石门的磅礴,千年岩画的苍茫,大浪坝热烈的秋景和苍山西坡万亩杜鹃……
   “没关系,我还会来看你的”她说。
    临行,我送了她两双绣花鞋,一双黑色的鞋面,绣着素雅的碎花,是给她的。一双翠绿的缎面,绣着粉粉的花朵,是给她女儿的。
    想我,就到漾濞来!我对她说。

张智霞,女,生于1986年4月,云南漾濞人,白族,爱好文学。

发表于 2017-9-19 10: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散文标题奔放,内容轻松欢快而丰富,是有热度的文。高亮,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9-19 10: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7-9-19 10:06
这篇散文标题奔放,内容轻松欢快而丰富,是有热度的文。高亮,问好!

谢谢平民版主高亮!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