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是彩云之南的一丝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0 00: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淮源小月 于 2017-9-21 19:57 编辑

我是彩云之南的一丝风
■河南/淮源小月

&梅里雪山

唯高度,包容之心,让雪与阳光共存。卡瓦格博神以雪峰的姿态,傲视。
雪的白,神的圣洁!
雨崩的水,冰心如玉壶。沐浴,得救于我的灵魂!
请允许我在取登贡寺行叩。
请允许我在衮玛顶寺行叩。
匍匐,在卡瓦格博峰和面茨姆峰的山脚下。
顶礼,膜拜。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是响应佛法的力量?三江并流,波涛如朝圣者的经声,不绝于耳。其中,可有卡瓦格博神与大海神女的爱情絮语?
听任冰川,雪崩,来维护神的威严!
停下你上攀的脚步,尊重比征服更能赢得人心!
我的佛懂!我的神!
于是,用一味虫草、一味雪莲、一味贝母,施法。拯救苦难者肉体上的痛苦。
药山,梅里。美丽。
只可,遥看。
几只牦牛从佛的身边走过。

&普者黑

炫富的少女,被大师的手捕获。水墨丹青里,姑娘发髻盘起。娇柔的葱指撩了撩散落在鬓角的几根青丝。
二十一公里的银线,串起硕大的珍珠。挂在颈项,竟能如此心平如镜。
自信,让普者黑青春、阳光、妩媚。
云雾,是少女心事的一次次临摹。婉约成月下的千千阙歌。孤峰突起。心扉被来者火辣辣的目光洞穿。
浣月,囚月于溶洞。我坐在对岸的仙人洞,暴露灵魂。
普者黑的眸里,流泻一地柔情。水波荡漾,亲吻着我的小船。
浩瀚的荷池。朵朵莲,即是盏盏酥油灯。我轻念几声佛语。
灯光里,可有琵琶声?
船头,我不是采莲人,却被莲采去了一路心情。


&东川红土地

这片土地,是曾经被烈火炙烤过?还是被鲜血浸染过?
历史上,哪一场战争在这片土地上,涅槃?
以一块花石头为中心,星火燎原,国旗的色彩,满含着太阳的味道,把土壤拌匀。
钢铁铸就的筋骨。红,不再是镌刻在面容上多的一朵胆怯、羞涩的云霞,而是一道热烈、奔放、自信的晨阳。
青春年少,热血沸腾,情绪高涨,勇往直前!
红,不再局限于记忆,更多的是激励!
牵手,踩在红地毯上,前面就是婚姻殿堂!
幸福感,就是在烛光里被你挑开盖头,饮下你斟的酒。今夜,我的脸,我的每一寸肌肤,皆是红土。
任你,耕耘。虽用贫瘠孕育,新的生命却在东川坚强地成长。绿色的麦苗,金色的油菜花,白色的洋芋花,下面便是这激昂的红。
不相信,那是上帝遗失的调色板。
中华民族的手握紧马良的神笔。落笔处,梦生成。笔锋疾走,快门按下。
国粹,一张硕大的京剧脸谱。

&元阳梯田

哥,巍峨。如哀牢山。
寨神林,是哥的冲冠怒发。不屈,隐忍的性格,凝聚在发梢。发,根根竖立。抖擞。那一片茂密的林,将哈尼族的血引上头顶。
喜雨,便世世代代幽居于雨后的蘑菇房。
四月,布谷鸟催得太急,哥趁着夜色,把肋骨一条条排在哀牢山。疏通肌肉的纹理。哥把自己的身体掏空。
梯田。水平整,水木刻,水冲肥。妹的柔情似水。顺着哥的肋骨渗透。渠如带,绕过哥哥的腰身。
顺着给就的方向,妹子把希望一棵一棵,在哥的身上插满。所有的幸福,在绿色的草尖上,
一闪,一闪。
妹对哥的真情凝聚,成红河。
家的眷恋,让哈尼祖先用勤劳,冷不得地把生命养育在一幅艺术巨作里。
粗犷或细腻的线条,勾勒了一个民族的智慧。
仰视,立体的感觉里,那一山的梯田,多像哥拉妹妹上攀的天梯。
终点,哈族的村寨,天上,人间!

&元谋土林

元谋人,最早的先祖。汗水可曾融入这片土地?难忘,毛茸茸的手,握紧磨制的石块。捕猎,或保护自己。
可曾,路过,偶尔迷失在这块土林?魔城般的影像。
用时间淘洗,泥沙俱下。唯岩石坚定地承载。钉子户,难啃的骨头。虽嶙峋,却依然是铮铮铁骨。直立,如林。悍然,成民族的脊梁。
另一个角度,我站在风中遐想。
以柔克刚。水成了自然法则里最有力的工具。技法纯熟。刀刀入理。精雕,细琢。或简约,粗犷。刮骨。血模糊了骨的眼!
晨霞,或余晖。金色的土林,竟可以让人震撼
这血淋淋的骨架!或干枯的手指!
一切,皆怒指苍穹。
点迷津,还是泄悲情?
他会不会在回忆,这里曾经是一块土地肥沃,水草肥美的草原?
垦荒,水土流失,会是另一个美的开端?
浪巴铺,遥看这宫殿般的奇景,感叹,哪一笔曾是元谋祖先的功劳?

&坝美

一盏菊花茶,等候,陶翁负锄归来。
没有桃花夹岸。不问,溪水流淌了多少年。
缘溪行。洞口,坝美用船引渡诗心。东篱公,磨墨抒情。
晨曦里,竹桶挑水,老汉将一天的时间拉长。一个赶牛指令,老牛俯首,耕绳绷紧。木犁插进土壤,季节又被翻开了一页。
水车,车水。湿润的感情,萌芽。油菜花,闪烁着金色的阳光。
大榕树下,帕角黑蓝裙的女人,摇响纺车。双臂舒展,竟是我记忆中母亲动作的回放。吐丝,蚕一样的爱。织布机下,古老的节奏里,彩虹拎起。
壮族小伙儿在小树林里吹响树叶,小妹妹的雪腮泛起了红云。一对小鸟飞过了那座山头。
鸳鸯河里裸浴。习俗,纯如这河里的水,见底。一天的劳累,便被清凉拂去。
又见炊烟升起。麻栏楼下,羊归圈,鸡入笼。
一抹斜阳,坝美重新在古诗里躺下。

淮源小月,又名小月兰心、小月,原名肖忠兰,河南信阳人,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1994年开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华语诗刊》、《河南诗人》、《长三角文学》、《大别山》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滑台文学》、《中国魂》散文诗、《报晓》、《巢》、《河埠头•塘河文学》、《中国诗影响》、《泰州新诗》、《2017诗词日历》、《月亮诗刊》、《信阳日报》、《和田日报》、《映山红》、《汉唐诗刊》,有作品收录2016年中国诗歌年选(花城出版社)。
通联: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查山乡中心小学(464100)肖忠兰
联系电话:15290210725

发表于 2017-9-20 17: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读越有感觉,亮起推荐大家共赏
发表于 2017-9-20 17: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普者黑,坝美,都是地名吧
发表于 2017-9-20 17: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寨神林,是哥的冲冠怒发。不屈,隐忍的性格,凝聚在发梢。发,根根竖立。抖擞。那一片茂密的林,将哈尼族的血引上头顶。

有劲道
发表于 2017-9-20 17: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联中请补上电话
 楼主| 发表于 2017-9-21 19: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20 17:24
越读越有感觉,亮起推荐大家共赏

谢谢飞非老师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9-21 19: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20 17:26
普者黑,坝美,都是地名吧

嗯,是滴!
 楼主| 发表于 2017-9-21 19: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20 17:27
寨神林,是哥的冲冠怒发。不屈,隐忍的性格,凝聚在发梢。发,根根竖立。抖擞。那一片茂密的林,将哈尼族的 ...

谢谢您的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9-21 19: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9-20 17:29
通联中请补上电话

已补!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7-9-23 19: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南,流淌着诗的土地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20: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潘志远 发表于 2017-9-23 19:59
云南,流淌着诗的土地

云南,诗歌流满地!谢谢潘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4: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1: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谢飞非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